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宇愣愣地看著上官風雲,卻說不出話來,上官風雲見他不說話,以為他心裡難過,當即又拍拍他的肩道:

  「生死有命,你爹娘一生行事高潔,雖然遭此不幸,但你既然沒事,就應該持守他們的理念,好好地活下去。」

  

  「多謝上官伯父,宇知道。」

  非凡宇點頭,又看向站在上官風雲身旁的一名青衣少女道:

  「情妹子。」

 

  這少女正是上官風雲的獨女,上官情,她一雙大眼柔柔地凝注著非凡宇,輕聲道:

  「宇哥哥,自從你家出事後,我爹沒有一天不在擔心你......

 

  「豈止是我擔心?妳這妮子自己不也一樣?茶不思飯不想的!」上官風雲哈哈一笑,上官情不由得漲紅了臉,低下頭來。

 

  夜舞在一旁看的早就很悶了,這時看上官情的樣子,忍不住更重重地哼了一聲,上官風雲一愣,轉頭打量了一下夜舞,只見其顏清麗之極,表情雖是帶著幾分倔強蠻橫,但膚若凝脂,墨髮似瀑,一雙水靈大眼骨溜溜轉著,美貌實是遠勝過自己的女兒。他忍不住微微點頭道:

  「小宇,這位姑娘莫非是你的......

 

  「只是朋友,只是朋友。」非凡宇被人誤會和夜舞是情侶不知已經有幾次,而每次夜舞都是大發雷霆,這時眼見夜舞神情已然不善,連忙先行澄清。

 

  然而夜舞聽非凡宇否認得這麼乾脆,心頭一陣無名火卻更是高高竄起,她狠狠地瞪了非凡宇一眼,跟著卻又甜甜一笑,轉身就走。

 

  非凡宇心頭一陣寒意,不知道夜舞這樣的表現到底是什麼意思,但上官風雲和上官情都緊盯著自己看,實在也不能就這樣跟著夜舞走,只好哈哈一笑道:

  「別理她,她脾氣就是這樣古怪。」

 

  上官風雲撫須微笑,上官情則睜著一雙大眼看著非凡宇,似乎不很明白兩人之間的關係。不過身為女人的直覺,卻讓她的心裡微微地緊簇了一下。

 

  夜舞負氣走了一小段路,忍不住又停下來回頭看看,卻發現非凡宇竟然沒有跟來,不禁又是用力一跺腳。跟著她環顧四周,只見到一張張陌生的臉孔,傳進耳裡的聲音俱是武林間的行話,一時只覺得異常孤單寂寞,彷佛身陷大海中的小船,飄來蕩去。

 

  該死的笨宇!心裡有什麼事從來不講,只會莫名其妙地吼我,遇上了以前的上官伯父、情妹子,高興地跟什麼一樣,把我撇在一旁不理。娘,舞兒在這裡很孤單,妳知不知道......

 

  夜舞越想越是委屈,眼淚幾乎就要奪眶而出,忽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卻從身後傳來。

 

  「舞姐姐。」

  夜舞回頭一看,卻竟是亞當,連忙將眼角的淚水抹去,沒好氣地道:

  「你跟著我跑來做什麼?」

 

  「人類的感情,都那麼複雜?」亞當偏著頭,看著夜舞好奇地道。

  

  「哪裡複雜?」

 

  「妳和宇大哥,給我的感覺就是很複雜。」

 

  「小孩子懂什麼啦!」

 

  「我已經八百歲囉!」亞當抗議道:

  「不是小孩子吧!」

 

  「不管你幾歲,總之感情這回事,別碰最好。」夜舞根本也不相信亞當已經八百歲,當即做出一副熟知世故,裝模作樣地道。

 

  「舞姐姐很懂感情?」

 

  「我......」夜舞一愣,那彷佛已然遙遠的娘親身影,驀地又現心頭,一時思緒紛擾:

  「不懂。」

 

  「喔......」亞當這下子更是大惑不解,摸了摸頭,也不知能再問什麼。

 

  兩人就這樣在人群中默立了好一會兒,非凡宇終於走了過來道:

  「準備要開始了,你們別再亂跑。」

 

  亞當天真一笑道:

  「我是跟著舞姐姐。」

 

  夜舞哼了一聲,看也不看非凡宇一眼。非凡宇碰了一個冷釘子,也不知夜舞到底在生些什麼氣,只好摸摸鼻子,乖乖地站在一邊。

 

  這時只見大廳內室走出了一名官員,他咳了幾聲,大廳登時安靜下來。

  「傳『皇詔』!」

 

  官員見眾人都已注目於他,當即高聲朗念:

  「余以為當今世道邪魔猖獗,對我『中原』闊土虎視耽耽,然不僅『天外異族』妄想入侵,『中原』諸大勢力也是各自為重,甚且互相殘殺。如今二度舉辦『天下試煉』,除遴選遞補『非凡世家』之門派外,更祈『武林廿七』做出進一步的盟約締結,齊心對抗魔族野心,過往之冤仇,一筆勾銷。」

 

  官員將『皇詔』念畢,大廳內當即響起一陣叫好聲,一些老一輩的耆宿更是連連點頭,只因近年來「武林廿七」勢力逐漸不均,強者愈強,弱者愈弱,如五大世家、七大勢力、九大門派這些沒有「人民」支援的組織,跟排名在上面的幾個「皇朝」已可謂之天差地遠。若再這樣放任下去,「中原」內憂必不會斷。

 

  而在「武林廿七」中,位元處「中原」週邊,擁有自己人民的「兩方異族」以及「三分皇朝」,雖然實力極強,卻也因此無法真正以「天下」馬首是瞻,甚至還有「天外異族」入侵「天下」之舉。

 

  也因為中原無法團結,每次亂邪葬天到來,都鬧得滿地風雨,許多有識之士更認為,亂邪葬天再次現身中原,便是魔族入侵的前兆。雖然天榜第四孤康親自出手,擊傷亂邪葬天,但若是魔族四將率領著各自的直屬軍團一齊前來,加上恐怖至極的魔主,沒有人有把握一盤散沙的中原,可以抵擋得住。

 

  而「天下第一人」皇既然下了此一皇詔,代表他將會從這一次「天下試煉」開始,與另外幾個皇朝異族聯盟,甚至會跟「天外異族」議和締盟,藉此防備隨時可能入侵中原的魔族,對中原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在場眾人皆為武林人士,雖然未必能瞭解大局,但基本的概念還是清楚,因此很快地眾人便鼓起掌來,大聲叫好。

 

  亞當雖然聽不太懂官員說些什麼,但看眾人臉上神色奮悅,便也跟著連連點頭,拍起手來,非凡宇卻深深地皺起了眉頭,一時有些魂不守舍。

 

  「宇大哥,你怎麼了?」亞當見非凡宇神情不對,好奇地問道。

 

  「若是一筆勾銷......那『紅』......」非凡宇喃喃自語,沒有人聽見他說些什麼。

 

  「『皇詔』宣達已畢,現公告『天下試煉』初試項目。」官員跟著朗聲道:

  「請各位英雄豪傑按門派先行站好,公告完專案與進行方式後,『天下試煉』西鎮初試便將展開。」

 

  夜舞餘怒未消,這時聽官員這樣說,一把火忽然又冒了上來,高聲道:

  「英『雄』豪傑?那女子就不是人了嗎?」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