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嗎?!」楊名遠看著死狀奇慘的蟹將,一股從內心深處被激起的殺戮欲望隱隱蠢動著,但他還是可以勉強控制住自己,只是用聲音發洩洶湧的情緒:

  「你們死夠了嗎?!」

 

  西兒淚流滿面,緊緊抱著蟹將只剩下一半,已完全不會動彈的身軀,跟著她用衣袖擦拭唇角的鮮血,很慢很慢地,站了起來。

 

  「還要打?!」楊名遠不可思議地看著西兒,他沒有辦法明白,在「夢迴圈」中,他所遇到的人,全部都是為求生存不擇手段。但現在遇到的這些「生物」,卻只是為了自己的信念,自己的尊嚴,而可以拋棄性命。

 

  「瘋了吧?!」楊名遠喃喃自語。

 

 

  等等……我懂了……

 

  這些被創造出來的生物,一開始就被造成「信念大於求存」,所以才會比我造出的「無恐懼士兵」,還更要悍不畏死。

 

  真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看來對方「主機」也不是個弱者。

 

  下次我在創造士兵時,或許也可以參考一下這個概念。

 

 

  楊名遠想到這裡,唇角浮現了滿意的微笑。

 

 

  「殘忍殺害蟹將之後,卻還可以露出這樣的笑容。」西兒看著楊名遠,眼中充滿了痛恨和鄙夷:

  「你不只是雜碎,還是個無恥的嗜殺者!」

 

  「嗜殺者嗎?」楊名遠雖然知道自己並非為了殺害蟹將而笑,但他根本也懶得跟西兒解釋什麼。在越來越能夠理解對方的「主機」是如何創造眼前這一群「生物」之後,這些生物的生命,對他來說也已經越來越沒有價值。

 

  「或許吧!」楊名遠聳聳肩:

  「但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不是嗎?」

 

  「內心脆弱的人,才需要用外表的強悍來掩蓋。」西兒全身衣衫無風自揚,頭髮飄飛,臉色蒼白的她,看起來卻極為堅定和美麗:

  「所以你,其實只是弱者。」

 

 

  楊名遠微微一震。

 

  西兒說的話,直接刺入了他內心的最深處。

 

  中年的他,在現實生活中,事實上一事無成。

 

  被上司羞辱,被老婆看扁,被兒子無視。

 

 

  究竟我……

 

  有何可取之處?

 

 

  楊名遠看著西兒,心裡忽然湧起了扭曲、憤怒和邪惡的欲望。

 

  他伸出右手,虛空巨掌再次捉住了西兒,將她帶到了楊名遠身前。

 

 

  「或許妳說得沒錯,原本我是一個弱者沒錯。」楊名遠看著西兒,冷冷地說道:

「但現在,我掌控了一切,沒有任何生物可以違逆於我,包括妳也不例外,我要妳做什麼,妳就得做什麼。」

 

  「啐!」西兒狠狠地,對著楊名遠吐了一口口水,楊名遠沒有閃躲也沒有動念,任憑口中吐在他的臉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妳以為妳真的能違抗我嗎?妳很了不起對吧?情操很高尚對吧?!不如就用妳自己的手,來殺害妳誓死保護的同伴如何?」

 

  空中的虛空巨掌忽地一分為四,變成四隻較小的手掌,其中兩隻手掌飛向地面,緊捉住西兒的雙腳,另外兩隻手掌則捉住了她的手腕。

 

  「西兒!!」狐狸忍不住也叫了出來。

 

  「楊名遠!!放開他!!」司空曉暴吼。

 

  一個身影,卻猛地撲向楊名遠。

 

  蝦兵!!

 

  「雜碎!!你老子要為小蟹報仇!!」

 

  蝦兵趁楊名遠不注意時,衝到了他身後,因為蟹將慘死的巨大傷痛,激發出他無畏無匹的驚天氣勢。

 

  蝦兵的觸鬚,有如利刃般,直直地插向楊名遠雙眼。

 

  「啊啊啊啊!!」楊名遠猝不及防,加上忽然襲向眼睛的陰影,讓他驚恐地叫了出來。

 

  然而下一瞬間,蝦兵全身炸裂了開來。

 

  碎塊和黏液散落一地,甚至有些噴濺到了楊名遠身上,楊名遠嫌惡地替自己重新架構了新的衣服,跟著忍不住憤怒地吼了出來:

  「自己來找死的白癡!!」

 

  西兒眼看著蝦兵慘死,她憤怒地用力掙扎,卻完全無法抵擋巨掌的力量,跟著她發現自己的雙手被緩緩舉了起來,就連身軀也被扭轉,變成面向司空曉。

 

  「不……不……」西兒恐懼地睜大了眼睛。

 

  「妳用的是火燄是嗎?就讓妳親手來燒死自己想要守護的人!!」楊名遠情緒仍未平復,恨恨地說著,巨大的火球出現在西兒雙手上方。

 

  西兒感到不可思議地仰頭,她知道自己沒有創造火球,但火球還是被創造出來。她茫然地看著那熾燄火光,已經無法分清這到底是現實或虛假。

 

 

  我的火球……

 

  將要摧毀……

 

  司空曉……

 

 

  西兒低頭,望向司空曉。

 

  司空曉卻對她微微一笑,笑中充滿了體諒與溫柔,以及對她的心疼和痛惜。

 

 

  司空曉,你總是這樣。

 

  從你一進谷我就發現了。

 

  彷彿什麼都不在乎。

 

  什麼都雲淡風輕。

 

  但其實,你只是默默地付出了真心。

 

  你說你沒有感情,但你對我們每一個成員,卻真誠地全心相待。

 

  你說你跟我們一樣,沒有特別該生存下來的理由。

 

  不……

 

  你有理由。

 

  就如同你說的,生命可能虛假,但感情的連繫,卻是真的。

 

 

  我們。

 

  將感情連繫給你。

 

  在你身上。

 

  會有我們的情感,繼續存活下去。

 

 

  因為有你。

 

  這兩千年的空虛。

 

  有了意義。

 

 

  所以……

 

  別為我哭泣。

 

 

  西兒對著司空曉,綻放了一個從不曾如此燦爛的笑容。

 

  跟著,她用力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鮮血,如泉般灑落。

 

  「西兒?!西兒!!!」司空曉撲向神聖光壁,他原本已經決定坦然面對死亡,然而卻又必須眼睜睜看著西兒,因為他而犧牲自己。

 

  「不!!不!!!」司空曉面容扭曲,但因為沒有情感,所以他哭不出來,因為沒有情感,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感覺究竟是什麼。

 

  口中不斷湧出鮮血的西兒,緩緩閉上眼睛,頭向身側軟軟垂落。

 

 

  「寧死也不肯殺害同伴是嗎?果然是高貴又愚蠢至極的情操,創造妳的人,實在是太過殘忍了。」楊名遠看著逐漸失去生命氣息的西兒,緩緩搖頭,帶著悲憫地說道:

  「或許被創造出來,就是妳的悲哀吧!但是,死亡,就能終結邪惡嗎?」

 

  即使是失去了生命,西兒的手,依然被虛空巨掌緊握而高舉著。

 

  火球,依然沒有消逝。

 

  「你叫司空曉是嗎?」楊名遠看著司空曉:

  「我已經明白你們被創造的理由以及心靈的執著了,你跟他們一樣,不會害怕死亡,因為有比死亡更重要的信念。」

 

  「我的信念是,殺了你。」司空曉看著楊名遠,一字一句地說道,他現在已經徹底明白,在成員逐一犧牲之後,這一切必須用死亡來終結,而非逃避。

 

  「我敬佩你的勇氣,但我嘲笑你的無知。」楊名遠淡然回答:

  「因為,你很快就要跟他們一起死了。」

 

 

  不需要這些生物的效忠了。

 

  因為他們不會效忠於我。

 

  我可以創造,完全屬於我自己的終極生物!

 

 

  火球,迅速且激烈地,朝向司空曉飛去。

 

  「司空!!」雪白獨角獸快步奔到司空曉身前,全身神聖光芒璀璨,他用盡了所有的力量,希望能擋住這顆火球。

 

  「獨角!閃開啊!」司空曉卻看得出來,這火球的威力與西兒的火球根本不是同一個層次,應該說,本質上完全不同,雪白獨角獸的神聖光芒,一定擋不下來。

 

  「司空,他是有破綻的。」雪白獨角獸昂首挺立,身軀橫擺擋在司空曉身前,頭側轉向前方,目光凝注著疾飛而來的火球。

 

  火球受到了神聖光芒的阻擋,竟然逐漸減緩了速度。

 

「神聖的力量嗎?」楊名遠感受到了獨角獸獨一無二的氣息,他冷冷一笑:

  「但我比黑暗更加黑暗!」

 

  火球倏然開始旋轉並變化,赤紅色的烈燄,逐漸轉為深闇的黑。

 

  「無眼看出了他的本質,蟹將也造成了他的疑惑,甚至蝦兵還讓他感到驚慌失措。」雪白獨角獸向後微微退了一步,深闇的黑色火球,逐漸開始攻破他的神聖光圈。

 

  「雖然我不知道他的破綻到底是什麼,但司空,你或許可以找到。」

 

  「獨角,我命令你離開!我不要再有成員為我犧牲!!」司空曉大吼了出來。

 

  「我們的犧牲,是因為有犧牲的意義和價值。」雪白獨角獸轉頭望向司空曉,絲毫不顧越來越逼近的黑色火球。

 

  「而你活下來,也是因為你有活下來的意義和價值。」

 

  黑色火球吞噬了雪白獨角獸,黑與白融合在一起,成了一幅殘酷又美麗的圖畫,雖然黑色闇燄極強極猛烈,卻始終無法徹底滅絕那一抹白光,最終雙雙消失在空中。

 

  「獨角!!!」司空曉放聲悲吼,他察覺到自己身周的神聖光球因為雪白獨角獸的死亡而消失,他衝上前,一時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成員的屍首跑去。

 

  他被困住時,所有的念頭,都是衝出去守護及拯救自己的同伴。

 

  然而現在他自由了。

 

  同伴,卻也都不在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王于安站在黑色高牆前,凝視著完全沒有邊界的那一片黑色。

 

  沒有銀色大門。

 

  什麼都沒有。

 

  王于安身後的小男孩,忽然尖叫著緊抱住頭,跪倒了下來。

 

  「你怎麼了?!」王于安連忙蹲下來,緊抱住小男孩:

  「發生什麼事?」

 

  「我不知道……」小男孩神色淒惶,臉上一臉迷惑與不解:

  「我好難過,好悲傷,好痛苦。好像失去了好多重要的人,重要的東西……但我不知道是什麼,我看不見……我聽不見……」

 

 

  王于安震驚地看著小男孩。

 

  她忽然發現小男孩的臉,像極了一個人。

 

 

  「進到『幽界』後,記得一件事,『幽界』,是一個虛假的存在,但又有著真實,別相信任何事物,但也要相信妳所相信的。」

 

 

 

  「相信……我所相信的……」

 

 

 

  「我沒有名字啊!妳不知道嗎?我以為妳知道。」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沒名字?」

 

  「我不知道啊!我以為妳知道。」

 

  「為什麼我會知道?」

 

  「因為妳是我最重要的人啊!聖女姐姐,我一看到妳我就知道了。」

 

 

 

  「曉……是你嗎?」

 

  王于安輕輕地將小男孩擁進懷裡,大顆淚水滾落。

 

 

  你一直……都在我身邊……

 

 

  「聖女姐姐……」小男孩看著淚流滿面的王于安,雖然他承受了極大的悲傷和痛苦,聲音卻還是如此溫柔,跟司空曉一模一樣:

  「我要離開了……」

 

  「你要去哪?」王于安震驚地問道。

 

  「我明白了,我不是完整的。」小男孩輕輕說道:

  「我要回去我自己的身上,他需要我。」

 

 

  「別離開我,曉!」王于安哭喊:

  「我要帶你回去!」

 

  「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大姐姐,很快……」小男孩的身形開始淡薄,逐漸成為虛無,消逝在王于安懷裡。

 

  然而一道晶瑩剔透的閃亮幽光,緊跟著盤旋飛起,直朝向黑色牆壁飛去,跟著沒入牆壁之中。

 

  王于安緩緩站起,她已經明白了一切。

 

  曉,就在這道牆的後面。

 

  王于安舉起「泰阿」,有著雪白光華,銀龍盤踞一般的超巨大「威道之劍」,再次出現在王于安身前。

 

  「曉!!!」

 

 

=================================================================

 

 

< 上次謎題解答 > : 答案是 ( B ) 繼續屠殺……大家可別罵我啊……人是楊名遠殺的不是我殺的,他要這樣做是他家的事……XD……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因為太慘烈而想罷看棄追,我只能說,最深的黑暗之後,緊接著而來的就會是光明啊!

 

 

< 本次謎題 > :司空曉身邊只剩下黑仔和狐狸了,究竟狐狸會不會也掛掉呢?XD……我變成殺人魔王作者……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非不凡
  • 好看,真是精彩,加油。應該不會死吧!
  • 余在飛
  • 太騙眼淚了拉 超精彩
  • fallman
  • 司空哥要爆氣了嗎!!!!!!!!!!!
  • Roger
  • 猜狐狸不會掛XD
  • 冥焱
  • 狐狸應該不會掛吧@@
  • 夜葬心
  • 不會~
    高潮終於來了~
    楊哥腦袋壞了~都在主機~
  • 對他很執著於主機@@

    子鷹 於 2012/08/12 09:28 回覆

  • 黃 健恆
  • 不會。掛的是黑仔...
  • 流翼
  • 希望沒有人掛囉~
  • Sno
  • 小男孩是司空的情感體,可是當時兩人還沒融合......"司空曉放聲悲吼"...他當時應該是還沒有感情的吧,不管是悲憤還是激動大叫都不應該有這種行為,如果說因為同伴死在眼前就可以突然恢復情緒,那情感體分身以及前面塑造曉失去感情與記憶根本就毫無意義,還不如說是記憶被封印就好了吧?

    而且沒有感情,"守護同伴"、"悲痛不捨"、"拯救他人"之類的行為也很不合理,這些看起來雖然像信念,但實際上是構築在感情上的,司空前面塑造出的平淡,在這一役裡面表現完全脫軌...沒有友情、愛情又怎麼會想去守護人呢?而且強調司空沒有情感,但表現起來又不像一個失去情感的人,真的很不合理,張力也遜於擔任仲裁者時強自理性壓抑自己的司空,這章有點像為了煽情而煽情。
  • 這其實確實是很矛盾沒錯
    但司空失去情感不代表失去理智和道德...理智告訴他一定要悲傷, 卻流不出淚
    其實跟非凡宇有那麼一點點像...都是很痛苦就是了...

    今天要貼的新章或許能比較解開你的問題啊^^

    子鷹 於 2012/08/12 09:29 回覆

  • Sno
  • 這章其實也算不上黑暗......一群人跑去圍殺楊名遠,但是不敵反敗,對方願意放他們一馬,自己不答應就算了還接連痛下殺手,要就怪自己實力不足,能怨得了誰呢~率先出殺招的,正是無眼人啊,沒有承受死亡的準備,就不該拿刀拿槍。

    說起來楊名遠真的很倒楣,只是做符合他立場的事,莫名其妙就變黑暗魔王?他雖創造出邪惡的造物,可是他本人根本還不算墮入黑暗,皇宇第一次上戰場吐到死去活來害死天下上千忠誠士兵,後來直視屠殺場景,磨練出鐵血心志,而楊名遠呢?恐怕一次都沒看過他士兵虐殺的畫面吧,憑這種程度的造主,這種程度的作為,根本不配稱之為黑暗。任誰都能感受到的,怎麼稱得上黑暗呢?可怕的是看起來一塵不染的潔白,卻蘊藏著感受不到的邪惡。

    殺傷人命固然嚴重,楊名遠儘管倒楣,但世間黑暗至極的事物,他的見歷其實還是太淺了,論黑暗與邪惡,遠遠不如他的造物啊。只能說他實在倒楣囉,現在的楊名遠,除了力量與"我不殺人人就殺我"的生存經驗,其實和原本普通中年人的他還是差不了多少,獨角獸說黑暗正在滋生,是指那些士兵才對吧?

    蒙上眼睛扣幾下扳機誰都能做到,楊名遠想要稱得上黑暗,起碼也得憑自己的雙眼去見證世間更黑暗之事,然後作下結論決定以後的行為,是承受不住發瘋發狂、是融入更深沉的黑暗、或是綻放出耀眼光明?沒有這樣的心理能力,現在的他連下令屠殺流民的皇宇都不如。如果要塑造出一個妖魔陣營的黑暗角色,楊名遠的歷練還差得遠呀,真的需要再多推他幾把~
  • 楊名遠本來就不是一個生性邪惡的人
    要說黑暗跟大學生還差得遠...不過大學生本來就是妖魔

    我也覺得楊名遠很倒楣
    這整件事情不能完全算是他的錯
    但是, 他被權力和欲望蒙蔽也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有些事情真的是逐漸走向無法挽救的地步....

    子鷹 於 2012/08/12 09:31 回覆

  • 鄭閎
  • 猜中~~但不知道要怎算分數~~子鷹大有空就幫我解個惑吧

    這次猜不會死~~有點猜不到是誰創造出狐狸來守護曉的說~~應該不是王于安進來幽界的同時出現的吧~~難不成算是分身?!
  • 嗯嗯上一篇我有回覆分數的算法你可以去看一下, 基本上就是2,4,8,16,32這樣跳, 錯了就必須重來^^

    子鷹 於 2012/08/12 09:31 回覆

  • 赦炎
  • 狐狸不會死
    小男孩是司空的感情
    司空視本身的軀體
    那狐狸呢?因為司空而存在
    或許,是司空的能力!
    所以可能會以某種方式和司空融合
  • 狐狸是司空的能力嗎?好特別的想法...

    子鷹 於 2012/08/18 21:46 回覆

  • 悟僧
  • 我猜不會
    小男孩是司空的靈魂!
    之前都沒想到...這段真是太精采
    會不會狐狸是原戩講話的部分阿XD

    最近這幾集
    真是又感人又殘忍又精采
    我覺得是仲裁者最好看的一部分了

    突然發現第三部已經不知不覺到了40集
    也進入劇情最高潮
    這部也快完結了
    真是太好看啦!
    這種書都還不出版台灣的書商真沒眼光
  • 殘忍是重點嗎...xd

    臺灣的書商沒眼光嗎? 身為沒有出書的作者我相當認同你的話
    如果有書商要出的時候我就收回,哈哈哈

    其實我不在乎書商出不出耶
    將來我是一定會自己出的而且會拍電影
    如果現在就有人幫我出了那就不夠傳奇啦....xd

    子鷹 於 2012/08/18 21:47 回覆

  • 訪客
  • 第一部:造就了一位強大的天使
    第二部:激發出一位王宇安
    第三部:製造出一位揚名遠
    前三部各別成就了各界一位強大的高手
    所以第四部就是獸界嗎?
  • 第四部....不是獸界
    第四部我已經想好了

    只有兩種走向

    繼續鋪梗

    還有大展開...xd...好像是廢話...

    子鷹 於 2012/08/18 21:48 回覆

  • 黎紫晴
  • 這次的伏筆 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期待司空曉接下來會怎麼做

    實在太意外的 不得不浮上來說聲...
    這真是太令人驚訝了!!!!!
  • 每一部都有我精心設計的伏筆啊!哈哈~~

    子鷹 於 2012/08/18 21:48 回覆

  • imliar
  • 期待接下來發展
  • 第一神全
  • 還是懶得登@@
    猜狐狸不會死~~
  • 白
  • 獸已經有原戩了,另外小男孩是司空曉的感情體,從他一開始對王于安喊「大姐姐妳好漂亮!我好喜歡妳喔!」,而且一再強調司空曉失去感情,一早就暗示得很明顯了,尤其是愛情的部分。
  • 嗯嗯我一直有在暗示沒錯^^

    子鷹 於 2012/08/18 21:49 回覆

  • 銀之翼
  • 狐狸應該也是個特別的存在,
    可能是王于安的一部份.........
    所以,我猜不會死
  • 狐狸跟王于安無關,呵呵

    子鷹 於 2012/08/18 21:49 回覆

  • 天魂
  • 狐狸不會死~我也只能這樣猜
    一開始就覺得牠也是碎片之一(現在是犬夜叉嗎??雖然我沒看)
    但是很擔心豬導會不會搞掉這塊碎片...

    嗯...沒有情感卻做著富含感情的事,就好像想做某件事和應該做某件事的差別感覺很像吧??但中間又有一些些不同。前者是「沒有」而借著表現出來去想「有」;後者是「沒有」或不想「有」而借著表現出來像「有」。
    真是...我在說什麼= =
  • 這兩個層次的矛盾確實是司空曉在幽界的重點

    是不是能突破就看他自己了

    子鷹 於 2012/08/18 21:49 回覆

  • downatzeng
  • 不會掛
  • 黃每每
  • 理智上是要猜繼續屠殺的
    可是情感上,還是不由自己的選了停手
    希望小狐狸不要再掛了~~
  • 通常事實是照著理智走的...xd

    子鷹 於 2012/08/18 21:50 回覆

  • tonyciey
  • 我猜不會死 狐狸感覺都在隱藏實力~~或許吧!
  • 其實我覺得牠除了快外沒什麼實力@@

    子鷹 於 2012/08/18 21: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