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濱村」,「夜家」 

 

  「大小姐!!真的是妳嗎?妳真的回來了!!太好了!!」

 

  一個中年婦人大呼小叫地從屋子裡奔了出來,她正是從小最疼夜舞的奶娘,所以一聽到夜舞回來的消息,鞋子也來不及穿就跑出來了。

 

  「奶娘!好久沒有看到您了。」

 

  夜舞笑著抱住奶娘,畢竟還是回到家的感覺好,既熟悉,又有人關心。

 

  「大小姐,妳…這次回來是?」

 

  「我要去看一看娘,再買一束花送她。」

 

  「真的?!!」奶娘忍不住立刻老淚縱橫,夜舞和她娘親的衝突,奶娘一直是夾在中間最為難的人,現在看到夜舞終於打開心結,她也不禁為夜舞和夜舞的娘親感到高興。

 

  跟奶娘敘舊後,夜舞獨自走進了娘親的房間,她微微顫抖著,因為想起了「莫憶之門」的事情,而心神激蕩,並越來越是緊張。

 

  她緩緩走到床旁,跪了下來,將手探入了床下。跟著竟真的在角落摸到一個盒子,那一瞬間,她完全無法厘清自己的感覺,因為「莫憶之門」太過真實又太過虛幻,然而在「莫憶之門」中娘親說的話,竟然在這一刻得到印證,讓夜舞整個人情緒幾近崩潰。

 

  夜舞雙手微微顫抖地把盒子打開,裡面有著一封表面已泛黃的信封,上面寫著幾個溫柔娟秀的字:

  「我最愛的女兒,夜舞親啟。」

 

  夜舞看了忍不住便要哭出來,她極力忍住,緩緩地將信拆開,開始讀了起來,然而她的神情,卻從一開始的緊張,逐漸轉為震驚,然後是驚駭與絕望。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這樣?怎麼可能.......

 

§

 

  「你回來了??」

 

  「是,我回來了!」

 

  「任務都達成了嗎??」

 

  「這......我不知道,有些事似乎照著那首歌發生了,但和我預想的卻不一樣,有些事情,又似乎沒有發生。」

 

  「嗯!或許是因為時間還早吧!畢竟離『那個時候』還有很久。」

 

  「是!我也是這麼認為,所以我決定再繼續留在他身邊,再觀察看看。」

 

  「好!那你先去休息吧!你用過『生之逆』了吧?這可是很傷的啊......

 

  「長老......我還遇見了一個人,一個女孩子,名字是雪漫漫。」

 

  「如何?」

 

  「她竟然也曉得那首歌的事,而且好像知道的不少。」

 

  「怎麼會?除了我們,還有人知道那首歌??」

 

  「我也覺得奇怪,所以特地回來請示。」

 

  「難道會是......算了,先不要去管她,你還是先回去那個叫什麼『蒼蠅』的小幫派,有命令我會告訴你。」

 

  「是『蒼穹』不是蒼蠅!」

 

  「嗯!你竟然為了這種小事反駁我?亞當,看來你也變了一些啊!」

 

  「不敢。」

 

  「算了,還有甚麼事情?」

 

  「長老......請問您知道『莫憶之門』的運作原理嗎?在裡面見到的人事物,究竟是真是假?」

 

  「那只是很簡單的幻術而已,不用太去在意。」

 

  「可是......

 

  「沒其他事的話,就下去吧!」

 

  「是......

 

§

 

  「天山」劍絕峰,藏劍山莊

 

  「莊主!門外那個求見老莊主的年輕人已經站了一天一夜了!!」

 

  「他還是沒有走嗎?」

 

  「是的!!而且身上的衣服都結凍了,再下去可能會凍死。」

 

  「唉!讓他進來吧!」

 

  「是!」

 

  藏劍山莊位於天山,向來不問武林俗事,然而莊主『冰塵』劍寒煙天榜排名十三,據說劍法已達出神入化之境,其弟劍孤霜自創『劍盟』,亦在武林中享有極高聲譽。

 

  然而在武林中,只有少數前輩名宿才知道,「藏劍山莊」中隱藏著一個真正的怪物,那就是劍寒煙兄弟倆的父親。自從三十年前退隱江湖,將莊主之位傳給兒子後,此人真正的名字,逐漸已被人淡忘。但在武林少數流傳下來的軼事奇聞中,他卻有著一個極為響亮,且沒有任何人敢自己冠上的稱號。

 

  劍中之神。

 

  只是劍中之神退隱已久,且長期閉關,就連莊主劍寒煙都很少見到他的面。現在突然有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年輕人來求見,劍寒煙在震訝之餘,並不敢冒然答應他,然而這名年輕人被拒絕後,卻不肯離去,硬是在風雪中站了一夜,劍寒煙感佩其毅力,決定親自問一問他的意圖。

 

  這時年輕人被帶入大廳,赫然竟是非凡宇!!

 

  劍寒煙摸了摸鬍子,緩緩地道:

  「年輕人,你如此年輕,怎麼會知道我爹?」

 

  非凡宇渾身是雪,在溫暖的大廳中逐漸融化,一身水氣嫋嫋環繞著他,更增添了幾許飄逸風采,他以明亮的雙目注視劍寒煙,從容答道:

  「李襄所撰之奇俠軼聞錄十七卷中,就有三卷提到令尊的事蹟,絕版的首版『劍評』,更給予令尊『九劍』的極高評價。如此奇人,我又如何不知?」

 

  「那你又為何事要見他?」

 

  這一次非凡宇只回答了兩個字,卻充滿著令人憾動的氣魄,也賦予了武林接下來一連串的動盪,最強烈的擺渡之力:

 

  「求劍!!」

 

------------------------------------------------------------------------------------------------------------

 

<武林花絮>

 

  在所有隱于方外之奇人高手之中,劍中之神可謂最讓人哭笑不得之一人,與其說他的劍術對當今武林有什麼影響,還不如說他對「那個物事」的評鑒眼光之高,深深地讓市井九流之徒折服。

 

                李襄 「奇俠軼聞錄」 卷之三

 

  劍中之神,其劍心極繁,劍法極簡,劍意極繁,劍術極簡。當今世上,以情入武者不在少數,然能累積數十年之長情,以思念灌注於其劍之中者,僅劍中之神一人。

 

  故,給予「九劍」之評。

 

                         「劍評」 作者不明

 

------------------------------------------------------------------------------------------------------------

 

首卷(恨天) 完  請繼續閱讀 貳卷(舞天)

 

 「武林三十,皇說了算,勝者,一步登天。」

 

 「讓你自己,從這裡跳下去。」

 

 「你這是什麼鬼劍招?!!」

 

 「天下第三步!第三步!第三步!!我看你怎麼走第三步!!」

 

 「很好,就來吧!!」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