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曉看著一團混亂的戰場,在無色將軍及刀族族長上演大和解後,雖然並不是所有士兵及生物都失去了敵意,但至少這場大戰,應該是不會再繼續下去了。

 

  司空曉知道,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

 

  但是……

 

  「狐狸。」司空曉輕輕地說道,雖然在吵雜的戰場中,但就站在他身邊的狐狸耳朵異常敏銳,馬上就抬頭望向他。

 

  「雖然我還猜不到你是誰,但我知道你懂很多事情。」

 

  「對。」狐狸嘆口氣:

  「尤其是你剛才立下那法則後,我懂了更多。」

 

  「嗯……你曾經說過,在『幽界』死亡代表什麼?」

 

  「魂飛魄散。」

 

  「但不代表真的死亡。」

 

  狐狸皺了皺眉,看著司空曉,似乎想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如果你一定要用人界的標準來看,是這樣沒錯,因為『幽界』的生命本來就無實質,所以也沒有真正的死亡可言。」

 

  「『仲裁者』無法讓真正的死者復活。」司空曉忽然冒出了這一句話。

 

  狐狸臉色驟變,大聲說道:

  「原來你在想的是這件事?!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因為害怕回不去?狐狸,我也不會自私地讓于安和原戩跟著我一起在『幽界』受苦,但我相信一定會有回去的方法,就算我用這『天地之圓』所立的最後一個法則不是讓我們回到人界,也一定有其他的方法可以。」

 

  「沒錯。」狐狸倒沒有反駁:

  「回去的方法還有好幾種,就算你們真的回不去,人界那邊應該也有人會想辦法救你們,但是……」

 

  「要回復為『仲裁者』的方法,就只有一種。」

 

  「回復為『仲裁者』?」司空曉驚訝地說道:

  「我以為你說我只剩下一次立『法則』的機會。」

 

  「是的,但是你明白『天地之圓』的真義了嗎?你明白為什麼自己可以立下法則嗎?你的『仲裁者』身份是『至高之父』剝奪的,而現在你的狀態,可以說是『至高之父』對你選擇了暫時的寬容。」

 

  「暫時……的寬容……」

 

  「是的,我相信祂希望你明白『天地之圓』的真義,並藉由此圓,回到人界,如此,祂或許就會回復你『仲裁者』的身份。」

 

  「原來如此……」司空曉微微一笑:

  「我被原諒了嗎?」

 

  「曉,千百年來,像你這樣挑戰三次仲裁不公,並承受『彼得之罰』的『仲裁者』可說是絕無僅有,你絕對不能夠再放棄這次的機會,否則你可能一生都無法再成為『仲裁者』。」

 

  「我已經明白『天地之圓』的含義。」司空曉輕輕點頭:

  「我也明白了,身為『仲裁者』的盼望和最終的追尋。」

 

  司空曉抬起頭,看著無光無暗,擁有「幽界」特殊色彩的天空。

 

  「但是有的時候,我還是要……依循著自己的情感來做出決定。」

 

  「曉?!!」狐狸震驚地叫了出來。

 

  「我的情感告訴我,有些生命,是因為我的緣故而消逝。」

 

 

  「你的世界本來就沒有我們,司空曉。」西兒彷彿笑道:

  「回到原本的自己就好。」

 

 

  西兒……妳錯了……

 

  你們……早已經進入了……

 

  我的世界……

 

 

  「我在此時此地,立下法則。」司空曉舉起左手。

 

  用食指,在空中劃出了大能之十字。

 

 

  「我最摯愛的夥伴們,也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他們在虛無縹緲中孤獨遊盪的魂魄,將再次歸聚於此,不僅重新擁有他們的身軀,重新擁有他們的記憶,同時……」

 

  「重新擁有他們的生命。」

 

  無數道細小光芒開始由四面八方向「天地之圓」聚攏,在空中飛舞的光芒閃耀著,彷彿有著生命。

 

  「天地之圓」同樣開始綻放出「太初之光」,光芒越來越強、越來越刺目,讓在場者都無法逼視。

 

  最終,光芒瞬間逝去。

 

  地上的「天地之圓」,也完全地被抹去了痕跡。

 

  然而取而代之的,是六個司空曉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我的媽呀!到底發生什麼事?!」蝦兵一臉震驚地看著周遭的大軍:

  「來了地獄還要打架?小蟹!快上!」

 

  「這次我不想上了,我要和魔女姐姐在地獄雙宿雙飛。」蟹將一臉無恥地將身軀貼向西兒,西兒雖然還記得他之前的犧牲,但還是忍不住飛了起來罵道:

  「誰說要在地獄跟你雙宿雙飛?!」

 

  司空曉看著他們鬥嘴,唇角忍不住揚起,跟著他又伸手擦了擦眼角,高聲喊道:

  「喂!」

 

  「司空?!」

 

  「司空老大?!你也掛了?!」

 

  「我沒掛啦!」

 

  「那你來地獄找我們做什麼?串門子?」蝦兵懷疑地道。

 

  「你們沒有死。」司空曉淡淡說道。

 

  「沒死?!原來我們生命力這麼強悍……以後可以改叫『打不死的蝦兵蟹將』。」蟹將哈哈大笑。

 

  「司空,你做了什麼嗎?」雪白獨角獸看著司空曉,眼中透現了智慧之神采。

 

  「嗯,但也沒做什麼。」司空曉微笑。

 

  「我們……變了很多。」無眼低頭「看」著自己失而復得的八隻手:

  「不只是身體,而是……」

 

  「心靈、記憶。」西兒嘆了口氣:

  「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應該說,創造我們的人的回憶。」

 

  「你們是獨立的,是特別的,你們擁有創造者的回憶,但,不代表你們就是他。」司空曉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

  「你們擁有自己的生命,擁有選擇。」

 

  西兒、無眼人、雪白獨角獸、蝦兵、蟹將都看著司空曉。

 

  黑仔則飛到了司空曉的肩上,司空曉轉頭看著他,只見黑仔的眼睛眨呀眨的,充滿了喜悅之意。

 

  「所以我要問你們一個問題。」

  司空曉伸手摸了摸黑仔,跟著朗聲道:

  「願意,和我諦約嗎?」

 

 

=============================================================

 

 

  電梯上升到了七樓。

 

  門緩緩打開。

 

  老大站了起來,作勢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的灰塵,跟著伸了個懶腰。

 

  他走出電梯,看著眼前那個小小的空間,以及那扇有如金庫防護門一樣的合金鋼門。

 

  「不錯嘛……上次被我打爛之後還懂得要換扇門。」老大自言自語,跟著舉起了拳頭。

 

  然而同時,合金鋼門自動緩緩打開。

 

  老大的拳頭,又再放了下來,聳聳肩道:

  「省了我一拳。」

 

  老大走入會議室,看到了圓桌,以及內側牆上的一扇小門,他毫不猶豫地向小門走過去,跟著一腳踹了下去。

 

  小門被踹飛,裡面是一台感覺相當高科技的電腦以及許多先進設備,還有一張小小的方桌,桌上沏著一壺茶,旁邊擺著兩張椅子。

 

  拜恩,就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

 

  「咖啡,還是茶?」拜恩看著老大,臉上帶著微笑。

 

  老大冷冷地看著他,良久,跟著他走上前,移動了一下另一張椅子,一屁股坐了下來。

 

  「礦泉水!」

 

  拜恩聳了聳肩,自己喝了一口茶:

  「我也只是禮貌性問一問,有茶你就喝吧!」

 

  老大不客氣地也拿起一個杯子,倒了杯茶,一仰而乾。

 

  「你真的進步了,這次會懂得用APP。」拜恩看著老大笑道:

  「而且在門外那一番慷慨發言,嘖嘖,連我都差點要被你騙過。」

 

  「廢話少說。」老大雙手抱胸,將身軀向後靠在椅背上,翹起了二郎腿,沉聲說道:

  「該做的你都做了吧?」

 

  「都照你說的做了,只有奧薩羅斯和朱厭比較麻煩,他們在同一層,時間上必須捉得非常準。」

 

  「是你故意安排兩隻上位妖魔在同一層的吧?」老大眼中閃過一絲銳芒:

  「想要反將我一軍,讓我的人也損失一些?」

 

  「當然不是啦……朱厭那個笨蛋,自己怕死跑到奧薩羅斯那裡,還差點殺了季小凡那個小鬼,這完全不在我的計劃之中啊!」拜恩嘿然道:

  「說到季小凡,他應該是你重點栽培的接班人吧?」

 

  老大沉默,不承認也不否認。

 

  「我倒是蠻好奇的,如果季小凡知道這一切都是你在主導,他又會怎麼想呢?」

 

  「他不會知道。」老大終於回答,他厲目瞪視著拜恩,聲音中充滿了冷意。

 

  「好好……這是你們家的事。」拜恩攤了攤手:

  「接下來呢?我可以走了吧?」

 

  「『所羅門封印』。」老大的眼神,望向那台電腦。

 

  「所有資料都已經刪除,電腦也重灌了。」拜恩看著老大:

  「而且等下……」

 

  老大站了起來,走到電腦前。

  「前!!」

 

跟著一拳擂了下去。

 

  轟然巨響,跟著電流與爆裂聲不斷竄起,超尖端科技電腦,「所羅門封印」,在這一拳後,成了一攤廢鐵。

 

  「你……一定要這麼暴力嗎?」拜恩嘆口氣,跟著又喝了口茶。

 

  「對付你,不能掉以輕心。」老大緩緩說道。

 

  「也夠了吧?我的老朋友。」拜恩看著老大,眼神逐漸變得深沉:

  「殺死了所有僅剩的上位妖魔,又摧毀了『臺灣』的妖魔之巢。全世界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妖魔的勢力薄弱如此,我倒是覺得很奇怪,你這樣做,『世界評議會』不會啟動調查機制嗎?」

 

  「光只是『臺灣』,影響還不夠大。」老大平靜地回答:

  「不過如果殺了你,恐怕就會驚動他們了。」

 

  「所以你根本不可能殺我,哈哈哈!」拜恩愉悅地笑著:

  「還要跟我合演一場戲,再讓我從容離去。」

 

  「廢話少說!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拿去吧!」拜恩從燕尾服的口袋中掏出一個黑色的小盒子,丟給了老大:

  「打開來,按下紅色按鈕。但別說我沒提醒你,等你的人全部離開這棟建築再按。」

 

  「嗯……滾吧!」

 

  「嘿!」拜恩聳了聳肩,他知道自己這一走,就將失去所有,但他一點也沒有任何沮喪氣餒之意。

 

  不知為何,剛才監視器螢幕的最後一個畫面,再次浮現。

 

  他甚至光從畫面,就可以感受得到,奧薩羅斯心裡對他所說的話。

 

 

  王……

 

  您要……堅持不懈地走下去。

 

  我,奧薩羅斯。

 

 

 

  在此與您訣別。

 

 

 

  拜恩莫名地感到鼻子有點緊,眼睛也有點酸。

 

  數千年來,跟多少部下生離死別,卻從未曾有過這樣的情緒。

 

  但這情緒,也只出現一瞬間。

 

  拜恩很快就回復了平靜,他看著老大,一字一句,深深地說道:

  「你應該明白一件事。」

 

  「這並不代表結束。」

 

  「從現在開始……才是我們兩個真正的戰鬥。」

 

  「總有一天。」

 

  「我會讓你……」

 

 

 

  「灰飛煙滅。」

 

  

  

  隨著這四個字說完,拜恩的身形,在老大眼前逐漸消失。

 

  成為虛無。

 

 

=============================================================

 

< 鷹導碎碎念 > :感覺這一部快要結束啦!哈哈……無眼人他們終於復活啦!真是讓我感到欣慰啊!雖然明知道有可能會走到這樣的結果,但是不到真的寫出來,還是不能放心啊!!

 

  昨天講了不喜歡我的蓋亞,今天來講講對我比較有興趣的出版社吧!

 

  最早跟我聯絡的,是狐狸。

 

  當然不是司空曉的那隻狐狸,而是foxflame,大名鼎鼎的火狐。

 

  如果是年紀比較大一點的讀者,應該都知道火狐的「水龍吟」,當年算是網路武俠小說中的奇芭,有時候我覺得時也、運也,如果「天觀雙俠」可以火紅如此,為什麼「水龍吟」卻無法大賣?

 

  狐狸算是很有想法的作者,我覺得跟我想法接近,他和朋友自己合資開一間出版社,然後在網路上找一些有潛力的作者。

 

  我跟他和他的朋友一起吃過飯,聊了很多,我覺得他們有熱忱有理想,做法也應該沒錯。我很願意跟他們一起合作,開創新局。

 

  不過那時的我並沒有什麼更深的想法,就只能單純祝福他們,如果我的書能幫助到他們,我也很樂意,可惜那次談話後再過了一段時間,他們似乎就沒有再經營下去了。

 

  我覺得,應該不是經營方向不佳或是選書不好,而單純是個人的小型出版社資金不如大出版社充裕,沒辦法容許太多判斷失誤,也沒辦法做太強力的宣傳。當然這也只是我的猜測,不知道實情究竟為何,或許有認識火狐的讀者能幫忙解釋一下囉!

 

  其他比較小間的獨立出版社就不談了,在我2012重開部落格之後,最先找我談的,是鮮鮮的編輯。

 

  提到鮮鮮就要說一下我的想法,鮮鮮是很強的出版社,不過跟蓋亞不同的是他以作品為主,而非作者為主。因為鮮鮮光自己的網站就有非常多的作品可以出,怎麼出都出不完,所以他們出了一些很不錯的系列或作品,但不像蓋亞有九把刀那種自己就是一個品牌的超強多產作者。

 

  我跟鮮鮮的編輯和總編在網上聊過一些,然後我寄了一封信給他們,我的言辭當然是很懇切也很低調的啦!但還是有我的一些堅持,當然第一重要的就是封面,再來一樣也是版權,還有就是經營一個作者的想法。因為如果鮮鮮的作法跟說頻差不多,那我當年就在說頻出囉!

 

  不過這封信,沒有得到回音,甚至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看過。

 

  當然可能他們到最後覺得我的作品還是不能出,也有可能是看過這封信後,終於發現我是個「完全不可駕馭」的作者。如果我是鮮鮮老闆,如果啦……我也不認為像這樣「不可駕馭」的作者,會適合鮮鮮的走向。

 

  所以,我也不會在鮮鮮出書囉!

 

  有人問春天,春天跟蓋亞好像是同個老闆耶?我有投一部還是兩部到春天試試看,不過春天的編輯是最沒有互動性的,我跟他們沒有什麼交流,也不會特別想去跟他們合作……

 

  明天再聊聊PoPo原創網跟我的一些互動吧!

 

 

 

< 上次謎題解答 > : 答案是……不是曉,是拜恩,但真正的幕後主使……是老大?!@@

 

< 本次謎題 > : 請問,下一章曉會不會回來呢?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鷹 的頭像
子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John Wu
  • 給作者鼓勵一下
  • 訪客
  • 這章似乎寫得很倉促...這樣就打完了?中位妖魔和下位妖魔完全沒出現,堂堂妖魔之巢實在感覺不出來真的是一整個勢力的總部...

    而且拜恩就這樣離去啊...而且還失去一切?!夢迴圈計畫該不會就只是楊名遠幽界一日遊吧,第一部提到的實驗失敗品和楊名遠下落等戲份全部都沒了...?

    夢迴圈用來做什麼神秘計畫的應該是很重要的情節啊,可是第三部已經進入尾聲了還沒著墨,正主拜恩就這樣跑掉,好像有點偏離主題<夢迴圈>三字所代表的陰謀...

    拜恩莫名其妙失去一切,連同前面強調多次的實驗品、計畫這些全部都沒了?該不會要到最後讓老大來說明吧?
  • 中下位妖魔本來就不住在巢裡
    他們住在野外比較多...xd

    子鷹 於 2012/09/01 16:26 回覆

  • 赦炎
  • 不會
  • 鄭閎
  • 第四關~~我猜也該回來了吧

    我會覺得既然都在自己手下做事了~~對那些部下多少要有些感情吧~~果然拜恩是屬於上位者的阿~~不是一般小老百姓可以理解的
  • 拜恩對奧薩羅斯有感情啊...至於朱厭就免了...xd

    子鷹 於 2012/09/01 16:26 回覆

  • Akroma
  • 會!!!

    這幾天比較忙都忘了上來答題QQ

    鷹大加油!!
  • Anson Chang
  • 回来了 还带著一堆朋友回来~~
    不过这妖魔之巢的战斗有点高潮不足啊 T_T
  • ricetea
  • 大概下一部才會回來吧
    拜恩的陰謀.....應該是跟老大串演一場戲吧
    只是為了什麼才演這齣戲我就不是很明白了
    中位妖魔下位妖魔大概一出來就領便當了吧@@
    再加上雖然擁有巢穴之力...
    但原本維持平衡的善惡二元
    其中的妖魔被夾攻.....也討不了好到哪裡去

    說不定老大才是最陰險的人呢....
    拜恩這樣的離去感覺會跟世界接軌呢@@

    不知道會不會遇到以前提過吸太陽能的異能者0.0
  • 要跟世界接軌還沒這麼快

    還要先進行亞洲篇啊...

    子鷹 於 2012/09/01 16:27 回覆

  • 流翼
  • 復活耶.......(望
    曉應該會回來吧,如果下一回沒回來的話也是下下一回了XDD
    話說老大其實還挺會算計的呢 跟拜恩差不多=A=

  • 夜葬心
  • 會~該回來了孩子~逛太久了吧~
    老大陰險喔~
  • Wong Alex
  • 曉應該會回來 x 2

    看來老大跟拜恩有秘密交易,我差點以為老大有參與設計曉呢......
  • yanbeijun
  • 现在看看你的碎碎念。。。

    很开心啊。。。很好的互动。。
    上次我猜的老大。。。给我多加分啊。。

    这次。晓应该要回来了吧5

  • imliar
  • 不懂
  • 悟僧
  • 我猜不會

    拜恩的計畫到底是甚麼@@
    怎麼感覺他之前都做白功了
    楊名遠死了嗎?
    希望之後會慢慢有結果~
    不過我總覺得...老大之後可能會死 然後小凡爆發變成新老大

  • 感覺蠻有可能是這樣的發展...@@

    子鷹 於 2012/09/01 16:27 回覆

  • Roger
  • 應大真的好辛苦啊......加油!
    這次猜會回來XD
    目前過第二關 共16點^^
  • Mingyearn
  • 這一章完全出乎意料,不過無眼人他們能復活,感到很高興。
    第三部的序幕現在好像才開始拉開……
    猜題:已過兩關,本題猜下一章曉還是不會回來。
  • 天魂
  • 嗯嗯...感覺兩章之內好像會gg的樣子
    那曉...還不要回來好了(喂)

    失去「仲裁者」的曉一口氣得到幾張諦約啊?
    如果是10張...光想都讓人惡寒
    隨便來一個都至有少三階上層吧
    如果是無眼和無色那種等級的光體術就上四階了吧...太誇張
    以後「仲裁者」要改叫「仲裁軍」了...
  • 曉很特別, 一般就連四位階妖魔也只能兩張

    曉是唯一一個能跟幽界生物諦約的人類,不受限制

    子鷹 於 2012/09/01 16:28 回覆

  • 黃每每
  • 還搞不懂老大到底要做什麼ㄟ~~ @@
    我猜曉應該會回來囉
  • 魏子強
  • 這次真的看不太懂老大和拜恩在做啥...

    會回來 連7,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