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扇門,該選哪一個?」三人離開了「莫憶」之門後,在長廊上晃了許久,亞當才發出了疑問。

 

  夜舞臉上淚痕猶自未幹,偷眼看了非凡宇一眼,自從兩人離開前一道門後,就沒有再跟彼此說過話。夜舞忍不住又想到兩人方才的情狀,臉上不禁微微一紅。而非凡宇也不太敢接觸夜舞的眼神,乾咳了幾聲道:

  「都可以。」

 

  「你們......會結婚嗎?」亞當實在是忍受不住好奇心,終於把這個一直想問的問題說了出來。

 

  「結婚?!」非凡宇的表情至為震驚,張大了嘴巴道:

  「為什麼要結婚?」

 

  「因為你們剛才抱在一起......人類......不是要結婚了才會這樣?」亞當有點被非凡宇的反應嚇到,訥訥地道。

 

  「啊哈哈!」非凡宇乾笑幾聲,連連揮手道:

  「沒那回事,沒那回事。你剛才看到的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哪個意思?」亞當張大了眼睛問道。

 

  「是那個......」非凡宇一臉尷尬,一時想不出該怎麼說,情急之下脫口而出:

  「那只是一個誤會。」

 

  「誤會?」夜舞聽非凡宇這樣說,頓時瞪大了眼睛道:

  「這句話應該是我來說才對吧!你莫名其妙抱我做什麼?」

 

  「我是看妳哭得傷心,才會想要安慰妳啊!」非凡宇連忙辯解。

 

  「多謝你好心,我不需要!如果下次再有這種『誤會』,絕對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夜舞用力地說完這一句話,偏過頭不再理會非凡宇。非凡宇知道越描只會越黑,只好乖乖閉上嘴巴。

 

  這時一人卻神情悠然地走到了三人身邊,竟然便是無情公子。原來他剛好從附近的一間房走出,聽到兩人的口角。只見他神情古怪,湊耳到亞當身邊,悄聲道:

  「小弟弟,這你可就不懂了,有很多事情,不需要結婚也可以做,知道嗎?」

 

  「真的嗎?」亞當一臉天真地問。

 

  「當然是假的!」非凡宇連忙將亞當拉到身後,看著無情公子道:

  「別教壞小孩子。」

 

  「我已經八百歲了!不是小孩子!」亞當忍不住抗議。

 

  「哈哈哈哈!」無情公子朗聲大笑,手搖摺扇,輕鬆地道:

  「我已過三道,你們最好加油一些。」

 

  無情公子在大廳中雖被非凡宇當眾駁斥,但看起來絲毫沒有放在心上,態度依然相當瀟灑自在。

 

  「不需要你來關心!」夜舞對這花花公子卻是完全沒有好感,沒好氣地回道。

 

  「我只是給你們一個忠告,長廊盡頭那道門,千萬別進去。」無情公子神情轉為嚴肅,語氣也十分認真。

 

  「你進去過了?該不會是很簡單吧?所以想騙我們別進去。」夜舞哼了一聲,不相信無情公子會那麼好心。

 

  「我沒進去。」無情公子頓了一下,緩緩地道:

  「因為沒把握。」

 

  「沒把握?」非凡宇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天榜排名第五的無情公子,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實在令人有些震驚。

 

  「嗯!武學之道,最忌強者劃地、弱者投機,以木錐之尖貫鐵石之眼,孰強孰弱,孰勝孰負?勝者了了,負者徒乎負負而已。」

 

  無情公子一番大道理說下來,三人反應各自不同。夜舞雖長於輕功,武學之理卻不甚精,聽得實在不懂,卻努力裝作很懂的樣子點著頭,亞當則對武學完全沒有概念,只好傻笑。非凡宇卻緩緩點頭道:

  「也就是說,你感覺裡面有著連你都自愧不如的絕頂高手,但又有著對你十分有利的遊戲方式,只是你覺得這樣就算過關了,也不夠光彩,因此不願意自甘示弱,去做這種無謂的挑戰。」

 

  非凡宇一說完,換成無情公子至為震驚,只因他早看出非凡宇毫無武學根基,故剛才一番言語,其實只是幫自己釐清思緒,找出自己為何不想進入那扇門的原因。但沒有料到非凡宇只憑這樣一句話,竟然就能把那扇門裡的情況猜個八九不離十,其武道智識涵養之深,絕不該是一個書呆子所能有的。無情公子愣了一會兒,只覺這非凡宇每每都讓自己驚訝,忍不住拍手道:

  「了不起,非凡賢弟大智若愚,我差點看走了眼。」

 

  「大智若愚......」非凡宇失笑道:

  「我看起來很呆嗎?」

 

  「不是很,是非常呆!」夜舞捉到機會嘲弄非凡宇,將悲傷也拋開了一些。

 

  無情公子看了一眼夜舞,點頭道:

  「這樣就沒錯了,笑容,比較適合你們兩人。」

 

  非凡宇不由得愣了一下,才發現無情公子這一趟過來,看似膚淺玩笑,實則卻是想幫兩人排憂解傷,非凡宇對這個似乎玩世不恭,輕薄風流的頂級高手忍不住又再多了些好感。

 

  夜舞卻沒有想到那麼多,依舊板起臉道:

  「我該不該笑,不關你事!」

 

  無情公子哈哈大笑,收起摺扇道:

  「總之祝你們第三道門亦能成功過關,讓我們能在武決時再見,在下先告辭了!」

 

  「多謝無情兄。」非凡宇拱手為禮,目送無情公子離去。

 

  「走吧!」夜舞聳聳肩道。

 

  「哪道門?」

 

  「當然是剛才他說的那道。」

 

  「最後一道門?」亞當嚇了一跳,非凡宇卻早知以夜舞性格,必會做此選擇,反而一點也不驚訝。

 

  「不然呢?難道去選一道簡單的,你們兩個有點骨氣好不好?」

 

  「但也總得先去看看吧?」非凡宇知道說不過夜舞,只好退而求其次。

 

  「好!」

 

  三人沿著長廊走下去,只見每道門陸續都有門派出來,有的門派面帶愁色,有的則是喜上眉稍,更有一些門派待在長廊上,為了要選擇哪一道門而苦惱。

 

  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門派往長廊最裡面走,非凡宇往長廊深處望去,只覺彷佛有著無窮盡的幽暗在等待著吞噬他們。

 

  那是一片黑暗。

 

  非凡宇不知為何,竟然渾身起了一陣顫慄之感,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

 

  「怕了?要回去?」夜舞自詡什麼都不怕,但看到眼前長廊越顯陰森,也不禁有些發毛,這時見非凡宇停下腳步,連忙開口,想要藉此找到別繼續走的藉口。

 

  「不......只是......」非凡宇搖了搖頭,又再繼續向前走去。這一次,腳步卻沒有猶疑。

 

  夜舞瞪大了眼睛,也只好跟上去,三人終於走到長廊盡頭,卻見那門和其他的門並沒有不同,門上寫的是「生死」二字,批註則龍飛鳳舞,充滿了霸氣的幾個小字:

  「一眼剎那,生死天下!」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