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卻總似無情>

 

  無情公子本名自然不是無情,而是淩望。他是「江邯」淩家第二代少主,亦是「無情門」的創立者。


  淩家算是「江邯」武林世家中的佼佼者,卻並未列名「武林廿七」之中,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淩家之主淩項元的聲名過於狼藉所致。淩項元生性愛好女色,妻妾成群,頗為某些武林耆宿所不齒。但淩項元亦有其特殊魅力,他豁達重義的態度,讓他的部下俱都對其死心踏地。故在無情公子創建「無情門」後,許多淩項元的舊部屬同樣對無情公子忠心耿耿,不離不棄。

 「無情門」的創立過程,頗有其趣味。原來淩望有一青梅竹馬的情人,名為小憐,淩望對她用情極深,從不看其他女人一眼。但淩項元卻對淩望的專情極為不滿,總認為身為大好男兒,不能只著眼於一株鮮花,故常故意設下許多桃花運給淩望。但淩望就是不受誘惑,始終如一,淩項元也只能大歎生子不肖。

  然而最終淩望和小憐的一段情,卻因為女方的背離而結束。淩項元聞之大怒,甚至比當事人淩望還要氣憤。自己兒子不爭氣,只愛一個女人也就算了,還被那女人拋棄?當淩項元又再聽見淩望因此而不寢不食,形容憔悴之後,他再也忍耐不住,直接把淩望叫到面前,將淩家的傳家印丟在他腳下。

  「你為了一個不值得的女子如此傷心,不配當淩家的人,不配當我的兒子!」

  「爹!?」淩望驚駭地道。

  「我問你,『情』這個字,該怎麼寫?」淩項元忽然話鋒一轉,冷冷地問道。

  「情?」淩望大感茫然。

  「情就是青色的心!懂嗎?心冷才能有情,像你這般熱血,永遠都只會被女人玩弄在股掌之上!」

  「我……

  「所以從現在起,我要你忘了淩望這個名字。我要你從此變成無情,像貴族公子一樣,將女人玩弄于手中!」淩項元一字一句地道:
  「你的名字,要改成『無情公子』!」

 

<無情但又藏深情>

 

  淩望改名成了無情公子,並開始了流浪的日子。

  淩項元不僅收回他的名字,更把他趕出淩家,要他自己出去看一看,到底「情」是什麼。淩望雖然不懂淩項元的用意,但卻也無法違逆父意,只能離家。

  這一離家,就是三年過去。

  而無情公子,也遇上了三個人。

  第一個人,是「偃管」西郡的蕭少。蕭少是「中原」極為著名的風流浪子,和東郡的羅鎮先合稱為「東羅西蕭」。無情公子遇上蕭少時窮困潦倒,衣不蔽體,但蕭少一見無情公子,就知道他必不是池中之物。

  「無情兄,人生在世得已享樂之年歲,僅得三五十載,又何必為了一個女人作賤自己?」


  「…………
 

  「這樣吧!我不強求你去追求別的女人,但如果你把小弟當朋友,就答應我一件事。」
 

  「何事?」
 

  「看!看我的人生怎麼過!」

  就這樣,無情公子和蕭少度過了一段靡爛的日子。蕭少一日三餐,餐餐有不同美女作陪。同時他流漣各地風月場所,追求無數青樓名妓。無情公子雖然從不沾手,只在旁邊看著,但這些令人眼花撩亂的男女情長,也讓他大感吃不消。

  但無情公子沒有轉移開目光,除了他確實把蕭少當成朋友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他要給自己一個答案,究竟,什麼是情?

  淩項元所說的話,無情公子從不曾忘記。心冷,才能有情。他從蕭少的身上得到了印證,每當蕭少追求一個女子不成,他都會故意放手,而十之八九,那女子反而會回過頭來找蕭少。

  是不是虛情假意,方能弄情;情深義重,反被情傷?

  無情公子並沒有得到解答,他帶著疑惑離開了蕭少,繼續他的流浪之旅。
 

 

<滅盡人間不平事>


  然後他遇到了第二個人。

 

  無情公子遇上的第二個人從不肯告訴無情公子他的名字,也或許,他根本沒有名字。
  

  他只教無情公子武功。
  

  絕世武功。

  無情公子並沒有問他為什麼,他第一次遇到那個人時,他就將無情公子狠狠地痛打了一頓,然後再告訴無情公子抵禦的方法。所以無情公子也不叫他師父,而只稱呼他為  

「喂」。

  「喂!」
 

  「嗯?」
 

  「你到底為什麼要教我武功?」
 

  「因為我要讓你……滅盡人間不平事。」
 

  「這什麼爛理由?」
 

  「沒錯,是爛理由。」

  兩人之間的對話,除了武學之外,沒有太多其他的意義。偶而那人會和無情公子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但無情公子常聽不懂他要表達什麼。直到一日,那人對著無情公子說了這樣的一番話。

  「你資質絕佳,武功已成,但無法大成。」
  

  「大成?」
 

  「對,你現在已足以排入『天榜』,但要名列前茅,要靠你自己的領悟。」
 

  「領悟什麼?」
 

  「領悟你最想要領悟的事物。」
 

  那人悠哉地抽著煙草,像是毫不在意一般地道。

  「我想要領悟……什麼是『情』。」
 

  「看得出來!黃口小兒,尚被男女情感所困,哈哈哈哈!」
 

  「所以這樣不行?」
 

  「行!當然行!武之一道,可尚天地,可尊親師,可反諸己心,可融於世間萬物。你想要追尋『情』之一字,就去追尋。但你要記得,我流武學博大玄妙,若是你決定朝這一個方向走下去,那你這一生的武學成就,都將會與你的『情』息息相關,得之則強,失之則廢。」
 

  「我不後悔。」
 

  「很好,我可以教你的已全教了,以後你的武學,只能靠你自己領悟。我走了,後會有期。」

  無情公子沒料到那人說走就走,他看著那人背影逐漸遠去,終於忍不住道:
  「師父!」

  那人哈哈大笑,卻沒有回頭,只是朗聲道:
  「多情無情,總在一線之間,但求有朝一日,或能忘情。」

  無情公子茫然看著那人離去,一時只覺天寬地闊,又只剩自己孤單一人。但他這次並沒有寂寞太久,因為很快地,他遇到了第三個人。

  一個女人。

 

 

<傷透天下少女心>

 

  「妳並不愛我。」無情公子吻著那女子的唇,吻著她的頸。
 

  「對……我不愛你。」
 

  「那妳為何要如此?」
 

  「不知道……或許因為……我寂寞……

  無情公子和她相遇是在秋天,恰巧是一個寂寞的季節,她被數名高手追殺,在路上向無情公子求援。
 

  「他們為什麼要殺妳?」
 

  「不知道。你……贏得了嗎?」
 

  無情公子並沒有回答,因為那女子眼中竟然並無驚慌失措之態,反而流露出一股淡淡地挑戰意味。
  

  無情公子也沒有讓她失望,他只花了數招,便擊退那數名高手,就連眼界奇高的女子,也對無情公子的武功驚豔。

 

  「你的武功……哪學來的?」女子的眼神已有了變化。
 

  「不知道。」無情公子攤攤手,學她的語氣回答。
 

  「學我?」
 

  女子噗嗤一笑,伸出纖纖玉指,在無情公子臉頰上劃了一下。無情公子看著她的唇,只覺有如群花齊放,豔媚絕倫。他一時心神激蕩,竟然就這樣吻了下去。

  女子並未激烈抗拒,她只是輕輕將無情公子推開,抿嘴笑道:
  「年輕真好。」
 

  女子心裡隱隱然有了一些愁思,已經……過了十幾年了嗎……我也變了……

  兩人就這樣在一起渡過了十余個綺麗的日子,她並沒有告訴無情公子任何有關她的過去,每當無情公子問起她的事情,她總是以淡淡一句「不知道」撇開。就連她的年紀似乎也是秘密,無情公子只知道她比自己年長,卻無法看得出來長了多少。

  兩人就在這樣匪夷難測的關係下,從彼此的身上得到溫暖,直到女子說要走的那一天。

  「他又出現了,我必須去追他。」
 

  「誰?」
 

  「你不必要知道。」
 

  「但我以為我們……
 

  「你以為什麼?」女子微笑地看著無情公子:

  「你以為我們會在一起到天荒地老?有時候感情其實並不一定真或是深,單單只是兩個寂寞的人在一起而已。」
  

  無情公子沉默,事實上不需要女子點明,他也早就看得出來,兩人之間,並沒有真正的情。情是什麼?真的……那麼難以追求……

  女子看著無情公子年輕俊朗,卻又透現深深憂鬱的臉龐,即使是灑脫如她,心裡也不禁微微有些痛惜,她歎口氣,輕聲地自語道:
  「等你悟透了情,恐怕天下的少女,都要為你傷心。」

  無情公子卻沒有注意她在說些什麼,而只是又再問道:
  「妳……去找的那人,是妳的心上人?」
 

  「不,我恨他。」女子面色轉冷,一字一字地道:
  「但我要他娶我。」

  無情公子驚訝地看著她,但沒有再問下去,他知道女子必然有她不欲為人知的理由,所以他閉上了眼睛。

  「那我們還有再見的一天嗎?」
  「不知道。」女子嫣然一笑。
 

<從此情藏,我本無情>

 

  「少主回來了!!少主回來了!」
  淩家大總管高聲吶喊,恰巧在附近的蒼龍一飛當即踏著大步走出。蒼龍一飛是淩府食客,武功深淺難測,只因淩項元對其有恩,故長期守于淩府內。無情公子亦可說是由他看著長大,彼此間情感超越了一般的主客之誼。

  「回來了?」蒼龍一飛看見無情公子,剛毅的臉龐也微微綻出一絲笑容。
 

  「回來了。」無情公子看見蒼龍一飛,也是開懷一笑。

  淩家大廳內,淩項元早已搓著手踱了不少步子,然而等到無情公子走入,他馬上又坐回了椅上,懶洋洋地道:
  「如何?找到你要的答案了沒?」

  「找到了。」流浪數年,無情公子的外貌已變了許多,身形更加高大挺拔,容顏也略顯滄桑,然而那一股日漸成熟的憂鬱氣質,卻讓他更添無窮魅力。
  「很好,所以你現在已經知道,那個什麼小憐根本不值得你如此!」

  無情公子沉默。

  蕭少與青樓女子們逢場作戲時的虛偽笑容。
 

  師父教誨他時的難解話語。
 

  那女子離去時的臨別秋波。
 

  一一在他心頭盤旋,良久,他終於看著淩項元,緩緩地開口。

  「不,我依然深愛著她。」

  即使無情……我……依然可以深情……

  「你是白癡嗎?!她已經嫁人了!難不成你要去把她搶過來?!」
 

  淩項元又是憤怒,又是失望,他真的沒有料到,經過了這麼久的歷練,自己的兒子竟然還是看不破情感之事。

  「不,我不會再去見她,我會……將她放在心裡。」

  只是……從此情藏……

  淩項元被無情公子的話語震懾,只因無情公子的眼神流露出的複雜情感,就連淩項元這般情場老手,亦無法猜透,他沉默地看了無情公子良久,終於再度開口:
  「可以了,淩家……以後就交給你吧!」

  「交給我?」
 

  「對,我根本無心武林中事,而你如今武功,已足可排入『天榜』,何不讓你將淩家發揚光大?」
 

  淩項元看似對無情公子並不在意,事實上卻有暗中派人查訪他的消息,故無情公子的武功驟強,他早已知道。

 

  「從此以後,你也可以再用回你的名字。」
 

  「不,我依然名為無情公子。」無情公子淡淡地道:
 

  「多情卻總似無情,無情但又藏深情,滅盡人間不平事,傷透天下……少女心。」

  淩項元一愕,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好!說得好!!無情!無情公子!哈哈哈哈!」

   「至於淩家……
」無情公子的目光轉為銳利,深深地道:「從此以後將名為……『無情門』!」

  「無情門」在三年之內,名動「中原」,雖無排入「武林廿七」之一,卻是一道各方皆不敢輕忽的新興激流。而無情公子,亦在第十三屆「天榜」堂堂排入第五的位置,成為「天榜」前五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人。

 

  但他的武功聲譽,卻尚未比得上他的風流韻事,不過三年,他便已經超越「東羅西蕭」,成為「中原」最負盛名的一代淫……不,該說是……一代風流。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