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會武功的非凡宇,神秘的神族少年亞當,以及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挑戰天下高手的夜舞,組成了只有三人的迷你小門派「蒼穹」,並踏上前往「西鎮」的路。

 

  經過探詢,確認「天下試煉」初試將同時在四座天下副城中舉行,非凡宇選定的「西鎮城」位於「天下城」之西,在四座副城中是離「幽城」最近的一座。但即使如此,也有十來天的路程要趕,故非凡宇在「幽城」再買了匹馬給夜舞,自己則和亞當共騎。

 

  三人中除非凡宇算是見多識廣之外,夜舞和亞當都是不通俗事到了一個誇張的程度,兩人一路上只要看見新奇的事物,就一定要纏著非凡宇問個清楚,只是亞當有興趣的多半是各地不同的人文風情,而夜舞有興趣的就是當地的武林勢力了。

 

  「對了笨宇,『武林廿七』到底是什麼鬼東西?」這日三人來到一座「無轄屬」的元家村,夜舞看當地民風淳樸,沒有什麼武林人士,覺得實在無聊,就問起了非凡宇這個問題。

 

  「那是「中原」二十七個非屬邪門外道的勢力,在「中原」皆有一定的名聲威望,其中共有九大門派、七大勢力、五大世家、三分皇朝、兩方異族,以及唯一天下。而表面上的共主的就是「天下」。」

 

  非凡宇在說到「五大世家」之時,稍稍頓了一下,表情卻未有太大波動。

 

  「表面上的共主?」

 

  「嗯!,『天外異族』和『關皇朝』各有野心,『西北異族』和『夢朝』則不常過問『中原』之事,自然不太願意服膺皇的命令。不過『天下』強盛之極,『天下』之皇又為『天榜』第一人,其他皇朝或閘派表面上還是得尊他為共主,否則一旦『天下』震怒,那可是不得了。」

 

  「這皇好了不起嗎?真是囂張!」夜舞聽得如此,忍不住撇嘴道。

 

  「不。」非凡宇搖了搖頭道:

  「皇的行事並不囂張,相反地甚有王者風範,其下『八大高手』,不論是對其風采傾倒或是敗於皇之手後轉為順服,對皇都可說是忠心耿耿。而在歸順皇之前,這八大高手可說俱為一方之霸。」

 

  「八大高手?」夜舞的興趣馬上被提起:

  「都有天榜排名嗎?」

 

  「天榜天榜,多少中原武林人士夢寐以求只想入榜,但總共名額也不過一百人而已。而其中能排入前三十的,都是絕對頂級的武林高手。」

  非凡宇神秘兮兮地一笑:

  「當代天榜,七大勢力中能排名在前三十的,只有一個,就是我們家老大,風破天。」

 

  「我知道啦!他很強可以了嗎?但這跟我問你的問題有甚麼關係?」

 

  「三分皇朝,兩方異族。『劍朝』、『夢朝』、『關皇朝』、『西北異族』、『天外異族』這幾個『武林廿七』中最強大的皇朝或族群,即使實力遠超過一般的武林門派,但他們所擁有的頂級高手,能排入前三十的,各自也都不超過三個。」

 

  「所以呢?」夜舞已經快要不耐煩起來。

 

  非凡宇深吸一口氣,終於講出了重點:

  「皇手下的八大高手,全部都排名前三十。」

 

  非凡宇鋪陳良久,原以為夜舞會被嚇到,可惜他太小看夜舞的能耐與自負,只聽夜舞哼了一聲,不屑地道:

  「怕什麼!前三十?前三我都不怕,我一人就可以打八大高手!」

 

夜舞騎著馬小跑步前進,風姿颯爽地說出了這番話,亞當看了忍不住拍手道:

  「夜舞姐真了不起!」

 

  非凡宇卻是瞠目結舌,對夜舞的不自量力深感佩服,並忍不住哈哈笑道:「妳的輕功確實不錯,要說『躲』八大高手我就相信!哈哈哈!」

 

  夜舞臉色鐵青,冷冷地道:

  「非凡宇,你再說一次。」

 

  非凡宇微驚,但又想到兩人在不同馬上,還怕她什麼,當即又道:

  「我有說錯嗎?妳的輕功雖高,但武功卻不怎麼樣,其實就算說到輕功,要是遇上八大高手中的『風中殘柳』,即便他『只』排名天榜二十六,恐怕妳也討不了好。人嘛,還是該要有點自知之明。」非凡宇說完卻還是忍不住將馬稍微帶開,保持了五步的安全距離。

 

 

  夜舞則是微微一笑,連連點頭,似乎對非凡宇的勇氣感到佩服,跟著她忽然就消失於馬鞍之上。

 

  非凡宇這下可是大驚失色,他連看都看不清夜舞的身形,只覺一陣清風和微香拂過,跟著後腦勺就重重挨了一腳,整個身體向外側翻倒,腳卻被勾在馬蹬上,整個人「倒掛」在空中。

 

  非凡宇忍不住大叫,沒料到禍不單行,馬兒也因為受驚,瘋狂地奔跑起來。

 

  亞當嚇得臉色發白,連忙用力將非凡宇拉了上來,跟著死命安撫發狂的馬兒,好不容易才將奔馬止住。而夜舞早已回到自己馬上,遙遙落在後方,笑得樂不可支。

 

  「該死!這個女人實在狠心!」

非凡宇脾氣再好也忍不住暗罵一句,但又不敢發作,亞當則是驚魂未定,好一會兒才道:

  「我可以……不跟你騎同一匹馬嗎?」

 

  「不行!」非凡宇沒好氣地回答,亞當只好乖乖地閉上嘴。

 

  「我的輕功跟那個甚麼瘋子柳比起來如何啊?下次說話,記得小心一點哪!」夜舞策馬追了上來,甜甜地一笑。

 

  「如果妳只會打人,那以後你問的問題我都不會再回答!」非凡宇沒好氣地說道。

 

  亞當在一旁倒是蠻佩服非凡宇的骨氣,不管被夜舞痛打多少次,非凡宇都還能夠維持對夜舞的一貫態度。

 

  夜舞聽了非凡宇這話倒是有些擔心,非凡宇見多識廣,問他的問題幾乎沒有他答不出來的,要是非凡宇真的賭氣不再回答,那這一路上的樂趣可少了許多。

 

  「好啦!我不打你!你倒說說看,除了天榜,還有甚麼好玩的榜啊?」夜舞儘量讓自己的語氣溫柔一些,好奇地問道。

 

  「『天榜』是天俠怪老制定的,天俠怪老這人也怪,除了武功外,武德也很重要,因此行事太過邪異或擺明就是邪魔外道的,便不能參加『滇池』的論武大會,自然也排不上天榜。」

 

  「因此在中原武林,還有另一個榜,專門收錄邪派高手,這個榜被稱作『劫魔道』。」

 

  「『劫魔道』?有夠難聽,感覺也不是很強的樣子。」

 

  「強不強真的沒辦法知道,因為『劫魔道』的排法和天榜不太一樣,是以這些高手所行的惡事來排的。所以排在越前面的,就是越惡之人。不過當然,若是沒有超卓的功夫,這些強者早就被天榜高手給收了,因此『劫魔道』上的惡徒,大多也具有真材實料。」

 

  非凡宇一邊說,夜舞一邊點頭,相當專注地聽著。事實上夜舞突然改變了態度,倒是讓非凡宇頗為自得,他原本就是家裡的說故事高手,夜舞雖然兇悍,但確實是一個好聽眾,只要看著她睜著大大的眼睛,露出好奇的模樣,便忍不住會讓人想要講更多事情給她聽。

 

  也就因為這樣,非凡宇一開口就停不下來,忍不住又多嘴說道:

  「如果劫魔道妳沒興趣,還有另一個榜妳一定覺得有趣。」

 

  「甚麼榜?輕功榜?」

 

  「『武林絕色榜』。」非凡宇得意洋洋地說道。這個榜一般的武林高手還不一定知道,也只有非凡宇這種不管正經或不正經的武林典籍都看,又喜歡到酒館跟眾人東南西北亂聊的人才會那麼清楚。

 

  「『武林絕色榜』?」果然夜舞的眼睛亮了起來:

  「是說武林中的美人?」

 

  「正是。不過可惜,會武功的女孩子本來就少,其中長得漂亮的更少,能稱之為『絕色』的,當然更是鳳毛麟角。武林中的登徒子和一些多事之輩,總結了這些年行走江湖的知名美人,排了一個僅有十名的『武林絕色榜』。」

 

  「絳雲姐姐一定有上榜!」夜舞忍不住拍手道。

 

  「這個自然,絳雲谷主雖然不常讓人看見真貌,但還是排在了『武林絕色榜』上第九的位置。」

 

  「才第九啊?那前三名是誰?­」

 

  「第三名是『夢朝』之主的女兒,夢遙公主。傳說見了她的人,魂會直接飛掉一半。第二名漣漪夫人可不得了,因為她不僅在絕色榜排行第二,就連天榜,她也是第二。­」

 

  「真的?」夜舞心搖神馳,想到當今武林的天下第二高手,竟然也是天下第二美人,讓人忍不住起了無論如何也要見其一面的念頭。

 

  「自然是真的,至於說到這絕色榜第一名。」非凡宇深吸一口氣,臉上也顯露出了心嚮往之的神情:

  「傳說是一個異族少女,叫做眠眠,見過她的人極少,但不知為何,被排上了第一名的位置,由此可見她的美,恐怕是驚天動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非凡宇大聲讚歎著,卻沒有發現夜舞的臉色開始逐漸變得鐵青,只聽夜舞冷冷地一句話,將非凡宇的話頭瞬間打斷。

 

  「那我排第幾?」

 

  空氣在一瞬間,彷佛凝結了下來。非凡宇也在同一瞬間化成了石頭,要不是他騎的馬頗有靈性,還知道要放慢腳步,恐怕非凡宇要直接摔下了馬。

 

  「妳?」

 

  「對,我排第幾?」夜舞面無表情,理所當然地問道。

 

  「大小姐,哈哈,妳才剛出江湖,大家還沒看過妳,所以你沒有名次,別太在意這個。哈哈!哈哈!」非凡宇反應也算快速,馬上開始打起了哈哈。

 

  「恩,好。」夜舞點點頭。非凡宇正大大地松了口氣,下一句話卻讓他那口氣差點梗在喉頭。

 

  「那你覺得我第幾?」

 

  這下連亞當都感覺出情勢不妙,他有些同情地看了看非凡宇,跟著選擇乖乖閉上嘴不說話。

 

  「我覺得......我覺得妳......」非凡宇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機,但身為男性的直覺,他知道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再堅守著尊嚴,不然恐怕死無全屍。

 

  「第一,妳該排第一。」

 

  「是嗎?」夜舞唇角浮現冷笑:

  「你覺得這種浮誇的說法,我會相信?!」

 

  非凡宇苦著臉,知道下一秒可能夜舞就要再飛踢過來,他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轉動著腦袋,跟著深吸一口氣,慎重地說道:

  「其實根據我仔細思考過後得到的結論,妳應該排名第二,不會有人有異議。」

 

  「好!我就知道!你就是覺得那個甚麼眠眠還是綿羊比我漂亮!好啊非凡宇!說出你的真心話了吧!」

 

  夜舞說完,再度飛離了馬鞍,非凡宇慘笑一聲,直接放棄了抵抗,灑脫地面對充滿了妒火又不可理喻的攻擊,亞當則是當機立斷跳下馬,無奈地站在一旁,觀看又一次的血淋淋慘劇。

 

  「真是奇怪,好像不管怎麼回答都錯啊?」亞當一邊看著單方面淩虐的武打戲,一邊下了這個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結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鷹 的頭像
子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