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威先是同樣沉醉於夜舞的舞,但跟著只見夜舞身形錯閃,轉瞬已至自己身側,心裡也不禁對其鬼神難測的輕功起了警惕之心。不過即使是七大勢力首領中最弱一人,既然身為天榜七十,就絕對不容小覷。

 

  莫威頭也不回,左腕揚起,右手自左臂下穿出,雙爪呈十字形交錯,恰恰封住了夜舞的進路。

 

  夜舞反應極快,身形忽然向右一倒,跟著曲腰踏步,雙足側轉飛起,直取莫威雙眼,她的動作極為快速,又極是美觀,實如在跳著一場賞心悅目之舞。

 

  整座酒樓中除莫威的手下外,俱都又忍不住再大聲喝采起來。絳雲谷主原想出手相助,但看夜舞的身法炫華,不禁也是點頭稱奇,沒有再行插手。

 

  非凡宇一直緊盯著兩人,這時見到兩人激鬥起來,夜舞的舞在天榜高手之前,竟是毫沒有落了下風,再看夜舞容姿嬌美,舞姿動人,秀發散舞于空中,有如玄墨天瀑,忍不住豪情上湧,驀地揚聲道:

  「亞當!擊鼓!奏古絲曲:『無雙』!」

 

  亞當一直安靜地坐在他旁邊,聽非凡宇忽然叫道他,忍不住嚇了一跳,跟著遲疑地道:

  「擊……什麼?」

 

  「哎呀!你不是鼓神?怎麼不會打鼓?!」

  非凡宇大聲抱怨,亞當只好帶著歉意苦笑。

 

  非凡宇聳了聳肩,忽地丟了雙筷子給他道:

  「沒關係,用筷子隨便敲敲,莫門主和夜姑娘比武,我們唱曲助興!」

 

  滿場武林人士對非凡宇的行徑都大感有趣,只有莫威的部下大聲喝罵,非凡宇卻也不理會他們,逕自高歌起來:

  「古有佳人無雙,一笑傾城,再舞動江山!」

 

  夜舞身影繽紛,在莫威四周徑行錯落飛躍,她聽見非凡宇唱了這句,忍不住噗嗤一笑道:

  「想不到你還挺會唱曲!這句……是在讚我?」

 

  莫威空有一身武技,竟被夜舞超乎尋常的奇詭身法弄得暈頭轉向,眼見夜舞竟還能行有餘力地和非凡宇對話,又聽非凡宇在一旁唱曲,不禁心煩意亂,驀地大吼一聲,右手利爪倏地脫手飛出,竟是向著非凡宇而去。

 

  莫威這下脫手刃去勢極快,出手又是十分突兀,夜舞吃了一驚,竟是來不及阻截,非凡宇不會武功,眼看利爪轉瞬即至,心臟急速跳動,卻又毫無辦法。忽然一隻手持著空碗,迅捷地伸至非凡宇面前,輕輕一翻,便將利爪帶往一旁,插在了非凡宇桌上。

  

  非凡宇呼一口氣,抬頭一看,發現竟是「血殺」之首出手救了自己,他對著「血殺」之首微微一笑道:

  「多謝!」「血殺」之首卻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沒有開口。

 

  非凡宇死裡逃生,卻沒有減了興致,竟又再度高歌:

  「只惜她,嬌若柳絮,憐似梨花。」

 

  夜舞哼了一聲道:

  「這句可不是在說我了吧?」

 

  莫威僅剩一爪,卻反而沉住了氣,他內力遠較夜舞渾厚,若僅是固守,倒是穩住了戰局。非凡宇哈哈一笑,手持竹筷擊碗為鼓,湃然高歌:

  「但令古今英雄歎,縱有天下,難求一睞!」

  

  夜舞聽得此句,若有所思,輕輕撇了非凡宇一眼,非凡宇見到她眼波流轉,有如清水幽漣,心中亦不自禁一動。

 

  「好!人界,倒有好曲!」忽然一聲巨響,酒樓的天花板整個爆裂開來,大量的土石碎屑散落,酒樓裡的人紛紛驚呼閃避。

 

  一道聲音,有如洪荒時代吞噬日月之巨獸般,從上方直透而下,竟有若實質,震得整間酒樓微微搖晃。

  

  「人界的廢物們,我聽到一個很有趣的消息。」

 

  一道身影自天而降,重重落在中央主桌上。堅硬的桃木實心桌,驟然裂成數塊,散落於地。在主桌附近的數人,或立刻拔出兵刃護住身前,或施展輕功迅即後退。

 

  又或如非凡宇,既然沒有能力閃避,乾脆仍然坐在原來的位置上。

 

  只見那人緩緩由半蹲的姿態站起,一頭深藍色亂髮無風自揚,兩道粗豪入鬢的濃眉下,有著如虎般的雙眼,滿是睥睨天下之威。背後兩片闇藍色的羽翼,隨著他起身的動作而緩緩向內合起,最後覆於背後。

 

  他一身破衣,肌肉糾結,最奇特的是全身纏滿了手臂粗的鐵鍊,其中兩條在胸前繞出了一個大大的斜十字形。他環顧四周一眼,用極有磁性而低沉,卻蘊含莫名力量的聲音道:

  「聽說,五大勢力集結幽城,是準備商量如何阻截圍殺魔界大將,『鬥神』亂邪葬天。是不是?」

 

  瘋狗莫威走前一步,卻被龐大的壓力迫住了胸口,雖然他跟在場眾人相同,大概已經猜出來者是誰,卻也不想示弱,還是奮力咆哮道:

  「是又如何?關你什麼事?!」

 

  那人的唇邊浮現了一絲笑容,在如此狂野粗豪的臉上,更令人感到驚心動魄。

 

  「當然關我的事。」

 

  「我就是亂邪葬天!」

 

§

 

  月滿西樓建樓十年來,從未曾如此安靜過。就連夜深人靜時,掌櫃一個人打算盤的聲音,也比此時來得大些。

 

  只因為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個名字。

 

  這個絕對無法輕忽的名字:「鬥神」,亂邪葬天。

 

  直屬於魔界之主夜敕飛雲滅,在西方魔界地位僅次於魔主的魔界四將之一,也是四將中唯一在中原露過面的煞神。

 

  十年前,驚動中原的無涯之役。亂邪葬天孤身一魔七入七出,盡斬全堡兩百七十六人。傳說只因為無涯少堡主圈養狎玩了一名妖獸少女。

 

  同年,「無名」、「韓」、「白」三大武林世家得知亂邪葬天之蹤跡,聯手自幽城追擊而出,直至「西天闕」,亂邪葬天孤身一魔將鐵鍊懸掛于「西天闕」關門,於門外獨守,力戰一晝一夜,盡殲三家二十餘位頂尖高手,竟無一人能跨越鐵鍊一步。

 

  自此五大世家敗亡其三,由非凡、慕容、蘇補上。天榜前五十之頂級高手一次傷亡三人,可謂中原之一大劫。

 

  而後傳說,亂邪葬天帶著一名世家女子無名雪回到魔界,就此消聲匿跡。

  

  直到一年前……

 

  「一年前。」寂靜的樓中,最先開口的竟然是一個年輕人。一個仍然坐在椅子上的年輕人,中央主桌旁的椅子。

  「是不是你,滅了非凡世家?」

 

  非凡宇!

 

  亂邪葬天斜睨了他一眼,似乎感到很有意思。

 

  非凡宇的語調十分平靜,就跟剛才和瘋狗莫威說話的態度差不多,沒有太大的不同。然而眾人為他捏的冷汗,卻遠遠地超過了之前。

 

  「哈哈哈哈哈!!有趣!!真是有趣!!」亂邪葬天驀地大笑,破裂的樓頂又震落了不少碎石破瓦下來。

 

  「如果我說是呢?!」

 

  氣氛降至了冰點,殺意一觸即發。

 

  「那你就是在騙我。」非凡宇淡然回應,毫不猶疑地回答:

  「『鬥神』亂邪葬天,精擅魔族武鬥術,武器為玄鐵鋼煉,但卻是魔族四將中唯一不會使用魔法者,所以滅非凡世家的,不會是你。」

 

  「喔?」亂邪葬天倒沒有料到非凡宇竟會如此回答,對他更感興趣,上下打量非凡宇起來,但又很快地發覺他竟是身無武功,不禁嘖嘖稱奇:

  「既然這樣,你又為何要問我?」

 

  「因為那只是第一個問題,可以讓我知道,你會不會說謊。」

 

  「有趣。」亂邪葬天冷然道:

  「所以你現在知道我不說謊,那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滅了非凡世家的,是否為另外三名魔族將軍?」非凡宇面不改色地道。

 

  「你真的……很有膽量。」亂邪葬天定定地看著非凡宇,緩緩地道:

  「非凡世家的滅亡,和我們魔族四將並無關係。」

 

  「呼……」非凡宇聽見亂邪葬天的回答,卻竟然吐出一口氣,聳肩笑道:

  「既然這樣,你就不是我的仇人了。」

 

  「我不是你的仇人沒錯,但可惜……」亂邪葬天冷冷地看著他,目光中卻有著一絲深意:

  「你問錯了問題。」

 

  「喔?」

 

  「所以,你現在可以死了。」亂邪葬天平靜地說完這句話之後,突然出手!

 

  樓中蓄勢待發的人,絕對超過五十個。

 

  但對亂邪葬天的出手能夠有反應的,只剩下不到十五個。

 

  而在其中有資格替非凡宇擋下亂邪葬天一擊的,卻只有五人。瘋狗莫威、絳雲穀主、老不死、血殺之首,還有夜舞。

 

  五個人都看出亂邪葬天的攻擊勢在必得,所以五個人也都是全力出手,即使和非凡宇有嫌隙的莫威,也知道這是必須團結的時候,所以在亂邪葬天的鐵鍊漫天飛舞之際,五人各出絕學,欲要護住非凡宇。

 

  眼見鐵鍊去勢盡數被封,亂邪葬天卻驀地狂吼一聲,攻往非凡宇的鐵鍊倏然回鎖,更隱隱透現出暗鐵色的光芒,在他身周旋繞舞動,一道道強大的氣勁交纏而成了氣旋,產生了強大的帶動力。

 

  《葬天式》:封城!!

 

  四周武功較弱之人承受不住強烈的氣勁奔流,俱都退後了好幾大步,然而離非凡宇和亂邪葬天最近的五人,卻被一股拉力扯住,竟是不由自主地向亂邪葬天撲跌過去。

 

  五人心中暗叫不妙,知道中了亂邪葬天的計,從一開始亂邪葬天的目標就是他們,非凡宇只是誘餌。而五人心思雖同,反應卻是不一,老不死原就有留力,當即用盡全力後躍,勉強脫離了戰圈。莫威和血殺之首齊齊用力踏地,硬將亂邪葬天的拉勢止住,但莫威停下腳步之後,卻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顯見兩人功力之差異。絳雲谷主內力遠較前三者為弱,但憑藉其輕功,滴溜溜地正向、反向各轉兩圈,卸掉了拉力。

 

  唯有夜舞,竟是不退不避,反而借著亂邪葬天的拉力,猛然飆揚而起,有如浴火展翼之鳳凰,向著亂邪葬天疾掠而去。

 

  《殛天,鳳凰之舞》!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