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天下高手如此之多,我認為我門該作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三人一番折騰,終於又上了路,夜舞依然悠哉地讓馬兒小跑步,同時提議道。

 

  「什麼事?」非凡宇有點不好的預感,但又不得不問。

 

    「你們兩個要練好武功,否則到時丟人現臉。」

 

  「但我用的是逆魔法,不用武功。」亞當有點怕夜舞不接受,緊張地道。

 

  「對喔!」夜舞一想也對,又想到亞當的逆魔法威力誇張無比,只好點頭道:

  「好!那你過關,但另一個不行。」

 

  亞當忍不住松一口氣,非凡宇卻裝傻道:

  「哪一個?原來我們又招了一個成員啊?」

 

  「廢話!你還裝傻?我就是說你!你除了一招亂七八糟,時靈時不靈的『天下第三步』外,還會什麼?!」

 

  非凡宇被夜舞這般瞧不起,卻也沒有生氣,哈哈笑道:

  「我會下棋。」

 

  「下棋有什麼用?你有沒有志氣?!」夜舞哼了一聲道:

  「那個風破天臨走前不是傳了你一招『橫世霸業』?這幾天怎麼沒見你練過?今天晚上就開始練!」

 

  非凡宇聽到要練功,臉色馬上苦了下來,他沉默良久,終於道:

  「沒刀。」

 

  「幫你買!」

 

  「但今天要趕路。」

 

  「明天再趕!」

 

  「我一定得練?」

 

  「一定!」

 

  「好吧!」非凡宇歎了口氣,還是有點心不甘情不願地道:

  「說得也是,人在武林卻不練武功,簡直就像是魚在水中卻不喝水一樣。」

 

  亞當在一旁連連點頭,但過了好一會兒,卻又忍不住道:

  「這個比喻……我聽不太懂耶……」

 

§

 

  三人落腳的旅店之外,非凡宇迎風而立,淡淡地道:

  「其實不瞞你們說,雖然我從小不喜練武,但根據我三歲時啟蒙師父的說法,我可能是千年一遇的習武奇才。」

 

  「三歲就看得出來?」亞當好奇地問道。

 

  「沒錯,他說我根骨奇佳,天生就是個練武的材料,將來必會有一番成就。」

 

  「好厲害,想不到宇大哥竟然深藏不露。」亞當佩服地五體投地:

  「那這師傅是教您什麼的?」

 

  「讀經。」

 

  「讀經?」

 

  亞當還在思索這是什麼厲害的武學之時,非凡宇又意態從容地說道:

  「要練新的武學之前,基礎還是必須穩固,我這『天下第三步』,一定要先演練一次。

  

  「哪來那麼多廢話?要練就快練啊!」夜舞終於受不了,不耐煩地催促。

 

  「妳以為這很簡單?」非凡宇擺了擺手,莫測高深地道:

  「方大俠說過,重點,在於前兩步的步法和節奏……」

 

  說完非凡宇深吸了一口氣,緩慢而深重地將左腳向右側橫跨了一步,跟著又如蜻蜓點水一般將右腳回抽,踏向左後方。

 

  亞當睜大了眼,看不懂非凡宇在走些什麼,夜舞卻是輕功大家,瞧出這兩步似乎大有玄機。

 

  非凡宇一心想要賣弄一下,緊跟在兩步之後,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往匪夷所思的方向跨出了第三步。

 

  「好怪!」夜舞輕呼一聲,非凡宇已消失在兩人眼前。

 

  然而緊跟著卻是一聲慘呼從兩人後方傳來,夜舞和亞當轉頭,只見非凡宇一臉痛苦狀地倒在地上,抱著右腳踝。

 

  「你……」夜舞睜大了眼睛。

 

  亞當卻拍手道:

  「好厲害的步法,我活了八百年都沒看過,最後這躺在地上的一招也是誘敵之計嗎?」

 

  「最好是你真的活了八百年!」非凡宇哀嚎道:

  「我扭到腳了啦!」

 

§

 

  「這次真的要開始練新的武功。」

  

  第二天傍晚,三人在另一間旅店之前,又開始了非凡宇的特訓課程。

 

  「這樣最好,不准再練什麼『天下第三步』了,我看那根本就是你想偷懶的藉口。」夜舞沒好氣。

 

  非凡宇不理會她的冷嘲熱諷,從亞當手中接過了一把生銹的柴刀,在空中比劃了幾下,有點不太滿意地道:

  「刀鋒過厚,刀身太重。」

 

  「要不要我去買把天下第一名刀給你?」夜舞冷冷地道。

 

  「不用,咳!」非凡宇緩緩地道:

  「一個好的刀客,不會在乎手中刀的好壞。」

 

  「那你還不快練?!」夜舞忍不住又想要踢下去。

 

  「『橫世霸業』是一招橫展的刀法,不能只用手臂之力,須用全身之力。」

 

  非凡宇雖然懶,記心卻是極好,風破天臨走前所傳,早就一字不漏地記了下來:

  「從趾部施力,到膝部、到腰、到肩、到臂、到腕、最後到指。中點為腰,可為起、亦可為承、更須為轉,轉為合。」

 

  「千秋一橫世!」非凡宇說著大喝一聲,足尖用力,果然隱隱一道旋勁揚起,帶動了他身上的衣袍:

  「霸業……何處生!」

 

  隨著非凡宇的大喝,他手中那把破爛柴刀有如被賦予了生命,全身的旋勁轉卸到了刀身,層層激蕩之下,竟隱隱發出了破空之聲。如果風破天在此看見非凡宇竟能在幾乎沒有內力的情況之下,將此招如此發揮,定然也會點頭稱許。

 

  夜舞和亞當看見非凡宇如此神威,也忍不住都張大了嘴巴,不過下一瞬間,只見非凡宇手中柴刀脫手飛出,從亞當頭頂急速掠過,削掉了幾根「神之發」。

 

  亞當哇哇大叫,一點也不像神族一般地蹲了下來。夜舞則是擺出一付「早知如此」的模樣道:

  「就知道你使不成這招。」

 

  非凡宇卻沒有還嘴,反而姿勢怪異地停在原地,只見他右手朝外,腰部右旋,左右雙腳岔開成了弓步,就這樣定在原地,一動不動。

 

  夜舞有點好奇地走上前去,卻見非凡宇臉部神情痛苦,一副不知該怎麼辦的樣子。

  「你又怎麼了?」

 

  「靠……」非凡宇才說一個字,馬上痛得深吸了一口氣:「靠……腰……」

 

  「什麼?」

  「老大說……」非凡宇強忍痛楚道:

  「這招要……靠腰……部……」

 

  「所以呢?」

 

  「所以……我……扭到腰啦!」

 

  就這樣,夜舞和亞當都笑倒在了地上,而非凡宇這個「練武奇才」,一直到到達「西鎮」之時,腰部都還是不時隱隱作痛,武功的進展,自然也就是零了。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