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中原,「關皇朝」東南,「飄揚嶺」。

 

  荒蕪少有人經過的山道,雜草零亂地生長著,但還是有著一塊塊似乎被人踐踏過的痕跡,連成了細長的一條線,往山裡行去。

 

  一個看起來不滿二十歲,一頭散亂頭髮的青年哼著小調,低著頭,很仔細地依著痕跡,用小踏步跳著。他的神情看起來輕鬆愉快,小調卻是哼得五音不全。

 

  「看起來應該就是這裡。」青年喃喃自語,同時邊跳邊抬頭欣賞起山林的美景,然而跳了幾步後,足底卻突然踏到一個軟軟的事物,跟著一陣大力自足底湧來,整個人竟不由自主地向後翻倒在地。

 

  青年暗叫一聲哇哇不得了,這年頭怪事到處都有,凝目一看,眼前卻是一個亂髮大漢仰天呈大字型躺著。他的鼾聲如雷,渾身的肌肉沒辦法完全被破爛的衣服遮住,像野獸一般隆起。身邊還放著一把褚紅色的巨刀。而剛才自己腳踏上的,正是這大漢的腹部。

 

  青年摸摸鼻子,站起身來,跟著躡手躡腳地走到了大漢身旁,抬起右腳,狠狠地再踩了下去。        

                     

  只聽一聲奇特的悶響,青年這次整個人被彈飛,往後翻了十余步的距離後,異常淒慘地摔在了地上。大漢則是發出了一聲無意義的聲響,卻仍然沒有醒來,只是好像很舒服似地摸了摸肚子。

 

  「還有這種事?」青年自言自語地摸了摸鼻子,掙扎著爬起,跟著四處張望了起來。最後他選定了一塊需要兩隻手環抱才能勉強抬起來的巨石,很費力地抱起並走到大漢身旁,正要放開雙手......

 

  「小夥子,在做什麼?!」大漢突然睜開眼睛,猛地暴喝一聲。

 

  青年嚇了一跳,抱著石頭尷尬地笑道:

  「沒什麼,練臂力,練臂力。」

 

  大漢喔了一聲,淡淡地道:

  「那你自己慢慢練,別打擾我睡覺。」

 

  青年不由自主想搔搔頭,但又發現雙手抱著大石,索性便在大漢身旁坐了下來,大石也放了在身旁,好奇地問道:

  「大叔怎麼那麼閑?在這裡睡覺?」

 

  大漢哼了一聲,顯然不想理他。

 

  青年卻不氣餒:

  「大叔你武功很高吧?踩你都不會痛。」

 

  大漢連回答都懶,乾脆轉了半身變成側躺,背對著青年。

 

  「既然你的武功很高,那你知不知道『紅』呢?」

 

  大漢豁然坐起,雖是坐著,卻已接近一般常人的身高,他渾身驀地散發出驚人的氣勢,這股氣勢直吞天地,四周林中的鳥竟被驚起,一時噪音大盛,似乎整座山林皆兵。

 

  「你是『紅』的人?」大漢沉聲問道。 

 

青年卻竟然沒有被大漢的聲勢嚇倒,反而突然收斂了隨便的態度,緊盯著大漢不發一言。

 

  「不對,看你腳步虛浮,半點內力也無,不可能是『紅』的人。」大漢盯著青年看了一會兒,確認他的武功差之極矣,身上的氣勢忽又消失地無影無蹤,只見他打個哈欠,便又要再躺下去。

   

  但青年的一句話,卻又讓他直接跳了起來。

 

  「我要找『紅』報仇。」

 

  大漢如擎天之神般站著,看著眼前這個坐在地上,一派寫意的青年,幾乎不敢相信剛才的話是從他口裡道出。

 

  「你是說真的?」

 

  青年聳聳肩,看著眼前這個無比高大的男人,陽光從背後照在他的身上,讓他的輪廓變成了暗黑色,臉也模糊了起來。青年不由自主地抬手擋在眼睛上方,微微笑道:

  「你擋住陽光了。」

 

  大漢一愣,跟著似乎想到了什麼,緩緩地道:

  「江湖傳言,一年前『非凡世家』遭一個神秘高手或是幫派『紅』奇襲,一夕之內,『非凡世家』竟成廢墟。」

 

  青年淡然一笑,仍是輕鬆地坐在地上。

 

  「但是『非凡世家』卻有一人存活了下來,就是非凡烈最小的兒子。」大漢邊說邊向前走了一步,低頭仔細端詳眼前的青年。

 

  青年歎了一聲,有點莫可奈何地道:

  「既然你不肯移開點,看來我只好自己動了。」說完便緩緩站起身來,向旁移動了兩步。

 

  大漢攤攤手:

  「那個小兒子的名字,好像叫什麼魚的…」

 

  青年差點跌倒,不由得回道:

  「是宇不是魚!非凡宇。」

 

  大漢哈哈大笑,笑容卻又跟著凝結,換上的是認真的臉孔:

  「很好,非凡宇,所以你今天特地來此找我,用意為何?」

 

  非凡宇微微一笑,知道眼前之人看似粗豪,實則精細,故也不再多說廢言,而是淡然看著大漢手中的褚紅色巨刀道:

  「風破天,配刀名為『橫世血』,當今『天榜』排名十二,二十五歲敗『劍狐』卓然于孤平溪旁,三十歲號召二十餘人自組義賊團于飄揚嶺,一年之內,擴充為二百餘人,擠身為『中原』七大勢力之一。『關皇朝』三次率兵圍剿,皆無功而返,故揚名『中原』。」

 

  大漢怪有趣地看著他,過了一會兒後才道:

  「消息倒是靈通的很哪!」

 

  「不敢,适才多有冒犯風嶺主之處,還請見諒。」

 

  「嘿!」大漢確實便是名動天下的風破天,他並沒有否認,只是看著眼前的非凡宇。只見非凡宇一身風塵,似乎已在外漂流了許多時候,臉上雖然帶著笑容,卻又彷佛有一種說不出的滄涼。

 

  「一年之內,我走遍了『五大世家』其中三家,但......卻也看清了他們的嘴臉。」

 

  非凡宇自嘲地一笑:

  「既然『紅』能在一夕之間滅了『非凡世家』,恐怕也不是他們惹得起的。雖說表面上熱情地款待我,背地裡卻恨不得我早些離開,免得為他們引來殺身之禍。」

 

  「所以,你找上了我。」風破天淡淡地道。

 

  「是。」非凡宇大方地承認。

 

  「要我替你報仇?」

 

  「不,我要自己報仇。」

 

  「那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紅』在滅了『非凡世家』之後,就此銷聲匿跡......」非凡宇的臉上在一瞬間閃過一絲痛苦的神情,卻又立刻將其隱藏:

  「我希望風嶺主能動用『飄揚嶺』的力量,協助我找到『紅』。」

 

  風破天沉吟一會兒,跟著緩緩地道:

  「眾人在『非凡世家』的廢墟中找到你的時候,聽說你已經坐在那裡,看著烈陽一日一夜,卻連一滴淚都沒流。」

 

  「是。」

 

  「家人一夕全亡,你為何不哭?」

 

  「哭,有何益?」非凡宇微微一笑。

 

  風破天微微頷首,跟著又道:「你說的是沒錯,但你如今孤身一人,又無半分武功,卻要找『紅』報仇,難道你不知這跟送死無異?」

 

  非凡宇仍是臉帶微笑,但卻更像是一種不在乎的漠然:

  「死,有何懼?」

 

風破天微微一愣,眼中透露出瞭解以及同情,但口上卻冷冷地道:

  「可笑!就算不懼死亡,你也仍然沒有半點力量。」

 

他眼中精芒暴閃,一字一句地道:

  「如果你以為不怕死就是一種力量,那你亦只不過是愚勇之徒!」

 

  非凡宇默然半響,跟著忽地聳了聳肩道:

  「風嶺主教訓的極是,我一定會再好好考慮,如果快要死了,是不是要先逃命。」

 

風破天張大嘴巴,只覺這輩子當真還沒遇過像非凡宇這樣的人,他瞪大了雙眼看著他,跟著忽然沒頭沒腦地道:

  「我肚子餓了,你餓不餓?」

 

  非凡宇一愣,想要搖頭,肚子卻不爭氣地叫了起來,他忍不住哈哈一笑:

  「看起來是餓極了。」

 

  「那好!我帶你到『飄揚嶺』的總堂吃頓好的。」風破天聳聳肩,渾若無事地道:

  「吃飽了,才有力氣找『紅』。」

 

§

 

  非凡宇在「飄揚嶺」一待就待了半個月,在這期間風破天不但確實盡心盡力替他調查有關「紅」的訊息,更多次想要指導他習練一些武功,然而光是非凡宇練武時的那份懶勁,恐怕就可以把「天榜」高手全部氣死。風破天有時也不免感到奇怪,非凡宇在第一次遇見自己時,所表現出的那種不畏生死、不懼強敵,執意復仇的決心,為什麼不能讓他發奮練功,以求上進?

 

  直到那個晚上。

 

  風破天看見非凡宇坐在屋頂上,手中拿著一把破舊的笛子,對著明月,卻吹不出聲音。

 

  他看到非凡宇抬頭對著月光,緩緩地,深深地,閉上眼睛。

 

  風破天終於知道,非凡宇的灑脫和決絕,並不來自於他復仇的決心。而是因為他自知無力復仇,卻又無法放下,只好將悲傷,深深地埋進心裡。

 

  用笑容隱藏。

 

  但也喪失了求生的意志。

 

  風破天陷入了迷惘中,他對非凡宇一見如故,原本打算幫非凡宇尋到「紅」的下落之後,先行擊潰「紅」,再製造復仇的機會給非凡宇。然而若是非凡宇本身的悲傷已經深埋若斯,那就算是他真能報了仇,也必定無法撫平內心的傷痛。風破天思量多日,最後終於有了決定。

 

§

 

  「風老大,你找我?」在「飄揚嶺」好吃好喝地混了半個月,非凡宇的氣色顯然好了許多,跟風破天也開始沒大沒小了起來。

 

  「你又贏了老李多少?」風破天有些無可奈何地道。

 

  「哈哈!不多,二十兩而已。」

 

  「不多?你來這裡半個月,成天賭錢嬉戲,贏了不知多少銀子,再讓你這樣胡鬧下去,我們『飄揚嶺』就真的得下山打劫,做了真強盜!」

 

  非凡宇眼見風破天動怒,臉上的無賴表情終於消失,只見他微微歎了一口氣,輕聲道:

  「果然......人情冷暖,到哪裡都是一樣。」

 

  風破天想不到非凡宇還能說出這種話,忍不住為之氣結,忽然他想起了一事,張大了嘴道:

  「照你這樣說......之前『五大世家』那些人,難道也是因為......

 

  「別再提了,『慕容世家』家財萬貫,想不到我贏了他們那群紈絝子弟幾百兩,就對我惡言相向,唉......」非凡宇一臉無辜地道。

 

  風破天瞪大了眼睛連連搖頭,忍不住開始懷疑起自己「識人」的眼光,過了好一會兒才歎口氣道:

  「算了,今天找你來,是有要事跟你說。」

 

  「『紅』?」非凡宇表情一變,迅速地道。

 

  「不,『紅』的消息半點也無,但卻發生了另一件事。」風破天靜靜地道:

  「『幽城』附近傳來消息,疑似有魔族的蹤跡出現。」

 

  「魔族?!難道又是亂邪葬天?」非凡宇吃了一驚,「西域」魔族百年來和「中原」人類互不侵犯,唯一有在「中原」出現過者,僅魔界四將中「鬥神」亂邪葬天一人,而他每次出現,俱皆血流成河、生靈塗炭,十年前亂邪葬天孤身一魔便滅了「無名」、「韓」、「白」三大世家,因此「非凡世家」才能遞補進五大世家之內。若果這次來者真的又是亂邪葬天,絕對是「中原」大劫。

 

  「恐怕是他,只不知這次他現身『幽城』,所為何事。」風破天皺起眉頭道:

  「我打算聯合『七大勢力中』離『幽城』較近的『不落天』、『絳雲穀』、『血殺』、『戰門』等四大勢力,圍剿亂邪葬天,為『中原』除此一害。」

 

  「風老大當真了不起!可惜我武功低微,不然一定隨風老大前去殺個痛快!」非凡宇聽到此處,已經猜到風破天要找他做什麼,說完此話,便開始悄悄地朝門口移動,準備溜之大吉。

 

  風破天和非凡宇相處半月,早已知道他會是這種反應,故也不加攔阻,只是喃喃自語道:

  「就不知這亂邪葬天......和『紅』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非凡宇一震,停下了腳步。風破天微微一笑道:

  「聰明如你,一定知道我的意思,雖然大多數人都不相信,但傳聞『非凡世家』有可能是被天雷所滅,若當真如此,難道你不覺得奇怪?當今『中原』,有誰人能召喚天雷?」

 

  風破天的話有如醍醐灌頂,兩個一直沒有解開的問題在非凡宇腦中同時閃過,非凡宇緊握雙拳,喃喃地道:

  「不只是天雷......還有三哥的燒傷......原來那不是武功,而是魔法!『紅』......難道會跟魔族有關?!」

 

  「確有可能。」風破天面色凝重,點了點頭。

 

  「但是典籍記載,魔族百年來從未曾進犯『中原』,唯一出現過的『鬥神』亂邪葬天,並非擅長魔法,而是以武術聞名,所以我才會沒有想到......更何況,魔族與我父親有何仇怨,為何單單滅我『非凡世家』?」非凡宇緊皺雙眉,腦中一片混亂。

 

  「不論如何,若真是魔族,那可能將是『中原』百年未見之浩劫,所以亂邪葬天既然出現,就一定得查個明白。」

 

  「我去。」非凡宇斬釘截鐵地道。

 

  「很好!就等你這句話。」風破天灑然道:

  「我與另外四大勢力相約『幽城』『月滿西樓』,你先行前往會合,我再去找個幫手,隨後就到。」

 

  非凡宇點頭,轉身便要走,風破天卻又突然再叫住了他:

  「非凡宇!」

 

  「嗯?」

 

  「你真的要報仇?」

 

  非凡宇聳了聳肩道:

  「家都被滅了,為什麼不報仇?」

 

  更何況『逃,報仇!』這句話,總是縈回著,久久不去......

 

  非凡宇心頭閃過了這個思緒,他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眼神低垂,轉身離去。

 

  風破天凝注非凡宇的背影,同樣沒有再說什麼。直到非凡宇的身影消失在轉角,他才一字一句緩緩地道:

  「或是......報仇只是你的藉口?」

 

  這個問題,當然得不到任何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