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家主,交人,饒全家不死。」白袍文士淡然道。

 

  交人?「紅」是為了某人而來?那這人是誰?莫不會是......

 

  「不用多說廢話。」非凡烈面色平淡,卻似乎是已有覺悟:

  「你們都是一代絕頂高手......何以甘做異族鷹犬?」

 

  異族?!

 

  「你也別說廢話。」白袍文士冷然道。

 

  非凡烈微皺眉頭,不想在口舌上再多做文章,他驀地一震,雙掌渾然成圓,緩緩自外向胸口收攏,強大的氣勁欲吞欲吐,帶動了大廳上的燭火跟著一明一暗。

 

   「天榜三十七,果然內功驚人,在下是『紅』之蒼茫左使:司馬丞,在此領教高招。」

 

  司馬丞!一旁觀看的亞當和夜舞都沒有反應,非凡宇卻是極為震驚。司馬世家在武林中不算赫赫有名,並未排入「武林廿七」之中。但即使如此,卻也曾經出過一個頂級高手,那就是司馬丞。

 

  第十代天榜,司馬丞排名三十,只是後來不知為何突然銷聲匿跡數年,不知生死,因此在最新排定的的第十二代天榜被除名。

 

  然而為何司馬丞會在這裡突然出現,又成為「紅」的蒼茫左使?「紅」跟異族有甚麼關係?是「天外異族」,又或是「西北異族」?滅了非凡世家的明明就是天雷,但為何這幾人當中,全都是武林高手,不像會有使用魔法之人?

 

  非凡宇還在思考時,司馬丞手上不知何時已多了兩隻形狀奇特的判官筆,他一手向天,一手向前,傲然凝視非凡烈。

 

  兩大高手相持不動,在「旁邊」觀看的非凡宇,卻只覺得手心滲出了冷汗。即使早已知道了家人俱會被殺盡的事實,但看著眼前這彷似真實的情景,仍讓他的心狠狠地被揪在了一起。

 

  夜舞同樣也看到了這個情景,她震訝且不敢相信在這所謂的「莫憶」之門,竟會出現如此不可思議的情況,姑且不論是真是假,光是非凡宇臉上痛苦的神情,就已夠讓她後悔莫及,她想要開口安慰,卻發現自己竟是完全不知該如何開口,她一時間渾身發冷,害怕自己是否鑄下大錯。

 

  夜舞越想越怕,她看著非凡宇愈顯痛苦的神情,終於再也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握住他的手。

 

  但是,夜舞卻動不了。不管她如何努力,都無法讓手往前一些。

 

  為什麼?難道不是回憶之人,就無法阻止?一定要這麼殘忍?!

 

  倏然眼前光景轉變,議事廳中瞬間成為戰場,非凡烈和司馬丞兩人激烈相抗,兩人都已負傷,仍未分軒輊,然而「紅」的其他人與幕容離離、非凡劍......等人的情勢卻十分不樂觀。尤其是非凡劍被一名身穿紫衣,手持雙劍的中年高手逼住,不斷後退,幾乎要退到了非凡宇等人的身邊。只見他左支右絀,被雙劍在身上劃出了一道道血痕,似乎已無法再支持下去。

 

  非凡烈和慕容離離都發現了非凡劍的危機,但苦於被各自的對手糾纏,無法前往援救,非凡烈大吼一聲,雙掌大開大闔,欲要猛攻逼退司馬丞,卻反而被司馬丞覷中了一個破綻,叛官筆如水蛇般滑入,沒入他的右肩。

 

  非凡烈瞪大了雙眼,反手一掌,竟劈斷了判官筆,但卻再也不可能救到非凡劍了。

 

  「殺你的人是韓雙雙,記好了!這一招名為......『咫尺天涯』!」強攻非凡劍的紫衣人冷冷一笑,手中雙劍驀地幻化為劍網,向著非凡劍當頭蓋下。

 

  慕容離離忍不住驚叫,但她亦完全沒辦法阻止這致命一擊,非凡劍心裡一寒,知道自己難逃一死。

  

  咫尺天涯。

 

  天涯很遠,人亦很遠。

 

  但有時,卻近在咫尺......

 

  就在這一瞬間,出現了一縷刀光。

 

  然後是一把刀。

 

  最後則是一道鋪天蓋地,君臨天下的刀氣!

 

  如同劃越了空間,斬破了時間一般,來到眾人之前。

 

  《橫世霸業》!

 

  非凡宇緊握著手上一把莫名出現的刀,揮出了他從來不曾真正使出的絕招。

 

  韓雙雙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刀逼得往後連退數步,他極為不可思議地瞇起了眼睛,看著從虛空中莫名出現的非凡宇。

 

  不只是韓雙雙被震懾,非凡宇如鬼魅一般地出現,讓整個大廳的人都驚訝地停下了動作,但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非凡烈,即使是非凡劍适才身陷危機,亦沒有顫抖的他,竟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驀地大喝道:

  「你回來做什麼?!我不是要你走?!」

  

  非凡宇豪氣飛揚,大聲道:

  「爹!我不走了!我和你們一起作戰!!要死!我們全家人也要死在一起!!」

 

  慕容離離看到非凡劍被救了下來,救他的更是原本以為再也見不到的非凡宇,忍不住喜極而泣。非凡劍則是朗聲一笑,搭住了非凡宇的肩膀道:

  「說得好!這才是我的七弟!」

 

  非凡烈的神情卻極是複雜,他凝視著非凡宇,一時竟是說不出話來。

 

  非凡宇開懷地笑了,從那天以來,他第一次真的笑了,連眼角都笑出了淚。

 

  已經錯過了一次!這次決不能再錯!絕對不要再離開家人!不要再經歷那種撕心裂肺的痛!

 

  再也不要選擇一次......不哭......

 

  但是,眼前的景象,卻又驀地漸漸淡了......聲音也逐漸遠去......

 

  「不!為什麼?!讓我回去!!讓我回去!!」非凡宇驚恐地大吼了起來。然而卻沒有任何回應,只是從幽遠的深處,淡淡飄來一句話。

 

  「你失敗了。」

 

  非凡宇全身顫抖,他倏然想起這只是「莫憶」之門的試煉,一切都是幻覺,真實的家人,早在一年前就已離去。他看著越離越遠的家人,隱隱約約中,似乎看到了慕容離離哭喊著伸出了手,想要拉住自己。

 

  這只是幻境。

 

  但,卻又是那麼真實。

 

  又要走了嗎?爹,娘......你們又要離我而去?

 

  為什麼要我丟下你們先走?為什麼你們要丟下我一人?

 

  這一次......是不是永遠......不會再見了......

 

  「哇啊啊啊啊啊!!」

 

  非凡宇的悲吼,一如輕薄的擁抱所殘餘之溫暖總難渡漫長的夜一般,逐漸被黑暗吞噬。

 

  直至一切歸於靜寂。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