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當和雪漫漫互視之時,夜舞卻已經快要哭了出來:

  「你們廢話那麼多做什麼?!既然沒死!就該趕快把他救起來才對啊!!」

 

  上官風雲也開口道:

  「正是,還請諸位幫忙。」

 

  無情公子眉頭深鎖:

  「雖說非凡賢弟處在生死玄關,但其實也是半死之人,在下實在無能為力,僅能勉強先以內力續命。」

 

  在場眾人無不是武學行家,知道無情公子說得輕描淡寫,但以非凡宇這樣的傷勢,所謂的「內力續命」實非絕世武功難成。

 

  雪漫漫也緩緩搖了搖頭,絕美秀麗卻又常若冰霜的臉上,難得浮現了愁思。

 

  亞當卻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道:

  「我有辦法。」

 

  在場眾人都驚訝地望著他,夜舞更是大聲罵道:

  「死亞當!!可以救為什麼不趕快救!!找死啊!!」

 

  亞當默默看了她一眼,竟是毫不理會。

 

  跟著他忽地仰頭,視線彷佛穿破屋頂,直向蒼穹。

 

  「天意如此??令我逆天??」

 

  亞當在心裡如此地問著,跟著緩緩閉上眼睛。

 

  「逆天,又如何!」

 

  亞當霍地單膝跪在非凡宇身旁,從他的口中流泄出了充滿了上古風韻,無一字不涵蘊著深刻力量的話語:

  「背逆了一切的定理,違反了亙古的常規,完全只以吾的命令為尊!!」

 

  「由靈魂結合而成的生命之流啊,請聽吾的命令,逆流而上吧!!吾以吾之名請求汝等,即使被神所懲罰,也將由我一人承擔!!」

 

  「『生之逆』!!」

 

  一股奇異的光在亞當念完咒語的時候籠罩住了非凡宇,那是一種說不出是什麼顏色的光,也可以說是根本不存在這世上的顏色。

 

  只見非凡宇胸口碗大的血洞,竟在光芒中緩緩地癒合,很快地,已經完全看不出受傷的痕跡。

 

  跟著他驀地打了一個哈欠,張開眼睛道:

  「這裡是哪裡??」

 

  亞當和雪漫漫都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夜舞和上官風雲,上官情卻都高興地奔向他身邊,夜舞更不由自主地哭道:

  「你真的活回來了!!你真的活回來了!!」

 

  非凡宇微笑道:

  「妳哭什麼啊?什麼我活回來了!我根本就沒死啊!」

 

  這時亞當上前一步急問道:

  「你身體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感覺?例如某種特殊的力量?」

 

  非凡宇動了動全身,疑惑地道:

  「沒有啊!什麼感覺都沒有。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亞當皺了皺眉,突然又笑了出來:

  「沒有就好,我只是怕你的傷勢沒有全好,可能會有什麼後遺症。」

 

  雪漫漫這時也走了過來,用她那讓人聽了就會醉的柔美語音問道:

  「真的什麼感覺都沒有?」

 

  非凡宇卻愣住了。

 

  之前他倒是並沒有太注意到雪漫漫,即使她美如飄風中的雪花。

 

  然而現在雪漫漫吐氣如蘭,如雪也般不似俗世之人的面容就在眼前,他不由得也有點心慌意亂了起來。

 

  或許可以幫非凡宇解釋為重傷後神智尚未清醒,他竟然說了一句話:

  「敢問這位美女,我該有什麼感覺?我可以努力看看。」

 

  數息之內,他又再度逼近了死亡的界線。

 

  只不過這次跟皇無關,而是被夜舞扁的。

 

  亞當也不禁搖搖頭道:

  「這次連我也不能救你了......

 

  雪漫漫則是淡淡地說道:

  「看來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被神遺忘的力量應該不會出現在這種人的身上吧?」

 

 

 § 

 

  既然非凡宇沒死,當然也就獲得了通過的證明,皇看著亞當救活非凡宇後便即離去,沒有再多說一句話。雪漫漫也是很快地便默默離開,只是在離開前,走到亞當身邊,輕聲說了一句只有她跟亞當知道的話。

 

  倒是無情公子待了比較久,再三運用內力確認非凡宇真的沒有問題後,才放心離開。

 

  「經過這次奇遇,你體內的七笑指勁被皇的無上氣勁壓制,已經不再成為威脅。」離去前,無情公子特地交代道:

  「只是孤康指勁之奇詭天下無二,如今依然有部分在你體內亂竄,不受控制,若有一天你能夠成長道將它們逐出,固然不錯,但若能化為你所用,更是大好。」

 

  「多謝無情兄指點,我會努力。」非凡宇現在對無情公子已頗有親近之感,總覺得他跟方不白一樣,完全沒有超卓高手高高在上的架式,反而對自己都十分照顧。

 

  「好,我們武決再見了!」無情公子說完,瀟灑離去。

  西鎮初試至此算是圓滿的落幕,失敗的門派暗自扼腕,已通過的門派則離去為最後的『武決』做準備。

 

  「宇兒,你們就在這裡好好靜養吧!不要去參加『武決』。」

  上官風雲離去前,語重心長地對非凡宇說道。

 

  「為什麼?我們不是通過了嗎?」非凡宇疑惑地道。

 

  「你以前就不喜歡練武,我記得你的武功一直都沒有練好過,現在竟然也跑來參加什麼天下試煉,你看,皇大概只用了一成功力,你就差點活不成了,所以你還是不要再逞強了吧!」

  上官風雲誠心地勸道,皇讚美非凡宇讓他使出全力的時候,他和上官情還沒有趕來,所以在他心中,一直還認定非凡宇還是當初那個半點武功也不會的非凡世家小兒子。

 

  非凡宇也不好說什麼,事實上除了有時靈光,有時不靈,尤其被夜舞打時特別不靈的天下第三步,以及半生不熟,把刀射出去的威力還比較大的橫世霸業外,他還真的是半點武功都不會,只好苦笑道:

 

  「是,我會再考慮的,聽說一個月後就是『武決』?」

 

  「對啊!我和情兒還有上官世家的一些高手,馬上便要趕去天下城了,你就在這裡好好靜養吧!等我們回來再做打算。」

 

  上官風雲又和非凡宇聊了一會,就帶著其他人走了,上官情臨走前向非凡宇道:

  「宇哥哥,下次......

 

  非凡宇疑道:

  「下次什麼?」

 

  上官情臉上倏地飛紅,囁嚅道:

  「你一定要保重自己身子,下次不要再讓我那麼擔心了......

 

  非凡宇微微一笑,拍了拍上官情的頭。

 

  上官情不自禁低下了頭,非凡宇突然展現的成熟魅力,讓她的心悸動不已。

 

  夜舞在他們身後,卻出人意料地沒有想要使用暴力。

 

  她沒有說話,但她的眼神,竟也柔和了起來。

 

  下次…也不要再讓我擔心…好嗎?

   

 §

 

  「『紅』也通過初試了。」

  非凡宇等人在客棧與影、流、雲會合後,雲說了這個消息。

 

  「所以我們在武決時,有可能會對上他們。」非凡宇點頭說道:

  「影兄,你跟『紅』的人交過手,覺得他們派來參加『天下試煉』的人,實力如何?」

 

  「我只有在探查時被一個守衛的發現,交手了幾招。」影緩緩說道:

  「比我強上幾分。」

 

  非凡宇和夜舞面面相覷,初試前夜舞有跟影三人比劃過,其中流和夜舞的實力差不多,雲則稍弱,但影卻是略勝於夜舞。而夜舞的「武舞」在「月滿西樓」一役已受過驗證,至少可排入「天榜」末端,若是武林中知道「蒼穹」這一小小新興門派,竟能擁有三、四名足以排入「天榜」的高手,恐怕就無任何人再敢小覷他們。

 

  然而如今一個「紅」的守衛,就足以勝過四人中最強的影,那「紅」的實力,真的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以整體實力而言,「蒼穹」就算加上亞當,大概也遠遠比之不上,至於最弱的非凡宇,則是直接被當成戰力外不予計算。

 

  不過幾個青年都是灑脫之輩,夜舞更是天不怕地不怕,雖然眾人知道「紅」不好惹,卻也沒人顯得太過擔憂,流哈哈一笑說道:

  「武決之前,我們必須先回去稟報姥姥這次初試的結果,順便告知他我們加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門派。」

 

  非凡宇見流似乎已不再生自己的氣,也相當欣賞他的豁然,微笑說道:

  「姥姥?」

 

  「對,教我們武功的姥姥。」流眨了眨眼睛:

  「凶的很哪!」

 

  亞當這時也說道:

  「我也要回鄉一趟,這次為了救非凡宇所用的逆魔法,傷害到我的精神本源,必須回去補足。」

 

  「精神本源?」夜舞好奇地問。

 

  「逆魔法的根基,必須提取萬物抵抗天地順行時所產生的能量,然後......我也說不清楚,總之很重要,不回去一趟,許多高等的逆魔法我都不能再用。」

 

  「夜舞妳呢?」流看著夜舞。

 

  夜舞神色一黯,輕輕地道:

  「我想回家鄉一趟,買一束花去放在娘親的墳上,再陪她幾天。」

 

  「那我們都要暫時分離啦!」非凡宇有點感慨。

 

  「為什麼?你可以和我一起回我家鄉去看看啊!雖然你笨手笨腳,但還是可以幫我提行李啦!」

 

  夜舞表現地蠻不在乎,但其實她現在渴望別人的陪伴和關懷。

 

  「我也有自己想去的地方,已經決定了。」

 

  非凡宇的語氣十分地堅定,從聽到了「紅」的消息之後,他便有了一個想法。

 

  而因為在「莫憶之門」的經歷,以及跟皇短暫卻深刻的對決,都讓他的心境漸漸轉變,那個原本隱隱而現的想法,也越來越是堅定。

 

  蒼穹六人雖然依依不捨,仍然踏上了暫時分離之途。

 

  重逢之日,則定於一個月之後。

 

  「武決」之時!!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