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有武林,武林有天下。

 

   九大門派、七大勢力、五大世家、三分皇朝、兩方異族、唯一天下。

 

  此為冰焱大陸「中原」及其鄰近地區,最負盛名也最具實力的二十七門派,「武林廿七」。

 

  「武林廿七」約在第九代「天榜」前後成形,「中原」勢力雖然輪替迅速,但在「天下」崛起之後,各方勢力漸有穩定之態,且邪派勢力在唯一天下的強力壓制下難以出頭,故除了實力極強,又離天下較遠的兩方異族外,幾乎都是正道勢力上榜。

 

  但這並不代表「武林廿七」都可以久盛不衰,其中「世家」之更迭興替,最易為人所惋惜訝異。
 

  最初之「武林廿七」中,「五大世家」分別為「無名」、「喬」、「獨孤」、「韓」、「白」等五家,此五家分散于「中原」各處,彼此並不時常往來。但若是「中原」有了大事,各「世家」之主亦會互通聲息,共同商議應變之策。

  而這個故事,發生在「無名」、「韓」、「白」這三個世家之中,世家子弟雖然身在武林,卻無法逃出小兒女間情仇愛恨的糾纏牽葛,在這三個世家的年輕一輩上得到了哀傷的印證。他們彼此間的小小漩渦無上綱地擴展,而至於最終在那驚天一役引爆,成為了三大世家覆滅的根源,如果可以給他們重來一次的機會,相信沒有人會願意這樣選擇……

  他們的名字,是韓筱蝶,白起之,以及無名雪。

 

==韓筱蝶==

  「如果給妳一個願望,妳會許什麼?」


  「永遠青春、活潑、健康、美麗,家人平安,萬事如意,『中原』和平……
 

  「…………
 

  「啊!只有一個願望哎?」
 

  「本來就只有一個願望!」
 

  「那我…………哎!不跟你說了!」

  韓筱蝶並不是那樣美麗絕頂,但她的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有如一隻輕盈飛舞的蝴蝶,不論走到哪裡,腳步都是輕快愉悅。遇過她的人,也很少有誰能夠忘記她的笑容,因為那是那麼樣地清新而甜美,有如溪水旁莫名地生了一朵白色的小花,讓人忍不住想駐足多看幾眼。

  在韓家,韓筱蝶就是個寶,韓家之主韓羽仇是韓筱蝶的大伯,從小就溺愛著這個寶貝侄女。而年輕一輩的世家子弟,更是為了韓筱蝶爭風吃醋,其中追求最勤的,便屬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韓雙雙。

  「一起去騎馬?」

  

  「不要。」
  

  「練劍?」
 

  「你知道我不使劍!」
 

  「那妳喜歡什麼?」
 

  「寫詩、彈琴、畫畫兒!」
  韓筱蝶瞅著一臉尷尬的韓雙雙,拍手笑道:
  「如何?這幾項你一樣都不會!」

  「身為武林世家子弟,豈能沉迷於琴棋書畫?」
  韓雙雙皺起眉頭,他身形挺拔,傲然挺立,頗有一代俠者風範。

  「好一個武林世家子弟哪!那你做啥來找我這小姑娘?」
  韓筱蝶扠著腰道。

  韓雙雙一時語塞,支吾道:
  「妳知道我不是這意思……

  「哎!」
  韓筱蝶偏著頭,看著韓雙雙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忍不住又笑了。

 


==白起之==

  「白家的人來了?他們看起來如何?」
  韓筱蝶睜著一雙大眼,輕輕巧巧地將婢女阿青拉到一旁問道。

  「要嘛……弱不禁風,要嘛……兇神惡煞!」阿青抿著嘴,笑著回答。
  「妳騙我!哎!我自己去看!」

  「其實沒有什麼好看的。」一道清朗的聲音忽然在不遠處響起,把韓筱蝶和阿青都嚇了一跳。
 

  她們往那聲音傳來之處望去,只見一個青衣白袍的年輕人,悠閒地靠在庭院中的一株大樹上。

  「你是誰?!膽敢擅自闖入韓家?!」小青踏上前一步,鼓起勇氣大聲地罵道。
 

  「在下姓白,名起之。是貴府賓客。」年輕人微微一笑。
 

  「白家的人?」韓筱蝶一愣,上下打量起這個年輕人,只見他樣貌平凡,身材也不挺高,但眼眸中卻有道精芒銳意,被他看上一眼,彷佛連心裡所想都會被摸清一般地不自在。
 

  「既是白家的人,為何不上正廳議事,反而擅闖女眷之處?」
韓筱蝶和白起之對望一眼,心頭竟不由得一陣慌亂,連忙別開了眼,抬起了架勢問道。

 

  「在下對議事感到氣悶,所以隨處走走,並非有意唐突,只是适才聽到小姐說想見見白家的人,所以忍不住發言勸告。」

  「你勸告什麼?剛才你說沒有什麼好看的,又是為了什麼?」
  韓筱蝶聽這白起之的話語著實特別,也起了好奇之心而問道。
  「敢問小姐,此次白家精銳拜會韓家,所為何事?」

  「…………」韓筱蝶見白起之這樣問,忍不住起了一些疑心,一時沒有回答。

  「小姐不願回答,是因為懷疑我不是白家的人,既然如此,就由在下自己來說。韓白兩大世家,此次會晤,是欲要商議『聯盟』一事!」

  「哎……

  「此次合併若成,則進一步或可與『無名』世家結盟,則到時三家合併,不僅在『五大世家』中勢力最強,就算是在『中原廿七』裡面,也將成為僅次於一天下、三皇朝的第五強權。」

  「所以呢?你說的都沒有錯,但這跟我該不該去看又有何關係?」

  「小姐試想,韓白兩家家主,孰強孰弱?」白起之微微一笑。

  韓筱蝶想了一下回道:
  「若單論武功,我大伯似乎高些,但要論智略管理,你們白家家主大概又要勝過我大伯了。」
 

  「小姐不偏幫自己人,令人佩服。確實,韓白兩家家主,堪稱一時瑜亮,互有長處。既然如此,這盟主又該誰做?所以此次兩家會晤表面上融洽,背地裡卻是勾心鬥角,互不相讓。小姐就算現在去看了我們白家的人,看到的……

  白起之驀地舉起右手放至額前,跟著緩緩拂下,先是蓋住雙眼,再蓋住口鼻,跟著再向下順勢握拳於身側,緩緩地道:

  「也只是『面具』而已!」
 


==無名雪==

  「白大哥,你跟我來,快!」
  韓筱蝶興沖沖地拉起了白起之的手,跟著向外走去。

  自從兩人相識後,隨著韓白兩家的過從逐漸轉密,兩人相見的機會也增多,韓筱蝶逐漸開始期待著能與白起之見面的日子,而白起之仍舊是那副老樣子,不喜歡商議正事,只喜歡四處閒逛。

  但這次韓白兩家會商不同以往,因為無名世家,首次派人前來參與。
 

  「那是無名雪姐姐,白大哥你不認識吧?」

  白起之被韓筱蝶拉至正廳外,正想找機會開溜,但聽了韓筱蝶的話,又忍不住順著她的手指望去。

  這一望,白起之就再也轉不開他的目光。

  正廳中並非只有她一人,但白起之只見到她一人。

  聽見的,也只剩她的聲音。

 「家父微恙,不克前來,故派雪兒專程告知諸位伯父。」
  無名雪的聲音極輕、極細而溫柔悅耳,她的發色極黑,柔柔地披覆在身後,隱隱泛著晶潤的光澤。

  韓羽仇朗笑道:
  「雪侄女辛苦了!無名兄不能參與此次的行動,實在可惜!可惜!」

  「是,但『無名世家』會盡力支援。」無名雪輕輕地道。

  「支持當然是好!只是既然無名兄不能參與,這場賭注的勝負如何,似乎也與無名兄無關了。」韓羽仇輕描淡寫地道。

  韓筱蝶聽不懂自己大伯在說些什麼,一旁的白起之卻忍不住眉頭一皺,自語道:
  「賭……約?」

  「韓伯父、白伯父擬的這個賭約,家父確實不欲參與。」無名雪微微低頭,貌極柔順。

  韓羽仇忍不住微笑點頭,正要再開口之時,無名雪卻又再道:
  「但是既然身為盟友,『無名世家』豈可置身事外?就算家父不欲參與,讓雪兒的兄長參與也是可以的。」

  「妳的兄長,說的可是天榜前五十最年輕的那人,無名……鋒!」韓羽仇雙眼瞇成了一條線,緊緊地盯著無名雪,一字一字地從嘴縫裡迸了出來。

  無名雪嫣然一笑,她的神態依然極之溫柔,卻未再低頭,而直視韓羽仇的雙眼道:
  「是。」

  白起之雖然因輩份不高,尚未得知賭注為何,然而察言觀色,他已知此次賭約非同小可,但他一時卻也想不到太多其他的事,只是直愣愣地看著無名雪,像是失了神。

  韓筱蝶見白起之神色古怪,忍不住推推他道:
  「你怎麼啦?!」

  「沒有。」白起之連忙搖頭,轉開了目光,但又忍不住自語道:
  「這無名雪……外表是雪,內心……卻燒著一把火啊!」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四十四步
  • 子鷹大您好!很高興又可以再次看見您更新的文章,再次看見您仍繼續堅持刻劃出一筆一劃的世界!!
    那時候蒼穹的最後一舞至今仍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即使現在偶爾翻回去看時仍忍不住落下感動的淚!
    沒想到當下累積的感動卻也成為推動我拿起筆開始寫下我腦海中世界的重要推動力!
    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有說不出的感動,因為蒼穹讓我領悟到其實文字能夠產生的感動絕不僅僅於此,於是我也希望能夠藉由我的手,我的筆,寫下一幕幕感動,把小說真正想要傳達的思想與情感分享給更多人!!
    所以......真的很感謝您,子鷹大!!
    我找到了能夠跟全世界分享感動的方法!!
    最後........
    歡迎您回家!!^^
  • 感謝你的支持,既然我重新再寫蒼穹,就期許我自己,一定要將它寫完,才不會再愧對你們的等待

    子鷹 於 2016/05/23 09: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