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驚天刀光掠過,無名鋒加入了戰局,然而他的加入看似華麗瀟灑,明眼之人卻俱都看得出來,對於亂邪葬天並沒有產生多大的威脅。


  亂邪葬天的動作依然遊刃有餘,敵手的刀槍劍戟到了他的身前,俱都彷佛成為了廢鐵,只要鐵鍊簡單的揮動擺震,就能將攻勢完全封阻。
 

  無名鋒至感震驚,第九屆天榜他被排入前五十,在「天池論武」時,他也曾嘗試再向前挑戰,卻發現即使是要再往前進一名,都非常困難,因此也不由得不佩服「天俠怪老」判定武林高手強弱的眼光。

 

  然而讓他無法想像的,則是列在天榜前十的那些高手,其實力究竟高到了甚麼樣的地步?第五名和第五十名,其中會有著如何巨大的鴻溝?

 

  第九屆「天池論武」,前十名高手雖有幾位出席,但他們俱皆沒有出手挑戰別人,也沒有後面的人敢對他們提出挑戰,因此無名鋒沒有見過任何一人出手。

 

  但他從來不覺得這道鴻溝會無法跨越,他知道自己還年輕,只要不斷努力下去,終將會超越這些人。也因此即使武林傳言,亂邪葬天身為魔界四將中的「鬥神」,應該有天榜前五的實力,無名鋒也不覺得畏懼。

 

  然而親身體驗之下,無名鋒的額上,冷汗開始滴落。

 

  或許......不是鴻溝。

 

  而是天與地的差距。


  白起之雖然武功不高,眼光也不夠敏銳,卻也看得出來即使是韓、無名兩家聯手,慘給亂邪葬天仍是遲早的事,他心念瞬轉,終於下定決心,轉頭迅速地道:
  「筱蝶,幫我一個忙。」

  「起之哥哥?」韓筱蝶一邊擔憂著場中自己父親和大伯的安危,一邊訝異地回道。

  「幫我告訴我爹他們,就說我執意參戰,他們不來,我就戰死在他們面前。」
 

  「什麼?!千萬不行!起之哥哥!你別這樣!」
 

  「放心,我只是做做樣子,不會有事。更何況無名鋒的加入就是一個轉機,代表著無名家似乎並不打算完全袖手旁觀,或許我這樣做……也會讓無名雪有進一步動作……
  

  白起之望向了無名雪,只見她全神貫注地看著戰局中的無名鋒,微風吹過她的肩膀,掠起了幾縷黑髮而拂上她的面頰,無名雪卻渾然未覺。

  如果是我……她會用什麼樣的眼神來看我呢……

  白起之心中莫名一痛,跟著又自嘲地一笑。韓筱蝶將他的神情看在眼裡,彷佛恍然大悟一般,心痛地道:
  「起之哥哥……你是不是喜歡雪姐姐?」

  「嗯!」白起之不知為何,忽然有了承認的勇氣,但他緊接著又搖搖頭,苦笑道:
  「現在什麼時候了,妳還在說這些?快走吧!」

  「好!你一定小心!」韓筱蝶點頭,然而卻沒有馬上便走,而是傾身向前,墊起腳尖,迅速地在白起之唇上一吻,跟著她滿面通紅,轉向白堯他們之處奔去。

  白起之愣了一下,但以無暇再去深思韓筱蝶的行為,他深吸一口氣,轉向「西天闕」緩步而行,而越接近亂邪葬天,他就越能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壓迫之感。

  可以感到恐懼。

  但是不能被恐懼擊敗。

  白起之手無寸鐵,但他的步伐,卻沒有因此而減緩半分。

=============================


  「妳確定起之這樣說?」白堯冷冷地看著韓筱蝶,跟著望向正走往「西天闕」的白起之,目光極是淡漠。
  「千真萬確!白伯伯,我求你們快去幫忙吧!不然起之哥哥會死的!」

  「大哥!」白舜神情緊張,忍不住低聲喚道。
 

  「別急。」白堯卻是冷然道:

  「起之真是越來越大膽,竟用這種方式逼我們出手。不過放心吧!他這般古靈精怪,不可能會讓自己出事。」
 

  「是……」白舜知道白堯說得有理,但畢竟父子情深,面上神情極為焦慮。

韓筱蝶看兩人最後竟似乎決定仍不出手,忍不住大怒道:
  「你們就當真這麼無情?!明明說好一起對付亂邪葬天,現在卻只在一旁袖手旁觀!」

  「韓大小姐別動怒,只要妳大伯答應一件事,老夫馬上出手助戰。」
 

  「何事?!」韓筱蝶強忍怒火道。
 

  「承認輸了賭約,奉老夫為盟主。」

  「無恥!」韓筱蝶大怒駡道,再也不願看兩人一眼,轉身直奔向無名家的方向。

  「雪姐姐!!幫幫起之哥哥!」
 

  「怎麼了?」無名雪依然沉靜恬美,但無名鋒屢屢遇險,還是讓她的眼神中出現了憂色。
 

  「他要用自己參戰逼迫白家出手,但白家那些人卻不理他。我瞭解起之哥哥,這樣下去他會被亂邪葬天殺死的。」
 

  「所以呢?我能做什麼?」無名雪挑了挑眉。
 

  「所以……所以……雪姐姐,妳去勸勸他吧…………他喜歡妳啊!妳的話他一定肯聽的!」
  韓筱蝶面頰漲紅,淚水忍不住滴落下來。

  無名雪聽了韓筱蝶的話,心情一時極是複雜,她看得出來韓筱蝶也是喜歡著白起之的,要韓筱蝶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其實是非常的不容易。

 

  無名雪心中一軟,幾乎忍不住就要答應下來。然而她一轉頭,再望向亂邪葬天所創造的殺戮戰場,卻見鮮血已然濺滿在「西天闕」前的地上,最早參戰的韓家高手多已負傷,只能靠著韓羽仇和無名鋒兩名頂級高手苦苦撐持大局。

  無名雪畢竟身負大任,知道不能被私情左右,她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道:
  「妳的起之哥哥,並沒有做錯,我不能勸他什麼。」

  韓筱蝶驚詫地望著她。

  「若是他認為這樣做,可以逼使白家出手,那就應該讓他繼續下去。若是我們無名家先出手,那就毀了他的一番苦心。」

  「可是……」韓筱蝶沒有料到無名雪竟會這樣說,一時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

  「不只是他而已,現在在場上的每一個人……」無名雪靜靜地看著韓筱蝶:
  「都在冒著生命危險不是嗎?」

  「好一句每個人都在冒著生命危險……好一個大義凜然的無名雪。」韓筱蝶逐漸從接二連三被拒絕援助的震驚回復,但目光中卻也隱隱顯露出了恨惡之色。

  「筱蝶……

  「你們不去救,我自己去救!!」

=============================

  韓羽仇後悔了。在自家折損第五名高手之後,他終於完全明白,已然落入亂邪葬天陰狠惡毒的一場大計之中。


  從亂邪葬天在「蕪溪」旁稍戰即走開始,一直到他要求車輪之戰,其實都只是亂邪葬天要給自己的錯覺。他要讓包括自己在內的三家認為他怕了,因此自己也開始狂妄自大,妄想著靠韓家之力,就有可能擊垮亂邪葬天。


  而到了現在,這個荒謬的認知,讓韓家自掘墳場!
 

  其實韓羽仇早就想退,但跟外人看起來不同的是,當他一踏入戰局,就發現亂邪葬天的鐵鍊彷佛創造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湖泊,在湖泊的中央,有著極為恐怖的漩渦。戰局外的人看韓家是拚死攻擊,但戰局內的人最清楚,他們不是拚死攻擊,而是被漩渦拉引,根本退無可退。


  若不是有無名鋒的加入,韓家現已一敗塗地。但即使如此,也不足已擊敗亂邪葬天,唯有白家傾力相助,才有可能一拼。


  韓羽仇差一點就要高聲呼喊,向白堯求援,但在那一剎那,他又想起了賭約,想起了盟主之位。

  要是現在低頭了,一輩子,都別想再抬起頭來!!

  韓羽仇一時躊躇,而身旁一名韓家高手,右肩又再中了一煉,整個半邊身子塌陷下去,鮮血濺了韓羽仇一身。

  「亂邪葬天!!」韓羽仇瘋狂了,他將對白堯的怨怒,全都轉到了眼前這個如惡鬼般的殺神之上,韓羽仇不再去想求援之事,而準備豁盡全力,拼死一戰!

  但就在此時,他看到一個人加入戰局。

  白起之。

  「白家的人!?」韓羽仇低喝一聲,目中滿是不敢置信。

  「韓世伯!請再多撐一下!白家支持馬上就到!!」白起之十指翻飛,罩向亂邪葬天左側,一邊揚聲道。

  「好!」韓羽仇不再多說什麼,一同搶上,全力出手。

  「真是有趣啊!你們人類!!」亂邪葬天哈哈大笑:
  「到了現在,還看不出來嗎?」

  「你們的愚蠢!害了你們自己啊!!」
  亂邪葬天驀然狂嘯,纏繞於身上的鐵鍊根根激蕩而起,在空中自己盤旋著,像是有了生命。

  白起之臉色凝重,他虛舞一輪「揚月指」,步伐卻偏向了邊側,事實上他絕對知道自己的實力,若是跟亂邪葬天正面對上,不出三招,便會失了性命。

  但就在他側身之時,卻看到韓筱蝶從無名雪之處遙遙跑來,她臉上帶著的悲憤,讓白起之忍不住心驚。

  白家不來?但筱蝶又為何要去找無名雪?啊……她是替我去求無名雪……

  在一瞬間,白起之有些茫然地瞥了無名雪一眼,卻見她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白起之一時只覺得心灰意懶,彷佛白家、無名雪都拋棄了自己,彷佛自己像是一隻孤舟,擺擺蕩蕩地找不到停泊之地。

  「危險!!」驀地身邊一聲大喝,白起之猛地警覺,只見無名鋒單刀橫掃,一道冷藍極光閃過,鏗然巨響下,無名鋒的刀已替自己擋了一煉,跟著又聽無名鋒大聲道:
  「生死關頭!注意一點!!」

  白起之從鬼門關走了一趟,整個人像是重新活了一次,适才的感傷被拋在腦後,心中更不自覺湧起了一股豪情。他看著無名鋒和韓羽仇激戰亂邪葬天,忍不住大喝一聲,合身再度撲上。

  這一次,白起之用盡了全力,不再畏懼死亡。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