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後的「策部」門前,果如流所言一般,報名的門派成員多如潮水一般擠入。各門派都是摩拳擦掌,欲想要一舉成名。

 

  然而新成立的「蒼穹」數人,卻站在「策部」大門外遠處,愁眉苦臉地討論著。

 

  「大哥怎麼一去就不回來了?」雲最擔心影的下落,這三天影不但沒有回來,連稍個信也無,雲早就已經擔心地不知如何是好。

 

  流跟雲比較起來較為鎮定,雖然面色也是擔憂,卻仍安慰雲道:

  「別想太多,憑大哥武功,一定不會出事。」

 

  非凡宇聽流這樣講,心裡卻是一沉,因為他知道影去替他調查「紅」的消息,而不管影的武功再高,遇上了「紅」,也絕對討不了好。非凡宇忍不住懊惱,早知如此,便不該讓影一個人行動。

 

  忽然雲大喊一聲,向前奔去,眾人凝目一看,才發現遠方一個緩緩走來的黑衣人,竟然就是三日不見的影。非凡宇和流也都興奮地向前奔去,但直到近處,才發現影的步伐依然沒有變快,竟像是不得已才緩步而行。

 

  雲最先趕到,連忙搶上前扶住了影,緊張地直道:

  「大哥!你受傷了嗎?」

 

  影微微點了點頭,面色卻是不變,依然淡漠。他沒有先跟流和雲寒暄,反而轉向非凡宇,緩緩地道:

  「四城之『南居』,初賽隊伍中,一隊名『紅』。」

 

  非凡宇一震,流卻是面色大變,霍地轉向非凡宇,怒吼道:

  「是你要大哥去探查?!」

 

  非凡宇微微一愕,雖然並非是自己要求,但影確實是為了自己,當下點頭道:

  「是,對不起。」

 

  砰地一聲,流狠狠一拳竟打在了非凡宇臉上,影眉頭一皺,在流出第二拳之前便捉住了他的手腕叱道:

  「二弟!不得無禮!」

 

  夜舞原在後方看著兄弟團圓的一幕,這時卻忽然見到流打了非凡宇一拳,忍不住掠上前去大聲道:

  「做什麼!你為什麼打他?」

 

  流先聽了影的解釋,知道影竟是自願替非凡宇辦事,又見夜舞不知內情,卻來袒護非凡宇,心裡不知為何竟是極不舒服,驀地大喝一聲,掙脫了影的手,轉頭就走。

 

  雲連忙追上前去,流卻不理會他,逕自向前直行,雲又想追上去,但又擔心影的傷勢,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影。影歎了口氣,轉頭對非凡宇等人道:

  「我身上有傷,初賽......

 

  「交給我們!」非凡宇連忙道:

  「你們先去休息,也讓流兄冷靜一下。」

 

  影淡然點頭道:

  「好。」也不再多說廢話,就由雲攙扶著,向流離開的方向走去。

 

  「影兄。」非凡宇看著他的背影,忽然又開口。

 

  影停下腳步,卻沒有轉身。

 

  「多謝。」

 

  「嗯!」影沒有說什麼,緩步離去。

 

  「這個流真是莫名其妙!」夜舞在一旁對對流的行為依然忿忿不平,忍不住罵道。

 

  非凡宇歎口氣道:

  「我倒覺得這三兄弟真是性情中人,值得深交,但希望他們別因為這樣就離開我們。」

 

  跟著他有點好奇地看向夜舞道:

  「妳今天是怎麼了?平常打我毫不手軟,今天我被別人打一下妳竟然哇哇叫?我今天被打的這一拳跟妳給我的傷比起來,簡直就像蚊子叮一樣吧?」

 

  夜舞不知為何,臉竟是一紅,跟著又惱羞成怒地罵起來:

  「我高興!不行嗎?你有沒有聽過打狗看主人這句話?誰打我養的狗,我就打誰!」

 

  

§

 

  「策部」中,核定過報名資格的門派,都被請進了寬闊的大廳,雖然每個門派都只派菁英,但大廳中還是很快地擠滿了上百名江湖俠客,一時好不熱鬧。

 

  「蒼穹」剩下的「老成員」三人一起擠進了大廳的一個小角落,觀察著眾多武林人士,只見相熟的便假意噓寒問暖,實則互探虛實,有仇的則是劍拔弩張,互相瞪視。夜舞和亞當不由得都感到又是新鮮,又是格格不入。

 

  非凡宇卻仔細研究張貼在柱上的報名表,忽然叫了起來:

  「『上官世家』也有參加!這樣上官伯父和情妹子一定都會來!」

 

  亞當喔了一聲:

  「情妹子?」

 

  非凡宇臉一紅,臉忙道:

  「沒有啦!因為小時常在一起玩,所以叫慣了。」

 

  夜舞臉色微變,亞當卻仍然不知好歹地道:

  「青梅竹馬?心上人?」

 

  非凡宇只能苦笑:

  「亞當,你的文學造詣怎麼突然變好了?」

 

  夜舞則是重重地哼了一聲,心裡不知為何地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非凡宇卻沒有發現夜舞的異狀,回憶起過往,十分懷念地道:

  「小時候她常來我們家玩,我和三哥每次都會捉弄她,小蘭姐姐和輕煙姐姐就會幫她來對付我們,有一次我和三哥一起拿蚯蚓放到她的面碗裡,結果她氣得兩天不和我們說話。我和三哥約好,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再替她做一碗真正的蚯蚓面,但是......

 

  非凡宇的聲音突然停頓,臉色也變得異常蒼白,原本不正常壓抑在心裡的悲傷,再一次地被勾出來。

 

   「但是......」他再也說不下去,緊緊地摀住了臉。

 

  不是決定了不哭嗎?!不是已經決定了不哭嗎…

 

  為什麼......卻是如此難受......

 

  非凡宇的神情淒苦,卻沒有淚珠滾落,反而像是因為極度的壓抑,而更顯悲淒。兩人被非凡宇的神情嚇到,夜舞一時也忘了發脾氣,還以為非凡宇想到他的情妹子不理他,吃吃地道:  

  「失......失戀是常有的事......不用那麼痛苦啊......

 

  非凡宇霍地抬起頭來,從來不曾真正對夜舞發怒的他,竟然大聲吼了出來:

  「妳又知道什麼?!妳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夜舞哪曾被非凡宇這樣吼過,一時整顆心好像突然停止了跳動,只能呆呆地愣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中,似乎隱隱地有些許的水光,在蕩漾著。

 

  四周的人群喧鬧,雖然有幾人往這邊看來,卻沒有人太過注意。

 

  單純的亞當,更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幸好非凡宇很快地回復了過來,他深呼吸了幾口,有點歉疚地看著夜舞道:

  「對不起,我太凶了。」

 

  只可惜他的道歉完全換不來回報,夜舞臉上的神情轉變之迅速,讓眾人都瞠目結舌,跟著很快就聽見非凡宇的慘叫: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啦!別打了!要死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鷹 的頭像
子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