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是......新成立的門派?」有著一張長臉,頦下一縷小鬍鬚的報到官冷冷地問道。

 

「是......哇!」亞當才剛回答,馬上就被夜舞狠狠捏了一下,非凡宇連忙陪笑道:

「我們成立三年了,只是沒什麼名氣。」

 

「成立三年才六個人?」報到官滿臉懷疑地打量了幾人一眼。

 

夜舞忍不住怒從中來,大聲地道:

「菁英策略!沒聽過嗎?」

 

  夜舞理直氣壯,報到官的氣勢倒是消了不少,攤攤手道:

「好吧!報名費五百兩。」

 

 「五百兩?!」非凡宇張大了嘴巴:

「黑店?」

 

  「每個門派都是五百兩,沒錢就別報。」報到官老神在在,彷佛看準了幾人不會有錢。

 

  非凡宇轉向其他人,苦著一張臉道:

「我的錢買馬用完了,你們呢?」

  「我沒錢。」夜舞爽快地回答。

 

 「錢?就是你們平常付給店家的那個?」亞當睜大了眼睛問道。

 

  「算了......」非凡宇轉向新加入的三人,展現了溫暖的笑容:

「三位大哥,有沒有銀子借來付個報名費?」

 

  雲面有難色的搖搖頭道:

「我們三個剛下山不久,身上也沒有多少盤纏。」

 

  「不會吧?......

 

  眾人正感煩惱之際,忽然「策部」門口的守衛高聲通報道:

「報名者,淩公子。」

 

隨著通報聲止,只聽一聲摺扇脆響,一個翩翩佳公子自門外緩緩步入。

 

  非凡宇等人轉頭望去,卻見那公子年約二十七、八歲,一身深紫衣飾,華貴卻不雍俗,只讓人覺得優雅地恰到好處。他長髮束在背後,衣襟不在意地微微敞開,充滿自信和風流氣度。高挺俊朗的五官有如雕像,膚色卻不像一般公子一般白皙,而是健康的栗色。非凡宇、雲、亞當都忍不住直愣愣地盯著他瞧,只覺他一舉一動都充滿了懾人的魅力,雲更是輕聲道:

「當真是人間龍鳳。」

 

  夜舞卻隨便打量了那公子幾眼,跟著哼道:

「是嗎?我看也不怎樣。」

 

  那公子聽到兩人的對話,先是對著雲微微一笑以示謝意,跟著又看了一眼夜舞,忍不住目光一亮,柔聲道:

「這位姑娘當真直率可喜,在下姓淩,敢問姑娘貴姓?」

 

  「夜!夜晚的夜。」夜舞冷冷地道。

 

 「真是特殊的姓啊!」淩公子輕聲一歎,又再問道:

「不知可否告知芳名?」

 

  「我又不想跟你交朋友,為什麼要跟你說名字?」夜舞露出了招牌的挑釁笑容,簡單俐落地給了淩公子一個大釘子。

 

  淩公子對於自己被女人拒絕有一點吃驚,旁邊的非凡宇心中卻是微微一動。

 

  「我的名字是夜舞,夜涼如水的夜,星辰飛舞的舞。你呢?」 

 

  「我的名字是......非凡宇。」 

 

  「好!交換過名字,就代表我們是朋友了。走吧!」

 

  非凡宇想到這裡,忍不住微微一笑。淩公子誤以為非凡宇是在笑他,忍不住微蹙雙眉地向非凡宇望去。非凡宇知道引起誤會,連忙擺手道:

「我不是笑你。」

 

  「那請問閣下是在笑什麼?」淩公子氣度倒也不凡,淡淡地問道。

 

  非凡宇正要開口,卻忽然想起若是據實以告,夜舞在一旁聽到不也太尷尬了?連忙壓下剛要脫口而出的回答,想了想後才道:

「我是在笑......報名費有著落了。」

 

  「報名費?」淩公子有點詫異地問道。

 

「對啊!五百兩的報名費,我們實在湊不出來,看閣下衣著華貴,一定有銀子可以借我們吧!」非凡宇嘻皮笑臉地道。一旁的夜舞、亞當等人卻忍不住交頭接耳起來。

 

  「這人怎麼那麼厚臉皮?」夜舞嗤道。

 

 「就是啊!」亞當連忙附和。

 

  「我倒覺得宇兄不矯揉造作,十分有趣。」雲卻是輕輕一笑。

 

  淩公子聽非凡宇這樣說先是愣了一下,又聽了夜舞等人的評語,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們真是個有趣的門派!報名費我出,沒有問題,就當我淩望交了你們這些朋友!」

 

 「蒼穹」等人聽了都是一喜,就連夜舞都露出滿意的笑容,但非凡宇聽了淩望說的話,卻微微一驚,跟著大聲道:

「淩望......無情公子?!」

 

  「正是在下。」被非凡宇稱為「無情公子」的淩望先是愣了一下,跟著便坦然承認。

 

  這一下夜舞、亞當這兩個人還沒有什麼,其他人卻都是大吃一驚,就連報到官都霍地站了起來,驚訝地叫道:

「『天榜』......第五?多情......卻總似無情?」

 

  無情公子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些什麼。原來無情公子自知名號過響,又不想太出風頭,便以淩公子之名報名參加。适才見非凡宇等人有趣,起了真心結交之意,才告知早已捨棄多年不用的本名,沒想到眼前這看起來還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見識卻是如此廣博,也算是始料未及。

 

  夜舞瞪大眼睛,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有點輕浮的公子哥,竟然是當今「天榜」排名第五的絕頂高手,但她也沒有驚訝多久,馬上就回復了本性,大聲道:

「我要和你挑戰......

 

  「不要鬧了!」非凡宇驀地喝了一聲。

 

  夜舞沒有料到非凡宇竟然敢吼她,一時間竟嚇了一跳,跟著怒氣上湧,便想要上前痛打非凡宇一頓。但非凡宇卻沒有再理會她,反而定定地看著無情公子道:

「你為什麼來參加『天下試煉』?」

 

  無情公子查覺了非凡宇語氣中的敵意,他不明白非凡宇的態度為何突然轉變,微微

蹙眉:

  「好玩。」

 

「是嗎?」非凡宇神情更加深沉,緩緩地道:

「還是『無情門』早就覬覦『七大世家』的位置?」

 

  非凡宇突然說出這樣的話,旁人都嚇了一跳,非凡宇本人卻面無表情。原來他一聽無情公子竟來參賽,馬上就起了疑心,雖然說滅了非凡世家的可能是魔法,但如果是「天榜」第五出手,確實也有覆滅非凡世家的實力。如今無情公子既然參賽,就有可能是「紅」的一員。

 

 「你到底想說什麼?」無情公子面色亦是沉了下來,冷冷地問道。

 

  亞當看兩人氣氛越來越不對,下意識地就想打圓場,當即拿出招牌的天真笑容道:

「別這樣嘛!一定是有誤會。」

 

  非凡宇被亞當一說,才發現自己竟然失態,轉念一想,又覺無情公子並非一定和「紅」有關聯,如此毫無證據懷疑他人,確實不妥,當下微一躬身道:

「是我的錯,請不要介意。」

 

  無情公子對於非凡宇的行為有點摸不著頭腦,但他一向豁達,便也朗聲道:

「沒事!」

 

  影深深地看了非凡宇一眼,若有所思,卻沒有多說什麼。

 

  夜舞這次卻沒有發現非凡宇的反常和他的過去有關,她眼見兩人鬧翻,心中所想的卻是另一回事,這時眼見兩人平復了下來,當即雙腳輕剪,移步到了無情公子面前,揚聲道:

「等等,吵歸吵,五百兩還是得借吧?」

 

  無情公子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夜舞氣惱之極,怒道:

「笑什麼?!」

 

  無情公子連忙擺手道:

「沒有笑妳,五百兩我一定幫你們付,若是我們兩派需要互鬥,還請手下留情。」

 

夜舞哼了一聲道:

「這個自然,不會讓你輸得太難看。」

 

  非凡宇和亞當早知夜舞性情,還不覺太出乎意外,流和雲卻是面面相覷,對於夜舞竟能對「天榜」第五口出如此狂言,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無情公子則是開懷一笑,從懷中掏出了一千兩的銀卷給報名官,跟著瀟灑而去。

 

  夜舞、亞當、流和雲連忙上前填寫報名用的單子,同時也七嘴八舌地開始問起了各式各樣的問題。

 

  影一直不發一言地看著這一切,這時忽然緩緩走到非凡宇身旁,淡淡地道:

「這次參加試煉,有特殊目的?」

 

  非凡宇微吃一驚,搖頭道:

「沒有......

 

  「別說謊,我們,可以幫你。」影連頭都沒有轉,語氣依然平淡,卻有一種堅毅之感。

 

非凡宇轉頭看著面容冷肅,沒有一絲笑容的影,心中突然激蕩。

 

  回憶,緩緩湧現。

 

  「七弟,被欺負就告訴三哥四哥,別怕!」

 

  「沒錯,我們一定幫你出頭。」

 

「但是......

 

「沒什麼但是,相信我們,我們才能幫你。」

 

  非凡宇低下了頭,良久,終於輕聲道:

「我家人被『紅』所殺,仇人......或許也會參與這次試煉。」

 

  影微微點頭,淡然道:

「知道了,我先去查。」

說完竟頭也不回地走出了「策部」大門,沒有再說一個字。

 

  「影大哥呢?」夜舞等人好不容易都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回頭卻發現影已不知去向。

 

  非凡宇聳聳肩,想到影的作為,感激之心湧上,一時哽住了喉頭,好一會兒才道:

「他去辦件事,待會兒會來找我們。你們問到比賽的時間了嗎?」

 

 「三日後就在這裡辦理初試。」雲回答。

 

  「初試?」

 

  「對,初試通過的門派,才能參加之後在『天下城』舉辦的『武決』。」

 

  「這麼麻煩啊......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吧?因為這次報名的門派實在太多!」流看著非凡宇道。

 

  「是是......」非凡宇微微一笑,沒有反駁。

 

 「總之先去找住宿的地方,三日後......」夜舞眉飛色舞地道:

「看我們驚豔『天下』吧!」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