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舞打非凡宇的這種情節,亞當算是司空見慣,但周遭的武林人士何曾看過此等陣杖,一時都感到歎為觀止,議論紛紛。然而夜舞打得正起勁的同時,吵雜的大廳忽然安靜了下來。

 

  眾人不約而同都往外看去,卻是一個風姿英朗,容貌絕世無雙的美男子自外瀟灑走入。

 

  「無情公子!!」一時驚呼聲此起彼落,自從無情公子在報名時被非凡宇點破了身分,這個天大的消息馬上傳遍了整個西鎮,畢竟天榜第五的高手,有許多人一輩子想見也見不到。

 

  不過除了武林人士外,這幾日西鎮同樣也湧入了大量花樣年華的少女,只因家財萬貫又風流瀟灑的無情公子,是天下少女癡心追求的完美情人。單以這一點來看,天榜前十名的高手中,就沒有任何人能及得上無情公子了。

 

  「天榜第五!多情卻總似無情,無情但又藏深情......原本還以為只是誤傳,想不到他真的來了!」

 

  「開什麼玩笑,有無情門參加,這次哪還有可能得第一。」

 

  「但他好像只是一個人來?」

 

  「一個人來又如何?他一個人就可以排入『武林廿七』有餘了。」

 

  「說得也是,只可惜他太過沉迷女色,可惜,可惜......」一名看來見識廣闊的中年漢子歎氣道。

 

  無情公子卻像是聽到了這句話,驀然轉頭朝他望來,眼神雖然溫和瀟灑,卻更有一種銳利。

 

  中年漢子嚇了一跳,想要躲進人群之中,無情公子卻已緩步走來,看起來腳步雖緩,卻是兩三步便到了他身旁。

 

  中年漢子沒有料到自己的一句話惹上了這個超級高手,渾身哆嗦起來,便想要連聲道歉,無情公子卻先開了口:

  「你說錯了。」

 

  「是是......」中年漢子連忙應道,無情公子卻沒有讓他說下去,繼續道:

  「我並不只是沉迷女色。」

 

  無情公子微微一笑,其迷人風采,讓在場大多數女子都是忍不住臉紅心跳。

 

  「我第一重朋友,第二好武......女色,排第三而已。」

 

  無情公子一句話,讓中年漢子聽了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四周圍觀的武林人士,也俱都議論紛紛起來。

 

  「都說無情公子不重名不重利,如今看來似乎真是如此。」

 

   「但若是這樣......他又為何要來?」

 

  無視於眾人目光,身著紫衫的無情公子,長髮束在背後,手持紙扇微微晃動著。跟著他看到了人群中的非凡宇等人,當下對著非凡宇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非凡宇想不到無情公子對自己倒是相當有禮,便也點頭回禮,不過想到自己跟無情公子借了五百兩,雖說對方絕不會在意,但這筆債總是要還,忍不住便開始盤算要到哪個賭場去贏些錢回來。

 

  一旁的夜舞對於「多情卻總似無情」這句話倒是充滿了疑問,正想要開口詢問非凡宇時,忽然卻有一宮裝美女自人群中奔了出來,抱住了無情公子哭喊:

  「無情!你真的來了?我還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

 

  無情公子嚇了一跳,他原本不想引起注意,就是怕發生這種情況,但無情公子畢竟非同凡人,馬上從容微笑,腦中迅速在幾百個名字中搜索到了正確的選擇:

  「我也以為再也看不到妳了。蓉,這段日子我每天都在想妳。」

 

  「真的嗎?我好高興......等等!你不是說,得了絕對沒辦法治療的絕症要去深山裡隱居,因為不忍心傷害我所以要跟我分開?」宮裝美女逐漸冷靜下來,臉上卻開始現出了懷疑的神色。

 

  無情公子深吸一口氣,知道自己遇到了生平最難解決的三種情況之一,但他的面色仍然不變,沉穩而緩慢地回答:

  「其實......我來是要跟妳說......」

 

   「說什麼?」

 

   「我的絕症已經治好了。」

 

  「啊?」

 

   「但是,我不敢見妳,因為我怕,如果再給妳希望,下次妳會傷得更重。」無情公子的神色充滿了深情和悲傷,被喚為蓉的宮裝美女再也忍不住眼淚,哭倒在無情公子懷裡。

 

  非凡宇邊揉著适才被夜舞痛打的地方,一邊瞠目結舌地看著事情的發展,跟著忍不住讚歎了起來:

  「真是高手啊!只用了三言兩語而已,竟然就化解了這樣的曠世危機。」

 

  夜舞卻竟然已經哭紅了眼:

  「你在說什麼?他們的故事好感人。」

 

  亞當也跟著附和道:

  「原來這就是人類的愛情,果然偉大。」

 

  非凡宇瞪大了眼睛,啼笑皆非地看著兩人,他熟知武林典故,自然知道無情公子為人之風流無雙,恐怕也只有意亂情迷的當事人,以及像夜舞和亞當這樣單純的人,才會被無情公子騙倒。但雖說如此,非凡宇卻也並不討厭無情公子,雖然曾懷疑過無情公子可能跟「紅」有關,現在既已得知「紅」的消息,自然也排除了無情公子的嫌疑。

 

  卻在這時,從門口到門內,又是一陣靜謐。

 

  和适才無情公子進來時的安靜不一樣,是一種真正的靜謐。

 

  一個白衣勝雪的女孩子輕柔地走了進來,她如夜色般的黑髮飄曳著,臉上微微帶著淡淡的笑意,彷佛她走進了一座充滿花香鳥語的世外桃園,而不是吵雜煩擾的大廳中。

 

  她的臉頰直到頸項,都如雪色一般的白,映照著深藍色若海洋般的雙瞳,讓人感到她是如此地纖柔細緻,像一朵盛開卻依然小巧精緻的花朵,忍不住想伸手呵護。

 

  每個人都停住了,呆呆地看著她,不論男女老少。但最先回復過來的,竟是身患絕症又神奇治癒的無情公子。

 

  只見他微微錯步,便已掙脫了蓉的懷抱,瀟灑地來到那白衣女子身前。跟著朗聲吟道:

  「多情卻總似無情,無情但又藏深情。」

 

  說完他深深一揖,用俊朗如星的雙目凝望著白衣女子,真誠之中又充滿了豐沛動人的情感。在眾人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視之下,無情公子以無比溫柔深情的語調,一字一句地說道:

  「在下無情公子,一生無情,只為等妳。」

 

-----------------------------------------------------------------------------------------------------------------

 

<武林花絮>

 

 「若說『皇』是全『中原』武林人士仰慕崇敬的對像,那無情公子恐怕就是全『中原』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完美情郎。只是當這情郎翻臉之時,卻又有著任何女人都無法承受的無情。」                    

 

   胡道 「冰焱名人風流史」-無情篇 。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