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之緩緩轉回頭看著亂邪葬天,就像看著一個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過了良久,才終於開口回答:
  「人類,本來就有各種不同的面貌。如果你不殺我,是想要研究透徹我們人類的想法,那很可惜,你永遠也無法如願。」

  「說下去。」

  「你可以知道雲是白的,但你能知道下一朵雲是什麼樣的形狀嗎?你可以感覺到風,但你能知道下一次風會往哪裡吹嗎?」白起之凝視著亂邪葬天,眼神中竟似乎有著一種輕視:
  「今天我們是輸了,但不是輸在你的強大,而是輸給我們人類自己的不確定性。因無人和,故無地利,更無天時!!」

  「是嗎?」亂邪葬天冷笑:
  「你們的實力在我眼裡,有如螻蟻,就算你們當真從一開始就齊心,難道又能勝得過我?」

  白起之緩緩搖頭,抬起手臂,遙指「西天闕」的兩道石塔道:
  「三家不能齊心,故無法納我之議,而失人和。我早前就已提出一策,從遠方左右兩邊山壁繞上,僅需半日,便可繞至石塔之頂。屆時我三家一居前,一居左上,一居右上,便可以長槍弓弩三方夾擊,此為地利。」

  「有趣,但即使如此,亦無法敗我。」亂邪葬天眼睛微瞇,他知道白起之所言非虛,若三家夾擊,情勢會較諸勢才棘手許多,但畢竟,還未到威脅他的程度。

  「沒錯,尚未足以敗你,但若再加上天時……
白起之望著亂邪葬天背後血紅的夕陽,沉穩地道:
  「你站在『西天闕』關口,坐西向東,故現在夕陽落於你的身後。而我們若於明日清晨之際,天光方出那一瞬間強攻……

  亂邪葬天微微一愣,明白了白起之的意思,若三家備齊弓弩,占盡地利,並于天光刺眼之一瞬間偷襲……

  亂邪葬天越想越覺此計大妙,忍不住渾身起了戰意,他簡直希望能叫白起之讓那些人複生,再和自己來一場酣暢痛快的大戰。

  白起之看著亂邪葬天的神情,知道他已經認同了自己的戰術,但是此時再說這些,畢竟都已經太遲,人死不能複生,更何況因為韓筱蝶對自己的情,造成韓雙雙的妒火而毀了這次戰術,也是無法挽回的錯誤,他深深歎了口氣,像是對著自己一般道:
  「如果將來有一日,能再跟我一次機會……讓我能跟一群願意為彼此犧牲性命的夥伴……再和你戰一次……

  「我……不會再敗!」

  「『無涯堡』上上下下將近三百人,也只一個養馬小廝和你相近。」亂邪葬天有點啼笑皆非地看著白起之:
  「你要找到一群和你志同道合之人……我看很難。」

  「雲久飄而群聚,風遠揚而合流。只要我堅持自己,總有一天可以遇到與我肝膽相照的好夥伴!」
  

  白起之的眼神堅定,這是他的信念,若是沒有這般的信念,他的雙腿早該軟倒,意識早該模糊,精神也早該崩潰。

  「好!說得好!既是如此,你就走吧!」亂邪葬天對白起之的話大表贊同,點頭道。

  「走?」白起之倒是微微一愣。

  「當然讓你走,我現在殺你有什麼意思?等你找到了夥伴,再來痛快戰一場才有趣!」
 

  白起之並不知道,即使是在魔界,亂邪葬天亦極少以這樣開朗的口吻說話,在亂邪葬天內心深處,其實已經把白起之當成了值得一交的朋友。但可惜,就算亂邪葬天再怎麼欣賞白起之,兩人亦永遠只能是仇敵,因為亂邪葬天,已殺了白起之的父親。

  但與亂邪葬天有深仇的,卻不只是白起之一人。

  「你讓他走,我卻不讓你走。」
 

  一道清幽彷佛從遠處傳來的寧靜女聲。

  無名雪。

  「如果我就是要走呢?」
  亂邪葬天看著眼前這個美麗至極的女子,聲調卻沉冷了下來,白起之一顆心怦怦直跳,生怕亂邪葬天一出手,無名雪就將香銷玉殞。

  「你殺了我的弟弟……
 

  無名雪眼中有淚,但又有著一種莫名、奇特、令人難以理解的神采。

  「如果你一定要走,我就跟你走。」
 

  那是超脫了世俗的仇恨,或許是對自己的一種放逐,但也或許是一種神秘之極的追求……
 

  「去魔界。」

  白起之聽到無名雪說出了這幾句話,整個人都像是失了魂一般,直愣愣地看著她。任他再怎麼聰明絕頂,卻從來也不能摸透這個女子究竟在想些什麼。

  就像是雪。

  冰寒之際,美勝霜。

  但春雨過後,卻融為清流……

  永遠……難以捉摸……

  「無名雪…………」白起之簡直已經不知該說什麼。

  亂邪葬天也像是終於對無名雪有了興趣,他偏一偏頭,沉沉地道:
  「妳在想些什麼?」

  「人類在想些什麼,不就是你想知道的嗎?」無名雪淡淡地道:
  「我也想知道,魔族在想些什麼。」

  「有意思……有意思……」亂邪葬天先是瞪大眼睛,跟著竟點起頭來。

  「沒有意思!!」白起之忍不住喊道:
  「無名雪!妳會不會太天真?!魔界是妳可以去的地方嗎?!」

  「我以為你不是一個守舊之人。」無名雪輕輕回道。

  「這跟守舊沒有關係!妳弟弟的死並不是妳的責任!不需要這樣懲罰自己!!」

  「懲罰?你怎麼知道我在懲罰自己?這次無名世家在我的帶領下全軍覆沒,我要怎麼回去面對?更何況……」無名雪轉頭望向「西天闕」外的那一片黑暗,目中隱隱透露出莫名的神采:
  「我一直就想要去一個……永遠無法預測的地方……

  從小的時候就是這樣……

  我盼望著……

  「好!!有趣!!我給妳一個機會,讓妳跟我到魔界,但是到了那裡妳是生是死,我不保證!」亂邪葬天哈哈大笑,白起之則是心裡一寒,他知道亂邪葬天既然這樣說,就再也沒有回環的餘地。

  無名雪聽到亂邪葬天這樣說,終於露出了微笑,一個悲傷的微笑。

  微笑也可以悲傷嗎?

  白起之不知道,他只知道無名雪在跟亂邪葬天走之前,對自己說了最後一句話:
  「如果你願意,以後或許可以來魔界看我……


  而後白起之就沒有再見到亂邪葬天和無名雪。

  但他相信,終有一天,他會遇到值得讓他追隨,讓他託付一切的人。會遇到真正能齊心,即使為了彼此犧牲,而在所不惜的同伴。

 

  終有一天,他將前往魔界。


  再戰亂邪葬天。

  再遇……無名雪。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