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的氣勁,有如天下蒼生之欲,雖從一始,卻不以一為終,不論非凡宇避向何處,都必會被氣勁所襲。

 

  然而非凡宇原地踏下的這一步,卻更令人難以理解。在皇足以讓人窒息的攻勢威逼之下,非凡宇的「天下第三步」沒有絲毫猶疑,,有如與皇的「以天下蒼生為念」背道而馳,確確實實地踏在了原本的位置。

 

  貫徹了「做我自己」的意念。

 

  非凡宇的不動,是對自己信念的實踐。但對於「天下唯一」的皇來說,是完全沒有預料到的結果。由於皇的武功太過精確、太過完美,導致他不願意浪費一絲一毫力氣針對「完全不動」這個可能性去攻擊。

 

  所以皇所發出的無數氣勁,盡皆與非凡宇擦肩而過,在他身上劃出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甚至在左右手臂、肩膀、大腿,許多地方都出現了深可見骨的血洞。

 

  但,傷不致死。

 

  一招已過,非凡宇過了這一關。

 

  「我應該算是過了吧?」非凡宇強忍痛楚,給了皇一個灑然的笑容。

 

  夜舞大喜,在一旁歡呼了出來。然而皇卻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非凡宇,跟著忽然向前踏出一步。

 

  非凡宇只見皇的身影倏然來至身前,他還未來得及反應,已聽見皇的聲音竄入自己耳中。

 

  低沉,卻帶著絕對的魄力。

 

  「一招,還沒過。」

 

  萬千勁力倏然收回,皇的功力,確實已遠超過一般人所能想像,适才所放出之氣勁,有如活物一般,在非凡宇身後融會合一,然後狠狠地擊中了非凡宇的後心。

 

  非凡宇悶哼一聲,只覺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自丹田湧起,彷佛同時之間,有七柄各自不同的利刃,在翻攪著自己的肚腸。

 

  然而一擊得手的皇卻輕咦了一聲,只因非凡宇體內彷佛有著極為奇特的護身氣勁,竟然幫非凡宇擋下了自己這一擊。皇略略皺眉,沒有料到非凡宇除了玄妙步法外,還有這般奇特的內勁。

 

     原來孤康的「七笑指勁」本就是當今武林屬一屬二的「借轉」內功。雖然其只是潛伏於非凡宇體內,無法供非凡宇使用,但受到強大外力威逼之時,卻自己運作抗敵。只是非凡宇全身上下也有如刀割,絕不好受。

 

     而皇雖然一時驚異,但轉瞬之間,便已經明白了這內勁的來歷,他微微一笑,淡淡地說道:

  「想不到天下第三和天下第四,都做了你的後盾。」

 

  非凡宇全身劇痛,說不出話來,只能苦苦一笑。

 

  「可惜......」皇雙眼驀然綻放神光:

  「我是天下第一!」

 

  原本已被「七笑指勁」化解的勁力在非凡宇體內倏然又開始奔騰,非凡宇瞪大了眼睛,全身逐漸僵直。

 

  夜舞原本看非凡宇受了皇一擊,卻又彷無大礙,正想要歡呼出來。卻又突然看見非凡宇臉色瞬間轉為死白,終於再也忍耐不住,右足輕點,已然飛掠而至皇的身前。

 

  「你的一招究竟有完沒完?怎麼跟小孩子一樣賴皮?!」

 

  皇自登基以來,從未有人敢這樣對他說話,他不禁也感到有點有趣。

  「不以一為始,亦不以一為終。一招三式,方能『挽救天下蒼生』。」

 

  皇握緊了拳頭。

 

  非凡宇仰天慘嚎,胸膛炸裂,皇的氣勁由他體內鑽出,鮮血飛濺。

 

  夜舞瘋狂。

 

  她不顧一切地沖向右手鮮血淋漓的皇,狂吼道:

  「你還算是人嗎?!!為什麼要殺他!!混蛋?!!!他已經撐過一招了啊!!」

 

  『悲之舞』!!

 

  夜舞的舞,化哀痛為力量,雖傷,卻不亂。

 

  但她的心卻亂。

 

  她想到了非凡宇對她說:

  「妳不懂!妳根本什麼都不懂!!」

 

  夜舞的舞更急,更炫麗。

 

  不願停。

 

  停了就要面對。

 

  皇輕描淡寫地化解了夜舞瘋狂的攻勢,一面淡淡地道:

  「天下試煉只求人材,而且他同意接受這個挑戰,就應該有死的覺悟。再說一個幾乎不懂什麼武功的人,能讓我用完這一招,就算死也死得光采。」

 

  說完右手輕輕一震,夜舞整個人被一股難以想像的虛空巨力轟然震飛在牆上,唇角溢出了鮮血。她欲要起身再戰,卻發現手足俱如廢人般毫無力量。

 

  皇淡淡一笑道:

  「先告辭了。」

 

  說完慢慢地步出了門口,沒有再回頭一眼。

 

  亞當看著倒在血泊中的非凡宇,神情陷入迷茫之中,嘴裡喃喃自語:

  「他......死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怎麼可能......

 

  夜舞頹然坐倒,雙眼終於滾落出清淚。

 

  這時房門口漸漸地有人聚集,畢竟皇走出門後,所有人都忍不住想知道這扇門究竟發生什麼事。

 

  上官風雲和上官情也出現在門口,上官情一看到非凡宇的情況,馬上哭喊著跑了進來。

 

  這時人群中忽然一陣議論紛紛,卻原來是那位絕代風華的白衣少女雪漫漫,不知何時竟已排開眾人,直接走到非凡宇身旁,跪了下來。

 

  「無情兄,可不可以幫我一下看一下他的狀況?」

  雪漫漫頭也未抬,輕聲地問。

 

  眾人還在訝異時,一身風流的無情公子,卻忽然也出現在房內,居然沒有人發現他是怎麼進來的。

 

  他先是嘻皮笑臉地對雪漫漫道:

  「美人怎麼知道我在?」

 

  跟著神情突然轉為嚴肅,跪在非凡宇身邊,用手摀住了他的傷口,眾人只覺室內一陣沛然的氣息流動,無情公子竟憑空以氣勁造出了一層薄膜,覆蓋於傷口上面。非凡宇的血流登時止住。

 

    擁有天下第三所傳授的輕功,天下第四湊巧暗渡的護身氣勁,再加上天下第五的即時救援。從古至今能有這樣機緣的,大概也只剩非凡宇一人。

 

    但就如同皇所說,傷了非凡宇的,卻是天下第一的武功。

 

  無情公子搭住了非凡宇的脈搏,數息之後,淡淡地道:

 

  「生死玄關。」

 

  上官情原本已哭倒在父親懷裡,聽到無情公子的話,馬上緊張地問道:

  「請問,那是什麼意思?」

 

  夜舞雖然手足無力,但仍然睜著一雙被淚水沾濕的大眼,緊盯著非凡宇。

 

  無情公子迅速地解釋:

  「人在生和死之間會有一條界線,一邊是生,一邊便是死,用一般的話來說,這就像是死後要過的奈何橋,用武學的看法來說,這就是生死的玄關。」

 

  「但不論如何,中間這條界線,其實是不存在的。然而這個年輕人,不知為了什麼樣的緣故,現在就站在這條界線上。所以無法說他是生,也不能說他是死。」

 

  雪漫漫接著道:

  「他的體內有一股和『皇』的力量極為近似的潛力,可能就是這股力量救了他,然而更有可能的是,『皇』刻意為之的結果。」

 

  「還有『七笑指勁』......」無情公子感覺到了另一股在非凡宇體內的力量,訝異地說道:

  「非凡兄之前究竟有些什麼樣的遭遇......

 

  亞當聽了他們的對話,雙目中漸漸綻放出了神采,用極為細不可聞的聲音喃喃自語:

  「在生與死與絕望的邊界徘徊,而得到被神所遺忘的力量,然後再度醒來,在遙遠的那一方。」

 

  雪漫漫驀地轉頭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

  「是的,就是那首歌......

 

  亞當渾身巨震,首次認真地凝視這個美絕豔絕,又神秘難測的女子。

 

  雪漫漫毫不畏縮地回視,兩人的目光交會,默默地爆現了無數光華。有著各自秘密的兩人,終於開始強烈地體認到了對方的存在。

 

  不可忽視!

 

 

 

------------------------------------------------------------------------------------

 

<武林花絮>

 

  「對於那首『歌』的誤解,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獨一之皇、『叛徒』亞當、『虛之女』雪漫漫,都因為各自解讀的不同,而影響了他們對於某些事件的處理方式。但事實上,最終的答案永遠都只有一個,並且從一開始到最後......都是由非凡宇來決定的!」

 

                                     「虛史」研究者  公孫遙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