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內的江湖豪客俱都張大了嘴巴,一開始被無情公子的深情感動的夜舞和亞當,更是瞪大了眼睛搞不清楚狀況。

 

  蓉伸手掩住了嘴,不敢置信地看著無情公子。跟著她勉強一笑,拉住了無情公子的衣袖,悄聲道:

  「無情,別再開玩笑了,不好玩兒。」

 

  無情公子卻冷冷地甩開了她的手,淡然道:

  「妳我緣份已盡,別再強求。」

 

  蓉面色大變,淚水泉湧而出,歇斯底里地喊了出來: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說......」無情公子面色深沉:

  「我已經不再愛妳,別天真了。」

 

  「那你剛才那些話......

 

  「都是假的,其實我根本也沒有得過絕症,也只有妳才會相信那樣愚昧可笑的說法。」

 

  「你這人是怎麼回事!!」一道嬌俏的女子聲音怒叱,卻竟然不是蓉。

  

  非凡宇和亞當心下一沉,知道這時候會出聲的必定只有一人:夜舞!

 

  果然夜舞已經閃到無情公子面前,插腰怒駡道:

  「無情公子?我看是無恥公子吧?!」

 

  夜舞這話一出,大廳中好些人忍不住竊笑了起來,無情公子雖是天榜前五的特級高手,但生性風流,行事手段也不會太過淩厲,加上「無情門」並非皇朝,與「天下」的實力天差地遠,因此在武林中的威望,遠遠不及天下第一的皇。

 

  無情公子看見發話的是夜舞,倒是一點都沒生氣,微微一笑道:

  「原來是夜姑娘,真高興再次遇見妳,這幾天可好?」

 

  「非常不好,看見你這般無恥之徒,就更大大地不好。」夜舞老大不高興地回道。

 

  四周一片議論紛紛,事實上眾人早知無情公子聲名狼藉,故今日見到他的行事,倒也不太過驚訝,反而是夜舞這樣一個俏麗動人的小姑娘,竟然敢指著無情公子的鼻子大罵,更讓人覺得稀奇。

 

  「無恥之徒?何以言之?」

 

  「你見一個愛一個,負心薄幸,無恥之極!」

 

  「情愛之事,似乎與他人無關。」無情公子微微一笑,輕搖摺扇道:

  「就算是要罵我,也該是由蓉兒來罵,夜姑娘強自出頭,不知是何用意?」

 

  夜舞倒是一窒,只覺聽起來也是有點道理,她忍不住轉頭對蓉道:

  「那妳就罵吧!我幫妳撐腰,別怕!」

 

  蓉卻搖了搖頭,淒聲道:

  「多謝妹子相助,但是我......

 

  她轉頭看了無情公子一眼,目中情深依舊,只是多了幾許悲涼、幾許愁思。想到無情公子最後還是稱了她一聲「蓉兒」,就像是又回到了從前兩人情濃之際,蓉臉上淚珠滾滾而落,跟著驀然掩面,狂奔而去。

 

  夜舞瞠目結舌地看著蓉就這樣跑走,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無情公子卻逕自走到适才驚豔全場的白衣女子身旁,微微一揖。

 

  「『多情卻總似無情,無情但又藏深情。』小女子雪漫漫,今日難得有幸能遇到天下第五的無情公子,這廂有禮了。」白衣美女微微一笑開口,聲音透著清深幽遠。

 

    「哪裡,世俗濁名不足掛齒,天下第五的名聲,及不上雪姑娘美貌的萬分之一。」無情公子視線一回到雪漫漫身上,神態馬上又是溫文儒雅,俊朗非常。

 

   「但可惜還有下面兩句:『滅盡人間不平事,傷透天下少女心。』」雪漫漫望了蓉離去的方向一眼,淡淡地道:

  「像你這般棄女人如草芥之徒,實在找不到能讓我動心之處。」

 

  無情公子瀟灑一笑,淡然道:

  「原本我也不想無謂傷她,但如今既然愛上了妳,我自然得將話講清楚。難不成要我藕斷絲連,一直玩弄她到徹底不能自拔,為我痛苦而死才算是負責?雪姑娘,您將在下也瞧得太過無恥了些,我對每一個我所喜愛過的女子,都是真心誠意,只是感情,未必能如細水長流而已。」

 

  非凡宇聽了這句話,原本對無情公子的觀感頓時有了些轉變,原先認為無情公子之無情有如世俗紈絝子弟,但深深思考此段話的涵意,又覺得其確實已得到了徹底的「多情卻總是無情」之真味,然而其中之殘酷,仍是令人難以接受。他不禁又想到了已經逝世的家人,心中忍不住大慟,輕聲道:

  「不懂失去的痛,豈能妄言真心誠意?」

 

  非凡宇的聲音雖輕,但大廳中眾人都專注在無情公子和雪漫漫身上而鴉雀無聲,所以非凡宇的話極為清晰地傳入了眾人耳裡。無情公子雙肩微聳,看向非凡宇,只見他眉宇間有著深深的憂色,卻不減其從容神采。無情公子對非凡宇印象不錯,他的直率和淡然氣質都讓無情公子相當欣賞,也將他是為可以結交的朋友,但卻沒想到非凡宇此時會講出這樣一句強硬的話語。

 

  無情公子先是有些錯愕,但跟著卻發現自己耳中不停回蕩著非凡宇「不懂失去的痛」這句話,彷佛這句話像是一枝突然而來的冷箭,深深刺入了心口。一個早已深埋多年的倩影,不知為何暫態浮上心頭,他只覺得心如刀絞,臉色也變得蒼白,

 

  非凡宇原只是有感而發,出口才想到會得罪無情公子,又看無情公子臉色發白,恐怕已是震怒,但他個性雖極隨和,對於認定之事,卻不會改變。此時見無情公子發怒,他也不像之前中年漢子那般惶恐,反而淡定地看著無情公子,眼神之中,未有退讓之意。:

 

  然而無情公子卻不像他所想一般出言反駁,也沒有當場發怒,他只是淡淡一笑,緩緩說道:

  「賢弟說得甚好。」

 

  跟著負手低頭,竟是沒有再跟雪漫漫說話。

 

  雪漫漫略感詫異,先是凝視了無情公子一會兒,跟著又若有意、若無意地瞄了非凡宇一眼,眼中神色奇特,卻也沒有說些什麼。不管廳中有多少男子還在注視著她,但真的能讓她望上一眼的,也就只有無情公子和非凡宇兩人。

 

  眾人議論紛紛中,一些好事之徒已經開始討論起「武林絕色榜」的事情,雖然雪漫漫似乎不常在江湖上行走,因此先前並未列名榜上,但無情公子追求雪漫漫的事情一旦傳出,加上雪漫漫的驚人的美麗容顏,看來她進入「武林絕色榜」前幾名的日子應該不會太遠。

 

  另外夜舞狠揍非凡宇和大膽衝撞無情公子的行為也讓許多人有了深刻的印象,只是即使夜舞的容顏也是十分清麗秀美,但憑她的這番兇悍作為,能不能登上「武林絕色榜」恐怕還是未知之數。

 

  這時一名中年儒士驀地奔到非凡宇身前,一把搭住了他的肩膀,大聲道:

  「小宇!原來你真的沒事!為什麼不來找我?」

 

  非凡宇凝目一看,果然便是父親的知交好友,上官風雲,忍不住也大喜道:

  「上官伯父!」

 

  「你這小子,慕容峽那老不死跟我說你到過他那邊,我還不敢相信,原來竟是真的,你為何不來找我?就算『上官世家』不夠班排上『五大世家』,但憑我和你爹的交情,說什麼也會幫你報仇!」

 

  「我知道您會......」非凡宇喉頭微微哽咽,輕聲說道。

 

  但就因為這樣,才不去找您......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