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一直沒有開口,只是淡然看著三人。但他的眼裡,似乎隱隱地透露出了一絲絲的讚賞與羡慕。或許對天下第一人來說,擁有可以依靠的朋友,或是可以挑戰的物件,都同樣是一種奢求。

 

  他凝視著非凡宇,眼神中卻有著與看著另兩人時,不一樣的光芒,跟著他緩緩地道:

「你的名字。」

 

  「非凡宇。」非凡宇揚聲而答。

 

  「很好,你接我一招。」

 

  「為什麼?!」夜舞大聲抗議道:

  「你不是說我們自己選一人?我又沒選他!」

 

  大概也只有夜舞,才敢這樣對天下第一人說話。但皇並沒有在意,只是淡然道:

  「這次就讓我選吧!」

 

  亞當的眼睛瞇了起來,他一直深深地注視著皇,彷佛想要從他的臉上發現什麼,但皇的表情卻十分平淡自若,絲毫沒有任何異處,而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散發出了極為強大的魄力,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夜舞,都忍不住為之一窒。

 

  「很好,你攻我一招。」非凡宇哈哈一笑,卻竟然完全沒有緊張的樣子。

 

  夜舞還想要再吵,亞當卻知道情勢已然無法更改,連忙拉住夜舞道:

  「別再說了,宇大哥不會有事的。」

 

  「如果有事呢?」夜舞哼了一聲。

 

  「絕不可能,就算有事,我也不會讓他有事。」亞當回答地斬釘截鐵,皇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說得好,哈哈!」非凡宇淡然笑道,夜舞生氣地看著他,但一時間卻也不知該說甚麼。

 

  非凡宇將目光轉至皇的臉上,和皇靜靜地對視著,他必須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讓自己不被皇至高無上的氣勢壓倒,但即使是刻意去抵抗,非凡宇仍然感覺一陣手腳冰涼。就連在與亂邪葬天對峙之時,都沒有這樣弱小有如螻蟻一般的感覺。

 

  這就是絕頂無雙的強者?

 

  「你真的很強。」非凡宇突然微微一笑,攤攤手道:

  「但是......你不配當皇。」

 

  非凡宇此言一出,就連膽大包天的夜舞也大吃一驚,畢竟她雖然對「中原」人物皆不甚瞭解,但眼前皇的驚人魄力,也是她生平僅見。如今非凡宇又是出言挑釁,夜舞不由得更加擔心起來。

 

  「我就是皇。」皇淡然回道,卻似乎沒有因為非凡宇的話而動怒。

 

  「身為『武林廿七』之首,『唯一天下』的領袖,竟然任由『紅』殲滅『非凡世家』,而沒有任何行動?!甚至還要求他人一解過往夙怨,此舉難不成是在為『紅』解套?」非凡宇面色轉沉,一字一字地道:

  「如此懦弱行為,何以當『皇』之一字!」

 

  夜舞聽了非凡宇的話,終於彷佛有一點瞭解到非凡宇決定自己接皇一招的原因。

 

  但是......這又有什麼意義呢?這樣意氣用事的行為,笨宇......你難道以為,家人都走了,就不會再有人擔心你了嗎?......

 

  「應該要有何種行動?」皇面容未變,平靜地注視非凡宇的眼睛:

  「你說『紅』滅了非凡世家,但並沒有證據,滅了非凡世家的是天雷,就我所知,『紅』的成員中,並無使用魔法之人。」

 

  非凡宇微微一窒,「紅」的成員沒有使用魔法,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皇身為天下之首,消息來源必定更多,既然他說沒有,就真的是沒有。

 

  但是,當時三哥口中所說的,確實是「紅」,在「莫憶之門」的經歷,又是如此真實......

 

  「更何況就算我真的為你報了仇?然後呢?從此『中原』就不會再有動亂,人民就可以溫飽?我身為天下之皇,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非凡宇微微一窒,他知道皇說的沒錯,他從小讀遍各式書籍,自然也對一些儒家大宗的思想有所涉獵,對於「報仇」的意義,更絕非盲目。但他無法抗拒,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不去思考報仇的事情。

 

  因為......這是爹要我去做的事......

 

  非凡宇凝視著眼前這天下第一人,沉聲說道:

  「我承認,報仇並不是唯一的選擇。但是行惡之人,本就應該受到制裁,你說得沒錯,『天下之皇』,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但是若連我自己都放棄制裁它們,那公道正義就永遠都不會再現!」

         

  「你有這樣的勇氣和魄力,我給予讚賞,但很可惜,我的命令已經發出,這一次『天下試煉』結束後,就不允許任何人再對『武林廿七』的門派私相尋仇生事。如果『紅』成為『武林廿七』,那他們就受我保護。」

  皇的聲音鏗鏘有力,即使沒有運使內力發出,依然彷佛能夠直直打入人心:

  「當今『中原』勢力零散,異族狼子野心、魔族虎視耽耽,沒有皇朝管理的城鎮鄉村,不僅衣食無繼,更屢遭盜賊或邪派人士的威脅騷擾。」

         

  皇一字一句,平靜而堅定地說道:

  「身為『天下』之皇,雖然自信已讓『天下』人民衣食無憂,不受外敵侵犯。然而比諸『中原』所有人的困境,我實不應已此而自滿,故才會選擇致力於統整『中原』勢力,在此大前提之下,若是容許私仇相報,又怎能服眾?!」

 

  皇緩緩閉上眼睛一瞬,跟著驀地睜開,精芒爆射:

  「若你還是不能明白,我可以用生死之悟來點醒你,所謂生死,總看之不破,唯有正道,才為一世之途。故這一招名為......」皇驀地睜開了眼,綻出精芒:

  「『挽救天下蒼生』!」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