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宇連忙下馬,也不顧自己根本身無武功,便想要上前勸架,白髮中年人不知何時卻已到了他身側,輕輕按住他的肩膀道:

  「別急,你的小情人佔盡上風。」

 

  「真的?」非凡宇驚訝地問道,跟著才想到要反駁:

  「但她不是我的情人。」

 

  「喔?」白髮中年人淡淡一笑:

  「怎麼看你很擔心她的樣子?」

 

  非凡宇愣了一下,家人的笑顏在一剎那間彷佛很近,但一轉念後,又是那麼地遙遠。他低下了頭,輕輕地道:

  「或許......是因為我現在比較容易擔心人。」

 

  白髮中年人目中隱隱閃過一絲神芒,即使非凡宇的悲傷隱藏得很深,卻也瞞不過他。他欲言又止,眼神中透現的溫柔,和非凡宇卻並無二致。

 

  「有人可以擔心......是好事......白髮中年人的聲音低微,卻仍傳進了非凡宇的耳裡。

 

  另一邊夜舞和那三名大漢的戰情越顯激烈,但就連非凡宇也已經看出,夜舞的武功比諸三人高出太多,只見她身形婀娜,輕舞飛揚,飄渺有若煙塵,柔軟有若柳葉,三人豁盡全力,卻連她的一片衣角也觸之不及。只是夜舞似乎極少與人動手,故也想藉此機會磨練,而放過了許多可以取勝的機會。

 

  「真是了不起,這女孩以舞為武,幽柔靈動,似乎不是『中原』武學。」白髮中年人連連點頭,對於夜舞的身法似乎極是讚賞。

 

  「以舞為武......有沒有可能是『夢朝』皇族武學身法,『七世飄渺』?」非凡宇想了想後問道。

 

  白髮中年人微吃一驚,轉頭望向他道:

  「確實在步法上有所雷同,但心法運使不一樣。只是你能有這般見解,也是相當不凡哪!怎麼你的武功好像不怎麼樣?」

 

  「哈哈!豈止不怎麼樣,在下非凡宇,完完全全,不會半點武功。」非凡宇灑然笑道。

 

白髮中年人見他如此坦然,更是為之心喜,低頭沉吟一會兒後道:

  「我看你的小情人脾氣似乎不太好,若你武功不成,恐怕會被她欺負。」

 

非凡宇吐吐舌頭,只覺鼻子仍然隱隱作痛,這白髮中年人所說的還真是神准無比。白髮中年人則又繼續道:

「不如這樣,我傳你一套觀其舞而成的步法,你練成後,她應該就打不到你了。」

 

  「真的?」非凡宇一喜,跟著又有點擔心地道:

  「會不會很難練?」

 

  「難練你就不練?」

 

  「一堆人都曾經想教過我武功,但總是難練得很,所以太難是不成的。」

  

  非凡宇說出這樣的話,卻一點也不會臉紅,白髮中年人也忍不住為之失笑,搖頭道:

  「放心吧!好練得很,你看看她。」

 

  非凡宇向夜舞望去,只見她的步法錯落有致,穿插於三人之中,意態悠然,腳下不時帶動起數片落葉,上下飄飛,煞是好看。而夜舞的身形在落葉之中,竟像是有三四個她,同時舞了起來。

 

  舞得美絕,又如月一般清。

 

  「快,她很快。你就算苦練十年,也未必能如她一般,但這步法所重的並不只是速度,而尚包括了韻律、方位、節奏。還有絕對的......」白髮中年人緩緩地向左跨出一步,又再向右前方跨出一步,而從原本非凡宇身側的位置移到了左前方。

 

  「出其不意!」白髮中年人又再跨出一步,卻忽然失去了蹤影。

 

  非凡宇吃了一驚,向左方急尋白髮中年人的身影,卻感覺右肩被輕拍了一下,他猛地回頭,白髮中年人竟已站在自己右後方,微微地笑著:

  「看清楚了嗎?」

 

  「沒有......很清楚。」非凡宇尷尬一笑。

 

  「沒有關係,看不清楚是必然,但你必須要瞭解這步法的道理,這女孩的舞繁複細密,我把它精簡成三步。第三步靠的是爆發力和速度,但用以迷惑敵人的,卻是更為重要的前兩步。」

 

  白髮中年人一邊解釋,一邊又再跨出了兩步,但這次卻是一步急、一步緩、一步前、一步後。跟著他第三步跨出,驀地又回到了非凡宇身側,負手淡然道:

  「勝敵不若欺敵,欺敵不若誘敵,領悟了最基本的道理之後,不需要局限在我所傳授的步法之上,將你自己的思想情感融入,走出屬於你自己的路數。」

 

  非凡宇細細咀嚼白髮中年人的話,只覺得其中的意涵無盡無窮,更是比諸于以往非凡烈所傳之武學來得更為有趣許多,他極感欽服地問道:

  「前輩臨陣創造如此玄妙步法,真是聞所未聞。」

 

  白髮中年人微微一笑:

  「這步法和你也是有緣,不如就由你來替它取個名字。」

 

  非凡宇頷首道:

  「這步法絕世無雙,但若說是天下第一,未免太過驕狂,給它第二之稱,又免不去挑戰第一的傲氣,不如就名為『天下第三步』吧!」

 

  「哈哈哈!好!第一太驕,第二太傲,唯有第三,方為極品之作。」白髮中年人轉頭凝視著非凡宇,微微一笑:

  「原來你已經知道了。」

 

  非凡宇回以笑容,輕鬆地道:

  「天下第三,縱橫瀟灑於江湖之上,不求功名,不懼權勢,但求俯仰之間,無愧天地。」

 

  白髮中年人聽此一席話,只覺眼前這一年輕人雖為初識,卻彷佛相交莫逆已久,他微微點頭,喃喃地道:

  「但求俯仰之間,無愧天地。」

 

 兩人相顧而豪氣鬥生,即使是一直將悲傷深藏的非凡宇,也在這一剎那遺忘了許許多多的事情。

 

  這時另一邊的戰局,終於有了決定性的發展。夜舞與三人纏鬥良久,見三人早已黔驢技窮,也失去了繼續比鬥的興趣。只見她忽地做了幾個旋身,將三人帶得失去重心後,再一一掃倒。夜舞得意地看著灰頭土臉的三人道:

  「如何?誰是爺爺?」

 

  三人已知武功遠遠不及,也不敢再發作,面色難看地牽馬離去。夜舞愉快地拍了拍手,走到非凡宇身旁道:

  「想不到你還算識相,竟然沒有逃走,怎樣?我是不是很厲害?」

 

  非凡宇苦笑著點了點頭,夜舞四下看了看,問道:

  「剛才和你在這邊比手劃腳的怪叔叔呢?」

 

  非凡宇微吃一驚,轉頭一看,卻已不見了那白髮中年人的身影,他知道這人輕功已可稱得上並世無雙,故也沒有太過驚訝,只是他與對方一見如故,不免起了不舍之意,忽然他瞥見了身旁地上竟似被人用足尖畫上了數個小字,他定神一看,喃喃念道:

  「人在夢中難覺,夢醒......方知回味......

 

  非凡宇知道這是白髮中年人臨走前送給他的話,他細細思考其中的涵義,只覺似乎極是悲傷,卻又彷佛在悲傷之下,學習坦然而對,一時百感交集,不禁也是癡了。夜舞在一旁見他不答,不耐地道:

  「你認識他嗎?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

 

  「鬼鬼祟祟?他可是天榜第三,『夢醒時分』方不白方大俠啊!」非凡宇見夜舞出言不遜,連忙開口辯解道。

 

  夜舞卻愣了一下,跟著豁地大聲叫了出來:

  「天榜第三?!為什麼不早說?!」

 

  「說了又如何?妳要拜他為師?」

 

  「我要挑戰!」夜舞的目中在一瞬間閃過了一絲迷茫,但跟著又用更為強硬的語調說道:

  「挑戰天下高手。」

 

 非凡宇哈了一聲,跟著趕緊將笑聲吞回去,夜舞瞥了他一眼,冷冷地道:

  「很好笑?」

 

  「不是不是。」非凡宇連忙搖手,跟著又忍不住問道:

  「那妳要去追方大俠?」

 

  「方不白輕功天下無雙,現在到哪找他去?你以為我是笨蛋?」夜舞白了他一眼:

  「倒是你,好像還有點來頭,連方不白都認識?」

 

  非凡宇聽夜舞這樣說,也發現眼前這女孩其實並不是完全地魯莽無腦,他看著夜舞靈動深邃的大眼,心中一動,忍不住便道:

  「知道我了不起了?不止方大俠,天榜十二的風嶺主正是我老大,現在我就是奉他之命,前去辦一件大事。」

 

  夜舞雙目一亮,立即道:

  「那好,我就跟你去!先挑戰一下那個什麼天榜十二!」

 

  非凡宇倒沒料到夜舞竟會如此,想到夜舞要與自己同行,心中不知為何竟泛起一絲喜悅之意,但又擔心會壞了大事,臉上不由得露出為難的表情。

 

  夜舞面色一沉,看出非凡宇有所遲疑,當即瞪大了雙眼道:

  「怎麼?不願意?」

 

  非凡宇心裡一寒,想到自己的鼻子,下意識地就要搖頭,但轉念一想,方不白已經傳授「天下第三步」給自己,又何需再怕夜舞?當下哈哈一笑道:

  「也不是不願意,只是妳一下要搶我的馬,一下又要跟我走,我還得再好好考慮考慮。」

 

  才剛說完,又是一拳迎面而來,非凡宇完全沒有閃避的機會,鼻子結結實實地又再挨了一拳。他大聲慘叫,一手摀住鼻子,另一手連連搖晃道:

  「等一下!不行這樣!」

 

  「不行哪樣?」夜舞冷冷地看著他道。

 

  「不行突然出手啦!先等我走兩步妳才能打。」非凡宇已經不顧面子,死皮賴臉地道。

 

  「好!你先走一百步我也打得到你!」夜舞不屑地說。

 

  非凡宇深吸一口氣,默想方不白所傳要訣,輕輕向左前方踏出一小步,又再向左後方踏出一大步。跟著他只見綠影一閃,夜舞的腿有如寂夜電閃一般飆揚而來。同時非凡宇也全神貫注,用盡全力踏出了第三步。

 

  一聲淒厲的慘叫劃破了清晨寧靜的空氣,走出了「天下第三步」的非凡宇,緊摀著被狠狠踢中的要害,滾倒在了地上。他欲哭無淚,悲痛地大吼了出來:

  「你......騙我!」

 

  遠處一道清閒灑脫的白色身影似乎聽到了非凡宇的呼喚,他驀地停了下來,跟著搖頭苦笑,喃喃自語道:

  「忘了告訴他,以他的輕功基礎,不先練個千百次,是不可能練成『天下第三步』的......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