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城 貳章

 

怪物

 

 

=================================================================

 

 

孤獨。

 

是回家唯一的路。

 

 

=================================================================

 

 

   「什麼鬼東西?!」在最前方的族長和駱駝騎士見了如此情況,都忍不住驚叫了出來。

 

  但崩裂的大地遠比他們的反應速度要更快,在他們將駱駝調頭前,已經來到他們腳下,將他們連人帶駱駝一齊吞噬。

 

  慘叫聲中,超過半數的騎士墜入大地裂痕,其中幾名手腳較敏捷的騎士跳起捉住了裂痕邊緣,其他的則完全失去了蹤影。族長算是反應最佳的一個,他所騎的巨大駱駝神駿非凡,在掉落裂痕前衝刺加速,並向左側蹤躍而起,避過了一劫。

 

族長眼見才不過一會兒功夫,自己的人馬就滅了一半,忍不住臉色鐵青,對他來說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若是他有見過「聖國」與其他國家的戰爭,就會明白「魂劍士」是戰場上多麼恐怖的敵人,跟「舞劍士」以華麗的劍技斬殺敵兵不同,「魂劍士」可以釋放特定「魂劍」中所帶有的魔法能力,若是使用得當,可以一擊就摧毀上百人的部隊。

 

「可惡!!」族長雖驚魂未定,但他畢竟是草原一方之霸,眼見對方似乎在斬裂大地後沒有下一步動作,便揚聲大喝道:

「別怕他們!!衝過去宰了他!!」

 

兆千行聳聳肩,似乎對於對手不要命的行為感到有些好笑,跟著他竟然轉過了身,一邊往回走一邊淡然說道:

「剩下的給你吧!」

 

第四大隊的「魂劍士」夏侯起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舉起手中那把像是以碧綠古玉打造而成的長劍「風之牙」。他將「風之牙」平行揮出,帶出的卻是十數道兩人高的小型龍卷風。

 

因為大地龜裂而失去了許多閃避空間的駱駝騎士,眼睜睜地看著龍卷風襲來,卻沒有辦法及時做出反應,慘叫聲中,絕大多數剩下的騎士被風卷起,重重摔落地面或是裂痕之中。

 

兩名魂劍士,兩招魔法劍,讓這支部族的精銳戰力,幾近全滅。

 

僅剩還在駱駝上的族長臉色鐵青,他終於明白自己遇上的敵人擁有多麼恐怖且不公平的實力,他跳下駱駝,轉頭看了看自己部族戰士淒慘的情況,跟著他終於,緩緩跪倒了下來,表情無比絕望。

 

「廢物……」莫然再次顯露出了他的鄙夷:

「清查部落,確認無殘存反抗勢力後,全族整編歸建於『聖國』。」

 

「是!」副團長韓法伊得令,轉身開始安排事宜。

 

在側翼的康闕全程清楚目擊了這次一面倒的戰鬥過程,他很清楚在對方沒有「劍士」時,實力的差距會有如大人與嬰孩一般,事實上莫然派出兩名魂劍士,已經算是相當給這些遊牧騎士面子。但在大勝之餘,康闕同樣也注意到了族長的表情,那是一種面對「絕對強大」、「絕對無法對抗」的敵人才會有的絕望,對照一開始族長的豪邁戰意,讓康闕莫名地有一些感傷。

 

 

身為聖國人或許是我們的幸運……永遠都只會是強大的那一方。

 

但是……身為弱者而被打敗的這些人們,究竟他們的想法會是什麼……

 

 

  康闕驚訝地發現,自己有了越來越多這種本來只有妻子簡溫雅才會出現的想法,究竟是因為當上了隊長後變得思慮較為複雜,還是因為那名「逆匪」臨死前所說的那句話,他自己也沒辦法理出個所以然來。

 

  康闕微微嘆口氣,一轉頭卻發現上官芸正看著自己,一雙大眼極為明亮,但卻還是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些什麼,康闕臉上微微一紅,以為自己心思被看穿,連忙轉頭望向別的地方。

 

 

=================================================================

 

 

  連續一個星期,「第三劍團」都在荒漠中持續行軍。

 

  除了第二天遇到的部族外,第三天、第四天及第七天,「第三劍團」都碰上了在「漠北荒原」生存的部族,其中只有一個部族見到敵眾我寡而直接投降,其他部族都先奮力一戰,明白實力差距太大後才求饒。當然,也有部族藉由駱駝之便而逃跑,莫然卻也沒有下令追趕。

 

  「第三劍團」一路北行,眾士兵的疑問卻也越來越多。

 

「究竟我們要往北到什麼時候?」坐在一塊沙地上,吃著越來越克難的晚餐,趙天霸的心情看起來不是很好:

  「再北下去是會有什麼鳥?!」

 

  管渡平也附和道:

  「對啊!從來沒遇過這樣的作戰方式,我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要收編所有的部族嗎?」

 

「我覺得不是……昨天逃了一個部族,團長根本沒有理會。」林宇森眉頭微蹙,緩緩分析起來:

「團長好像根本不在意那些部族,會跟他們開戰也只是順便而已。」

 

「順便……所以往北走,才是我們的目的嗎?」康闕這些天來也越來越覺得奇怪,明明再往北已經沒有任何國家或敵人,究竟一直往北是要做什麼。

 

除了兩個新兵外,年紀最輕的李揚心情卻似乎沒什麼受到影響,他一臉期待地說道:

「或許北方有什麼寶藏?我們其實是去尋寶的?」

 

「愛作夢!」趙天霸伸手又敲了一下李揚的頭,李揚吐了吐舌頭,裝出一副很痛的樣子。

 

「如果有寶藏的話也不賴!」一個聲音從眾人後邊傳來,眾人都嚇了一跳,原來說話的竟是「舞劍士」常悔過。通常劍士都不會和劍隊的成員一起飲食,睡覺時也有專屬的個人帳篷,所以大家見到常悔過主動過來說話,都是覺得有些驚訝。

 

常悔過神情卻是十分自然,他走到康闕旁邊坐了下來:

「大家分了寶藏回去可以討個漂亮老婆,哈哈哈!」

 

一眾士兵聽了這番話,有好幾個都跟著笑了起來,康闕也對這個平易近人的大鬍子劍客很有好感,微笑問道:

「長官您還沒有結婚嗎?」

 

「去!別叫我什麼長官!叫我老常就行啦!」常悔過笑道:

「這幾天跟簡煞那傢伙一起,悶得我都快生病了!還是過來跟你們聊聊比較有趣!」

 

「第七擇劍隊」的士兵們聽了這話,又忍不住都笑了出來。在旁邊篝火的「第七護劍隊」及「第七運劍隊」聽到笑聲,也向這邊望來,幾名較大膽的士兵向隊長報備後,便也跑過來湊熱鬧。

 

常悔過見人越多,笑得越是開懷,眾人與他聊了一會兒,發現他確實是沒有什麼劍士的架子,便也開始葷素不忌地講起了笑話。其中幾個笑話太露骨,康闕注意到上官芸的臉還是稍微紅了紅。

 

進入「漠北荒原」七天以來,枯燥的行軍總算是有了些調劑。在滿天星斗的陪伴下,風沙不時獵獵而過,大好男兒們大口喝著湯,沒有任何心機地交流著。康闕雖然不多言,但聽著大家說鬧,心裡也忍不住感到一陣溫暖。

 

 

=============================================================

 

 

接下來的九日,都沒有再遇見任何部族。

 

荒原中的綠洲和牧草已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大片的沙漠或岩漠。不時還會颳起一陣大風,吹得人眼睛火辣辣地疼痛。

 

在進入「漠北荒原」前有補充過一次糧草,足可供整個劍團食用一個月,但現在的消耗量,已經接近一半。也就是說若再不回程,有可能到時會縮減配糧及給水,甚至是在無糧的狀況下,還困在荒原之中。

 

原本只是感覺奇怪的士兵們,現在都開始擔心了起來。

 

「常兄,你認為我們還會繼續往前嗎?」康闕在短暫休息的時間找到了常悔過,他正坐在一顆大石頭上,玩弄著一隻蜥蝪。

 

「會。」常悔過沒有回答,反而是站在他身邊不遠處的簡煞,淡淡地說道:

「如果現在回頭的話,之前的路就等於白走了。」

 

「請問長官知道我們是要去做什麼?」康闕對簡煞可不敢胡亂稱呼,連忙行了一個軍禮問道。

 

「不知道,但我很肯定,我們不是來這裡收伏那些遊牧部族的。」簡煞聳聳肩:

「不過我想莫然那傢伙現在一定也在頭痛了,『漠北荒原』比他想像得要廣大,糧草準備不足是現在最大的問題。」

 

康闕點點頭,對於簡煞所說的無比認同,他從軍多次,對於「劍士」一向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但通常「劍士」都不太會去管什麼戰略觀念,單純地只負責作戰與屠戮,所以簡煞會做出這樣的分析,還是讓他感到有些驚訝。

 

「我猜……莫然很快就要召開戰略會議了。」簡煞又再補了一句,跟著轉身離開。

 

簡煞的預測相當準確,部隊又再向前行軍了一天後,前方出現了一座看不見左右邊際的高聳山壁,基本上「運劍隊」不可能扛著劍箱翻過山壁,而若往左右邊繞行,則很明顯地糧草必定會不足。就在大家都以為要回程的時候,莫然卻宣佈召開戰略會議。

 

受邀參與會議者,除各大隊劍士外,也包括了各「護劍隊」、「擇劍隊」及「運劍隊」的隊長。眾人集合後,在一處空地環繞坐下,莫然則站在中間。

 

「先在這裡對各劍士說一聲抱歉,這次任務屬於極機密行動,有幾位劍士已經問過我目的究竟是什麼,礙於『最高指揮長』的命令我無法立刻回答,請多多見諒。」莫然客氣地發言,但話中卻搬出了「最高指揮長」的名號,「最高指揮長」寧日東,是所有劍團的最高司令,其第位列屬於第二階的「貴族」,比第三階的「劍士」還要高,所以莫然以寧日東來當靠山,在場的劍士確實都沒辦法有異議。

 

「但是你現在要說了?」兆千行發言的態度不是很客氣,明顯地他就是先詢問過莫然的劍士之一。

 

「是,因為距離之遠超乎我想像,糧草已經消耗掉一半才到達目的地,所以必須和大家開會決議下一步的行動。」

 

「已經到達目的地了?就這面山壁?」一名劍士疑惑地問道。

 

康闕望向那名劍士,認出是這次編在第五大隊的「舞劍士」田泰,之前康闕也曾跟田泰合作過,知道他算是一名相當細心的劍士。

 

田泰的問題也是在場大多數人的問題,莫然環視眾人一周,緩緩點頭道:

「對,就是這面山壁。」

 

場中傳出了許多驚噫聲,交頭接耳的討論聲也層出不窮,但在「戰略會議」上雖然各隊隊長可以參加,卻還是屬於旁聽性質,不會有什麼隊長敢任意發言,所以說話的都是劍士。

 

「兩個月前,一名行腳商人來到聖城,並帶了一個驚人的消息。」莫然停頓了一會兒,確定所有人目光都被吸引到他身上,才滿意地繼續說下去:

「那名行腳商人賺錢的方式就是到『漠北荒原』購買特產,再帶到南方高價變賣,所以他跟荒原上的部族或多或少都有來往。據他所說,某一次他在荒原北邊,遇見一名重傷的男子,那名男子身上穿著奇特的硬皮甲冑,頭髮則是銀白色的。」

 

「銀白色?」眾劍士又是一陣竊竊私語。

 

康闕聽到「銀白色」的頭髮,也是吃了一驚,基本上大陸各國家人種的髮色皆為黑、深棕及金色,少數人會擁有變異為紅色或藍色的頭髮,像康闕本身是黑髮,但女兒康芷妤卻擁有一頭璀璨藍髮。然而銀白色的髮色,卻從來不曾見過。

 

「那名男子告訴商人,說他受到攻擊,慌亂中躲入一個洞穴,但他穿過洞穴後,卻發現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他請商人穿過『洞穴』去找幫手,但商人還沒決定要不要幫他,他就因為傷重而死了。」

 

「據商人所描述,那人所說的『洞穴』其實是一個『隧道』,可以連接另一片大陸,那人為了引誘商人幫助他,提了一些有關『隧道』另一邊的事,那裡有一個全新的國度,富饒的土地以及無數財寶,而『隧道』入口,就在這面山壁上。」

 

「還有這種事……」康闕喃喃自語,只見眾劍士也都驚訝非常,畢竟以往從來不知道在遙遠的北方,竟然還會有另一個大陸的存在。

 

「所以現在我們要做一個決定,依據『最高指揮長』的命令,『第三劍團』是先鋒急行軍,主要任務是探索,所以我們可以在找到山壁或『隧道入口』後,自行決定是否進入或折返回報。如果我們現在回去,就是跟後面的大軍一起行動,但若我們自行進入『隧道』,出去後隨便征服一個國家,就不用再愁糧草的問題。」莫然攤了攤手:

「要怎麼做,讓大家討論後決定。」

 

「這還用說?!先鋒要做的是什麼?沒打過就回去算個鳥?!」一名身材壯碩的劍士大聲說道。康闕知道他是第十一大隊的舞劍士,但沒有配合過,也不知道姓名。

 

「馬如雷說得好!」坐在內圈,剛好在康闕正前方的常悔過大聲鼓掌:

「我也贊成進去闖一闖!」

 

「但是照那男子所說,他因為遭受攻擊所以躲入洞穴,所以洞穴外可能會有未知的危險。」田泰開口說道。

 

「怕什麼啦!他是一個人!我們這麼一大群,就算有什麼獅子虎豹也沒什麼好怕的!」馬如雷相當不屑地回應。

 

莫然聽了兩人爭辯,緩緩開口道:

「還要考慮到出了『隧道』後會遇到的敵人,我們沒有退路,一定得要打敗他們才能奪得糧草。」

 

「不管『對面』的國家有多富饒,不管敵人有多強大。」第二大隊的「聖劍士」玄岩,有著一張方正寬臉配上極為魁梧高大的身材,說話的聲音也如磐石一般沉重有力:

「我們都不可能輸。」

 

玄岩算是「第三劍團」最具知名度的兩名劍士之一,他一開口,幾乎不會再有人敢跟他唱反調,然而康闕卻又驚訝地發現,坐在自己前方的兩名劍士其中一位,竟然開了口:

「沒有人可以保證『絕不會輸』這種事。」

 

說話的是簡煞,他雙目沒有望向玄岩,彷彿只是在喃喃自語,但聲音偏又恰巧能讓所有人聽見。玄岩猛地轉頭望向他,雙目射出了銳利的神彩:

「簡兄似乎認為『聖國』劍團還不夠強?」

 

「我可沒這樣說。」簡煞緩緩轉頭,彷彿像是現在才注意到跟他說話的人是玄岩一般:

「我只是覺得,沒人可以保證『絕不會輸』。」

 

「或許對方也有『二階劍士』,或是跟一、二階劍士一樣的強者。」第一大隊的聖劍士衛子羽終於開口,他跟玄岩恰好相反,不僅稱不上高壯,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瘦弱矮小,但沒有任何人敢看輕他,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長相蒼白俊美,有如女孩的年青劍士,擁有一個人對抗千軍萬馬的實力。

 

玄岩愣了一下,跟所有人一樣都望向衛子羽,以為他也是反對進入「隧道」的人。但衛子羽卻跟著淺淺一笑,他的面貌太過俊美,笑起來幾乎要讓人忘記他是個男的,若不是千百年來「聖國劍士」都只能由男性出任,恐怕衛子羽早就被人懷疑是女扮男裝。

 

衛子羽笑完,卻用完全不同於笑容的沉靜語氣,淡淡說道:

「但有可能會有二十四名嗎?『聖國』出征百餘次,臣服無數國家部族,有哪一個國家或勢力,曾經擁有過二十名以上的『二階劍士』?」

 

眾人都沉默下來,衛子羽所言是真,事實上「二階劍士」在整個大陸可以說是鳳毛麟角,就連「聖國」也是大量從各地尋找有潛力的青年送入『劍軒』,才能有極少數的人通過『劍軒』的種種考驗,成為「二階劍士」,而千百年來,憑藉「聖國」人才之鼎盛,最多也只能像現在這樣組建到五個劍團,以及一個「衛國劍團」。

 

除「聖國」之外的國家,少了「劍軒」這個管道,再怎麼樣也只能訓練到「三階劍士」,其中當然也會有天賦異稟之人能勉強靠自己跨越關卡,成為「二階劍士」,但一個國家能有一人,就已經相當了不起,更別說是要二十個。

 

所以衛子羽的立論極為正確,雖然「對面」是未知的大陸,未知的國家,但實在不太可能可以跟擁有二十四名一、二階精銳劍士的「第三劍團」抗衡。眾人想了想後,也都覺得十分認同。

 

整個會議場子安靜了下來,就連簡煞也沒辦法再說什麼,他雖然敢跟玄岩放對,但遇上衛子羽,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簡煞,也要屈服。

 

莫然清了清喉嚨,揚聲說道:

「那就這樣決定吧!我們通過『隧道』,先行征服敵人並取得糧草,再派人回報。還有人有任何異議嗎?」

 

又是一陣沉默。

 

跟著康闕發現,所有人都朝他這裡望過來,下一瞬間他驚覺,自己竟然舉起了手。

 

「你是……?」莫然的眉頭用力皺了起來。

 

所有人的眼光中的充滿了驚訝,不只是因為在衛子羽發言後,還會有人持反對意見,更因為這個人竟然只是名旁聽的「隊長」。在「戰略會議」中,「隊長」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發言權利的。

 

「我……我是『第七擇劍隊』……代理……隊長康闕。」康闕小聲地回答,被所有人注視的壓力讓他有點難以承受,事實上就連他自己也不太知道為什麼要舉手,或許是因為當上隊長後莫名的壓力,或許是因為上官芸讓他心煩意亂,或許是因為思念家中的妻子,也或許是因為……那名「逆匪」所說的話。

 

「你有什麼問題?」莫然猛地想起了康闕就是當初那個「衛國劍士」逸無涯的「未來岳父」,只好耐下心來,讓康闕發言。

 

「我覺得該要小心一些……畢竟不知道敵人的實力究竟多強……」

 

場中再次陷入安靜,因為康闕說的話根本沒有任何新意,基本上就是為了表達反對的立場,但「劍士」們自重身份,根本不屑與康闕爭論,故只是等著莫然開口。莫然見氣氛尷尬,輕咳一聲,正要說話,卻見衛子羽竟緩緩站了起來。

 

「康隊長,是嗎?」衛子羽看著康闕,柔聲問道。

 

「是……是!」康闕連忙立正站好,行了一個軍禮,雖然衛子羽的年紀至少也比他小了十歲,但卻有一種不需靠大聲怒吼便能展現的強大氣勢,讓他幾乎無法直視衛子羽。

 

「你說,不知道敵人實力究竟有多強?」

 

「是……因為是未知的敵人……」

 

「未知是嗎?」衛子羽淡淡一笑:

「那請問康隊長,你對我的實力,又知道多少?」

 

「啊?」康闕愣住,他有多年「擇劍」經驗,自然對於一般劍士的實力相當清楚,但是他從來沒有跟「聖劍士」搭配過,故衛子羽這樣一問,他竟然答不出來。

 

「你覺得我的實力,就是『已知』了嗎?幫我拿一柄劍來?隨便一柄。」衛子羽說完,「第一擇劍隊」的隊長馬上便狂奔而去,不多時,他手上便拿了一把赤紅色劍身,劍柄是精鐵波浪狀的劍。

 

「『業火劍』……」康闕喃喃自語道。

 

「沒錯,不愧是『擇劍隊』隊長,請問『業火劍』的『魔力釋放』是什麼?」衛子羽接過劍,對著康闕問道。

 

「魔力釋放」代表劍上的附帶魔法招式,通常都是一種,但也有的劍高達三或四種。「魂劍士」可以使用『魔力釋放』,但也就代表只能使用既定的招式。而「舞劍士」則憑藉劍上的「魔力附著」以及本身的劍技來制敵,例如「流風劍」上就附著了魔法藍光,搭配適當劍技,可以創造迷離眩景。因此不管是「魂劍士」或「舞劍士」,都必須靠「擇劍隊」搭配提供各式不同的劍,應付各種戰況。

 

「業火劍……可以釋放『火浪』。」康闕很快回答,「火浪」算是中階的魔法劍技,一劍揮出,有如波濤一般的火燄將襲卷敵人,康闕看過「魂劍士」用這招摧毀一整排藤甲重步兵,但沒見過「聖劍士」使用,事實上「聖劍士」極少出手,只有在敵人實力真的極強時,才有可能見到「聖劍士」出手。

 

「好,『火浪』對嗎?那請康隊長看看這個吧!」衛子羽說完,拿著手中「業火劍」隨意擺出了一個姿勢,跟著只見燄光衝天。

 

極為明亮又熾紅的燄色映滿眾人眼中,一條彷彿從夢魘之中奔逃出來的赤色巨龍,由「業火劍」尖端向天空撲去,巨龍在空中如蛇般盤旋,雖然沒有任何聲音,眾人卻彷彿聽到了牠憤怒之咆哮,最終,巨龍消逝在天際,只留下讓空氣幾乎要沸騰的灼熱。

 

除了「劍士」外,包括莫然的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聖劍士」的實力一向是個謎,就連莫然也不知道衛子羽竟能靠「業火劍」創造出火龍,康闕更是完完全全地被震撼住,不敢相信剛才看到的景象。

 

「『未知』對『未知』。」衛子羽將「業火劍」交回給「第一擇劍隊」隊長,微微一笑:

「康隊長,不知道你覺得哪一方贏面高一些?」

 

康闕啞口無言,低頭不敢再有任何回應。

 

莫然見康闕這個自己不想碰的大麻煩被衛子羽輕鬆解決,忍不住呵呵笑道:

「了不起!衛劍士露的這一手別說康隊長了,連我都沒看過!就這樣決定吧!今天先休息,明天一早派兩組探子,沿山壁左右邊前行尋找『隧道入口』。」

 

 

=============================================================

 

  找尋「隧道入口」的時間,出乎莫然和眾人意料之外,只花了兩天左右,左邊的探子就回傳好消息。這個結果振奮人心,大隊人馬立刻開往入口處。

 

  由於是成行進縱列,在「第七大隊」的康闕等人無法直接看到入口,他只知道前方部隊幾乎是毫不猶豫便走了進去,一直到「第七大隊」來到入口時,康闕才驚訝地發現,所謂的「隧道入口」,只是一個同時只能容納最多兩人進去的山洞,而且山洞四周還有許多藤蔓遭到劈砍的痕跡,想來前面的部隊已經清出了最大的空間。

 

  康闕的「第七擇劍隊」走在「第七護劍隊」之後,康闕命李揚和趙虎萬燃起火把,一前一後,負責整個隊伍的照明。

 

  藉著火把的光亮,可以看到山洞內通道壁上佈滿老苔,並且越往深處走,越有一種潮濕的霉味,這跟外面荒原上乾燥灼熱的空氣比起來差異甚大。康闕走在李揚後面,仔細地觀察周遭,避免有什麼突發狀況來不及反應。

 

  「這什麼鬼地方?」趙天霸走在康闕後面,忍不住低聲抱怨,聲音在狹隘的通道內來回碰撞,形成了奇特的迴音。

 

  「看起來不像天然形成的?」走在趙天霸後面的林宇森說道。

 

  「為什麼?」康闕一邊往前走,一邊好奇地問。

 

  「如果是天然形成的山洞,應該有寬有窄,但這條通道卻幾乎都保持一樣的大小。」

 

  「對喔……」康闕恍然大悟,確實整條通道走下來大小幾乎沒什麼改變。

 

「而且完全沒有支道,一條路就通了那麼長的距離,比較像是有人為了連接兩個大陸,特別挖出來的洞穴。」林宇森繼續分析。

 

「但『聖國』建國千年,卻從來不知道另一個大陸的存在啊!」管渡平加入了對話。

 

「也才千年而已,這條通道或許不只千年了,入口可能早就風化並長滿野藤,所以沒有被人發現。」林宇森說道。

 

康闕點點頭,如果不是這次「對面」有人誤闖入通道後再從這裡的入口出來,恐怕再過一千年也不會有人發現這個「隧道」。

 

「隊長!你看這個!」李揚忽然指向壁上一處,驚訝地叫道。

 

康闕走向他所指的地方,向壁上仔細觀看,竟發現在斑駁厚重的古苔下,隱隱竟似有一些奇特的圖案。康闕伸手將古苔用力抹去一塊,原來壁上竟寫了些完全看不懂的怪異文字。

 

「這是什麼文……」康闕喃喃自語,雖然十分好奇,但前面隊伍已經拉開了距離,他只好命李揚繼續往前走。

 

「隊長。」林宇森勉強擠過趙天霸,來到康闕身後,趙天霸免不了罵了幾句,林宇森不理會他,對康闕低聲說道:

「您看到什麼?」

 

「一些文字,看不懂。」康闕一邊向前走,一邊簡單回答。

 

「大概是長什麼樣子?」

 

「比較像是一些圖案的組成,有的字就只有一個或兩個圓圈,但是擺放的相對位置不同,有的字則加上一些線條,大多是直線或橫線,少數幾個有斜線穿過圓圈正中。」康闕仔細回想了一下剛才見到的那些文字,盡量詳細地描述出來。

 

「雨納文……」林宇森略帶興奮地說道:

「這是兩千多年前的文字,想不到在這裡會看見。」

 

「所以確定這是人造通道囉?」

 

「百分之八、九十了吧!還要找機會研究看看那些文字倒是在寫些什麼。」

 

「你看得懂嗎?」

 

「懂一些,但已知的『雨納文』不夠完備,無法進行大規模比對研究,在這裡發現的文字若相對大量,那可是不得了的發現啊!」

 

「你懂得還真多。」

 

「興趣而已!」林宇森微微一笑。

 

康闕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他知道林宇森勤奮好學,常到處借書學習新知,但不知道竟厲害到連古文都讀得懂。這樣一個人才卻只能在村落當木匠學徒,實在有點太可惜,但「聖國」的階級制度如此明確,沒有貴族血統的普通人,大多都只能當第六階的「商工」或第七階的「軍農」,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出頭的可能。

 

康闕想到這裡,不禁為林宇森感到抱屈,跟著忍不住又想到自己的兒子康正奇,康正奇從小古靈精怪,論聰明才智比自己這個父親不知強了多少倍,但難道將來一輩子也只能做個軍農?康闕搖了搖頭,暗想這次回去後,一定要再好好教導康正奇,再看看有沒有任何方法能讓他擺脫這個宿命,好歹也當個五階的「製劍師」,別像自己一樣沒出息。

 

就在康闕東想西想之時,前面隊列傳來一陣歡呼,看來是穿過了這個極長的「隧道」,康闕隱隱也看到前面遠處有一絲微光,應該就是出口。

 

然而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卻忽然聽到幾聲驚叫此起彼落地傳來。

 

「遇敵嗎?!」康闕吃了一驚,只見前面的隊伍停了下來,連忙大叫道:

「前面是什麼狀況?」

 

「不知道!好像在出口處有敵人!」前方有人也大聲喊道。

 

康闕面色一沉,想要盡快出去幫忙,但通道實在太狹小,一旦隊列停頓下來,便不太可能擠得過去。他只能盡量沉住氣,揚聲喊道:

「前面的盡量移動!出去幫忙!不要卡在通道裡!」

 

不知是不是康闕的呼喊有用,還是入口處的人從一開始的驚嚇狀態復原,隊列終於又開始慢慢前進,只是速度依然緩慢,狹窄的通道裡因為大量躁動不安的人群而顯得擁擠和悶熱,也讓時間感覺十分漫長。最後康闕終於來到出口附近,只見明亮的光線從洞外射入,還沒走出洞口,眼睛就先被刺得張不太開來。

 

康闕抬手遮住眼睛,正要走出洞外,卻聽見一聲低沉的吼叫傳來,那吼叫不僅大聲,更有一股震人心魄的特殊力道,就連通道都似乎隱隱被震動起來。

 

康闕緊皺雙眉,抬腳踏出,跟著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景象。

 

洞穴外,一隻極為巨大的怪異蜥蝪,昂首吐著紅色的長舌,用尾巴不斷掃動攻擊著包圍牠的士兵,巨蜥通體呈深墨綠色,身上的皮膚粗糙堅硬,從頭到尾的長度幾乎有六、七公尺。

 

包圍住巨蜥的隊伍是走在最前面的「第一護劍隊」,其他已經出洞穴的隊伍則在更外層按照隊伍順序排列觀看,沒有其他特別的動作,顯然莫然已經下過指令。康闕領著「第七擇劍隊」的成員來到他們該站的地方,只見「第一護劍隊」隊長方華樹領著訓練有素的隊員,與巨蜥進行遊鬥,巨蜥雖然巨大,但速度不快,尤其轉身的動作相當不靈巧,故怎麼樣也攻擊不到士兵。

 

只是再看了一下子,康闕發現士兵用手中的普通兵刃砍在巨蜥身上,竟是連一絲傷痕都劃不出來,可見巨蜥的皮有多堅硬。

 

「第四大隊『舞劍士』,請準備上陣。」莫然也看出普通兵刃沒有作用,終於決定派劍士上場。

 

「第四擇劍隊」很快開始動作,由隊長下令,選出了一把附著了「鋒銳」魔法的「割刃」,遞給「第四大隊」的「舞劍士」。康闕也知道這名劍士,叫饒舜央,劍技相當了得,配合上劍刃細薄但鋒銳無比的「割刃」,看來這隻巨蜥很快就將被大卸八塊。

 

饒舜央手持「割刃」,緩緩走到巨蜥身前,巨蜥早已被四周不斷攻擊的士兵搞得相當煩躁,也見有一人不閃不躲,直接向牠走來,忍不住發出驚人巨吼,向著饒舜央大步衝去。

 

饒舜央輕輕一躍,在半空中旋身,「割刃」彷彿飛舞在空中之雪片一般,精準無比地刺向巨蜥臉部正中央。

 

「漂亮!」

 

「好啊!!」

 

四周爆出一陣歡呼,然而緊跟著眾人卻發現,「割刃」竟還是無法刺入巨蜥臉部的皮,整個劍身竟彎了起來。

 

「怎麼可能?!」就連饒舜央也驚訝地喊了一聲,但他反應極快,藉著「割刃」彎曲彈回的力量,整個人向後凌空倒彈,瀟灑地落在距離巨蜥十數步之處。

 

「連『割刃』都刺不進去……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康闕喃喃自語,四周也是一陣驚訝的議論聲,這時卻見一人不待莫然命令,自行從陣中緩緩走出。

 

第二大隊「聖劍士」,玄岩!

 

 

(貳章            )

 

 

=============================================================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支持者
  • 請問序章和第二章之間還有第一章的嗎?感覺不太連貫。謝謝!
  • 訪客
  • 好軟§體是~您的□得力◎助手﹉

    SNiPurl.com/286jMIG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