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讓我來選!」夜舞雖然把非凡宇狠狠教訓了一頓,依然餘怒未消,一個人大步走在前面,一扇一扇地看著。

 

  不一會兒,卻見夜舞在其中一扇門前停了下來,亞當連忙擠上前去,卻發現門上寫著「莫憶」二字,小字批註則是若有若無地浮刻在旁,寫著「往事成煙莫問,憶者總是自傷。」

 

  亞當不知為何,看了這小字卻是面色微變,展現出與平時的天真不一樣的表情。非凡宇也湊上前,看完後搖頭道:

  「憶者,回憶之人,這真不知會是怎樣的關卡?」

 

  這時門卻忽然打開,走出了數人,其中當頭一名大漢邊走邊破口大駡:

  「這怎麼可能忍得住?實在太過份!」

 

  他身後之人卻沒有回應,非凡宇仔細觀察,卻發現諸人都是面色慘白,彷佛遭遇了什麼極大的痛苦,他忍不住開口問道:

  「請問一下......

 

  「別進去就對了!」帶頭的大漢話聲仍然豪邁,粗魯地道:

  「這門不是人進的!該死!」

 

  夜舞眉頭一皺問道:

  「到底裡面是什麼?」

 

  「姑娘莫進也莫問,否則只會像小弟一樣......」大漢身後一名瘦削的書生緩緩地道:   

  「後悔莫急............哇啊......」書生說著說著,竟然就掩面痛哭起來。

 

  非凡宇、夜舞和亞當都嚇了一跳,不知他為何如此,書生旁邊一名宮裝婦人連忙扶住書生,搖頭歎氣道:

  「他受的傷害太大......唉!跟他們比起來,我還算是好的,至少也算是解開了一個一直壓在心頭的謎。」

 

  「那妳為什麼要說話?!」大漢忍不住罵道:

  「妳不說話不就過了!」

 

  婦人柳眉一豎,冷冷地道:

  「我剛才若不說話,還算人嗎?你自己還不一樣!」

 

  非凡宇和夜舞見兩人吵了起來,卻越聽越摸不著頭腦,只能目送三人離去。

 

  眼看兩人似乎起了想要進這扇門的念頭,一旁的亞當勉強笑道:

  「不如我們換道門......

 

  「不行!」夜舞斬釘截鐵地道:

  「我要選這道。」

 

  「但是......」亞當還想再說話,卻又被打斷。

 

  「沒什麼但是,要是因為這樣就怕了,那還參加什麼?」夜舞揚聲道,心裡卻又是另一番心思。她忍不住轉頭望向了非凡宇,早前非凡宇對她大吼的話語,又像是再聽見了一次......

 

  「妳又知道什麼?妳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是......我不知道......但你呢?問你什麼,都只是像沒事一般笑笑帶過。

 

  和上官世家談笑的你,和我們相處的你,過去的你,現在的你,都不一樣。

 

  你什麼都不願和我們說,不管是過去的快樂,或是悲傷……

 

  難道我們......不是朋友?

 

  我知道你的家人俱亡,但為什麼你會活了下來?為什麼你不肯練武,卻又執意報仇?

 

  我想......知道你的過去。

  

   「回憶嗎?」非凡宇並沒有注意到夜舞正看著他,反而一直緊盯著門,同樣思潮翻湧。

 

  家人......原是我僅有的回憶。

 

  但現在,我有了新的朋友。

 

  亞當、影、流、雲......還有夜舞......

 

  夜舞......

 

  現在的我,開始想要擁有未來。

 

  但是,若不能坦然面對過去,又該如何追求未來......

 

  非凡宇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語氣卻是堅定無比:

  「我們該進這道門。」

 

  亞當又想要說話,卻又似乎想到什麼,神情極是複雜,但夜舞和非凡宇卻沒有留意,而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進門後,只見一個空蕩蕩的房間,沒有任何事物。三人正感奇怪,一個聲音卻不知從何處傳了過來:

  「汝等三人,將依序進入回憶之中。」

 

    「破關之法,唯有一途。」

 

  「當事之人須不言、不動、保持超然之姿於回憶裡,直到結束。」

 

   「任一人成功,即算過關。」

 

  夜舞大聲道:

  「聽不懂!」

 

  非凡宇歎口氣解釋:

  「不言就是不說話,不動就是不要有動作,從頭到尾就當自己是局外人就可以過關了。」

 

   「喔!這麼簡單?」

 

  「就是這麼簡單,你就算沒讀好書,也該有基本的常識,沒有常識也至少該動動腦子......

 

  「你,又,想,死,了嗎?」

 

  「汝等若已瞭解,就啟程吧!」那聲音像是沒有情感,又緩緩傳來。

 

  聲音一落,房間倏地轉為黑暗,有若冬夜,跟著從遠處出現了一道微弱的光芒,迅速地擴大至三人眼前,將三人包覆。三人只覺眼前一花,竟變成身處在一座古樸實華的大廳裡。

 

  非凡世家的議事廳!

 

  非凡宇看到了他父親非凡烈,母親慕容離離,還有那些已經永別的兄弟姊妹們。他禁不住要叫了出來,但他還是忍住了,因為心裡很清楚地知道,這些只是幻覺。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進入回憶中嗎?非凡宇的心十分地亂。 而眼前也開始殘忍地重演著永遠忘不了的景象。非凡宇甚至看到了自己,還聽到了父親對自己說:

  「逃!報仇!!」

 

  夜舞也聽見了這句話,她驚訝地看著這一切,原來非凡宇之所以能活著,是因為他爹的決定嗎?但這對他又會是多麼大的傷害?為何他爹要讓他逃?為何他爹又要他報仇?為何他爹要讓他只有一個人......

 

  只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

 

  非凡宇則是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就這樣地走掉了......

 

  不能走啊!!走了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然而「自己」當然沒有聽到他內心的呼喊,還是走了。

 

  還是走了。

 

  就跟那時候一樣,即使明知道父親是要自己逃命,仍然說服了自己是去找救兵。是真的相信可以幫助他們嗎?還是只是因為慌亂而不知所措?因為懦弱而逃離?非凡宇幾乎就要喊了出來,卻看著「自己」逐漸遠去,而至消失。

 

  但......怎麼可能?!

 

  即使「自己」已經走了,非凡宇卻震驚地發現,他依然留在議事廳裡。眼前所見到的,是自己回憶裡完全沒有過的景象。

 

  如果只是回憶的話,完全不可能會看到的景象。

 

  非凡宇看到了數名形貌各異的人緩緩步入大廳。

 

  這幾人非凡宇一個都沒看過,但他雖然不喜練武,卻讀遍家中無數秘藏典籍,因此憑藉著他對武學的廣博認識,很快就從步法中分辨出這幾人都來自於不同的門派,唯一相同的是,他們俱皆有著極高的武學修養。

 

  為首之中年文士雖然看起來溫文儒雅,但一身白袍無風自揚,全身散放強烈戰意,若單論內勁,甚至可能比天榜排名第三十七的非凡烈還要更強。

 

  這些人是......

 

  「紅」!?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