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邪葬天、月熾南荒怨以及闇無庵。

 

  不約而同地,看著非凡宇手中戰劍。

 

  戰劍高舉向天,其巨大之姿,與非凡宇僅以一隻左手將其高舉的態勢,形成了極端的反差。

 

  戰劍尖端,彷彿承受日陽照耀,反射出了一道銳芒。

 

  而投射在地上的陰影,則無比遼闊寬廣,不像真正的陰影那般黑暗,而是一種映稱。

 

  無情公子及劍中之神,在非凡宇身後左右,雖然都只是站著,但卻彷彿跟非凡宇構築成一個三角。

 

  以情感與信賴架構的三角,與圓不同。

 

  曾經爭鋒相對,曾經背叛親離,甚至曾經生死相決。

 

  所以三角,有著尖銳之處。

 

  然而,在渡過了那許多曾經的痛苦之後,如今的三角,卻成了完美的平衡。

 

  三個點,即可形成一個面。

 

 

 

  「一張椅子,為什麼會晃?」劍中之神命非凡宇坐在一張破舊的木椅上,要他感受椅子的不穩。

 

  「因為跟你一樣太老了?」

 

  「混帳!叫你別開玩笑!」

 

  「好吧……」非凡宇認真地想了想:

  「因為多了。」

 

  「沒錯。你真的……非常聰明。四個支點,就會有兩個面。」劍中之神忽然出劍,在非凡宇完全看不見的情況下,將椅子的兩隻腳削掉。

 

  非凡宇雖然看不到劍,卻猜到劍中之神想要做什麼,他雙手扣住椅面,站起身來,沒有跌倒。

 

  然而椅子只剩下兩隻腳,無法再放落地面。

 

  「如果只有兩個支點,那就不成面。所以……」劍中之神挑起一根被削落的椅腳,非凡宇伸手接過。

 

  「三個支點,恰恰好,一個面。就會……絕對穩固。」

 

 

  「三個支點,成一個面。」劍中之神輕輕地,在非凡宇身後說道:

  「絕對,穩固。」

 

  非凡宇微微點頭,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三角成形。

 

  天下無所畏懼。

 

  而對魔族三將來說,這個三角陣勢,卻是他們所見過最難以攻克之物。

 

  雖然孤康為了保護重傷的方不白而無法出手,但突然出現的劍中之神和無情公子,似乎跟非凡宇有著更緊密的相連。

 

  「亂邪!三個對三個!不一定會輸!」月熾南荒怨站在亂邪葬天身後,他跟闇無庵的位置,恰巧也類似於無情公子與劍中之神的位置。

 

  而最前方的箭頭,就是亂邪葬天。

 

  「你先攻,我們施展最強大的咒法,你能撐越久,我們就越有機會贏。」月熾南荒怨繼續迅速地說道。

 

  「好!」亂邪葬天二話不說,將手中殘鍊運起,雙手殘鍊在空中呼嘯旋轉,彷彿成為兩個巨大鐵輪。

 

  魔界三將,齊心對決中原三大頂級高手。

 

  不論輸贏。

 

  都很……

 

  「痛快!!」

 

  亂邪葬天身形猛然騰起,竟然跳得比戰劍尖端還要更高,他手中兩條斷鍊一左一右,像蛇一般繞過戰劍,直襲非凡宇臉部。

 

  非凡宇微微一笑,完全沒有迴避或擋格的意思,只是將戰劍向身後放倒。

 

  亂邪葬天的鐵鍊堪堪來至非凡宇面前,然而無情公子和劍中之神就有如事先說好一般,一左一右,各出一掌一劍,擋住了兩條鍊。

 

  同時,握持在非凡宇手中,卻又倒落於他身後的戰劍,在觸到地面的一瞬間,再次反彈向空中,而劍中之神和無情公子同時又再各自揮出一掌,擊在戰劍背側。

 

  三人之力聚集。

 

  劍之勢。

 

  如山崩。

 

  身處於空中的亂邪葬天,原本就沒有打算可以輕易擊中非凡宇,然而他卻也完全沒料到這三人的緊密相繫已經到了如此地步,根本不需要任何言語,甚至也不用任何眼神交流,一切就彷彿像是那麼自然一般,三人的動作,融合為一。

 

  戰劍,瞬間即至。

 

  亂邪葬天暴吼一聲,勉力以兩根殘鍊在胸前交結為十字,硬架了這一劍。

 

  鍊碎。

 

  亂邪葬天口中狂噴鮮血,向後倒飛而出。

 

  完美三角。

 

  僅僅只用一招。

 

  「鬥神」即受重創。

 

  但亂邪葬天的心依然是愉悅的,因為一切都還沒有絕望,他相當清楚兩個「同伴」的能耐,只要給了他們一點緩沖唸咒的時間,他們就有能力逆轉戰局。

 

  然而在半空中的亂邪葬天,眼角餘光,卻看見了讓他如入冰窖的景象。

 

  月熾南荒怨和闇無庵都唸完了咒。

 

  然而闇無庵的身影逐漸模糊,然後消失。

 

  月熾南荒怨則召喚出了「闇影血鵬」,他一個翻身上了紅黑虛影交疊的大鳥,大鳥立即騰身而起,很快地向天際飛去。

 

 

  混帳王八蛋……

 

  到底在搞什麼東西?!!

 

 

  亂邪葬天暴怒,他口中正噴著鮮血,所以只能在心裡痛罵。

 

  然而另一方面,他卻發現其實自己早該猜到會有這樣的結局。

 

  

  魔族……

 

  早已經註定該輸。

 

 

  非凡宇凝神看著亂邪葬天的反應。

 

  他早就發現月熾南荒怨和闇無庵的行動,也在他意料之中。

 

  但他知道,亂邪葬天是橫亙在前的一道牆,不論如何,都必須先擊殺亂邪葬天。

 

  非凡宇踏出一小步,再踏出一大步。

 

  第三步,他竟已來到亂邪葬天即將墜地之處。

 

  手中戰劍借勢由下而上,如彎勾一般掃向亂邪葬天,這搭配「天下第三步」的絕殺一劍,非凡宇自信必可將重傷無力的亂邪葬天擊殺。

 

  然而緊跟著,非凡宇卻產生一種錯覺。

 

  有如黑夜降臨。

 

  月現微影。

 

  一道身影虛虛無無、飄飄緲緲而來,灑脫之極,卻又剛銳無匹。

 

  身影在半空中用右手接住了亂邪葬天,跟著輕描淡寫地伸出了左手,一掌斜斜揮出,迎向戰劍之鈍鋒。

 

  同樣看似虛無飄渺的一掌,卻異常驚人地擁有開天闢地之威。

 

  掌劍相交,爆出一聲令人為之屏息的奇特悶響,圓形的氣流猛地向四周發散,彷彿狂風一般,距離最近的無情公子和劍中之神,都感受到自己的頭髮向後飄揚。

 

  「血染」向後彈開,非凡宇用盡全力才沒有讓自己的身軀隨之被帶動,他極快速地向後連踏三步,勉力握住「血染」,讓它重重落地。

 

  空中那身影則藉此爆震,帶著亂邪葬天向後飛掠了將近二十步的距離,才輕輕巧巧地瀟灑落地,亂邪葬天同時也被他放至地上,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救了自己的人。

 

  「你是……」非凡宇知道自己現在的能耐,在他所認識的人或魔中,能夠在半空無從藉力之處,輕易以一掌擊回自己戰劍的,大概只剩下四個。

 

  皇、皇滅、夜敕飛雲滅。

 

  還有就是眼前這名黑髮青衣,額上有著十字疤痕的青年。

 

  魔族皇太子。

 

  夜吟風嘯月!!

 

  「非凡宇。」夜吟風嘯月遙遙望向非凡宇,黑髮在風中飄揚,眼神充滿了狂傲不羈,但又似乎有著隱隱作痛的傷感:

  「我說過,再見到你,就是你的死期。」

 

  「在下等候多時。」非凡宇微微頷首。因為他被擊退而變成在他身前兩側的無情公子和劍中之神,不約而同一起向後移動,再次成為了「完美三角」。

 

  「不過如今這局面,要取你性命,似乎也不容易。」夜吟風嘯月看了看「完美三角」之勢,心裡也忍不住驚嘆,表面上則是淡淡地說道:

  「或許我可以裝作沒看見你。」

 

  非凡宇啞然失笑,他跟這魔族皇太子並沒有見過幾次,然而當時他為了讓自己帶走夜舞,寧可犧牲自己的名字,歸回夜敕飛雲滅的統管之下,已讓非凡宇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雖然知道彼此最終必須一戰,但對於夜吟風嘯月,非凡宇沒有任何惡感。

 

 

  更何況……

 

  他是舞的……哥哥……

 

  如果舞還在這世上……

 

  他……就是舞所渴望擁有的親人……

 

  

  「如果你假裝沒看到我,我也可以假裝沒看到你。」非凡宇微微一笑:

  「大家眼睛好像都不太好。」

 

  「哈哈哈!」夜吟風嘯月忍不住也笑了出來,但跟著他臉色驟沉,一字一句地說道:

  「但是,亂邪葬天,以及在這裡的魔族軍團,我也全都要帶走,一個不留。」

 

  非凡宇沉默下來。

 

  他乃天下第二人,「逐天」兩萬大軍最高指揮。

 

  無數戰場殺伐的經驗造就了他的戰略意識,而對他來說,眼前之戰略局面已然極為明顯。

 

  只要繼續戰下去,失去月敕南荒怨和闇無庵兩大首領的兩個魔族軍團,將會全軍覆滅於此。

 

  不管「逐天」將付出多大代價,但卻可以就此將魔族勢力,一舉逐出「中原」。

 

  然而,現在卻多了一人。

 

  或該說,多了一魔。

 

  魔族皇太子,夜吟風嘯月。

 

  非凡宇不知道夜吟風嘯月究竟有多強,畢竟他並沒有真正和夜吟風嘯月交過手,但他卻知道,夜吟風嘯月,絕對比亂邪葬天還要更強上許多。

 

  到達恐怖的境界。

 

  更何況,夜吟風嘯月的軍團就在附近,一旦真的開戰,究竟誰勝誰敗,仍屬難料。

 

 

  但難道……就放過這次良機嗎?

 

  等魔族重整陣式,夜敕飛雲滅親自前來與夜吟風嘯月聯手,我們……還擋得住?

 

 

  一陣劇烈的嗆咳聲,打亂了非凡宇的思緒。

 

  「方兄!!方兄!!」不遠處的孤康驚叫了起來,在他面前的方不白原本正盤地打坐調息,但忽然卻咳出大量鮮血。

 

  孤康看著四周伺機而動的巨人,臉上現出了堅毅的神情,站在方不白身前,穩若泰山。

 

  非凡宇心中震驚。

 

  他知道方不白傷得很重,但沒有想到已重到如此地步,如果現在開戰,沒有任何人有把握能護得了他。

 

 

  我自己的性命可以犧牲。

 

  但這些為了我而來的人們……

 

  已經……犧牲了太多。

 

 

  「好。」非凡宇望向夜吟風嘯月,慨然說道:

  「你們走!」

 

  簡單四個字,卻決定了千萬人魔之性命。

 

  「全軍停戰!!」非凡宇揚聲大吼:

  「退卻百步,重整陣式,待命!!」

 

  「逐天」軍團得令,五名隊長立刻開始指揮停戰退卻,並親自斷後衛護士兵,沒有人有任何懷疑及停滯。原先與「逐天」激烈交戰的魔族,早就因為自己的軍團首領逃跑而失了戰意,見「逐天」退卻,除了一些比較沒大腦的巨人或狂戰士還想要追擊外,其餘兵種都也跟著停止了戰鬥。

 

  而還想戰鬥的巨人及狂戰士,遇上留在最後方斷後的步兵隊長尚無移以及他的「鐵壁步兵團」,幾乎無法再造成任何傷害,就這樣,「逐天」全軍,很快地與魔軍戰線分開。

 

  「非凡宇,你真的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我可以理解……妹子為什麼會愛上你。」夜吟風嘯月一邊看著「逐天」退卻,一邊淡淡地說道:

  「不過,我還是覺得她選錯了,否則,也不會送了她的一條命!」

 

  「你說的對……舞選錯了……選錯了我。」非凡宇神色微黯,不管經歷過再多事情,夜舞在他心頭,依然佔據了太多太多的位置。

 

  「總有一天,我會為她報仇。」夜吟風嘯月不知為何,卻覺得自己這句話,說得有些心虛。

 

 

  蘇琴……

 

  水粼兒……

 

  感情的事……究竟……又有誰對誰錯……?

 

 

  夜吟風嘯月神情雖然不變,心裡卻長長一嘆,跟著轉身,用穩定的步伐,緩緩離去。

 

  亂邪葬天見夜吟風嘯月離開,知道今日就算自己沒有受傷,也已不能再與非凡宇決勝,亂邪葬天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魔,雖然狂傲不羈,但不代表他沒腦袋到不識全局,只見他猛然高喝:

  「魔族全軍!『大法師』闇無庵,『妖祭司』月熾南荒怨臨陣脫逃,我,『鬥神』亂邪葬天,憑皇太子之名,暫代全軍統領之職!」

 

  「全軍聽令,隨我撤離,違令者,誅!」

 

 

  眾多魔軍聽見亂邪葬天的宣言,兩大統領走後,他們早就不想再跟勢若瘋虎的「逐天」再打下去,這時名震魔界的「鬥神」站出來,理所當然地成為他們的救星。很快地,亂邪葬天便重整了軍隊,浩浩蕩蕩地離開。

 

  「亂邪葬天……今天殺不了此魔……實在可惜。」非凡宇看著亂邪葬天展現了霸氣以及軍事魄力,忍不住微微一嘆。

 

  「三弟,你這樣做是為了……」無情公子開口想問,非凡宇卻用眼神回答了他。

 

  方不白,依然盤坐於地,頭頂冒出絲絲白氣。

 

  「果然是因為方兄……」無情公子跟方不白曾在「離城一役」中,並肩與「北天雙帝」之首,「太上」皇滅對敵,交情非同泛泛,如今看到方不白運功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他雖然擔心,卻也不敢上前。

 

  又過了一陣子,方不白終於緩緩吐出一口長氣。

 

  他的傷口已不再滲血,面色更由蒼白恢復了些許紅潤。

 

  「『空谷易回天,千山鳥難絕。』……小子很了不起哪!『狂俠』方震的絕技,你全都練成了吧!」劍中之神忍不住說道。

 

  「前輩過獎了。」方不白微微一笑,站起身來。

 

  「方大哥!」非凡宇驚喜地走上前。

 

  方不白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微笑道:

  「小老弟,為了老哥我放棄殲滅魔軍的機會,這份情,很難還啊!」

 

  「改天請我吃頓好的就行了。」非凡宇笑道。

 

  「在請客之前,我有件事必須告訴你。」方不白神情忽然轉變,事實上從他見到非凡宇後就一直想跟他說這件事,但戰場上苦無機會,如今他知道,必須是講明的時候。

 

  「方大哥請說。」

 

  「你知道……究竟為什麼皇、夜敕飛雲滅、亞當、甚至是雪漫漫,都要用盡各種方式,讓你走上這條路嗎?」

 

  「因為我的……某種能力?」非凡宇語氣也轉為凝重,緩緩答道。

 

  「是,但你是否知道,這能力是什麼?」

 

  「方大哥知道?!」非凡宇看出了方不白的意思,無比震驚地問道。

 

  方不白緩緩點頭,走上前一步,在非凡宇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話。

 

  「不可能!!」非凡宇臉色驟變,卻看不出是喜是悲:

  「這不可能!!」

 

  「我一開始也認為不可能,但亞當言之鑿鑿,且將從以前到現在的所有事情兜起來推斷,或許……這是真的。」

 

  「如果是這樣……那……那舞……」非凡宇不只是聲音,全身都不由自主地劇烈顫抖起來。

 

 

  「夜舞……」

  方不白輕嘆口氣,他的表情,卻是憂喜參半,帶著極為深重難解的情緒:

  「有可能可以復活。」

 

 

 

=============================================================

 

< 鷹導碎碎念 > :

 

這一章,是有著重大轉折點的一章。

 

原因,不外乎「夜舞復活」這四個字的出現。

 

當然在歷經停更(不是停經喔……)多年之後,突然寫到這一章,一定又會引起許多反彈。我大概可以猜到不外乎分為兩派,一派認為夜舞死得剛剛好,再復活就有些多餘了。另一派則認為突然讓夜舞復活實在太牽強,可能是我忽然才想到的。

 

其實,當然不是突然才想到,從夜舞死之前,就已經在思考她復活的可能性了。

 

非凡宇的能力,也從極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架構。

 

所以才會有「蒼穹」第三部,甚至是「蒼穹後傳:風華」的概念。

 

風華的主角就是封煦和皇華,寫不寫得到我不敢保證,但至少「蒼穹」第三部的劇情是早就已經敲定的,所有過往的一切,現在的一切,其實都是在朝向這一條路前進。

 

當然有人會問我……先前讓夜舞好幾次似乎可以復活,也騙了讀者好幾次,這次會不會又是個假象。這我也無法先行告知大家了,我只能說,方不白的消息是正確的,亞當說的話是正確的,非凡宇的能力跟夜舞的復活是可以有正相關的,但是從方不白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中間還有許多複雜的問題,是不是到最後真能走上這條路,還有很多變數。

 

另一方面,最近有很多讀者認為現在的我跟以前的我不一樣,寫的蒼穹感覺也變了,而且是變糟不是變好。這一點我虛心接受,同時也深切自省究竟是有哪裡不同。

 

但在自省的同時,我忍不住想到自身的一個經驗。

 

忘了是國中還是高中,我超愛玩「魔法門三」這個遊戲,真是完美無缺的一個遊戲,不管玩多久也不會厭倦,光是一開始下水道的老鼠,就讓我High到不行。

 

多年後一直出到「魔法門五」、「魔法門六」、「魔法門七」、「魔法門八」……我每代都有玩,卻總覺得一代不如一代,越做越糟。就算做到最後全三D立體可以在空中飛又如何?玩都玩不太下去。

 

這時我就開始想了,畢竟還是「魔法門三」最好玩,沒有任何遊戲可以比擬,於是我想盡辦法,又找到「魔法門三」出來玩。

 

結果,也只能玩到下水道老鼠,就再也玩不下去了。

 

畫面差、音效差、操作系統差、什麼都差,戰鬥連特效幾乎都沒有,魔法系統不具吸引力,敵人太笨……總之,雖然可以回憶到以往的種種,但感覺全都沒了。

 

所以……真的是「魔法門八」真的比「魔法門三」爛很多嗎?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有些回憶是無可取代的,對很多讀者來說,以前的蒼穹就是這樣。

 

現在的「蒼穹」不管再怎麼樣改都不對,想要修正很多細節上的問題,卻造成了更多感覺上的差異,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算了吧!

 

反正我又還沒要出書,管那麼多幹嘛呢?

 

想寫什麼就寫,非凡宇想怎麼演就由他演。

 

想怎麼斷句就怎麼斷,想用什麼字就用。

 

就算有些細節跟先前的兜不起來,那又怎麼樣呢?

 

蒼穹嘛!

 

本來就是這樣的一部小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子鷹 的頭像
子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noccvset
  • 蒼穹再現 太感動了 謝謝鷹大
  • Rrcardo Tu
  • 悟空都可以復活好幾次了~~~夜舞!也行啦!!!!!哈哈哈哈哈
  • 林宇強
  • 三角....實在是太帥拉!
    魔族皇太子VS天下皇太子的戲終於來了!
    雖然沒有打
    但他們的對話實在很精彩~
    而這句非凡宇微微一笑:「大家眼睛好像都不太好。」怎麼讓我有種司空曉的感覺,就只差一些禮貌性的話XD
    方不白感覺又變強了,真是太棒了
  • 訪客
  • 這一章,是有著重大轉折點的一章。

    原因,不外乎「夜舞復活」這四個字的出現。

    更大的原因,是這是鷹大的轉折點XD

    感覺雖然當然跟以前不同了,只是感覺鷹大放開了,至少不如前幾章那樣強要有以往的寫法,改用了一種描寫比較細緻的寫法,期待~
  • Yuen Peng Tan
  • 久违的蒼穹,赞。
    我是新读者,但是我找了很多鹰大的久作来看。真的不赖,加油~~
  • 訪客
  • 因該是少了女主角淘氣的部分吧沒有讓人有又恨又愛的感覺吧...
    但不管這故事後續發展如何,我覺得因該都要照著當下感覺走吧~
  • 流翼
  • 我還沒看過蒼穹......
  • satan
  • 加油加油~^O^

    寫作者腦袋裡的東西最重要~!
  • yanbeijun
  • 回复了邮箱还不够 上来给您添砖加瓦。。

    加油加油。
  • 小小書迷
  • 希望可以原汁原味,即使沒有以前美味,但也不能因為饕客而走味。

    這 是鷹大的小說!
  • 訪客
  • 相信我,重頭開始看蒼穹吧,我都看了一次又一次了
  • 風行草
  • 不同於圓的三角 還記得以前 用圓規畫圓跟三角形......

    希望應大越來越棒
  • 鄭閎
  • 贊同子鷹大的說法~~故事就是故事~~好與壞還真的是憑當時的社會與心態而定~~不過嘛~~我覺得蒼穹還是很好看的說喔^^
  • 第一神全
  • 到底後續情況會怎樣發展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喂...)
  • 路人
  • 太棒了 惡靈古堡2以前超愛

    現在回過頭去玩 覺得好爛

    真的有認同鷹大的感想

    你怎麼寫 我們怎麼看吧^^
  • ricetea
  • 感動!!
    愛死鷹大
    超級好看0.0

    舞復活之後不曉得又是怎樣的光景@___@
    不知道復活是不是有限定什麼東西啊~~~~~

    是跟時光回溯有關嗎@@
  • WC
  • 蒼穹再現! 那潛水已久的我也要上來給鷹大一個推!

    其實鷹大篇末舉魔法門的例子,我也深有感觸。
    過去的回憶從來都是與那時的情感一起搭建著的;
    離開了那時,到了現在,是再也無法尋回當時的感動了。

    那麼既然無法再現,就讓新的感動填滿我們讀者吧!
    所以請鷹大繼續努力創作,
    無論如何,相信自己在往夢想的道路上就沒錯了!
  • 讀者A
  • 終於又更心了 咱家等好久了阿!!
  • Jacky Chen
  •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夜舞
  • 天魂
  • 花了一點時間重看了蒼穹,終於有點發現那不對的具體,
    行文用字的方式,以前的是近於古武俠的行文方式套上現代的幽默,
    現在卻少了那種味道,感覺變白話很多,少了那古色古香的味道。

    話說我還真是超愛武俠的,所以去找了一下水龍吟可是找沒有= =
    看來要到書店(館)找了...
  • 赦炎
  • 我最近都沒有收到小說@@
    是最近都沒有寫了嗎?
  • 深海大鳳梨
  • 好久不見的蒼穹 感動
  • 天魔KKK
  • 鷹大武學真的很有趣 三角 !! 很容易想像
    接下來會有甚麼形狀呢?
  • 夢予自由
  • 蒼穹回歸!!!

    我想應該不會有多少人認為夜舞不該復活吧XD
    前面已經鋪那麼多梗了,她不復活反而很突兀。(其實我一直以為月老橋那邊就會復活了...)


    夜舞 必須復活!!
  • 紫影
  • ^^
    很高興呢~~其實早有鋪陳夜舞是一定會復活的
    等得是時機!!

    人是會改變的
    小說的筆觸也會隨之不同的
    並非變糟或變好
    而是人生際遇的不同會影響當下的心緒
    表達出來的自然有所差異
    這點我可是深有所感呢!!

    總之~加油喔^^
  • 雀巢
  • 好掂!支持鷹大,努力!
  • 唯倫 羅
  • 哇~非常好啊
    久違的感覺

    非常喜歡蒼穹在一段與一段之間 註解(抑或叫旁白)的銜接
    VERY LIKE

    BTW 我是最近申請加入鷹之羽的羅英雄
  • 訪客
  • 我特意翻牆過來看蒼穹的,那麽久了怎麽還是沒更新啊.....就算是女人來大姨媽也會一月一次啊。更新吧,大神。別被女人的大姨媽給打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