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雪姑娘!」
 

  「你是……?」
 

  「在下白起之,雖然知道唐突姑娘,但有一事,在下不得不問。」
 

  韓筱蝶站在白起之身後,不知所措地看著兩人。無名雪一離開正廳後,白起之就硬要過來找無名雪問話,拉也拉不住。

  「你要問什麼?」
  

  「究竟白韓兩家家主的賭約為何?」

  無名雪長長的眼睫毛輕輕霎了一下,表情卻依然淡漠,輕聲道:
  「這似乎……跟閣下無關。」

  「有關!當然有關!」白起之正色抗聲,慨然而言:
  「起之雖只是『白家』之無名後輩,但既身為白家人,又豈能不為家主分憂?雖然此事起之或可估測十之六七,但若能由第三者的口裡聞之,必然更能客觀瞭解情勢。」

  無名雪沉默了一陣,同時終於仔細看了白起之一眼,跟著緩緩地道:
  「好,白韓兩家此次賭約,跟聯盟之主該由誰坐有關。」

  「果然……」白起之頷首:「那賭約的內容是?」

  「兩家將聯手辦一件大事,誰家功勞最多,盟主就由誰坐。」

  「胡鬧……」白起之緩緩搖頭,面露不滿之色。

  「至於這件大事……日前已然商定,將出盡世家高手,圍剿近來大鬧『中原』的亂邪葬天。」

  「荒唐!」白起之聽無名雪說完這句,不禁瞪大了雙眼。

  無名雪輕睞他一眼,表情也微有一些波動,跟著她定定地看著白起之,似乎想看看他接下來的反應而道:
  「勝負判定的方法也很簡單,誰家能先殺了亂邪葬天,誰家就勝。」

  白起之越聽臉色越是凝重,無名雪講完,他終於忍不住用力一搥身邊大樹,大聲地道:
  「簡直莫名其妙!!用結果來當成權力爭奪的賭約,要是因此而讓各家無法齊心相抗,誤了大事又該怎麼辦?

  無名雪見了白起知這樣直白的反應,忍不住微微一笑,笑容清冷中帶著無比嬌媚,白起之一見之下,也不由得癡了。

 

  韓筱蝶在一旁卻沒注意到白起之的神情,她聽見兩人的對話,心裡忍不住擔憂了起來。

 

  「亂邪葬天......」韓筱蝶輕輕地,念出這個令人生畏的名字。

 

  三個月前,亂邪葬天至中原。

 

  身為西方魔界四將中的「鬥神」,亂邪葬天本該跟其餘三將一般,不涉中原之事。

 

  然而為了某個不知名的原因,亂邪葬天不僅出現在中原的「無涯堡」,更以極端殘忍血腥的手法,屠戮了全堡兩百七十餘人。

 

  「中原」震動,天下之皇親命手下八大高手圍捕追殺亂邪葬天,但他不僅武學修為奇高,性情更狡詐非常,八大高手雖然強絕,但卻無法有效圍捕,因此才有了這次武林世家的大舉動員。

 

  藉由三大世家的人脈及眼線,他們比八大高手更迅速地掌握了亂邪葬天的行蹤,也率先與亂邪葬天有了正式的遭遇戰。
  

  就在白起之得知此賭約後的一星期,韓、白、無名三家,終於在「蕪溪」東南,包圍亂邪葬天。

 

  由於三家共出週邊兩百餘人,菁英五六十人,加上韓羽仇、白堯、以及無名鋒這三位排入「天榜」前五十的頂尖高手,勢力之強盛,就連亂邪葬天都不敢直擋其纓,而選擇不跟三大世家硬拚,過「蕪溪」而退往西方。

  原本因為害怕亂邪葬天有極高實力而同仇敵愾的三家高手,見到亂邪葬天如此懦弱,也開始轉為互相猜疑,只怕讓別人先殺了亂邪葬天。

  因此韓家首先脫離了群眾,向西方追擊。

  「亂邪葬天當真高明……」白起之站在「蕪溪」之旁,檢視溪邊足印,喃喃地道。
  

  韓筱蝶因為武功太差,只被允許和後勤隊伍待在最後方,不能和她大伯一起追敵,這時聽白起之稱讚敵人,忍不住問道:
  「亂邪葬天被我大伯追著跑,你還說他高明?」

  「十七人圍攻之下……」白起之用適才ㄐ來的一根枯枝,指向岸邊地上:
  「足印絲毫不亂,更未展翼遁逃,只證明一件事……

  「何事?」

  白起之尚未回答,附近忽然起了一陣騷亂,有白家的子弟高喊道:
  「無名家的也走了!!他們也去追擊亂邪葬天!」

  白起之豁地轉身,聲音不自覺地竟失去了平常的冷靜:
  「無名雪也去了!」

  韓筱蝶眉頭一皺,不明白起之為何反應如此劇烈,正要開口,白起之又忽然道:
  「不行!一定要去阻止她!!」

  「為什麼要阻止她?雪姐姐是無名家的重要人物,你又要如何阻止她?」

  白起之卻不理會韓筱蝶的問題,逕自轉身向西方奔去。韓筱蝶看著他的背影,不知為何心裡竟是微微一酸,跟著她一咬牙,也追了上去。

  「起之哥哥!你等等我!」

  「不能等了!」

  「為什麼不能等?」

  「無名雪有危險!我絕不能讓她出事!」

  「你……」韓筱蝶漸漸停下腳步,不知為何眼中竟泛出了淚光。她不是不擔心無名雪,只是就連她都看得出來,白起之對無名雪的感情,遠遠超過了一般朋友該有的程度。

  眼看兩人距離越來越遠,白起之卻忽然也停了下來。韓筱蝶一咬牙,又再追上前去,她奔到白起之身邊,發覺兩人已然穿出森林小徑,來到一處廣大浩瀚卻又滿是枯黃的荒原,荒原風沙連天,粗糙的沙粒在兩人臉上摩擦著,一陣孤寂之感漫上韓筱蝶心頭,她不由自主地伸手,牽住白起之的手。

  白起之卻沒有注意韓筱蝶的異常舉動,他只是遙遙望著前方遠處,只見荒原盡頭,矗立著一道高聳的山崖絕壁,中央僅有一個小小的峽谷入口,可供人穿越,但在那入口之處,又有兩座孤懸的石塔,一左一右衛護著,彷佛成了峽谷的「門」。

  韓筱蝶順著白起之的目光望去,也見到了那兩個奇特的石塔,但再朝裡面望去,卻因為陽光被山壁遮住,而讓整個峽谷幽幽暗暗地,看也看不清楚。
  

  韓筱蝶望了一會,不知為何心裡感到一陣寒意,忍不住問道:
  「這到底是哪裡?那兩座石塔又是什麼?」

  「人界與魔界的交會處……光與暗的彙集點……」白起之像在吟詩一般,低沉地回答:
  「西天……之闕。」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