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暗一明之間,景像再度轉變,然而卻竟是一片空曠,沒有任何事物的地方。天空是一片純黑,大地則是一片純白,不管往哪個方向看去,都是無窮盡的延伸。

 

  「亞當,你必須去,這是你唯一的使命。」空虛之中,一道蒼老雄勁的聲音憑空傳來。

 

  「你只要在旁邊看著這一切,但命運的軌跡,不得隨意改變。」

 

  「但我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沒有人可以明白。」

 

  「那這條路,最終通向何處?」

 

  「最終你必須......創造新世界!」

 

  天地間的黑白倏地開始變幻為彩色,光影瞬間快速交錯,非凡宇和夜舞震驚地看著眼前複雜又難以形容的景象,跟适才兩人清楚的幻境完全不同,絢爛的光華以及聲音有如一場風暴,讓他們陷入了知覺的混亂之中。

 

  「天你娘的!」

 

  「就讓我,成為你的影子......」

 

  「無論你如何選擇,無論結局如何,這一切,都早已註定。」

 

  「真正的逆天,現在才開始!」

 

  「叛徒!!」

 

  景象再次轉變,但這次無數光影開始融合,眾多聲音重疊纏繞,變成了轟鳴的雷聲,再也無法辨識,跟著一切瞬間消失,風暴徹底平息,三人竟已回到了原來所在的房間之中。

 

  「怎麼可能?為什麼我......無法看清你的過去?!」那道虛無飄渺的聲音顯得倉皇許多,也更實際許多。

 

  「看不到嗎?」亞當偏著頭,十分無辜地道:

  「我也不知為什麼,可能因為......我是神族?」

 

  「神族?!」

 

  「對,逆天之神族。」亞當神情驀地轉為嚴肅,緩緩地問道:

  「剛剛究竟發生何事?為何有些話像是我說的,但我又確定從未說過?又為何他要說我是叛徒?」

 

  「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遇過像剛才那樣的狀況,那或許......不是過去......也不是現在......」那聲音亦顯得十分不解,沉默了一會兒才道:

  「不論如何,你們過關了。」

 

  非凡宇和夜舞聽了卻一點也沒有高興的感覺,非凡宇驀地大聲道:

  「剛那些景像,到底是真是假?!」

 

  「真假之間,又如何判定?」那聲音淡淡地回道。

 

  「我家人明明就是被天雷殛斃,為什麼『紅』的人都沒有使用魔法?!」

 

  「......」

 

  「後來怎麼樣了?!告訴我!!真實的情況之中我並不在那裡,我大哥,是不是真的就死于韓雙雙之手?!韓世家在西天闕一役不是被亂邪葬天滅了嗎?為何韓雙雙沒死?『紅』跟異族又有何關係?」

 

  「......」

 

  「告訴我啊!!」非凡宇大聲狂吼,卻再也沒有聲音響應,非凡宇痛苦地以手抱頭,思緒像是瘋狂的浪潮翻湧著,一時竟是不知該如何面對。

 

  夜舞淚水未乾,深深地看著非凡宇,即使自己亦是悲傷難忍,但她卻知道非凡宇的痛苦遠遠大過於她,夜舞輕輕地伸出了手,拉住了非凡宇的左手。

 

  非凡宇微微一震,夜舞的手小又柔軟,帶著微微的冰涼,像是一道清流,注入了他灼熱痛苦的心裡。非凡宇終於漸漸冷靜下來,他轉頭望向夜舞,卻見夜舞的目中沒有了平時的驕縱,而是跟自己同樣的悲傷。

 

  「我......我娘她......只是想聽我說一句話......」原本想安慰非凡宇的夜舞,反而自己撐持不住,哭了出來:

  「我是那麼任性,如果早知道娘是這樣愛我......我那時就不會離家......」

 

  非凡宇沒有說話,他的情感一樣有如潮水般將滿,他的悲傷一樣有如月蝕般將殘,在這一瞬間,他感覺自己跟夜舞是相連的,夜舞心理的失落與無力,他能夠清清楚楚地感受,也能夠徹徹底底地明白。

 

  所以非凡宇只做了一件事。

 

  他伸出手,將夜舞輕輕地抱入懷裡,閉上了眼睛。

 

  用自己身軀的溫暖,給予夜舞最溫柔的陪伴,但同樣地,他也在尋求著安慰,彷佛只要抱著夜舞,就可以暫時遺忘這一切。

 

  亞當地注視著兩人,面色的沉重完全不符合他外表的青澀,跟著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彌漫在這小小房間中的情感馥鬱,有悲傷、有無奈、但也或許有著淡淡的情意,像是青澀的蔓藤,逐漸牽葛在一起......

  

  命運,早已相系。

 

  但在這一瞬間,開始緊緊糾纏。

 

 

----------------------------------------------------------------------------------------------

 

<武林花絮>

 

 

  在往後,諸多史學家討論近代變動之時,被譽為「史匠」的司馬不茍常喜將「莫憶之門」事件列為一極大之影響因素。「天之驕子」及「雲夜之女」之間的愛恨糾纏,以致于整個「中原」的亂局,似乎都是從此一事件衍生發展。而「叛徒」亞當種種行為以及背景的不明朗,也被列為近代七大謎團之一。

       

  然則,另一派非主流的史學家則堅持歷史沒有所謂的「因為」及「所以」。而單單只有命運早已註定的牽動而已,所以「莫憶之門」僅僅只是命運之網中的一個節點,並不存在著太大的意義。

 

  而或許這一切是非論斷,都已在「逆天神族」首席長老,亞裡多斯蘭特的手中,做出了最後的總結:

  「命運不會被任何事情改變,所謂被改變的命運,也不過只是命運的一部份而已。」

 

  「虛史」 終章 末節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