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躡手躡腳地跟了出去,發現風破天兩人就在不遠處的一間小亭子裡,非凡宇打個手勢,三人繞了一大圈,躲到小亭子外的一道樹叢後。

 

  時近黃昏,殘陽映照出的影子斜長,風破天和霜雪絳雲站在亭中,卻只是低頭望著地上的影子,良久沒有開口,亭外不時卷起幾陣輕風,將地上的枯葉帶起又飄落。

 

  終於霜雪絳雲歎了一口氣,伸手將面紗掀了下來。一張清秀妍麗的臉龐現了出來,眼波流轉之間,滿是如秋實般成熟的風韻。

 

  夜舞心中暗讚一聲,想說這個姐姐果然麗質天生,風破天也愣愣地看著霜雪絳雲,好一會兒才道:

  「這麼久不見,妳還是一樣年輕漂亮。」

 

  「真的嗎?但就算是真的,又如何?」霜雪絳雲瞅了風破天一眼,語氣中卻有著哀怨之意。

 

  風破天有點語塞道:

  「又如何?」

 

  「嗯!若是真的,你就願意娶我?」霜雪絳雲石破天驚地說出了這句話,躲在樹叢中的非凡宇差點摔了出來。

 

  風破天也是嚇了一跳,跟著臉色卻沉了下來,緩緩地道:

  「絳雲,妳應該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只是一個懦弱的男人,永遠沒辦法面對......」

 

  「出來!要躲到什麼時候!」

 

  風破天驀地沉聲低喝,樹叢間一陣騷亂,跟著非凡宇狼狽地摔了出來,滾倒在地上大叫:

  「為什麼要踢我!」

 

  「還好意思說!一定是你一直往前擠才會讓他發現。」夜舞從樹叢中走出,惡人先告狀地道。

 

   「我往前擠?妳根本就擋住我,我什麼都看不到!」非凡宇怒聲道。

 

  風破天和霜雪絳雲又好氣又好笑,對這三個活寶實在發不了什麼脾氣,兩人搖搖頭,彼此淡淡一瞥,萬般糾葛牽纏的情絲,無聲地消散於風中。霜雪絳雲心中微酸,轉頭回望天際,只見遠方已然薄暮低垂,月滿西樓。 

 

§

 

  「此次『月滿西樓』一役,至少得知魔界四將與『紅』無關。」風破天緩緩地道。

 

  霜雪絳雲已率部眾離去,風破天、非凡宇、夜舞、亞當等人回到「月滿西樓」中,坐了一桌討論起來。

 

  「所以你還是沒有找到仇人。」

 

  「是。」非凡宇點頭。

 

  「孤康的『七笑指』,入體後極難化解,雖然你因為沒有內功相抗,暫時不會有太大的危害,但總是一道隱憂。非凡賢弟,你還是真的應該拜他為師才對。」風破天微微蹙眉,舉杯飲了一口酒。

 

  「生死有命,何必太過擔心。」非凡宇哈哈一笑,渾不在意。

 

  「你不擔心,或許有別人會擔心。」風破天說完看了夜舞一眼,夜舞忍不住大聲道:

  「誰會擔心了?這種笨蛋笨死了也不會有人難過!」

 

  「要我說幾次我不是笨蛋?!」

 

  「哈哈哈!你們兩個當真有趣,非凡賢弟,我要回去帶人馬搜索亂邪葬天的行蹤,暫時不能再幫你找『紅』的下落。」

 

  「沒關係。」

 

  「而在你繼續找尋『紅』之前,我必須跟你說一個『中原』最新的消息。」風破天又喝了一口酒,淡然道:

  「一個月後,『天下試煉』將再起,且這次將不限世家子弟,各個門派都可參加。」

 

  非凡宇微微一震道:

  「『天下試煉』?五年前決定遞補世家的那個試煉?」

 

  「沒錯,五年前『無名』、『韓』、『白』三世家慘敗給亂邪葬天,折損諸多高手而沒落,『天下』之皇為了平衡各勢力,舉辦著名的『天下試煉』,邀集『中原』眾世家參與。」

 

  「那一次是我兄姐自行前往參加......」非凡宇神色愴然:

  「事後雖然通過,卻被我爹痛駡了一頓,說什麼世俗功名,何必執著。」

 

  風破天看了他一眼,緩緩地道:「你爹淡泊名利,令人敬佩。」

 

  「現在想來,我爹恐是有先見之明,或許就因為入了『五大世家』的排名,才會惹來滅門之禍......」非凡宇說到這裡,卻像是想到了什麼,自己愣了一下,跟著豁然擊掌道:

  「沒錯!所以如果『紅』真是覬覦『武林廿七』之位,那這次的『天下試煉』......」

 

  「『紅』就一定會匿名參加。」風破天贊許地點頭。

 

  非凡宇握緊拳頭,揚聲道:

  「既是如此,這個試煉我一定得去一趟。」

  

  「好哇!去挑戰天下高手!」夜舞也興奮地道。

 

  「但是『飄揚嶺』已經份屬『武林廿七』之一,所以你們這次去,不能用這個名號。」風破天沉吟道。

 

  「那要怎麼辦?」

  

  風破天凝注非凡宇,緩緩地道:

 

  「走出你自己的路。」

 

  「自己的路?」

 

  「對,就是自立門派!」風破天豪邁的一句話,石破天驚:

  「不依靠他人而活,忘記過去的傷痛,走出自己的路,你需要的,就是這一股頂天立地的豪氣!」

 

  非凡宇緊緊凝視風破天,目中卻透露出了一種疑惑,那是對自己的疑問,從內心深處湧現。

 

  風破天知道非凡宇的傷並非一時三刻能愈,驀地抬手、抽刀、橫腰,震聲道:

  「就像這樣的豪氣!」

 

  從風破天的足頂而至指尖,一道如風般的旋勁連續上揚,狂傲的霸意澎然湧出,四面氣流亦為之震顫。

 

  《橫世霸業》!

  

  非凡宇知道風破天要自己走出桎梏,他感激風破天的好意,卻沒辦法說服自己,只是風破天手中的刀有如活物,騰躍著像是要將一切吞噬,又隱隱地激起了他心中的某些情緒,終於,非凡宇的手情不自禁地跟著風破天微微地舞動了起來,久久不止......

 

§

 

  「自立門派......該要怎麼做?要找誰加入呢?」

  風破天走後,非凡宇還是站在原地思索著,被燃起的熱血尚未消退,但現實的問題馬上就湧現。

 

  當然以非凡宇對武林典故的瞭解,隨口便可以說出任一知名門派建立以及發展的過程。但也因為這樣,非凡宇更清楚地知道,如果完全不靠世家或頂級高手的協助,僅憑藉著自己一人,要建立一個像樣的門派,是有多困難的事情。

 

  「如果你要建立門派,讓我加入如何?」亞當忽然開口說道。

 

  非凡宇愣了一下,亞當所展現出的超絕實力眾人有目共睹,若能讓他加入當然是件好事,但他的身分和行為也太過神秘,不但一定要跟著自己,竟然又主動說要加入門派。

 

  「你不是神族嗎?也可以加入門派?」非凡宇忍不住一臉狐疑地問道。

 

  「神族可以吃飯,可以睡覺,當然也可以加入門派啊!」亞當天真地笑道,彷佛在說著再自然也不過的事。

 

  夜舞在一旁興趣也提了上來,拍手開心地說道:

  「既然這樣,門派就有三人啦!我們應該先來想個好聽的名字!」

 

  「妳也要加入啊!」非凡宇忽然感到頭痛了起來。

 

  「我這樣的高手要加入你不高興?!等等,你本來沒有想找我加入?!不找我加入,誰去幫你打那些高手?!」

 

  「高興,當然高興。有,當然有!」非凡宇為了自己的鼻子著想,很快地就屈服:

  「說到想名字,我有個提議,我們找一樣東西來象徵我們該追求的目標,再用那個東西來為我們的幫派命名。」

 

  夜舞拍手道:

  「好啊,說到目標,就拿對面那棵大樹如何?我們的目標就像樹一樣高!就叫『大樹派』吧!!」

 

  「哇!真是有夠差勁!沒水準到了一個誇張的地步,妳要被別人笑死嗎?」非凡宇罵完就逃得遠遠地,免得再遭夜舞毒手。

 

  幸好夜舞還尚未來得及發怒,亞當就接下去道:

  「那我也有一個點子,如果要比高,就拿山來當目標吧!夠高了吧?『山幫』?」亞當有點害羞,又有點興奮地道。

 

  「也好不到哪去!好像山賊!!」這次換夜舞罵了起來。

 

  「你們都太不夠看了,我選的才是最高。」非凡宇走了回來,同時越想越是得意,一邊指著天上飛過的一隻鳥,一邊大聲地道:

  「鳥飛得夠高了吧!我們就取名為『小鳥門』!」

 

  這次連善於當和事佬的亞當,也受不了「小鳥門」這種聽了就想打人的名字,當下不再出聲,眼睜睜地看著夜舞狠狠一腳把來不及逃跑的非凡宇踢倒在地。

 

  臀部重傷的非凡宇唉聲歎氣地倒在地上,抬頭抱怨道:

  「小鳥飛得不夠高嗎?牠們飛在那麼高的天上,那麼高......」

  

  驀地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也感覺到了什麼。

 

  夜舞和亞當看了他的表情,不由得也往天上看去,只見晴空萬里,一望無際。

 

  三人就這樣望著天空良久,奇特的感覺在心中澎湃沸騰,化為夢想、化為默契。變成兩個文字流泄,再轉入各人的內心。

 

  「天......天幫?」過了好一會兒,亞當有點怯生生地猜道。

 

  「雲門?」夜舞自我感覺非常良好地說道。

 

  「不。」非凡宇微微一笑,笑容中帶著自信,也帶著追求,心中的陰霾,在這一瞬間似乎也被沖淡了許多:

  「『蒼穹』。」

 

 

---------------------------------------------------------------------------

 

<武林花絮>

 

天下曆緋翔月十六日

 

蒼穹成立。

 

司馬不苟 「天下正史」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