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孤康怒哼一聲,急竄而上,右手在屋樑一搭,也翻身而出,然而跟著只聽一陣激烈拳腳交擊聲後,孤康竟又重重摔了下來,在落地前勉強一個旋身,才能穩住身軀。

 

  「不用追了!」  

 

  風破天也想跟上,孤康卻沉沉一喝道:

  「這場是我們輸了,完全落入他的計謀。」

 

  孤康咳了幾聲,唇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他從挾持那個小子開始,就布下了一個局,故意讓我們護衛弱角,再強襲武功最高者。」

 

  風破天眉頭緊皺,接了下去:

  「然後佯裝逃走,卻又在屋頂埋伏,讓你心急之下中了計。如此強橫狡詐,也難怪當日『無名』、『韓』、『白』三大世家聯手,仍然會敗給他。」

 

  「現在他大概已經走遠了,真想不到,傳聞魔族殘暴邪惡,今日一遇,卻竟是如此大智深沉之輩。」孤康搖頭苦笑:

  「這一趟不但沒什麼收穫,還受了不輕的傷,早知道我還是該堅守自己的信念,無為於天下。」

 

  夜舞對孤康極為不恥,忍不住大聲道:

  「無為天下?你本來就不該來湊熱鬧!」

 

  孤康嘿了一聲,似乎不欲與女流之輩瞎扯,只是淡淡地向風破天道:

  「風兄,我先走一步了。對了……」

 

  他轉向默立一旁的非凡宇,微微笑道:

  「這位小兄弟,適才借你的身體偷襲亂邪葬天,不好意思。」

 

  非凡宇哈哈一笑道:

  「靠我的身體,能夠讓那個亂邪大吃一驚,實在是大大地痛快,何必不好意思?」

 

  孤康看非凡宇臉色依然慘白,卻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傷了他的事實,忍不住也是心中叫好,他沉吟一會兒後道:

  「小兄弟,雖然因為你毫無內力,反而受到的傷害較小,但我的七笑指勁被亂邪葬天強猛無儔的內勁逼回,已然深植在你的身子裡,長期下來恐怕不是什麼好事,不如你跟了我,我慢慢幫你去除。」

 

  風破天聞言大喜,知道孤康竟然是想要收非凡宇為徒,他連忙對非凡宇道:

  「非凡賢弟,七笑指勁入體不化,對你將來內功修習大是阻礙,一定得靠孤康兄化解才行。」

 

  非凡宇卻淡淡一笑道:

  「不必了,多幾道指勁在身子裡,也沒什麼。更何況這樣以後有人想再逼我練內功,我就有理由拒絕了。」

 

  孤康一愕,跟著忍不住哈哈大笑:

  「有意思!沒錯!你身子裡多了幾道指勁,與我何關?與我何關?哈哈哈哈!」

 

  說完右足輕點,已然倒掠出了酒樓,笑聲逐漸遠去。

 

  夜舞啊了一聲,恨恨地道:

  「跑得真快,我還沒找他挑戰呢!」

 

  風破天訝異地看了夜舞一眼,卻也沒多說什麼,他轉頭對非凡宇有點惋惜地道:

  「孤康想收你為徒,為什麼不答應?」

 

  非凡宇嘿嘿傻笑,沒有回答,風破天見他古怪,微一思索,忍不住叫了出來:

  「原來你是怕……」

 

  「老大,孤康收徒可是有名的恐怖,他總共也不過收過三個徒弟,三個都因為練『七笑指』而廢了右手,我可不想做下一個。」非凡宇嘻笑道。

 

   「但你若要報仇,一定要練成高深武功。」

 

  非凡宇聳了聳肩,淡然道:

  「仇是要報的,只是練成高深武功又如何?爹娘武功還不算高?」

  

  風破天歎了口氣,知道相勸不得,又想到亂邪葬天逃逸,「中原」恐怕仍要多事,微微點頭,轉身找霜雪絳雲、老不死等人商議接下來的行動。

 

  夜舞在一旁聽他們的對話,卻越來越覺得好奇,非凡宇懶散她是知道的,但兩人對話中,似乎又隱隱透露了一些非凡宇的過去,她偏著頭看著非凡宇,忽然叫道:

  「喂!笨宇!」

 

  「為什麼叫我笨宇?」非凡宇抗議道。

 

  「一個連命都不想要的人,是不是笨?」夜舞仍然偏著頭,睜著一雙大眼看著他。

 

  非凡宇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轉過頭不再說話。夜舞輕輕一縱,又到了他身前,緊盯著他的雙眼道:

  「你到底為什麼不想活?」

 

  「誰說我不想活了?我怕死的很。」非凡宇歎口氣。

  「那你剛為什麼還要激怒亂邪葬天?」

 

  「那是戰術啊!更何況風老大和孤康都在,不會讓我出事的。」

 

  「是嗎?」夜舞半信半疑,偏著頭想了一會兒又道: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風破天知道,我卻不知道?」

 

  「為什麼妳一定要知道?」非凡宇哭笑不得。

 

  「不為什麼!既然是朋友,就應該互相坦白啊!」

 

  「那妳又有坦白什麼?妳為什麼要挑戰天下高手?」

 

  夜舞一窒,跟著低頭:

  「我娘說的。」

 

  非凡宇難得看見夜舞沒有盛氣淩人的樣子,又看她低垂粉頸,竟有種楚楚可憐之姿,一時竟然心生憐惜。夜舞卻又忽然抬頭,作勢舞拳,狠狠地道:

  「我已經說了,你再不說,可別怨我沒有先警告你。」

 

  非凡宇只能苦笑,緩緩地道:

  「一年前,我家人被一個叫做『紅』的組織全殺了。」

 

  「啊!」夜舞掩嘴驚呼,心裡不禁起了一絲愧意,小聲地道:

  「所以你才會問亂邪葬天,因為你……」

 

  「我要報仇。」非凡宇灑然一笑:

  「但是就連我爹娘那樣的高手,都擋不住『紅』的一擊,我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而已,哈哈!」

 

  「真是沒有志氣!」夜舞看見非凡宇的態度隨便,忍不住又有了氣。

 

  非凡宇淡淡一笑,絲毫不在意夜舞的嘲諷。他轉頭看見亞當靜悄悄地站在旁邊,忍不住大聲道:

  「亞當!你剛才那一招會不會太誇張?究竟逆魔法是什麼?跟一般的魔法有何不同?」

 

  亞當露出一貫天真的笑容:

  「逆魔法跟魔法是完全不同的,我會逆魔法,但不會魔法。」

 

  「那有關我家人被魔法所滅之事,你知道些甚麼?」

 

  「抱歉......我真的都不知道。」亞當歉疚地說道。

 

  非凡宇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故也沒有太失望,夜舞則也將注意轉到亞當身上,從頭到尾打量了他一遍,懷疑地道:

  「你真的是神族?為什麼要騙我們?」

 

  「我已經說過了啊!是你們不相信的。」亞當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回答。

 

  非凡宇和夜舞一陣語塞,亞當確實說過他是「古神」一族,兩人卻沒有放在心上,非凡宇呵呵傻笑,夜舞則是更好奇地研究亞當到底有什麼地方和常人不一樣。

 

  此時酒樓內騷亂的情況已經漸漸平復,風破天和幾名首領討論過後,已經有了初步的共識,老不死、莫威一一告辭離去,準備各往不同的方向探查亂邪葬天的去向,莫威走之前還瞪了非凡宇一眼,夜舞也不甘示弱地回瞪回去,非凡宇看了也忍俊不住。

 

  而霜雪絳雲卻遲遲沒有離去的意思,她靜靜地看著風破天,似乎欲言又止。絳雲穀眾中一名樣貌娟秀的女子噗嗤一聲笑,走到霜雪絳雲旁輕聲說了幾句話。霜雪絳雲輕叱一聲,薄紗後的臉似乎卻有些紅了。

 

  風破天看兩人情狀,亦忍不住乾咳了兩聲道:

  「絳雲,是否有事要與我私下商量?」

 

  霜雪絳雲微微點頭,並未說話。風破天當即轉身對非凡宇等人道:

  「非凡賢弟,你和兩位朋友可否先在這裡等一下?」

  

  非凡宇點頭,夜舞卻大聲道:

  「先等等,我還沒找你挑戰呢!」

  

  風破天搖了搖頭道:

  「妳無法勝我。」

 

  「笑話!不比怎知?」

 

  霜雪絳雲輕輕一笑,走上前挽住夜舞的手柔聲道:

  「好妹子,今天就看在我的份上,先別找風嶺主挑戰了?」

 

  夜舞對霜雪絳雲極有好感,聽霜雪絳雲這樣說,難得地點頭道:

  「好吧!看在姐姐的面子上,下次再挑戰你。」

 

  風破天淡淡一笑,轉向霜雪絳雲:

  「走吧!」

 

  非凡宇三人目送兩人離開,沉吟了一會兒,搖頭晃腦地道:

  「一定有鬼。」

 

  「有鬼?!」夜舞嚇了一跳,跳到非凡宇身後。

 

  非凡宇連忙搖手:

  「不是那個鬼,我是說,他們兩個關係不單純,嘿嘿!」

 

  夜舞和亞當都是極為純真不懂世事,一時都不瞭解非凡宇的意思,只見非凡宇摸了摸鼻子,不懷好意地道:

  「該不會絳雲谷主不只是是風老大的的紅顏知己,還進一步發展成地下情人?這可是『中原』一大八卦啊!」

 

  夜舞興趣提了上來,忍不住提議:

  「不如我們也出去看看?」

 

  亞當看兩人那麼興奮,也跟著開心起來,拍手道:

  「好啊!好啊!」

 

 

--武林花絮--

 

  亂邪葬天對「中原」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每隔一段時間就來「中原」「遊玩」一趟,似乎已成為他極大的樂趣。而每一次亂邪葬天的「中原」之旅,人類也都沒有讓他失望。

 

  「無涯之役」中,那位身無武功卻一身正氣,願意犧牲性命保護妖獸少女的養馬小廝。

 

  「西天闕防禦戰」中,年輕且極富智謀的白起之、美豔溫柔並讓亂邪葬天無法理解的無名雪。

 

  「月滿西樓」裡,充滿傲氣卻又輕功無雙的夜舞、擁有足以毀滅一切之力量的少年亞當,以及個性灑落,步法奇異,但目光中的悲傷卻有如深淵一般的非凡宇。

 

  都讓亂邪葬天感到不虛此行。

 

  所以所謂異族,所謂魔族,是否也有著和人類一樣的好奇心及情感?在人類與魔族間的戰爭越演越烈的同時,這個問題的探討,早已被深埋而不復見。

              

              「異族,異我之徒?」:魔族篇   作者:冷零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