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眼前又再度清晰。

 

  這次卻換了一個地方,一個非凡宇沒有見過,但另一人卻極度熟悉的地方。

 

  那人是夜舞。

 

  對她來說,太熟悉了。

 

  非凡宇等三人看見一個小女孩,在一間簡樸素雅的房裡跳著舞。

 

  舞姿很動人,但卻似乎舞得很寂寞。

 

  夜舞幾乎便要驚呼出來,因為那個小女孩,正是年幼時的自己。

  

  不久後,一個中年美婦開門走了進來。

 

  「娘!」小女孩馬上叫道:

  「還要跳多久??我想要和小雲她們去玩!」

 

  「不准!繼續跳!」中年美婦馬上斥責。

 

  「但是我每天都在家裡跳舞一整天,我好想出去。」

 

  「不行!妳要趕緊把『武舞』的基礎打好,才能教妳一些更精深的步法招式,沒有時間給妳去玩!」

 

  「可是......

  「不要再說了!『夜』家的女孩子註定是沒有自由的!」

 

  中年美婦說完這句話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只剩下小女孩一個人在房裡,繼續地舞著。

 

  不停地舞著,即使不甘心的淚水已經佈滿了雙頰......

 

  景象突然又變了,卻還是同樣的房間,只是換了不同的人。

 

  不,不是不同的人,只是小女孩長大了。

 

  變成一個清麗中帶點叛逆,嬌美中帶點傲慢的少女。

 

  這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夜舞!

 

  非凡宇和亞當雖也已經猜到,但真正看到之時,還是不免一陣顫慄,太真實了,就像是另一個夜舞活生生地站在眼前,跳著,舞著。

 

  她的舞姿比諸年幼之時,也明顯進步了許多,輕輕地一旋,便彷佛滿室都是她的身影。

 

  如水銀泄地一般的舞,如雲一般的舞。

 

  卻仍然寂寞。

 

  門又開了。夜舞的娘親再次走了進來,她也變老了,頭髮已經白了一大半,說話的聲音也不那麼高昂而強硬。

 

  「今天的舞練得怎麼樣?」

 

  「哼!妳也懂得關心我嗎?」

 

  「我關心的是妳的舞,不是妳。」

 

  「我知道!反正我就是沒人疼!從小到大,幾乎沒出過這個房間幾次!甚至從出生到現在,妳連一次都沒有抱過我!死了倒還可能比活著好!」

 

  「妳憑什麼這樣說話?還把我當是妳娘嗎?!」夜舞的娘親冷然道。

 

  「妳本來就不是我的娘!」夜舞定定地凝視著她,重重地道:

  「妳是夜家的女人,我也是,我們的關係,僅此而已!」

 

  「妳知道就好。」夜舞的娘親冷冷地道,眼中卻閃過一絲傷痛:

  「既然如此,就繼續練!」

 

  「我恨妳!我再也不要見到妳!」夜舞眼泛淚光,往門口沖去,想要逃出這個房間。但她的娘親卻更快,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口。

 

  夜舞面色決然,突地左腳踏前,右腳再往斜右前方用力一蹬,跟著整個身體往左邊旋去。

 

  夜舞的娘親吃了一驚,眼看夜舞就要撞在牆上,突然又是一旋,竟然已到了門外。跟著很快地便奔離了她娘親的視線。

 

  夜舞的娘親卻沒有追趕,只是自言自語道:

  「她的武舞已經到了這樣的境界了嗎?那我應該可以安心了......

 

  跟著她忽然一陣劇烈地嗆咳,咳得彎下了腰。

 

  這時在一旁觀看的夜舞,看著自己回憶的夜舞,整個人卻陷入了一陣冰涼,因為她知道,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

 

  妳不應該走啊!不論如何,都不應該走啊!

 

  夜舞自己知道,那天她一走就是半個月。而等她終於回家時,娘親卻已經得了不知什麼樣的重病過逝了。

 

  她連自己娘親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只知道她娘親留給她一句話:

  「去挑戰,挑戰天下的高手,然後,找到妳的爹......

 

  而她沒有哭,因為她對於這個從小到大逼迫她,害她失去自由,失去童年的娘親,感覺太陌生。她連自己是不是愛她都不知道。但她永遠記得,最後跟自己娘親說的一句話,竟然是:

  「我恨妳!我再也不要見到妳!」

 

  因為為此感到歉疚,所以她又繼續練舞,一直練到自覺爐火純青之後,便決定去履行娘親給她的命令:挑戰天下的高手!

 

  但現在觀看「自己」遠去的夜舞,卻還是沒有呼喊出來。除了因為明知道這只是幻影之外,也因為她的心裡還是有一個結。

 

  一個把她和她的娘親永遠分隔在繩子兩端的結。這個結,大概一輩子也解不開了吧!

 

  然而夜舞卻也發現了一件事,和非凡宇相同的事。

 

  景象竟然沒有跟著離去的夜舞,反而換到了她娘親的床邊。

 

  而她的娘親,正病奄奄地躺在那,似乎只剩最後一口氣。

 

  夜舞震攝住了!

 

  這不是真的!我從來......沒有見過......

 

  這是娘親臨終的時候啊!這是我最不應該錯過卻仍然錯過的時候啊!

 

  夜舞看著床上軟弱的娘親,突然心裡也跟著軟化了起來。但就在這時,夜舞的娘親卻張開了眼睛,看著夜舞笑道:

  「舞......妳回來了嗎?我就知道......妳會回來見我最後一面的......

 

  夜舞再次地震撼。

 

  她看到我了?!她看到我這個本來根本不應該存在的幻影了......但到底她是幻影......還是我是幻影呢?

 

  「舞......以前......娘一直沒有跟妳說......

 

  夜舞不知道該怎麼辦,她還是沒有說話,但眼睛卻離不開她娘親困倦的雙眼。

 

  娘......舞兒......很想妳......

 

  非凡宇也看到了夜舞的神情,即使自己的傷痛依舊,他卻因為夜舞的眼神而動容。非凡宇

 

  心中彷佛像是被什麼漲滿,便想要伸出手,將夜舞抱入懷中。

 

  但同樣的,他不管再怎麼樣努力,也伸不出手,就和夜舞先前的情況一樣。

 

  「其實......每次逼妳練舞......我的心都很痛......

 

  「娘......是非常愛妳的......只是為了不得已的理由......

 

  「每天晚上妳......睡著的時候......娘都會偷偷地去妳的房間......看著妳流淚......

 

  「娘好想抱抱妳......但是又不行......

 

  「我必須逼妳練舞......這是妳身為『夜』家的女人......的宿命......

 

  夜舞想要哭,卻忍了下來。

 

  這只是幻覺,這只是試煉......這只是幻覺......這只是試煉......

 

  「上次......妳離開娘的時候......說的那句話......

 

  「娘聽到時心都碎了......

 

  「現在......妳肯原諒我了嗎?妳還......恨我嗎?」

 

  夜舞的娘親眼裡流露出深切的盼望,夜舞看得出來,她有多希望在她死前,能夠聽到自己最愛的女兒,跟她說一句溫柔的話。哪怕只是一個字也好......

 

  「舞......娘很捨不得妳......但是我沒辦法撐下去......在我床下角落有一個盒子......妳一定要打開來看......

 

  夜舞呆愣愣地看著她的娘親,淚水已經泉湧而出。

 

  這是真的嗎?娘的床下,有一個重要的盒子......

 

  不,這不可能是真的!娘已經走了,她走的時候,我根本不在身邊!

 

  但是......若這是真的......難道......我可以這樣不開口?

 

  夜舞娘親的聲音越來越虛弱,她仍在盼望著夜舞和她說話,但她的生命已經要走到盡頭了,她很倦,真的很倦了。

 

  終於,她的眼睛閉了起來......

 

  「娘!娘!不要走!我要妳留下來陪我!」

 

  夜舞終於再也忍耐不住,她不顧一切地大聲哭喊了出來。

 

  「娘!對不起!我說那些話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好愛妳!真的好愛妳!」

 

  「妳不要走!妳不是還要教我練舞嗎?!我現在就練!妳張開眼睛看啊!!妳張開眼睛看啊!妳張開眼睛看啊......我現在已經跳的那麼好了......就看一下就好......求求妳......

 

  「我沒有真的恨過妳啊......我一直都希望妳來抱抱我啊......

 

  「妳為什麼不抱抱我呢............妳張開眼睛啊!!」

 

  夜舞的聲音越來越小,她抱著娘親瘦弱的身軀,才真正知道失去娘親的痛,原來那竟是那麼樣的強烈,強烈到令她無法承受......

 

  突然,她感到了殘存的一絲溫暖,她驚喜地望向娘親的臉,竟看到娘親的雙眼慢慢地睜了開來。

 

  「舞,妳真的......原諒我了?妳真的跟我說話了......我好開心......

 

  「娘!!」夜舞狂喜地緊緊抱住了娘親。

 

  這是夜舞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和自己的娘親擁抱。但或許在小時候,或許在一切都沒有那麼複雜的時候,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

 

  所有的心結在這一剎那再也不存在了,所有的只是無窮無盡的愛,和溫暖。

 

  然而,這也是夜舞這一生,最後一次擁抱她的娘親。

 

  因為景像突然又淡了,周圍的空氣,彷佛凝結。

 

  夜舞手中的觸感也漸漸地消失,漸漸地不再真實......

 

  夜舞愣住了。

 

  她從未曾享受過的親情,在一剎那間得到,又在一剎那間失去。

 

  而那個聲音卻又從虛無縹緲中傳來,異常地冷漠,像是寒天的雨,冰冷而不留任何感情。

 

  「妳,也失敗了。」

 

  夜舞茫然失措,她的雙手仍然環抱著,環抱著空氣。

 

  她的雙眼,凝望著眼前的黑暗,即使什麼都看不到了,卻仍不肯移開視線。

 

  像是不捨,像是遺憾,像是悲哀。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