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意思?」亞當好奇地道。

 

  「應該是說......生死......天下的意思。」非凡宇神情嚴肅地道。

 

  「廢話!」夜舞忍不住笑駡,适才在莫憶之門仍哭得梨花帶雨的她,如今笑起來,彷佛雨後春棠,更顯嬌豔。

 

  「老實說,若單單只照這幾個字來推斷,似乎可以和先前那傳令官員所說的話相呼應。」非凡宇面色一整,緩緩地道。

 

  「呼應?」

 

  「對,就是......不論生死!這道門後的試煉,或許與生死有關。」

 

  「啊............還是換道門好了。」夜舞再怎麼魯莽,也是有知分寸的時候,她明白就算自己再怎樣有自信,也不能因此而要同伴賠上一條命。

 

  非凡宇卻不在意地聳聳肩道:

  「都已經走過來了,為何還要換?」

 

  「你......」夜舞有點不可置信地看著非凡宇,一直以來非凡宇都是這樣,平時隨和寫意,遇到事情的時候,卻總讓人摸不著頭腦,尤其像是這種生死交關的大事,非凡宇卻都像是毫不在意一般。

  「你該不會又像上次在『月滿西樓』那裡一樣,不想活了吧?」夜舞有點小心翼翼地問道。

 

  「哈哈!妳在說什麼啦!」非凡宇失笑道:

  「只是有一種感覺......很奇怪,讓我很想要走進這道門看看。」

 

  「不奇怪,這種感覺叫做『好奇心』!」夜舞板起臉孔,一副師長教誨學生的模樣:

  「好奇心會害死你,亞當,你說對不對?」

 

  亞當聽到夜舞問他,連忙點頭道:

  「對對......很可怕的......不過......好奇心是什麼意思?」

 

  「算了算了,早知道問你會變成這樣,你說你活了八百年,人類的詞語也該多學一點吧?!」夜舞扠腰道:

  「總之就是別進去了,這次就這樣。」

 

  「不,你們別進去,我進去。」非凡宇淡然道。

 

  「你這人怎麼這樣固執?!很喜歡耍帥是嗎?」

 

  「妳為什麼那麼不想我進去?」非凡宇聳肩一笑:

  「捨不得我死?」

 

  「你死了最好!」夜舞美目圓睜,鼓起了腮幫子。

 

  「放心,現在的我,並不想死。」非凡宇深深凝住夜舞,認真說道。

 

  夜舞不知為何臉上一紅,非凡宇話中有話,她隱隱約約似乎明白了一些他的意思,一時訥訥說不出話來。

 

  非凡宇笑著搖頭,忽然伸手,打開了門。

 

  他的動作突兀卻又自然,雖然並沒有很快,但就是像無法阻止一樣,夜舞和亞當都來不及反應,眼睜睜地看著門被推開。

 

  門裡的景象依舊,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擺設。房間內部並不是很大,僅僅只能容納約十個人。

 

  而在房間中間,一人閉目盤腿而坐。

 

  一個很正常的人,有著兩手兩腳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

 

  但在非凡宇等三人看來,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夜舞覺得她看到了一個神,比亞當還像上百倍的神,如此地尊貴,如此地凜然不可侵犯,而散發出的氣魄又讓人如此地畏懼。

 

  亞當覺得他看到了一個超人,一個完全不應該存在於人界的超人,他的能力已經到達了人類所能到達的極限。更發出一股完完全全,純粹自然的皇者之氣。

 

  非凡宇的感覺卻很奇特,非常地奇特。

 

  他懷疑他看到的不是一個從未曾見過面的人,而應該是自己至親的人。

 

  又或是至仇的人。

 

  但他又很肯定這個人是他第一次見到。

 

  那種感覺,完全無法抹滅,就好像他的這一生,是應該與這個人相連一般,不是同生共死,就是互相仇視殘殺。

 

  他覺得十分地矛盾。

 

  這個人,已經不需要介紹自己,每個人就已經知道他到底是誰。

 

  天榜第一,唯一「天下」的至高領袖,皇!

 

  他沒有睜開眼睛,只是說了一句話。

 

  「選一個人,接我一招,不死,就過關。」

 

  三人恍然大悟。所謂一眼剎那,生死,就只在一招之間。非凡宇知道自己猜想的並沒有錯,無情公子感覺到了皇在裡面,對無情公子來說,單單只要接皇一招自然不是太難,但並沒有任何意義,就算用這樣優勢的條件過了關,反而也滅了自己的氣勢,所以他選擇不進入。

 

  然而無情公子是天榜第五,跟自己的境界相比有如天地之差。

 

  對「蒼穹」的三人來說,又有誰能夠接皇一招?

 

  「我。」亞當驀地向前走了一步,非凡宇和夜舞都驚愕地看著他。

 

  「讓我來接他一招。」

 

  「逆天神族?」皇緩緩睜眼,淡然道:

  「確實有資格,接我一招。」

 

  「請出招吧!」亞當臉上的神情完全不像平時的他,竟然令人感到有些許畏懼之意。

 

  「古神之崇慕者,這是你的決定?」

 

  「吾非吾,道可道。」亞當一臉嚴肅,慢慢地回道。

 

  夜舞聽得一頭霧水,卻聽非凡宇忽然道:

  「不,我來。」

 

  「你?!」夜舞忍不住叫道:

  「你接的話就死定了,還是我來接就好!就算打不贏,他也絕對打不到我!更何況,天下第一就在我眼前,不挑戰嗎?!」

 

  說完夜舞腳步輕移,已然掠至亞當身前。

 

  非凡宇緩步向前,右手輕搭夜舞肩膀,輕聲道:

  「別問我為什麼,但我一定要接他一招。」

 

  「為什麼?!」夜舞哪管非凡宇說什麼,她只知道憑非凡宇的武功,去接一招就等於送死,忍不住著急地喊了出來。

 

  非凡宇看夜舞這麼擔心他,心裡忍不住感到一陣溫暖,但他沒有多說什麼,轉身面對皇。

 

  夜舞哪容得他這般一意孤行,腳步一錯,站到了非凡宇右邊,抬首對著皇道:

  「我接!」

 

  亞當沉默地看著兩人,跟著也向前走了兩步,走到非凡宇左邊,變成三人並列。

 

  三個人在那一瞬間,心裡都感到一陣熱流,當初創立「蒼穹」之時,三人仰望天際所感受到的寬闊無邊,因為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而再度憶起,就像是默契、也像是無窮盡的勇氣,彷佛只要三個人這樣站在一起,不管前面的敵人是誰,也都不會感到畏懼。

 

----------------------------------------------------------------------------------------

 

<武林花絮>

 

  皇並不是神,但他也不能算是一個人。

 

  人該有的感情,他沒有,人的力量該有極限,他似乎也沒有。

 

  所以他不是神也不是人。

 

  他是皇。

 

  唯一之皇。

 

                    李襄《奇俠軼文錄》 皇篇 序文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