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勢,開始有了轉變。

  圍攻亂邪葬天的十八人中,已死者三人,勉強再戰的傷者七人,還有完整戰力的僅餘八人。
  

  但白起之的意志,似乎激起了這八人的鬥志。

  亂邪葬天亦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一路與這群人類鬥智鬥力,以一魔之力周旋餘上百好手之中,這些人的一舉一動,都符合他對人類的理解與猜想。但如今白起之的行為,卻讓他有了一股不確定感。

  亂邪葬天知道白起之的行為激勵眾人,因此只要先殺了這人,一切就變得簡單。

  但是……

  亂邪葬天對「人」的興趣,從「無涯堡」一役開始被引發,而他從白起之身上,彷佛看到了在無涯堡中,讓他雙目為之一亮的一名養馬小廝。人類總是貪婪、自私,但卻又偶爾會出現像白起之這樣願意舍己之人,這是在魔族中絕對無法見到的。

  亂邪葬天的心緒一時有一點混亂,他甚至想要跟白起之坐下來好好談一談,究竟白起之在想些什麼,為什麼願意為了另外兩家之人,犧牲自己的性命。

  而就在亂邪葬天迷惑之時,白起之的行為,同樣的感悟了另外一人。

  九名高手自後方高速襲至,帶頭一人也是以指為劍,但其氣勢、其聲威,遠勝於白起之之指。

  白堯!!

  白堯和白舜兩大高手,在亂邪葬天迷惘之際一左一右包夾而上。白起之見之大喜,韓羽仇的眼裡也忍不住放出了光。

  「老韓!!」白堯一輪猛攻,竟然讓心不在焉的亂邪葬天略為受挫,一時豪氣沖天,大聲喝道:
  「這個賭約我們別算了!!齊心協力,先殺亂邪葬天!!」

  「好!!」韓羽仇大聲應和,适才被亂邪葬天一掌亂了內息的無名鋒見狀也專心運氣,準備再次強攻。

  白起之見親人終於前來,一時忍不住哽咽道:
  「家主!爹!」

  「你參戰是真是假,我一眼就看得出來。」白堯看了他一眼,意似贊許:
  「既然你當真豁出了性命,我身為白家家主,難道真要讓你送死不成?」


  「可喜可賀!!今日我們家高手……」韓羽仇原就是血性之人,他先對白堯的滿腔怨憤,因為白起之的義舉在先,白堯的示好在後,早已經拋到九霄雲外,他大步踏至白堯身側,瞪視著暫時收手,冷冷凝視眾人的亂邪葬天,大聲地道:
  「終於齊心一致!!」
 

  「既然這樣,小女子又怎能缺席?」

  無名雪輕柔的聲音自後方傳來,十名無名家的高手,在他的指示下,紛紛走到了無名鋒身後。

 

  「所以不是兩家協力,是三家同心!」無名鋒豪笑一聲,他本就年輕,如今更是熱血沸騰。

 

  白堯、韓羽仇、無名鋒,三大天榜前五十的頂尖高手,成犄角之勢,在最內圈面對亂邪葬天。在他們身後,二十四名世家高手,更是緊密合圍,隨時可以一湧而上。

 

  這是三大世家合作後,真正實質上的聯手出擊,眾人強大的內勁彼此激蕩,讓西天闕口前方沙塵飛揚。

 

  亂邪葬天的雙眼,微微瞇了起來。

 
  「老韓說得好!!」白堯仰天長笑:
  「三家齊心,其利斷……!!」

  白堯的聲音遏然而止。

  然後他不可置信地低頭,看著自己的胸腹之間。

  一隻寬大的手掌,深深地插入了自己的身體之內。

  「亂邪……
  所有人都無法置信,适才還負手冷眼看著眾人的亂邪葬天,卻在這麼短的一剎那,就到了白堯身邊給了致命的一擊。

  「你廢話太多。」亂邪葬天的語調平靜,沒有任何感情。

  「啊啊啊!!!」韓羽仇和白堯雖然互相勾心,但畢竟相識多年,如今見到白堯被亂邪葬天重創,韓羽仇雙目登時激紅。

  白舜更是心神激蕩,猛力大喝,跨步上前欲要營救白堯,然而亂邪葬天淡淡冷笑,身軀微微斜側,輕而易舉地避過了兩人的攻擊,跟著一道鐵鍊自他肩後擺蕩,直擊而下,正中韓羽仇腦門,只聽崩地一聲,鮮血濺了一地。

  「大伯!!!」站在遠方並未參戰的韓筱蝶一聲哭喊,跟著暈倒在地。

  亂邪葬天看也不看韓羽仇一眼,只是將手緩緩從白堯身軀內抽回,鮮血隨之激湧而出,白堯跟著緩緩軟倒,眼看也是不活了。
 

  亂邪葬天的鐵鍊,開始像是有了生命,向兩條邪異又充滿詭譎力量的巨蛇,在他身上纏繞遊走。而亂邪葬天的雙眼,也轉成了闇色血紅。

 

  眾人齊心協力。

 

  換來的,卻是見到亂邪葬天真正的面貌。

 

  真正的「鬥神」!


  亂邪葬天石破天驚一般,用幾乎強過先前百倍之實力,在一瞬間擊殺兩大家主,在場眾高手簡直都被驚破了膽,動也不敢動一下。但卻有兩人同時大叫了出來,叫的話語,幾乎一樣:
  「退!!逃!!爹!大家快逃!!」白起之反應最快,亂邪葬天展露之實力遠遠超過他的想像,他馬上知道唯有逃,才有活命之機。

  「鋒!!快逃!!」另一個高聲呼喚的則是同樣並未參戰的無名雪,她被亂邪葬天的舉動震懾,但愛護無名鋒之心,仍讓她忍不住大喊。

  「來不及了。」
亂邪葬天卻像是要呼應兩人一樣:
  「逃不掉了。」
 

  無名鋒持刀的手,感覺一陣發軟,幾乎便像是要鬆手讓刀掉落一般。

 

  從他三歲開始習武,二十年以來,這是從未曾發生過的事,也是他從不曾想像過自己會遇上的情況。

 

  然而看著眼前那名已不能算是「人類」的恐怖對手,無名鋒發現自己竟然開始顫抖。

 

  亂邪葬天向他緩緩走了兩步,走到無名鋒的身前,距離近的讓無名鋒彷佛能感受到他灼熱的氣息。亂邪葬天比無名鋒高了至少一個頭,只見他微微低頭,看著眼前的無名鋒。

 

  而這名天榜第四十五的頂級高手,在此時的亂邪葬天身前,卻像個尚未發育完成的幼童,因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開始劇烈顫抖著。

 

  「我殺你並不覺得可惜。」亂邪葬天緩緩說道,聲音低沉冷冽,就像由地獄而來。

 

  「因為就算再給你練武一百年,你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強大無匹的內力直壓而下,加上前所未遇的恐懼感與壓迫感,讓無名鋒再也撐持不住,竟緩緩地跪了下來。


  亂邪葬天冷笑,鐵鍊直竄而下,釘入了無名鋒的腦門。

 

  跟著,他望向剩餘的二十四名高手,他們修為遠比無名鋒更低,在亂邪葬天的注視下,竟是無一人有勇氣做出任何動作。

 

  亂邪葬天冷笑,然後,便是一場屠殺。

  白起之這一輩子,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會身處於如地獄一般幽深黑暗之處。

  然而這裡就是。

  只是比之地獄,更多了無盡血紅。
 

  殺戮過後,只餘恐懼。

  一旁未參戰的世家子弟們,除昏厥的韓筱蝶,以及因為無名鋒之死倒地悲哭的無名雪外,早已經逃得一個不剩。

  但亂邪葬天並未追擊他們,因為圍攻他的二十七名高手中,尚餘一人未死。

  那人全身沾滿了血,但卻是別人的血,他並沒有受傷。

  那人竟是白起之!

  「你為什麼不殺我……」白起之渾身顫抖,但那不僅是恐懼,而是包含了許許多多難以言喻的情緒,有悲痛、有憤怒、有悔恨、說之不盡,數之不清。
  

  「因為我想先跟你聊聊。」手刃二十六人的亂邪葬天表情竟似乎十分「和藹」,他甚至對著白起之比出了「請坐」的手勢。

  白起之自然沒有坐,他轉頭看著身首已然分離的白堯,顫抖卻逐漸平息。

 「跟你們纏鬥多日,我早已看清人類的自私、愚蠢,你們勾心鬥角,只要情勢占優之時,就無法真心合作。我對於這些現象感到十分有興趣,所以才跟你們玩了這麼久,事實上,從一開始,我就可以殺了你們全部的人。」
  亂邪葬天淡淡地說著,但現在相信不論是誰,都不會懷疑他所說的話。

 「但你不一樣,你為了別的世家的人,竟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以求三家之聯合,你跟我前次遇見的一個人,有那麼一點相像。」

 「究竟……是什麼樣的想法,讓你如此?」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