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的霸意隨其仁道之心湃然而出,非凡宇在一瞬間亦有些迷茫,眼前這個彷佛完美無缺的聖人,是否真是為了全「中原」人民著想?自己報仇的心態,是否太過無知?還有他,是否真的會一招置己於死地?

 

  然而不論感覺如何,眼前的事實卻不容否認,皇身軀微微傾側,左手負於身後,右手略指向右斜下方,夜舞和亞當雖然已向後退了數步,卻仍感到一道又一道銳利的勁風劃過,即使是不諳武功的亞當,也知道天下第一的皇,即將要出手。

 

  非凡宇再怎麼大膽,也不免緊張,但是皇給的壓力越大,他的心神卻越像是離開了這個地方,在生與死的交相迫動之下,眼前皇的身影逐漸模糊,他的心裡,竟是想起了過往和家人同聚的歡樂。

 

  爹、娘,若是我死了,是不是可以回到從前?回到我小的時候,每天晚上,你們都會進來親我,和我說晚安......晚安,爹、娘......

 

  非凡宇邊沉浸在美好的回憶中,邊輕輕地往前踏了一步。

 

  步伐輕快地好像在跳舞一般。

 

  這一步,帶著七分歡樂,兩分雀躍,以及一分的落寞......

 

  皇微微咦了一聲,對於非凡宇的步伐起了極大的興趣,他稍微地將出手延後,想要知道非凡宇在死亡的壓迫之下,會走出什麼樣的步法。

 

  非凡宇這時卻回想到了最不願想起的那天,他全家人被「紅」這個不知名組織殺害的那天。

 

  化成了灰的石桌,被灼燒成焦炭而漆黑崩裂的臉,每一張都輪番出現在夢裡。

 

  為什麼要我走?爹......我寧願和你們一同戰死,這樣才有意義不是嗎?現在呢?要我一個人逃,現在這樣又算什麼呢?!

 

  非凡宇深而痛苦地往後退了一大步,彷佛已完全喪失了鬥志。

 

  這一步,帶著七分悲痛,兩分悔恨,以及一分的絕望。

 

  皇看到這一步卻微微變了臉色,語氣首次有了波動:

  「你的步法......

 

  非凡宇在這兩步之內,展現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而他的步法無論是節奏、速度、方位,全都只能用三個字來形容:不可測!

 

  自從非凡宇練習「天下第三步」以來,除了在月滿西樓為了營救夜舞,莫名其妙地走過一次外,幾乎可說從未曾真正成功過。然而,在死亡巨大的壓迫,以及适才「莫憶之門」勾起的情感之下,非凡宇真正突破了方不白當日所傳之「天下第三步」,而走出了自己的心境。

 

  皇是何等人物,已經看出第三步為關鍵所在。他微微點頭,話聲微頓,出手!

 

  在「中原」武林中,只有極少數的人見過「皇」真正的武功,就連看過他出手的也是屈指可數。而現在,夜舞和亞當則總算見識到了。

 

  他們對這樣的武功沒有任何的評語,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評。

 

  完美的武功是無法評論的。

 

  皇的出手只能用兩個字形容,就是「完美」。他已經到達了人類的極限,所有動作都是最完美無暇的藝術表演。沒有一點不恰當,沒有一絲力量被浪費,沒有任何動作是多餘。

 

  當然更完全沒有錯誤,也就等於沒有破綻。

 

  一種絕對不可能被破解的武功。

 

  這就是皇!

 

  非凡宇卻好像沒有看見那完美的一招,也沒有感覺到那一招正向自己襲來。更沒有發現到這招要奪取他的生命,就像打死一隻蚊子一般的容易。

 

  他只是彷佛又陷入了沉思中。

 

  到底該怎麼做......才對的起我的家人?

 

  我選擇了不哭,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是悲痛嗎?還是復仇的意念?

 

  又或是......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

 

  第三步抬起,即將踏出!

 

  這一步像是要往四面八方般地遊移不定,似乎可能走向任何一個地方,就像是非凡宇對自己未來的迷惘、和不安。

 

  皇一眼就看出了所有非凡宇這一步,可能前進的姿勢、節奏、快慢及路線。

 

  共有一百七十二種!

 

  即使見識淵博如皇,彷佛也訝于非凡宇此一步法的捉摸不定,他出手微微一緩,凝在空中短短一瞬。

 

  就只在那一瞬之間,有如光陰之洪流被靜止在皇的手中。他的無窮內勁凝而未放,但皇者至尊之氣澎湃洶湧,連一旁觀戰的夜舞,都不由自主的雙腿發軟,立足不穩。

 

  然後皇終於吐勁。

 

  他的一招,等於百招,千招。

 

  有如仁者挽救天下蒼生一般,仁者無敵。

 

  皇的氣勁如千軍萬馬奔騰,奔往所有非凡宇可能前進的方向,不論非凡宇的第三步將走到哪裡,都絕對無法閃避。

 

  非凡宇卻無視於皇之威,在那一瞬間,他只聽到聲音。

 

  爹說:「逃!報仇!」

 

  娘說:「既然是男子漢,不可以哭喔!」

 

  方不白說:「有人可以擔心,是好事......

 

  夜舞說:「好!交換過名字,就代表我們是朋友了。」

 

  亞當說:「汝,乃吾之答案。」

 

  無情公子說:「笑容,比較適合你們。」

 

  影說:「別說謊,我們,可以幫你。」

 

  亂邪葬天說:「非凡世家,不是我滅的。」

 

  皇說:「唯有正道,才為一世之途!」

 

  風破天說:「不依靠他人而活,不背負過去的愧疚,走出自己的路,你需要的,就是這一股讓你頂天立地的豪氣!!」

 

  許許多多的聲音在非凡的耳邊縈繞著,最後彙集成了一道巨大的洪流。洪流清清楚楚地,成為了四個字,不停地來回賓士,波淘洶湧:

  「做你自己,做你自己,做你自己,做你自己......

 

  做我自己!

 

  第三步,踏下!

 

  踏在原地!

 

  非凡宇竟踏在原本抬足之處,分毫不失!

 

  天下,第三步!

 

--------------------------------------------------------------------------------------------

 

<武林花絮>

 

  這一步,帶著七分堅定,二分領悟,和一分自始至終唯我不變的至高傲氣。

 

  這一步,對未來來說,踏出了在「中原」史上,最驚天動地的一代奇俠。

 

  這一步,對現在來說,則讓主宰「中原」的無上皇者,至為震驚。

 

「虛史」前傳 真實之卷 二章末節

 

 

 

  「孤康的『孤影斜』,步法之迷蹤鬼神莫測;魔界皇太子的『夜灑月影』則超越了人與魔可達速度之極限,但若是要我選一種輕功步法來擁有......我選『天下第三步』。」

                                                         「天榜」排訂人 天俠怪老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