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宇說完便上前攔住了青年,微微一笑道:

  「這位兄台,我一看就知道你是難得一見的智者,不知是否有興趣加入我們的熱血小門派?」

 

  「熱血小門派?」

 

  「是的,名字是『蒼穹』。」非凡宇盡力展現了極具親和力的笑容。

 

  青年狐疑地上下打量非凡宇幾眼,淡淡地問道:

  「請問貴派宗旨是什麼?」

 

  「啊?」非凡宇呆了一下,跟著陪笑:

  「我們的宗旨是維護武林和平,開創光輝前程。」

 

  「嗯!那組織章程、職務規劃、行程排定這些都有嗎?」

 

  「…………」

 

  「都沒有?沒救了,你知道光是在這『西鎮城』,像你們這樣沒有規劃只有夢想的小門派有幾個嗎?超過一百個!這種沒有未來的門派我是不會參加的。但可以給你個建議,前面左轉有間『正德』書院,去選修一堂『門派創立暨管理』的課程,不然我看你們很快就要各奔前程囉!」

 

  青年搖了搖頭,撇下呆在原地的非凡宇便走了開。

 

  「各奔前程是什麼意思?」亞當低聲問道。

 

  「就是解散幫派啦!」夜舞沒好氣地回答,跟著很自然地對垂頭喪氣走回來的非凡宇大大嘲笑了一番,然後又自信滿滿地道:

  「你們都太軟弱了,沒看過外面山賊都怎麼拉人嗎?」

 

  「我們又不是山賊。」

 

  「不是也可以效法他們的精神啊!好的方法為什麼不學?」

 

  「最好是妳用那種拉法能拉到人!」

 

  「不相信?我就拉給你們看!」

 

  這時就像是在應和夜舞一般,三名青年談笑風生地從他們旁邊經過。

 

  這三名青年一般身高,相貌也十分近似,俱皆劍眉朗目,形態瀟灑,只是一人身著緊腰黑袍,一人穿黃衣綢緞,另一人則身著白布書生棉衫。

 

  夜舞眼見機不可失,馬上大喝了一聲,揚聲道:

  「三位好漢!還想要命的話,就留下買路財,不對,是加入我們『蒼穹』!」

 

  非凡宇和亞當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這荒唐的一幕,又看三人背後都有配劍,應該不是好惹的人物,非凡宇當下已經開始思考第一步和第二步該怎麼走,等下好方便逃跑。

 

  夜舞卻是臉不紅氣不喘,說完狠話後雙手扠腰,橫眉豎目,極力表現出兇神惡煞的模樣。

 

  然而她的眉如煙波、目如晨月,綠衫在風中翻翻滾滾,卻是說不出的風姿與嬌俏。

 

  三人中的白衣青年首先笑了出來,黑衣青年冷然無語,黃衣青年則是感到十分有趣地問道:

  「『蒼穹』?是一個門派嗎?怎麼有點像山賊?」

 

  「正是!不是!」可以把這兩個回答氣定神閑地講完也毫不慌亂,大概也算是夜舞的過人之能。

 

  黃衣青年哈哈一笑,開朗地道: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可是還想要命的,我的兄弟應該也都想要,所以只好加入了。」

 

  「不會吧?」非凡宇和亞當瞠目結舌:

 

  「真那麼簡單?」

 

  夜舞卻是一點都不覺得這個誇張的情況有甚麼好令人驚訝的,只是得意地轉頭對他們一笑,黃衣青年則又繼續道:

  「這位穿黑衣的是我們大哥,影。我是排行中間的流,另一位穿白衣的是我們的小弟,雲。我們三人,合稱『反天三劍』。」

  白衣青年雲微笑接道:

  「我們本來就是來參加『天下試煉』,剛剛才知道必須要五人才能參加,想來你們也一樣因為人數不足而煩惱中,如今相遇,也算是有緣。」

 

  影卻似乎對流擅自答應有些許不滿,他表情淡漠,冷冷地道:

  「門派名稱?」

 

  「『蒼穹』。」非凡宇連忙答道。

 

  「宗旨?」

 

  非凡宇愣了一下,第二次聽到這個問題,差點就要跟剛才一樣回答,但跟著他卻發現影的眼中,有著絕對認真不可侵犯的神色,不由得想起了和方不白之間的對話,很自然地脫口而出:

  「但求俯仰之間,無愧天地。」

 

  夜舞和亞當都嚇一跳,沒想到非凡宇竟然在轉瞬之間就改了宗旨,影卻似乎對這答案十分滿意,雖然臉上表情依舊冷漠,卻隱隱透出一絲笑意,他微微點頭,緩緩地道:

  「好。」

 

  流看影也同意,不禁也松一口氣,跟著環視三人一眼,又再道:

  「不知這位美麗的姑娘和兩位跟班高姓大名?」

 

  「跟班?!」非凡宇忍不住張大了嘴巴,夜舞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一一介紹了三人的名字。亞當有點摸不著頭腦,悄悄對非凡宇道:

  「什麼是跟班?」

 

  「跟班就是……」非凡宇停了一會兒,忍不住搖頭抗議道:

  「不對,我們不是跟班啦!」

 

  「喔?真對不起。」流微微一笑:

  「在下只是見夜姑娘氣質脫俗,美若天仙,所以誤以為兩位是她的隨從,還請兩位包涵。」

 

  夜舞偏著頭,對於流稱讚她似乎沒什麼反應,但她對於非凡宇被嘲弄卻是大大地高興,當即拍手道:

  「你跟亞當道歉就好,這個笨宇,本來就是我的跟班。」

  非凡宇正要辯駁,流卻已經搶著道:

  「原來是這樣,在下知道了,非凡兄雖然身為跟班,氣質卻也是不凡,當真難能可貴。」

 

  非凡宇看兩人一搭一唱,配合得天衣無縫,忍不住為之氣結,但轉念一想,又覺得其實也真是蠻有趣的,不由得哈哈笑道:

  「流兄反應過人,真了不起。」

 

  流微微一愣,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跟著他沉吟一會兒,轉向夜舞道:

  「夜姑娘,不如我們先去辦理報名事宜?」

 

  夜舞見非凡宇認輸,得意地瞥了他一眼後才道:

  「好啊!」

 

  說完夜舞當頭而行,流緊跟在其後,非凡宇聳聳肩,也跟了上去,他看事雲淡風輕,雖然感覺流對自己略有敵意,卻也並不如何在意。忽然一個人拍了拍非凡宇的肩膀,非凡宇回頭,卻見是身著白衣儒衫,面貌秀朗的雲。

 

  雲對非凡宇和善地一笑,輕聲道:

  「我二哥說話就是這樣,被他得罪的人不知多少,我幫他跟你道個歉。」

 

  非凡宇連連擺手道:

  「不會啦!既然都成為自己人,何必這麼客氣。」

 

  雲偏頭看了看他道:

  「你真是很特別,好像完全不會生氣?」

 

  非凡宇歎口氣道:

  「等你和夜舞多相處一段時間,就知道這根本不算什麼了。」

 

  「誰說我壞話?」走在最前面的夜舞忽然停住腳步,轉頭瞪視著非凡宇道。

 

  「耳朵那麼尖?」非凡宇咋舌,夜舞則張大了眼睛,作勢欲打。

 

  流緊盯著夜舞的一顰一笑、輕嗔薄怒,臉上的神情十分奇特。影對於這兩人的鬧劇絲毫不感興趣,連看都不看一眼。而雲看著兩人誇張式的互動,則忍不住又笑了起來,笑聲輕揚於風中,再轉於蒼穹之上。

 

  「我們這個小小門派終於變成六個人啦!」非凡宇看了看新加入的幾名成員,忍不住心滿意足地感歎起來。

 

  「六個人的小小門派會變成什麼?」亞當好奇地問道。

 

  「嗯……」非凡宇想了許久,最後攤手無奈地回道:

  「還是小小門派。」

 

  ----------------------------------------------------------------------------------------------------

  武林花絮

 

  「反天三劍」於「西鎮」巧遇「天之驕子」、「雲夜之女」以及「叛徒」。暢談論道,意氣相合,故,入「蒼穹」。

                         司馬不苟「天下正史」

 

  沒有人知道,「反天三劍」之所以加入「蒼穹」,其實是因為夜舞使出了某種恐怖的強迫手段,這其中不僅包含了驚人的大秘密,更有著極為複雜的兒女情長,此中環節,在本書中將一一獨家披露。

                        李襄「冰焱奇聞軼事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鷹 的頭像
子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