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獨角獸載著司空曉,回到了村落,然後向另一條路奔馳而去。

 

  不過魔女畢竟是用噴射的方式飛行,即使獨角獸速度再快,還是耗費了一些時間,才到達魔女受難之地。

 

  然而除了地上兩具焦黑的屍體外,沒有再看到其他任何人影。

 

  「這是被西兒燒的……」司空曉蹲下來檢視屍體,神色凝重。

 

  「西兒可能被捉走了,可惡!」狐狸趕了上來,憤怒地說道。

 

  司空曉站起身,看向前方。

 

 

  西兒被捉走了。

 

  我一定要救她回來。

 

  因為這是應該的……是必須的……是正確的。

 

  但是……

 

 

  司空曉的目光中,隱隱有著一絲茫然。

 

 

  我還應該要有什麼樣的感覺?

 

  同伴……被捉走,生死不明。

 

  為什麼……我不覺得憤怒……不覺得難過……不覺得悲傷?

 

像這樣……對嗎?

 

 

  司空曉依然擁有他自己本身的思想、道德或價值觀,所以即使是要他冒生命危險去救西兒,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但是另一方面,他卻失去了感情,因此在這天平上有著危險的平衡。

 

  司空曉覺得自己走在懸崖邊緣,一不小心就會從光明的山壁跌落黑暗深淵。

 

  他隱隱然地,感覺自己曾經有過完全相反狀況。

 

 

  現在的我……沒有感情,卻做著有感情的事。

 

  那以前的我呢?

 

  以前的我……似乎……跟現在完全不同……

 

  有感情,卻做著沒有感情的事?

 

 

  「司空!」獨角獸開口:

  「現在怎麼做?」

 

  司空曉看了看前方,他們所處的位置剛好在一個路口,雖然大路只有一條,但又有另兩條小路,通往不同的方向。

 

  「狐狸,你能追蹤嗎?」司空曉轉向狐狸問道。

 

  「我又不是狗。」

 

  「鼻子總能用吧?」

 

  「你這是侮辱我身為狐狸的尊嚴……不過為了西兒,我可以牽就一下。」狐狸說完,便開始東嗅西嗅了起來。

 

  狐狸嗅了一會兒,卻遲遲沒有什麼結果,司空曉眉頭緊皺,雖然可以分頭追蹤,但若是又跟剛才一樣的情況,只會再損失成員。

 

  這時獨角獸卻走到了右邊的小路路口,低頭看了看地上,跟著說道:

  「司空,這裡。」

 

  司空曉大步奔過去,跟著獨角獸往地上看,卻見地上用石頭刻劃出了一行大字:

 

  我們在前面,等著你。

 

  「是兇手留下的。」司空曉抬起頭,望向前方,小路綿延不絕,隱隱可以看見,在路的盡頭,是一座山壁:

  「他們想引我們入山谷,來個甕中捉鱉。」

 

  「甕中捉鱉是什麼意思?」雪白獨角獸好奇地問道。

 

  「簡單來說,就是等我們去送死。」

 

  這時狐狸也嗅到了司空曉身後,只見牠大力深吸一口氣,跟著大聲說道:

  「就是這條路!」

 

  司空曉和獨角獸都望向牠,跟著司空曉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字。

 

  「喔!」狐狸看了看字,一言不發地坐了下來。

 

  「司空,我們現在就去嗎?」獨角獸沉著地說道。

 

  「如果對方已經設下了陷阱,現在貿然過去就真的是送死,我們等其他成員會合,再想想應對的方法。」

 

  「好。」獨角獸點頭。

 

  

=============================================================

 

 

  「王,第一批的士兵送出去,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妲己坐在楊名遠的大腿上,楊名遠現在已經越來越習慣擁有這個絕代尤物,右手不安份地在妲己身上游移著

 

  「不知道,也不知道出去究竟會不會遇到其他人。」

 

  「遇得到最好啊!看看您創造出的這批士兵究竟強不強。」妲己笑道。

  

  「強不強……」楊名遠手上的動作停止,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妲己,妳說如果他們遇上了其他人,會發生什麼事?」

 

  「我不知道啊!」

 

  「他們會殺了那些人……」楊名遠自己說完,自己也感到有些戰慄,但他很快就像是對自己解釋一樣地說道:

  「不過反正也都是別的『主機』創造出來的,就算殺了,也不代表什麼。」

 

  「對啊!」妲己媚笑:

  「王才是至高無上的,其他人的生命,一點都不值得您操心。」

 

  「是這樣嗎?……」楊名遠微微一笑:

  「或許跟妳說了妳也不會懂,但其實在這裡,我也只是在玩一場遊戲。」

 

  「遊戲?」妲己確實不懂,她睜著一雙像是會說話般的勾人大眼,瞅著楊名遠。

 

  「對……遊戲。」楊名遠點頭,臉上的陰霾卻揮之不去,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當他在說出「遊戲」這兩個字時,已經如同先前的國中生他們一樣,讓這兩個字變成了藉口。

 

  楊名遠抬頭,望著自己親自打造出來的輝煌宮室,卻有了另一個不同的想法。

 

 

  這遊戲……似乎很真實。

 

  如果可以的話……就這樣一直玩下去……

 

  或許也不錯。

 

 

  「王……那奴家……也是遊戲嗎?」妲己用手勾住了楊名遠的脖子,將粉嫩的唇主動湊了上去。

 

  楊名遠很快就被挑動了慾火,在這裡,他不用顧慮任何人事物,在這裡,他擁有一切。

 

  對……妳也是遊戲。

 

  非常……美好的……遊戲……

 

 

=====================================================================

 

 

  「明知海有鯊,偏向鯊口游。」蝦兵搖頭晃腦地說道。

 

  「哪來的這句話?!明明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蟹將難得跟蝦兵有不同意見。

 

  「我們是蝦蟹對吧?」

 

  「對啊!」

 

  「那你怕老虎嗎?!」

 

  「不怕。」

 

  「對嘛!那當然用鯊來形容啊!!」

 

  司空曉等其他成員完全沒有理會蝦兵蟹將在說些什麼廢話,司空曉沉聲說道:

  「我們必須去,就算是陷阱。」

 

  「我沒意見。」無眼人淡然說道,他的八隻手全都負於身後,相當泰然自若地站著,不論聽見什麼事,他的神情都沒有任何變化。

 

  「我會跟著你。」雪白獨角獸也點頭。

 

  黑仔在司空曉頭上飛了一圈,跟著飛到他眼前,用力地眨了一下眼。

 

  「我有疑問。」狐狸卻開口說道:

  「對方既然設下陷阱,不是應該做得更完善一些嗎?例如故意留下一點線索,讓我們慢慢追查而不起疑心。為什麼要像現在這樣,明目張膽地告訴我們,前面有陷阱在等著?」

 

  「這點我想過,有兩個可能。」司空曉緩緩說道:

  「第一,他們沒時間故弄玄虛,又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所以乾脆大方點告訴我們。」

 

  「第二,他們不是普通的敵人。」司空曉面色凝重地分析:

  「他們沒有太複雜的思考模式,看看前面村莊的慘況,可以猜測他們單純就是為了殺而殺,現在捉了西兒,也只是因為西兒後面有我們這些幫手可以給他們殺。這一切對他們來說,似乎就像一場遊戲。」

 

  「遊戲?」

 

  「對……如果我想得沒錯,那這群人所擁有的,是一種『純粹的邪惡』。」

 

  司空曉這樣說完,眾成員都安靜下來,似乎感受到在空氣中,有著一股凝結不散的陰霾。

 

  「曉。」狐狸忽然抬頭,看著司空曉的眼睛說道。

 

  司空曉微微一愣,狐狸用「曉」這個字來稱呼自己,跟其他成員用「司空」不同,但卻給了他一種奇特的熟悉感。

 

  「你……究竟是?」司空曉看著狐狸,有些懷疑地說道。

 

「我認為我是產物。」狐狸搔了搔自己的臉頰,看起來似乎不太在乎地說道:

「我想不起來遇見你之前的任何事,彷彿你存在,我就存在了。所以我猜測,自己是某人為了你而創造出來的。」

 

  「創造出來?有可能嗎?」司空曉訝異地說道。

 

  「有,『幽界』的一切,都是被人類創造出來的。」狐狸緩緩說道:

  「但你不是。」

 

  「我……」

 

  「所以你該要回去,回到人界,如果你為了『幽界』一個素昧平生的魔女,而再也回不去人界,我想會有很多人為你傷心。」

 

  「誰?」司空曉忘了所有自己曾經認識過的人,如今聽到狐狸這樣說,忍不住問道。

 

  「我不知道,我自己也是懵懵懂懂,似乎知道很多,但又似乎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使命是守護你,讓你能平安回到人界。所以曉,很抱歉,我不贊成你踏入這個陷阱。」

 

  「你這狐狸怎麼這樣啊?!」蟹將和蝦兵已經哈啦完,這時聽狐狸這樣說,忍不住在一旁叫道:

  「魔女姐姐耶!!我未來的老婆耶!!你說不救就不救嗎?!」

 

  「跟她是誰無關!」狐狸怒斥,嚇了蟹將一跳。

 

  「這只跟真實有關!魔女存活於『幽界』,她本質上就不是『真實』的!事實上,你們也全都不是!!

 

「就連我……也不是!!」狐狸說到這裡,神色似乎也有些黯然:

  「只有司空曉是真實的,只有他,有資格活著。」

 

  四周成員都安靜聽著。

 

  每個成員的神情各有不同,但就連一直沒有表情的無眼人,臉上似乎也有了些許波動。

 

  他們並非質疑狐狸的話。

 

  身在「幽界」,身為「錯誤谷」的居民,其實他們或多或少,都明白一些事情。

 

  我們……本來就是錯誤……

 

 

  「狐狸。」司空曉忽然開口,他的臉上,帶著微笑:

  「你說錯了。」

 

  「錯了?」

 

  「對,你錯了,因為身體的真實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司空曉環視眾成員,一個一個地,凝注他們的眼睛:

  「情感的真實才有意義。」

 

  「情感……」

 

  「而我沒有情感。」司空曉淡淡地說道:

  「所以我跟你們一樣,都是『錯誤谷』的一份子,以『合理城』的角度來說,我也沒有資格活著。」

 

  眾成員看著他,就連蝦兵蟹將都沒有說話。

 

  「但那又如何?」司空曉淡淡一笑:

  「沒有資格活著,就不能活了嗎?沒有資格活著,就不該救了嗎?」

 

  狐狸驚訝地看著他:

  「曉你……」

 

  「我要去救西兒,不管她是不是『真實』,只要我記得她,她就存在。」司空曉堅定地說著,雖然他的臉部線條溫和,但看起來卻異常剛毅。

 

  「你不要命了嗎?」狐狸為之氣結。

 

  「狐狸,如果我在『幽界』死了,會怎麼樣?」司空曉看著狐狸,平靜地問道。

 

  「不知道。」狐狸沒好氣地回答,跟著卻又說道:

  「應該說我不會形容,如果一定要用語言來傳達,那我只想得到四個字,『魂飛魄散』!!」

 

  「『魂飛魄散』是嗎?」司空曉淡然一笑:

  「如果我真的死了,大家記得要看一看我飛走的方向啊!」

 

  「魂魄看得到嗎?」蝦兵好奇地問道。

 

  「看不到。」

  司空曉抬頭望向天上:

  「但你們會知道我存在。」

 

 

=================================================================

 

 

<上次謎題解答> : 連續兩天的問題沒答案啦!!xd……

 

< 本次謎題 > : 都沒答案就不能玩猜謎了@@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Recardo
  • YA!!!!!!!!!!l好看啦!!!!每天都有一篇新的可以看!!!

    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高興的一件事!!感謝子鷹大大!!!
  • 不客氣!也感謝你的回應和支持^^

    子鷹 於 2012/08/08 22:44 回覆

  • 黃每每
  • 看來第三部的最後
    就是楊明遠跟司空曉的對決了
  • 有點對又有點不對^^

    子鷹 於 2012/08/08 22:45 回覆

  • ricetea
  • 哈哈沒關係~~~~
    狐狸的存在太令人好奇了!!!出乎意料阿..
    莫非是曉的"情感"!?!?!?@@



    ---

      「王,第一批的士兵送出去,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妲己坐在楊名遠的大腿上,楊名遠現在已經越來越習慣擁有這個絕代尤物,右手不安份地在妲己身上游移著

    ----

    句號記得加>__^

    如果曉坐擁兩魔女一于安
    就真的是這一部的主角拉哈哈哈

    不過我好想念小凡他們喔~~~~
  • 曉頂多一魔女一于安...哪來的兩魔女@@

    季小凡在這部最後面會出現喔!預報一下!

    子鷹 於 2012/08/08 22:53 回覆

  • 豆花兒
  • 好久沒來了(抖
    最近家裡忙搬家..
    社團忙活動@@
    所以一直沒來支持!!!!!!!!!

    一次看了好多xD
    感覺真充實!!!!!!!!!!!!!!!!!!!

    鷹大加油阿^^
  • 妳真的很忙很久不來啦!

    子鷹 於 2012/08/08 22:52 回覆

  • 流翼
  • 現在的曉比之前的司空好多了ˊWˋ
    說不定來到幽界對他來說並不是懲罰...?
  • 呵呵!至少在心情上來說是這樣吧

    子鷹 於 2012/08/08 22:52 回覆

  • 天魂
  • 等著三方聚首了@@

    魔女姐姐捕獲=.=+
  • 魔女姐姐大好物@@

    子鷹 於 2012/08/08 22:54 回覆

  • 炙陽
  • 楊名遠已經完全黑化啦....似乎跟剛出道(?)的皇宇有點像,話說狐狸的身分該不會是曉的情感化成的形體之類的吧? 感覺這個狐狸有著蠻關鍵的梗啊.....

    073
  • 楊名遠好像真的跟皇宇有點像...帥...xd

    子鷹 於 2012/08/08 22:51 回覆

  • ricetea
  • 哈哈~
    把拜恩那個魔女一起拐過來讓西兒跟她聚聚呀XDD

    小凡會出現嗎@@好期待!!
  • 小凡最後面應該會出現喔^^

    子鷹 於 2012/08/12 08: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