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曉跪倒在地。

 

  因為親眼目賭同伴一個個慘死,讓他幾乎要無法承受。

 

  痛苦的不是因為感情上的煎熬。

 

  而是理智與情感的糾纏。

 

  失去了情感的司空曉,不只是沒有眼淚,連想哭的感覺都沒有。

 

  然而他並沒有失去他的理智,沒有失去他本身的人格。

 

 

  究竟我該要有什麼樣的感覺才是對的?

 

  為什麼我的心不痛,但又覺得應該要痛。

 

  我的淚不流,但又覺得應該要流……

 

 

  「擁有情感,卻做著無情的事,跟沒有情感,卻做著有情的事……」狐狸在司空曉身旁,輕輕說道:

  「哪一個比較悲哀?」

 

  司空曉看著狐狸,因為跪著,所以他不用像平常一樣低下頭,就能看到狐狸的眼睛。

 

  「都很悲哀……」司空曉喃喃地說道:

  「以前的我……做的是無情的事嗎?」

 

  「我印象中是的,但從哪裡來的印象,我不知道。」狐狸回答。

 

  一道光華,驀地從司空曉身後的黑牆飛出。

 

  「那是什麼?!」楊名遠沒有料到自己所創造的牆會被奇怪的事物穿過,他訝異地看著那道光芒。

 

  司空曉也轉頭,跟著卻發現那道光芒直直地貫入自己胸前。

 

  「啊啊啊啊?!」司空曉大喊了出來,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充滿了他的全身。

 

 

  回憶和情感,有如一體之兩面,瞬間灌入他腦中、心裡。

 

 

  「當了『仲裁者』,就必須將一切都捨棄,剩下的,只有規則。」

 

  「但是……」

 

  「沒有但是,『仲裁者』的使命是絕對的,維持『平衡』是你的唯一任務。任何足以影響到你決定的事物,都必須捨棄。」

 

  「那我……不就沒有自己了嗎?」

 

  「你是『仲裁者』,曉。」

 

  「你不再是自己了……」

 

  「永遠都不再是……」

 

 

  「我是……『仲裁者』……」司空曉全身顫抖著,同時湧上的回憶雖然驚人,但更加讓他感到難以承受的,卻是那充沛滿盈,有著無窮生命之力的感情。

 

  「我明白了……悲傷……和痛苦……是什麼……」司空曉終於流下了眼淚,他激動地跪在地上,無眼人、蟹將、蝦兵、西兒和獨角獸,每一個夥伴的重傷或死亡,通通在他腦中重新又再上演了一次。

 

  這一次,他徹底感受到了擁有真正的情感之時,面對的是什麼樣令人瀕臨崩潰的景象。

 

  然而也因為司空曉流下了淚。

 

  讓他整個緊繃至難以承受的心靈終於得已發洩。

 

  而就在這個時候。

 

  司空曉身後的黑牆,卻猛然炸裂出一大塊缺口。

 

  「什麼?!」楊名遠震驚地大喊了出來,自己創造「黑牆」時,就設下了「無法穿越、無法破壞」的條件,但現在卻彷彿受到某種外力而被打破,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光線,從缺口中透入,一個手持巨大銀白靈劍的女孩子,站在缺口前。

 

  「曉!!!!」

 

 

  「我無法……仲裁王于安。」

 

  「因為,她是我深愛的女孩。」

 

  「啊啊啊啊啊啊!!!」

 

 

  「于安……于安!!」司空曉猛地站了起來,激動地看著那熟悉的身影。

 

  「曉!!」王于安奔向司空曉,黑色纖柔的長髮飄飛著。

 

  司空曉也大步向前,緊緊地擁住了王于安。

 

  「我終於找到你了,曉……」王于安又哭又笑,用全力緊抱著司空曉,將臉埋入他的胸口:

  「終於……」

 

  「妳怎麼會在這裡?」司空曉驚喜過後,才發現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忍不住問道。

 

  「我來帶你回去,曉。」王于安在司空曉的懷中抬起頭:

  「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好不好?」

 

  「好!了不起!!真是感人!!」楊名遠驀地拍起了手,一下、兩下、三下。

 

  「他是誰?」王于安皺起眉頭,望向楊名遠,跟著才又發現躺在地上的無眼人、蟹將和魔女西兒,忍不住心裡一驚。

 

  這時五色將軍也陸續走入,他們看到聖女依偎在一個年輕男子懷中,都是面帶驚異。

 

  「想不到原來『主機』是個女的,而且還創造了一個情人,真是有趣,有趣!」楊名遠大聲說道。

 

  「主機?」王于安詫異地說道。

 

  「不用騙我了,只有『主機』,才可能打破我的黑牆。這一切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我期待已久的決戰,現在就可以展開!」楊名遠興奮地握緊了拳頭,在這個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的「電腦誤區」,只有「主機」與「主機」間的對決,才能讓他感受到自己是真實活著。

 

  「于安,小心!」司空曉聽出了楊名遠話中的意思,雖然他知道這其中有誤會,但對於這個早就認定一切的中年人,根本再說什麼也都沒有用。

 

  「他是你的敵人嗎?」王于安在奔向司空曉時,已經將「威道之劍」收回,這時她忍不住在司空曉的懷中再次握緊了「泰阿」。

 

  「是,他是整個『幽界』的敵人。」

 

  「那我們打敗他,你就可以跟我回去了?」

 

  「對,但是……」司空曉心裡劇烈掙扎著,他渴望替同伴報仇,他也希望能拯救幽界生物,但是……若因為這樣要讓王于安跟著他一起冒上生命危險,又實在於心不忍。

 

 

  如果再失去于安……

 

  我能……承受嗎?

 

 

  司空曉覺得自己很自私。

 

  但心裡複雜的情感卻又無法控制地互相拉扯著。

 

  忽然黑仔飛到了司空曉的面前,對著司空曉,眨了眨眼睛。

 

 

  「黑仔……」

 

 

  司空曉看著黑仔黑白分明的大眼,心靈忽然有所徹悟。

 

 

  我明白了。

 

  這一直以來,都是我該面對的事。

 

  我要讓同伴的犧牲有所價值。

 

  我要守護于安。

 

  我要打敗楊名遠!!

 

 

  司空曉輕輕推開王于安,眼中充滿了堅定和自信的光采。

 

  「曉?」王于安訝異地看著他。

 

  「于安,我必須和他做一個了斷,妳等我。」司空曉說完,轉身面對楊名遠,平靜卻決然地說道:

  「輪到我和你的對決了。」

 

  「你?」楊名遠微微一愣,跟著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你真的被創造成深情好男人耶!只有同樣身為『主機』的她跟我戰鬥才有勝算啦!你還要先趕著送死?」

 

  「你一直以來……都沒有搞懂一件事。」司空曉看著楊名遠的雙眼,緩緩說道:

  「生命,不是一場遊戲。」

 

  「好!」楊名遠微微一愣,跟著點頭道:

  「就如你所願,我先殺了你,再跟她對決!」

 

  「曉!」王于安雖然不知道楊名遠究竟有多強,但大概也能從現場的情況猜到先前戰況的慘烈,她想要搶上前,司空曉卻背對著她,伸出一隻手。

 

  「別過來,于安。」司空曉沉聲道:

  「這是我該要面對的事。」

 

  司空曉的聲音有一種莫名的力量,讓王于安情不自禁地服從,雖然還是擔心,但王于安選擇了停下腳步,緊握「泰阿」,站在司空曉身後。

 

 

  曉,我是來帶你回去的。

 

  所以你不能有事。

 

  我會在你身後守護著你。

 

 

  王于安看著司空曉的背影,莫名地感到一陣平靜。

 

  她不知道司空曉現在有沒有「仲裁者」的能力,她只知道如果司空曉有危險,她將豁出一切去保護他。

 

  司空曉伸出手,握住了早已等在他身前的黑仔。

 

  「黑仔,變成球拍。」

 

  黑仔在司空曉手中化成了羽球拍,王于安在他身後可以看見球拍的一部份,忍不住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司空曉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顆泥球。

 

  先前他在面對高忠誠時,捏了三顆泥球,用掉其中兩顆,最後一顆就一直放在口袋裡。

 

  泥球已經變得相當乾硬,幾乎有如鋼珠。

 

  楊名遠看著司空曉,臉上帶著一絲不解,但也有些輕蔑。

 

  「這是你的武器?」

 

  當司空曉有了感情,一切反而重歸寧靜。司空曉終於可以掌控自己的心靈,他不再因為夥伴的犧牲而感到激動,因為他已經在內心深處,真實地承受了那錐心的痛苦。先前他明知自己該要悲傷,卻感受不到悲傷的情緒,反而造成了他的矛盾與崩潰,而現在的司空曉,才是真正完整的他。

 

  甚至是他的招牌禮貌,在這個時刻,也得以展現。

 

  「對。」司空曉平靜地說道:

  「請你小心。」

 

  「哈哈哈!請我小心?你真的是很有趣。」楊名遠半點也感受不到那支球拍有任何威脅,忍不住大笑起來:

  「我會小心的,你球拍一定要握緊,不要等下飛過來砸到我的頭。」

 

  司空曉沒有再說話,他左手輕輕地捏著泥球,身軀微微前傾,低頭看著自己的手。

 

 

  無眼在昏迷前,明白地說出,楊名遠是雜碎。

 

  他說楊名遠不強。

 

  這代表什麼?代表楊名遠的劍術不強?

 

  但為何他可以用劍打敗無眼?

 

  或許,楊名遠用的並不是劍術,而是另一種技巧。

 

  就跟他能憑空創造萬物一樣。

 

  他也能用心靈及想像力,來操控他的劍?

 

  蟹將擋下了他的子彈,保護了西兒。

 

  看得出來,他相當驚訝,代表他原本認為子彈應該貫穿蟹將再擊中西兒。

 

  那為什麼沒有辦法做到?

 

  因為蟹將保護西兒的意念,大過了他創造子彈的意念?

 

  因為愛……

 

  蟹將深愛西兒,創造了奇蹟。

 

 

  最後是蝦兵。

 

  簡簡單單的一次突襲,卻讓楊名遠驚慌失措,為什麼?

 

  因為攻擊的是他的眼睛?

 

  不,是因為蝦兵趁他不注意時突襲,所以他有些來不及反應。

 

  來不及……反應……

 

 

  所以,他是用意念創造結果。

 

  但是,即使是意念,依然需要反應和思考的時間。

 

  而且,真正的感情,可以創造更加強大的意念。

 

 

  司空曉將手中的堅硬泥球,高高拋起,雙膝微彎,抬頭上望。

 

 

  我有必須要完成的事。

 

  我有必須要守護的人。

 

  我有了感情。

 

  我不再是「仲裁者」。

 

  也失去了所有「仲裁者」該有的能力。

 

  但也因為這樣,我才能夠盡情地釋放情感。

 

  可以將所有的情感,灌注在這一球上。

 

  情感,可以創造奇蹟。

 

 

  王于安也抬頭,看著那顆泥球。

 

  雖然只是一個又髒又黑的小小泥球。

 

  卻似乎。

 

  在空中,閃耀著光采。

 

 

=====================================================================

 

< 上次謎題解答 > : 答案是,不會死。雖然以後不知道啦!但現在既然司空曉都已經上前單挑了,狐狸應該是不會死了。

 

< 本次謎題 > :司空曉的這一球,究竟能不能擊中楊名遠呢?!

 

  大家如果有還不太了解過五關計分方式的,再簡單解釋一下。過第一關2分,第二關4分,第三關8分,第四關16分,第五關32分,每關的分數都是額外加的,所以連過五關總共可以拿62分。如果錯了,就要從第一關再重頭算起。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風行草
  • 我想這一球不會中 但是其他原因或是反射 球就打中楊名遠了XD
  • 反射的話也太厲害了..呵呵

    子鷹 於 2012/08/18 21:51 回覆

  • 流翼
  • 希望可以擊中啦
    不過結果還是迷ˊˇˋ
  • 魏子強
  • 我猜~不能
    究竟還有沒有其他真正的主機呢??
    目前看起來好像只有楊名遠是主機,其他都是人在夢中或是潛意識所創造出來的產物而已
  • 只有楊名遠是主機啦..其他人也不是假的啊

    幽界...本來就很難論定是真是假

    子鷹 於 2012/08/18 21:52 回覆

  • ricetea
  • 中!!!
    帶著意念和情感的一球砸中楊名遠
    不致死,卻可敗!!
    最近好好看唷!!好感動
    西兒怎麼會死呀好想哭,
    這樣要怎麼回去跟魔女妹妹見面
    還是楊名遠最後被王于安拿刀要脅讓全體人員復活q____q
  • 楊名遠應該沒有復活的能力

    他可以想像西兒復活, 但他不認識西兒
    所以他沒辦法創造跟西兒一樣的人出來
    頂多也只有外表而已...

    子鷹 於 2012/08/18 21:55 回覆

  • 悟僧
  • 我猜會中!所以這次我會猜中@@!?

    楊名遠能用意念在幽界創造萬物
    所以其他在幽界的人也能用自己的意念來提升自己的力量、創造奇蹟
    只是楊名遠是被拜恩選中的人
    所以可以輕易的創造東西
    而其他在幽界的人並不明白在幽界靠的就是意念
    只是在無形之中 就像無眼人對劍的意念而使自己成為劍術高手
    小蟹靠意念擋下了楊名遠的完美攻擊
    而楊名遠一直把這當遊戲,所以也理所當然的一直創造
    要是他知道這裡並不是遊戲他可能也創造不出來
    不知道我想的對不對??

    王于安的善念之箭感覺也跟這個有點像
    只是王于安會自己把別人善的意念吸收過來發揮變成力量
    如果王于安PK楊名遠應該會很有看頭
    不過我還是會希望主角曉偶而非揮一下主角威能
    幹掉紂王!

    鷹大~
    第三部真的超好看!!
    表面上看起來楊名遠一開始一直玩生存遊戲闖關
    之後換曉帶著錯誤谷高手一路冒險
    但其中很多感情部分真的都很感人~
    而且整個幽界就是個很不一樣的設定
    而故事到後面幽界的特點也慢慢的被帶出來
    超期待這部結局!
  • 感謝你支持第三部啊!

    第三部感覺比較有冒險的風格
    畢竟在幽界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但又不是什麼網路遊戲, 這是我比較喜歡的地方

    楊名遠[創造]的能力是相當特別沒錯
    但事實上除了他之外, 並非沒有其他人能做到這樣的事
    楊名遠能做到除了天賦外, 還有拜恩的精心設計
    讓他從遊戲轉移到幽界

    但楊名遠真正特別之處, 並不是在幽界能當主機
    他的隱藏潛力, 還沒有徹底發揮出來

    子鷹 於 2012/08/18 21:54 回覆

  • 赦炎
  • 我猜會擊中 也可以說不會擊中
    應該說
    不是真正的被擊中 而是這顆球是一個陷阱
    可能引誘出另外的攻擊XD
    就是第二拍的攻擊
    例如用超強的攻擊讓楊產生結界或之類的千鈞一髮之際擋掉
    然後用超快的速度欺身而上補上一刀
    但是楊明遠不會死
  • 真是複雜啊...雖然這樣很帥
    問題是司空曉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啊@@

    不過倒是跟無眼人最後的招式有異曲同工之趣^^

    子鷹 於 2012/08/18 21:56 回覆

  • 鄭閎
  • 不擊中就不好玩啦~~一定要擊中阿~~就是很想看楊名遠吃土~~

    目前為止算是過了三關了~~不過如果真有人過五關到第六關又該怎麼算呢?重新計算?(子鷹大是想為後面加入的人提供追上前段班的機會囉?)
  • 每次最多到五關,然後就重複囉^^

    子鷹 於 2012/08/18 21:56 回覆

  • 天魂
  • 會擊中,覺得會把內藏豐富的情感貫入楊名遠心中

    來想想于安pk名遠~
    先看看名遠的能力:能把結果想出來
    要看這個是不是有個前題,因為這裡是「意念」的世界,所以他的想法可以輕易地影響他人而造成呈現的結果。
    如果是這樣王于安的勝算是100%,以一個意念體攻擊一個實實在在的實體,站著不動讓他都行,傳說級的于安只要讓自己獨立這個世界之外,名遠要以「意念」攻擊到于安真的是只能想想了。

    愈近尾聲愈想看這個「人選」,到底是啥嘛咧??
  • 王于安pk楊名遠,說真的我沒想過

    不過就如你所說的在幽界打太不公平了因為王于安是意念體

    但雖然是意念體, 還是有可能被打散的喔...

    子鷹 於 2012/08/18 22:07 回覆

  • 冥焱
  • 蠻希望第一發直接爆頭ˇˇ
  • 黃 健恆
  • 一定要擊中 x 2

    楊名遠怎麼看都像鋼彈seed裡的路人真,死小孩一個。
  • 夜葬心
  • 能~
    原狗狗勒? 旁邊哭哭了?
    如果是我看到他們在抱抱...都要哭哭了
    狐狸是某人扮的嗎~?
  • 原戩已經沒有淚啦..

    子鷹 於 2012/08/18 22:08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我猜能
  • 黃每每
  • 一定可以打中的(握拳)~~~
  • 我是訪客
  • 篇數在今天就超越第一部了

    會超越第二部嗎!?
  • jabawork
  • 情感,可以創造奇蹟!!

    充滿感情的一球當然是必中呀!!!


  • Anson Chang
  • 中!

    用羽球拍打小钢珠完全可以进入看不见的速度
    既然看不见就无从反应无从躲避啦~~~
    --
    "羽毛球"杀球速度在刚击中球的时候可以高过三百公里/小时
    小钢珠在击出后不具备很高的空气阻力可以减速
    完全凶器!!
  • 專家喔! 完全說中啦~~

    子鷹 於 2012/08/18 22: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