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舞說完,眾人齊聲附和,跟著準備開始用餐時,餐館門外走進了五個人。
  五個和尚!



  其中四人都已是五、六十歲年紀,然而身形俱皆十分高大,體態穩健、神完氣足。
絲毫沒有老年人的龍鍾之形。其中一名白眉僧,雙目中更是精光隱隱流泄,在「蒼穹」
眾人中內家之氣修為最扎實的「影」,不由得心裡暗暗喝了聲采。

 

  第五人卻是一個大約才十六、七歲,身穿灰袍、粗眉大眼、滿臉憨厚之氣的小
和尚,只見他大氣不敢喘一下,一進門就忙著幫其他人找座位、拉椅子、端茶水,十足
是地位卑下之掃地僧的模樣。



  夥計看五人坐好,當即向前打招呼:

  「諸位大爺,請問是否為參賽門派?若是的話,本店另有折扣。」



  四位老僧一坐下便即閉目,絲毫不理會夥計,灰袍小和尚則是緊張地站起來,連連
鞠躬道:

  「是是,可以給我們來一些素菜嗎?會不會太麻煩?」



  「蒼穹」等人聽見它們也是參賽門派,互望一眼,心中都是微凜,但看到這小和尚
連對客棧夥計都是畢恭畢敬,不由都是莞爾,夜舞更是笑了出來道:

  「小和尚!你真是有趣!!叫素菜就素菜,還怕他們麻煩嗎?難道你不付錢?」



  小和尚偷眼看了一下夜舞,只見她巧笑嫣然,一身翠綠,更映稱膚色雪白,唇上一
抹淺紅,有若天地間最自然動人的胭脂。不由得心中砰砰跳動,只敢唯唯諾諾地說道:
「要付的,要付的。」



  白眉僧雙眼未開,淡然道:

  「善哉,世間顏色,百年後唯黑白塵土而已。」



  小和尚全身劇震,吶然稱是,不敢再抬頭。



「又是顏色又是塵土,是要玩小孩兒黏土嗎?出家人就是這樣,不知道在說些啥鬼
。」夜舞做了個鬼臉。
 
「黏土?好玩嗎?」亞當興奮地問道。
  夥計則是又開口問道:

  「這位小師傅不好意思,小店必須做一些折扣的紀錄,請問您們是何門派?」



  小和尚仍沒有抬頭,低聲道:

  「『少室』。」



  這下就連雲也露出了驚訝的神情,蒼穹五人更加仔細地觀察起了那五名和尚,過了
一會兒,影緩緩地說了四字評語:

  「極難對付。」



  影說完這句話,還沒察覺到會有甚麼問題,流、雲和亞當卻是已經很瞭解夜舞的個性
,但還沒來得及阻止,已看到夜舞飄然起身離座,倏忽來到那五名和尚桌旁。
 
「我是你們明天的對手。」夜舞粲然一笑,滿室生春,若是不認識她的人,可能還會
以為她是過去客套一下,打個招呼。
 
可惜下一句,就完全顯露出了夜舞的本性:
「先來切磋一下如何?你們派個最強的跟我打打看。」
  
四名老和尚聽見了夜舞的挑釁,卻沒有明顯的反應,甚至連抬頭看她一眼都不肯,只
有那名小和尚緊張地站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
「女施主請......高抬貴手,小僧......小僧一定不是......您的對手。」
 
  「知道就好,你們和尚還是回寺裡好好念經吧!」夜舞微微一笑,她雖然飛揚跋扈,
但從不喜欺負弱者,對於這個害羞內向的小和尚她倒是沒有惡感,因此聽他這樣說,便也
不再糾纏。
 
  然而這時一名臉孔略長,雙眉上吊的老僧,卻微微冷笑了一下,也不見他如何用勁,
手中竹筷竟倏忽飛出。
 
  重量甚輕的一根竹筷,其勢竟是迅疾至極,夜舞只覺髮際一涼,竹筷擦面而過,強烈
的銳風揚起了她的幾縷秀髮。跟著只聽「剁」地一聲,竹筷竟已深深插入了她後方數十步
遠的泥牆之中。
 
  聲響過後,夜舞的髮絲才緩緩垂落。
 
  夜舞臉色霎時變得蒼白,從她輕功大成已來,從未曾遇過這樣令她完全不及反應的狀
況。即使是當初對上亂邪葬天,也只是感受到他的強大,而不是「快」。
 
  「蒼穹」的其餘數人更是瞪大了眼睛,影、流、雲等都勉強只看到一道光影,亞當則
是連吊眉老僧丟出了東西都不知道。
 
 白眉老僧微一皺眉,語帶責備:

  「師弟。」



吊眉老僧微微低頭以表歉意,緩緩說道:
  「師兄恕罪,百年威名,不應受辱。」
  白眉僧微微點頭:

  「是非之地,不便久留,走吧!」



  說完四人同時起身,身形一展,竟然便已出了客棧大門。



  流看到夜舞受到驚嚇,本就大怒而正要發作,沒想到四人竟說走就走,他憤然追出門
外,卻早已不見他們蹤影。



  灰袍小和尚則是匆匆忙忙地收拾桌上東西,又跟夥計道歉,然後低頭對夜舞道:

  「這位女俠,真對不起,師叔祖雖然脾氣暴烈了一些,但他沒有傷您的意思,請不要放
在心上。」



  說完匆匆離去,流待要攔住他,卻被影制止:

  「為難他並無意義,等『武決』。」



  流恨恨地坐下,滿面怒容。他原本並不是個容易被激怒的人,但不知為何,看到夜舞受
欺負,心裡就激動起來。



  亞當對於武林人士這種迅速的動作向來不太能反應,一直都呆呆地看著他們,這時也連
忙道:

  「對對,我贊成和平。」



  夜舞這時也中驚駭中回復,雖然遇上了不可思議得高手,但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
,大怒說道:

  「明天一定要他們好看!!」



  雲歎了一口氣:

  「這等身手,絕不可能是默默無聞的小門派,要是非凡兄在這裡,應該就可以從他們所
說的『百年威名』推斷出他們真實的身份了。」



  非凡宇廣讀武林逸史,平時也喜歡講一些武林掌故給大家聽,所以眾人都佩服他對武林
典故的博學。



  「那個笨宇!永遠不要來好了啦!」

  夜舞狠狠地跺腳,滿臉怒容。



  然而她的心裡卻是以另一番口吻在吶喊著:

  「該死的笨宇,看我被人欺負,為什麼不來幫我!?」



  緊跟著她卻又想到了如果非凡宇在場的話,一定不會像流那樣大發脾氣。



  「應該會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然後一邊說一些不著邊際的廢話,一邊用『天下第三步』
嚇那幾個死老和尚一跳吧?」



想到這裡,夜舞的氣暫態也消了許多,更不由得笑了出來。



  如春滿海棠,滿室生香。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