目前分類:<七罪煉> 每個人的血裡......都餵養著七罪!!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揹負著巨大鋼鐵十字架的青年代理牧師,因為孤兒院的弟妹們被殘忍地殺害,而走上復仇之路。然而他的「憤怒」卻成為罪惡淵藪,是創造並餵養「七罪」的第一人。

 身無一絲一毫魔流的貴族美少女,是百年難遇的「純淨之女」,無法靠自身魔流施法,卻因此能接受上古至今流傳之禁咒力量。然而有如一張白紙的她,卻因為愛上不該愛的人,而成為七罪中「嫉妒」的溫床……

 沉默冷靜,有著狙擊長槍的銀髮男子,用盡全身的魔流只為了學習「神之眼」一個魔法,為什麼?不好女色的他,揹負的原罪卻是「淫慾」,又是為了什麼?

 高傲而帶刺,揹負著「傲慢」原罪的美豔獎金獵人,像她的名字一般帶著七把功能各異的「精靈匕首」,並可以之組合成無數種攻擊技能。然而只要遇上了可恨的吟遊詩人,就註定要成為被操縱的倒楣傀儡……

 永遠帶著極具魅力的微笑,自誇為傳奇卻連基本劍術都不會的吟遊詩人,毫無懸念地佔據了七罪中「怠惰」的位置。然而人前灑脫從不在意任何事情的他,其實是為了將悲傷的過去隱藏?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罪煉」的類型很單純,但也很複雜。單純在它並沒有太過特異的世界設定,基本上比較偏近西式中古奇幻文學,也就是類似魔戒,但沒有那麼「重」。複雜則在於其中的魔法、武學、甚至於物品裝備的設計,有大量的新創元素加入其中,例如賞金獵人所使用的「符文武器」,牧師使用闇黑系魔法加諸於巨大鋼鐵十字架上,以及「魔流」的顏色概念,低等級魔法的多元化運用,身無魔流的「純淨之女」才可使用的「上古禁咒」,還有使用「龍語」組合的半龍少女……等。我想要創造的是一個建立在基礎規則上,卻擁有多元性可能的世界,而非制式化的無趣背景。

  這部小說另有一特別之處,就是在於替角色命名的方式,我的概念是東西方的文學共構,第一個特色就表現在姓名上。如薔薇˙緹奈莎或東方˙席因這兩個名字,就是很標準的「上中下西」,西式名字在小說中用來描述這個人,中式姓名則用在角色間彼此稱呼。

   「七罪煉」在角色創造上有點類似「輕小說」,共有七個各具特色及魅力,彼此間關係錯綜複雜且相處上發生許多趣事的主角。然而故事的主軸是沉重的,每個角色都各自代表了一個「原罪」,當七罪齊集,餵養成熟後,從地獄深淵而來的恐懼將會甦醒。第一主角是雷亞修,身上的原罪是「憤怒」,也是最初的「七罪煉」,一切毀滅都來自於他身上無法克制的憤怒,他也逐漸在探險過程中了解到這一點。但他所面對的一切,卻又讓他無法停止自己的憤怒,帝國的腐敗,貴族的貪婪,整個世界都在逐漸地失序中,所以雷亞修必須要「選擇」,而這「選擇」,也是故事的創作宗旨。面對的每件事情都必須選擇,結果是好是壞你無法決定,但選擇的那一瞬間,是依照自己一直以來的信念及意志。 

  在動作描述方面,我特別著重在「時間軌」、「動作細節」及「氣勢」,希望「時間軌」的運用可讓整場動作流暢且緊湊,有如在看一場動作電影。「動作細節」的目的在於讓畫面「實體化」,例如說簡單的旋腰、跨步、揮劈,只要描寫得當,遠比寫什麼「大劍揮出一堆光波」來得有意義。「氣勢」則是戰鬥中的靈魂,同樣一招「怒擊」,在面對帝國士兵、面對怪異「群草」、面對傳奇劍士、面對高階魔獸時,都會有完全不一樣的感受,這就是我認為「氣勢」可帶來的差異性。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