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顛城 >

 

序章 戰號 

=================================================================

孤獨。

 

是回家唯一的路。

=================================================================

 

 

  長而有力的號角聲劃越天際。

 

  彷彿千鷹齊鳴,聲響隨著風,高速在虛空之中傳遞,橫越了河流,跨過了田野,在此其間,每個聽聞此聲響的人們,俱都抬起了頭,在他們的眼中,有著璀璨灼熱的火燄,以及躍躍欲試的興奮之意。

 

  「戰號!!」

 

  「戰號又響了!!」

 

  「這次是出征之號!!」

 

  在田野間工作的農夫,在山林裡蹤躍奔跑的孩童,在溪邊浣紗的婦女,無一不停下了動作,凝聽著這一陣陣的長號聲。

 

  「又是戰爭……」

 

  在這許多人之間,也是有人臉上掛著不太情願的色彩,畢竟還是有對戰爭感到厭惡的人存在,但撇除這些少數人不談,大多數的人們都顯得極為期待,甚至是渴求戰爭的到來。

 

  因為這是一種光榮。

 

  「聖國」建國千年以來,歷經三百九十二場抵禦戰,一百七十二次出征戰,從來未曾一敗。「聖國」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可以說俱都為了「戰爭」而存在,每個人都有其直接參戰或間接支援之作用,等同於全國共享勝利之榮耀。

 

  為了面對一場接續一場的戰爭,「聖國」發展了一套極為完整的體系與制度,一旦戰事發生,所有人都必須馬上各就其位。而「戰爭長號」,就是通告全國人民的手段。

 

  「戰爭長號」又分兩種號聲,「出征之號」以及「抵禦之號」。若是「出征之號」,代表必須集結遠征軍,所有「軍役員」及「備員」都必須立刻前往「軍公所」報到。另一方面,必須按照遠征對象的距離遠近,準備軍需糧草,故「後勤員」需備齊家中所有物資,等候「後勤所」派員收集。

 

  而由於近百年來,「聖國」已經征服了四周絕大多數的國家,故出征戰次數已越來越少,遠征的距離則越來越遠。因此對於聽到「出征之號」,大多數的「軍役員」及「備員」都感到相當驚喜且充滿了熱血,「後勤員」則預料到這一次收集的物資量將相當的大,因此準備的動作也相對上仔細了許多,不多時,各家各戶的門前,都已經堆滿了可以當成軍需的物資。

 

  但某一戶人家,卻遲遲沒有動作。

 

  這戶人家的房屋跟其他人並沒有太大的不同,「聖國」採「八畝屯田制」,每八畝田配一戶人家,並住在位於農田正中的木屋,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然而同樣聽聞了「出征之號」,在其他人家門口都已經開始堆積物資之時,這戶人家的四個人,卻都還端坐在家中的餐桌旁。

 

  「願慈悲父神引領我們,知所進退,心有平安。我們為桌上豐盛的食物感謝,為一天辛勤工作的疲憊感謝,為即將到來的征伐感謝,不論前方之路為何,求上主眷顧,阿門。」

 

  「阿門!」

 

  一名三十幾歲的男子,坐在餐桌主位,結束了他的祈禱。在他左手邊坐著一位身材嬌小,帶著溫柔微笑的婦女,右手邊則是一名有著淺藍色長髮的絕美少女,他的正對面坐著一個大概才十一、二歲的男孩,男孩的眼睛骨溜溜地轉著,即使是在祈禱時,也不時偷眼向窗外望去。

 

  「老爸!還不準備嗎?!我們也該去報到吧?!」男孩好不容易等到祈禱結束,扭動著身體不安份地說道。

 

  男孩叫做康正奇,剛滿十二歲,故也在今年成為「備員」,他從小個性飛揚跳脫,又正值青春期,剛開始有些叛逆,但男子看了他一眼,便讓他乖乖地坐回了椅子上。

 

  「我們康家家訓第一條是什麼?」

 

  「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飯,是最重要的事。」康正奇不情不願地回答。

 

  「所以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吃完這一頓飯再說。」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中年男子是康家的主人,康闕。今年三十七歲,正規「軍役員」,隸屬於「第三劍團」,是相當有經驗的一名「擇劍手」。他身材頗高,臉形方正剛毅,個性則與外表一樣沉穩內斂,不善言詞。但康闕對於一女一子的管教十分注重,從小就嚴格教導他們為人行事之則,且強調「家庭」之重要性。

 

  是以就算康家並不富有,在區分身份地位「聖國」七階中,也是屬於最低階的「軍農」,但康家子女從小就懂事體貼,在鄰里間常獲美名。尤其是女兒康芷妤,不僅乖巧聽話,一頭淺藍長髮及驚人美貌更是出了名,吸引不少年輕人登門求婚,但都被康芷妤拒絕。

 

  「爸……這一次,是不是會去很久?」康芷妤偏著頭看著父親,長髮流瀉肩側,絕美的臉龐上帶著些許憂慮。

 

  「是,但不用擔心。」康闕呵呵笑道:

「『聖國』出征從來不敗,我們『擇劍手』算是二線,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但是為什麼要出征?」康闕的妻子簡溫雅,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淡淡地問道。

 

  康闕微微一愣,他知道妻子是反戰派,不過她很少像這樣在孩子面前討論過有關戰爭的事,康闕看了看簡溫雅,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為了『聖國』的光榮……」

 

  「光榮?」簡溫雅聳聳肩,像是覺得康闕的回答實在太過幼稚:

  「光榮只是一種形而上的虛幻追求,並沒有任何實質意義。」

 

  康闕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辯得過妻子,事實上,他認為簡溫雅是他所見過的人當中,最聰明的一個。當初究竟為什麼妻子會看得上自己,他一直感到相當不解。

 

  「但還是得去。」康闕聲音微微放沉,既然辯不過,就只能用一家之主的威嚴來應付,否則後果堪虞。

 

  簡溫雅看著康闕,微微一笑,她當然不會繼續跟康闕爭辯,畢竟她也知道,就算再怎麼樣反戰,也無法改變任何必須參戰的事實,就連簡溫雅自己,也是「後勤員」中的組長,沒有逃避責任的理由。

 

  「快吃吧!今天有發生什麼事嗎?」康闕將話題轉開,開始了一家在晚餐時照慣例的問答題。

 

  「姐姐又拒絕了一個帥哥!是『舞劍士』喔!」康正奇迫不及待地說道。

 

  「舞劍士?!」康闕吃了一驚,望向康芷妤:

  「從『聖城』特地過來找妳的?」

 

  「聖國」七階中,「劍士」屬於第三階,是戰爭主力,其中又按劍士的運劍特質分為「聖劍士」、「魂劍士」和「舞劍士」。而「劍士」若要成親,一般都會和第二階的「貴族」聯姻,故康闕聽到這次女兒的追求對象竟是「舞劍士」,確實有些出乎意料。

 

  康芷妤的臉微微一紅,搖頭說道:

  「他只是被派來這裡出任務……今天在溪邊遇上。」

 

「然後他就愛上姐姐啦!長得超帥!叫什麼逸無涯的,姐姐這次好像對人家也有意思喔!」康正奇嘿嘿笑道。

 

  「哪有!」康芷妤紅暈滿面,伸手作勢要打康正奇。

 

  「哈哈哈!害羞了吧!!唉呀!」康正奇向後閃躲,卻一個重心不穩連椅翻倒在地,康闕和簡溫雅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家人和樂融融,這是康家每天傍晚都會出現的情景,但接下來的事情卻和日常慣例不太相同,康闕和康正奇父子兩人,拿了簡單的行囊,準備出門,簡溫雅忍不住走向門口,蹲下來將康正奇抱入懷中。

 

  「老媽!妳根本不用擔心我啊!我只是『備員』,一定很快就回來了。」康正奇雖然這樣說,但明顯地有些不甘心。

 

  簡溫雅點點頭,站起來望向康闕。她知道康闕這一去,短則一、兩個月,長則半年,雖然確實如康闕所言,「擇劍手」在戰場上基本沒有危險,但恐怕這個家也是要有好一陣子,不能再像今天這樣吃飯了。

 

  「闕……」簡溫雅雖然聰明至極,但值此分離至際,一時竟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反而是康闕微微一笑,伸手將簡溫雅摟入懷中,溫柔地說道:

  「康家家訓最後一條是什麼?」

 

  「一定……要回家。」

 

  「對,一定要回家。」康闕緊擁著簡溫雅,在她耳邊說道:

  「放心,我不會違背自己定下的規矩。」

 

「嗯……」簡溫雅點點頭,放開了康闕,康闕拿起行囊,低頭對著康正奇說道:

  「走吧!」

 

  「老爸!到底什麼時候……你才不用低頭看我?」康正奇有些不滿地說道。

 

  「那你加點油啊!」康闕哈哈一笑,又對康芷妤說道:

  「妤兒,我不在的時候,多照顧媽媽。」

 

  「知道了。」康芷妤溫婉地回答。

 

  「妤兒,我不在的時候,別跟什麼『舞劍士』、『魂劍士』、或『渾蛋劍士』跑了,安份一點。」康正奇一臉嚴肅,說出了這句極端欠扁的話。

 

  「你!」康芷妤又羞又氣,忍不住又想上前追打康正奇,康正奇大笑著跑出門,康闕搖搖頭,也跟了上去。

 

  康芷妤追到門口,便沒有再繼續追下去,她看著踏上田埂小徑,揚長而去的父親和弟弟,忽然覺得一陣強烈的落寞感襲上心頭。

 

  簡溫雅也走了出來,站在康芷妤身旁,康芷妤輕輕地,將頭靠上已經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母親肩上。

 

  夕陽斜映,逐漸遠去的兩人,影子變得細長。

 

 

=================================================================

 

 

  「第三劍團,『擇劍手』康闕報到!」

 

  「直接帶著行囊到校場去,第三劍團這次是先鋒團,急行軍,即日出發。」

 

  「是!」康闕轉頭看著康正奇,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跟著轉身向通往校場的側門走去。

 

  康正奇看著康闕的背影,他知道目光中充滿了勇氣。

 

  「『備員』康正奇報到。」康正奇盡力大喊,但他仍顯稚嫩的聲音,在空蕩的「軍公所」大廳報到處迴盪時顯得更為可笑。

 

  負責辦理報到的軍官看了看康正奇,忍不住微笑:

  「你幾歲?」

 

  「十二!」

 

  「看起來不像啊……」

 

  「我只是還沒到發育期!」康正奇忍不住抗議:

  「我爸說,再過幾年我就會長得比他還高!」

 

  「是是!不過這次的戰役你就不用參加了,遠征軍不需要『備員』。」

 

  康正奇肩膀垮了下來,雖然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但真的聽到時還是難免失望。

 

  「知道啦!」康正奇再怎麼樣調皮,也知道不能在「軍公所」胡鬧,反正他原本也不抱著真的能參加遠征軍的希望,對他來說,和老爸分開後,真正有趣的探險才將展開。

 

  康正奇對著報到軍官吐了吐舌頭,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另一端正準備從側門出去的康闕,看了看康正奇的舉動,忍不住微微露出苦笑,他當然知道兒子要趁這個機會出去大玩特玩,但自己卻也實在沒辦法再去管他了。康闕走出側門,看到校場上已經有許多人,大多數人都早早就報到了,不像自己還拖到最後一刻。康闕四下張望,找到了第三劍團「第七擇劍隊」的成員,連忙走了過去。

 

  「闕大哥來啦!!」

 

  「闕哥!」

 

  地上原本有近十人圍坐成一圈,看到康闕過來,好幾個人起身招呼:

  「闕哥又晚來啦!不愧是超級顧家好男人!」

 

  「別笑我了,隊長和副隊長呢?」康闕微笑著跟眾人揮手。「第七擇劍隊」共有十二人,其中隊長、副隊長各一名,隊員十名。康闕在隊員中,年齡算是最大的,行事也相當穩重,所以眾成員習慣叫他闕哥。

 

  「隊長退啦!年紀到轉『備員』了,副隊長到現在還沒來,小徐說他好像生了重病。」

 

  「不會吧?那……」康闕瞪大了眼睛,正想要再問下去,校場前方一名軍官卻高聲喊道:

  「第三劍團各隊集合!『護劍隊』在前,『擇劍隊』在中,『運劍隊』在後,由左至右,按隊號橫向編列!!隊長準備回報人數!初入伍新兵站至左後方等待編制!」

 

  喊話的人是「第三劍團」的副團長韓法伊,校場上數百人很快地動了起來,康闕說到一半的話只得硬吞回去,他和「第七擇劍隊」的另外九人很快就跑到了隊列定點,數百人也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排列出整齊的隊列。十數名看起來還很稚嫩的新兵則是稍嫌混亂地聚在左後方。

 

  「『護劍隊』回報人數!」

 

  「『第一護劍隊』,十二人到齊。」

 

  「『第二護劍隊』,十二人到齊。」

 

  「『第三護劍隊』,到十一人,缺一人,隊員張衡陽。」

 

  「『第四護劍隊』,十二人到齊。」

 

  站在最前列的各「護劍隊」依序回報,很快地就來到中列的「擇劍隊」,前六隊「擇劍隊」報完,便輪到康闕的「第七擇劍隊」。

 

  「第七擇劍隊」的十名成員互相對望,跟著又有好幾個人向康闕望來。

 

  「『第七擇劍隊』!回報!」副團長韓法伊不耐煩地喊了一聲。

 

  康闕無奈,只能硬著頭皮說道:

  「『第七擇劍隊』,到十人,缺兩人,隊長高華印,副隊長黃巡。」

 

  校場中起了一陣騷動,人人都向康闕這邊望來,韓法伊也愣了一下,跟著轉頭對身邊的一名軍官低聲商議了幾句,跟著揚聲道:

  「發言者何人?!」

 

  「『第七擇劍隊』,隊員康闕。」

 

  「你是目前隊中資歷最深的嗎?」

 

「是!」

 

「好,由你暫代隊長職務,自行選擇副隊長。」

 

  「啊……」康闕嚇一跳,但跟著才想起不能這樣回答,連忙大聲道:

  「是!」

 

  韓法伊沒有再跟康闕說什麼,其他的「擇劍隊」隊長也很快地接續回報人數。康闕則好不容易才從驚訝的情緒中拉回,開始靜心沉思自己即將肩負的責任。

 

  「第三劍團」全部校閱結束後,韓法伊便開始新兵編制,「第七擇劍隊」是唯一編制到兩名新兵的小隊,跟著韓法伊下令所有人到兵宿休息並準備用晚餐,康闕一路上幾乎是被隊員簇擁著回到兵宿。

 

  「闕哥!我早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變成隊長!」「第七擇劍隊」最年輕的小伙子李揚興奮地叫道。

 

  「哪來這麼多早知道?!馬屁精!」留著大鬍子,在市場賣豬肉的趙天霸狠狠巴了一下李揚的頭。

 

  「哇!」李揚大叫了出來,其他眾成員忍不住都笑了出來。

 

  康闕卻注意到跟在隊列最後面的兩個新兵,一個身形十分魁梧,竟比自己還高了些,但臉上的表情相當緊張,走起路來也畏首畏尾。另一個則剛好相反,身材極為瘦弱,長相卻相當斯文秀氣,更特別的是雙眼中有著一股傲氣,當康闕望向他時,他竟然也凜然不懼地回視。

 

  「你們叫什麼名字?」康闕對著兩名新兵問道。

 

  「王大空……」大塊頭新兵小聲說道,引來一陣轟笑。

 

  「怎麼那麼小家子氣啊?!」趙天霸忍不住罵道:

  「像個男人好不好!」

 

  王大空哭喪著臉,向後退了一步。

 

  「你呢?」康闕轉向另一名新兵。

 

  「上官雲,雲朵的雲。」瘦弱新兵同樣也是低聲回答,但很明顯地不像王大空是害怕,而是刻意而為。

 

  「好,你們對『擇劍隊』的職責都清楚嗎?」

 

  兩人都搖了搖頭,康闕點點頭,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答案,他環視了一圈其他成員,跟著說道:

  「天霸,你當副隊長。」

 

  「我喔?!」趙天霸嘿嘿一笑,換成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頭:

  「我粗人一個不行啦!」

 

「你的經驗不比我差,而且個性可以跟我互補,有時候大家需要靠你激勵。」

 

  「既然隊長你這麼說那就聽你的吧!」趙天霸沒有再推辭,豪邁地說道。

 

  「林宇森,吃完飯後你跟兩個新兵詳細解說一下我們的職責和任務,明天中午出發前,找機會跟他們演練一下。」

 

  「知道了!」一個身材瘦高的年輕人應道,他是康闕隔壁村的木匠學徒,頭腦相當靈活,算是「第七擇劍隊」裡最聰明的一個隊員。

 

  「副團剛說明天中午出發,這次我們是先鋒團,要長距離急行軍。所以等下吃完飯後大家早點休息。」

 

  「是!」

 

 

=================================================================

 

 

  在「聖國」的行政地理區圖中,「第三劍團」的集合校場位於「第三鎮」,四周共有十餘「村」,每村有數十戶「軍農」及十餘戶「商工」,故「第三劍團」可徵集到將近千人。

 

而在距離上,「第三鎮」離聖國首都「聖城」大約兩天行程,且與這次的遠征軍目標剛好在相反的方向,故這次「第三劍團」並不會南下至「聖城」集合,而是直接北上行軍。

 

  劍團此次配搭的主力劍士,則由「聖城」直接出發,會與「第三劍團」在路上會合,因此遠征軍將會有一段路程是屬於「無劍士」的狀態。團長莫然和副團長韓法伊對於這一段路有一些疑慮,故選擇避開較難掌握狀況的黃昏和清晨,到第二天中午再出發。

 

  然而雖然符合戰略需求,卻苦了「第三劍團」的士兵,烈日當空,加上急行軍的要求是以快步前進一個時辰才能休息五分鐘,體力上的消耗非常大。不過對「擇劍隊」來說,他們算是相對輕鬆的隊伍,既不像「護劍隊」必須扛著巨大盾牌,也不像「運劍隊」必須運送劍箱。

 

「康老大,第一次當隊長就遇上這種苦行軍啊!有沒有很想回家抱抱你老婆啊?!嘿嘿!」趙天霸走在康闕身旁,開著無聊的玩笑。

 

  「好久沒打出征戰了,辛苦一點也是值得。」康闕正經八百地回答。

 

  「出征!嘿!」趙天霸臉上顯露出一絲傲色:

  「真不知還有哪個國家值得我們『聖國』出征!」

 

  「聽說是北方邊界以外的一個國家。」林宇森在一旁說道:

  「很遠。」

 

  「廢話!你不說老子也知道很遠!」趙天霸罵道。

 

「北方邊界以外?有必要去嗎?」跟康闕同一村的一名中年「軍農」管渡平說道。

 

管渡平旁邊的另一名「軍農」郝傑接腔道:

「老管說的也是喔!北方邊界以外,那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征服了有什麼好處?」

 

「現在應該剩下『征服』本身的意義了吧!」康闕聳聳肩。

 

「哇!這麼有哲理的話!康老大有你的,當了隊長馬上變得不一樣!」趙天霸笑道。

 

康闕苦笑,他知道自己是想到了妻子,才會很自然地說出這樣的話,不過跟著他也忍不住陷入沉思,雖然戰爭是一種光榮,但除了光榮外就毫無意義的戰爭,究竟必要性為何?康闕想到這裡,一下子竟有些迷惘起來。

 

「怎麼停了?!」

 

「發生什麼事?」

 

幾名隊員訝異的話聲讓康闕神智一清,他發現前方的隊伍停下了腳步,自己的隊伍也被迫停下,而不只是自己的隊員感到疑惑,前後方也有許多士兵出聲詢問。

 

「小揚!去前面看看。」康闕轉頭對李揚說道。

 

「好!」李揚是「第七擇劍隊」中跑步速度最快的成員,他得到命令後,很快地便從大道右側向前奔去。

 

在「劍團」的軍隊規範中,遇到突發狀況,並且沒有軍團總命令時,各隊隊長可以自行決定應對方式,不過除了康闕外,他們前方的「第六擇劍隊」,以及後方的「第八擇劍隊」,都沒有派出探子,而是選擇原地停留,等待命令。

 

過不多時,李揚已經奔了回來,他微微喘氣,伸右手跟康闕行了一個軍禮並回報:

「隊長!前方有巨木阻路,『護劍隊』正在清除中。」

 

「巨木?」康闕微微一愣,跟著皺起眉頭:

「好端端地怎麼會出現巨木?」

 

「不知道,看樣子不太像是自然形成的,有點奇怪。」

 

「難道……」康闕還沒說完,忽然在整個「劍團」隊列的最後方傳來了一聲慘叫。

 

康闕大吃一驚,回頭張望,卻只聽見慘叫聲此起彼落,似乎接連有好幾人遭到攻擊,然後便是激烈的殺伐叱喝聲傳來。

 

「『逆匪』劫劍!!」林宇森反應極快,大叫了一聲,康闕整個人彷彿一瞬間被冰水澆醒一般,領悟到究竟發生什麼事。

 

「聖國」征服臨近十數國家,但並未擴張領土,只是在各國家設立軍隊駐守並管控,然而其中一些國家殘存的軍事勢力,因為無法直接和「聖國」對抗,便轉為地下組織,甚至互通有無,組建聯盟。

 

而這些敗戰國的殘黨,便被「聖國」稱為「逆匪」,他們最擅長的就是遊擊和突襲,對於邊界的鎮來說是相當頭痛的勢力。但康闕很少聽說「逆匪」會有這種攻擊遠征軍的行為,畢竟遠征軍是「聖國」精銳,再怎麼強大的「逆匪」組織也不該來捋虎鬚。

 

「他們看準我們現在是『無劍士』的狀態,要來劫劍。」林宇森看出了康闕的疑惑,很快地說道。

 

康闕恍然大悟,這才想起「劍團」還沒有跟劍士會合,他很快地理解事態的嚴重性,連忙下達命令:

「全員聚攏!我們要馬上到後方支援!」

 

康闕的隊員很快地向康闕靠攏,並跟著康闕向後陣跑去,這次康闕又做出了與其他「擇劍隊」不一樣的決定,「擇劍隊」若沒有搭配劍士,可以說是「劍團」中實力最弱的一環,故應由實力最強的「護劍隊」前往支援「運劍隊」。但康闕考量到現在隊列拉長,若「護劍隊」無法及時趕到,真的被「逆匪」將劍奪走,那可就大事不妙。

 

康闕的決定牽動了整個「第七擇劍隊」,他們很快便來到後陣與「運劍隊」接觸,跟著一路奔到最後面的「第十一運劍隊」及「第十二運劍隊」處,卻發現情況之慘烈遠超想像。

 

五、六名身穿黑色緊身服的「逆匪」,手持各式兵器,正與最後方的兩個「運劍隊」激戰,前方的「第十運劍隊」並未前來支援,而是搬運劍箱向前逃離,導致最後兩個運劍隊的士兵孤軍奮戰。

 

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戰況一面倒的原因,只見那幾名「逆匪」手持細長銳劍,運劍如風,搭配詭異身法,幾乎沒有幾個士兵能抵擋得了一招二式,康闕等人到達時,地上已經躺了近二十具屍體。

 

「擊劍士!小心!」康闕大吼了一聲,提醒隊員注意。

 

「擊劍士」為第三階劍士,遠不如聖國的第二階「魂劍士」、「舞劍士」,更別說要與第一階的「聖劍士」相比。但饒是如此,光一名「擊劍士」也足以毫無懸念地摧毀一整個運劍隊。

  

  是以康闕的吼聲,其實能起到的作用極微,就算整個「第七擇劍隊」齊上,也不是任何一個「擊劍士」的對手。但趙天霸一點也沒有懼意,他一把提起綁在腰間粗繩上的屠宰尖刀,以大無畏的態勢擋在康闕身前。

 

  「別讓他們打開『劍箱』!」康闕一邊下令,一邊注意到有幾名擊劍士已經聚集在「第十二運劍隊」的「劍箱」旁邊。「劍箱」是一個大約三公尺長,一公尺寬的大型黑色鐵箱,需要至少二十人才能搬動,所以「運劍隊」的編制人數比「擇劍隊」多了一倍,每隊有二十四人。但現在「第十二運劍隊」被殺了十幾人,早已無法扛動「劍箱」,而任由「劍箱」被棄置於地。

 

  康闕的命令一旦下達,「第七擇劍隊」便由趙天霸領頭,快速向「劍箱」移動,然而才衝不了多少距離,便被一名「擊劍士」攔住。

 

  趙天霸悍然不懼,手中尖刀揮出,直劈向右邊一名身材瘦高的「擊劍士」。然而對方對於趙天霸的攻擊似乎完全沒有放在眼裡,輕巧地一個旋身後,手中細劍有如毒蛇般直竄向趙天霸咽喉。

 

  「天霸!小心!」康闕衝上前,他慣用的武器是一把精鐵平口寬刃劍,比一般長劍略重,適於揮斬,這時眼見趙天霸有危險,康闕不及細想,全力揮出手中的寬刃劍。

 

  「擊劍士」瞥了康闕一眼,唇角似乎浮現一抹冷笑,他將刺向趙天霸的劍略略偏斜,跟著分毫不差地點在寬刃劍的劍身中點,康闕只覺一股奇特的巧勁傳來,手腕一震之下,竟無法握持住寬刃劍,而讓劍脫手飛出。

 

  康闕對自己的劍術也算是有點自信,沒料到不過一招,劍已被擊飛,他臨危不亂,勉強倒地一滾,千鈞一髮之際避過了順勢而來的擊刺。

 

  「擊劍士」臉上的神情稍微改變了一些,似乎對於康闕還能有這樣的反應動作感到有些佩服,但他手中的劍卻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隨著左腳輕踏,細劍之勢如飛瀑垂墜,一瞬間便刺至康闕胸前。

 

  康闕躺在地上,已完全避不開這一劍,他閉上了眼睛,一瞬間腦中浮現了和家人共進晚餐的情景。

 

  「隊長!!」

 

  「第七擇劍隊」的成員都高聲驚呼,但沒有人有辦法阻止這一劍,眼看康闕便要慘死當場,兩聲輕響卻取代了細劍刺入胸口的聲音。

 

  康闕也聽見這兩聲輕響,他睜開眼睛,卻發現細劍停在自己胸前,兩柄反射著細緻藍光的短劍,一左一右夾住了細劍。

 

  康闕驚訝地仰頭向後方看,雖然因為角度問題無法見到是誰,但可以確定有一個人正半跪在自己頭部後方,雙手握持著那兩柄短劍。

 

  「怎麼可能?」「擊劍士」自認萬無一失的一擊竟被接下,也忍不住皺起眉頭並開了口,他的聲音帶著濃濃的異國口音,聽起來像是南方國家的人。

 

  康闕趁「擊劍士」注意自己身後那人時,用力再向旁一滾,並順勢站起身來,跟著他才看見救了自己的人,竟然便是那個沉默的新兵,上官雲。

 

  「上官雲!」康闕喚了一聲,但很快便發現自己的聲音被迅速激烈的兵刃交擊聲掩蓋。「擊劍士」先是抽回被兩柄短劍夾住的細劍,跟著忽然讓細劍化為狂風暴雨,以無比迅捷狂暴之姿,在一瞬間向上官雲攻出數十劍,上官雲卻不退不避,輕輕巧巧地以兩柄短劍一一接下了攻勢。

 

  「哇!」「第七擇劍隊」和殘存的「運劍隊」士兵,都忍不住驚呼了起來。他們其實一點也看不清雙方的劍路,但單單只是有人能跟「擊劍士」對敵這件事,就讓人感到極為震驚了。

 

  「啊……」

 

  然而緊跟著上官雲卻輕呼一聲,只見他右側衣袖被劃開了一道裂口,差一點就要見血。他臉色微微變得蒼白,向後退了一步,希望重整守勢。

 

  完全被忽視的趙天霸這時卻又再次搶上,然而「擊劍士」反手順勢回刺,輕而易舉地便將劍刺入他右臂上方,趙天霸右手一軟,再也無力舉起尖刀。

 

  趙天霸大吼一聲,想要伸左手握住細劍,但「擊劍士」卻如蜜蜂螫人一般抽劍退開,事實上若不是「擊劍士」還需顧及上官雲反擊,這一劍早已要了趙天霸的命。

 

  「太強了……」管渡平等其他「第七擇劍隊」的成員站在康闕身後數步,手持武器顫抖著,他們想要上前助陣,卻又不知該如何出手。事實上幾名老兵除了康闕和趙天霸外,剩下的武技都十分平庸,要跟「擊劍士」對抗,無異於以卵擊石。

 

  康闕當然也早就明白情況,對方現在才不過派一名「擊劍士」來,自己這邊就完全不是對手,若不是其他「擊劍士」顧著要撬開「劍箱」,恐怕「第七擇劍隊」早就覆滅。但康闕原本就沒有想過要打敗對手,他知道只要能再撐個幾分鐘,「護劍隊」就會趕來,到時就算達成了任務。

 

  然而緊跟著他就被另外數名「擊劍士」的歡呼聲打碎了希望。

 

  「打開了!劍箱打開了!!」

 

  「拿了劍就走!」

 

  康闕知道「第十二劍箱」已被打開,他心下一沉,明白已經無力再挽回什麼,若是硬撐下去,恐怕「第七擇劍隊」便要就此覆滅。康闕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一旦確認情勢之後,便可以立刻做出抉擇。

 

  「先退!」康闕迅速下令,趙天霸雖然好戰,但對於軍令卻是絕對服從,他左手摀著右臂傷口,很快地退到康闕身後。

 

  然而又與「擊劍士」激烈纏戰在一起的上官雲,卻似乎沒有聽到康闕的命令,反而將手中兩柄短劍揮舞得更加迅疾。

 

  「上官!」康闕皺眉再叫了一聲,上官雲卻還是沒有理會,康闕至此才確認上官雲不從軍令,忍不住微微色變,然而更讓他感到擔心的不是上官雲的態度,而是他已經越來越明顯地處於弱勢一方。

 

「擊劍士」臉上的冷笑逐漸擴大,手中細劍已經徹底壓制了上官雲的雙短劍。

 

  其他「第七擇劍隊」的成員都已退到康闕身後,而另外幾名「擊劍士」已經開始拿出「劍箱」裡的劍,無暇顧及康闕這邊。康闕知道現在自己只要別強出頭,就不會再有危險。

 

  上官雲這時卻一聲輕叱,左腿上中了一劍,鮮血直流,上官雲還想硬撐,但還是忍不住單膝跪倒在地。

 

  康闕的寬刃劍被擊飛,手中已無兵器,但看見上官雲命在旦夕,不知道為什麼,一股熱血忽地從心頭湧起,他大喝了一聲,再次向「擊劍士」衝去。

 

  趙天霸和林宇森離康闕最近,他們眼看一向冷靜的康闕竟又要去送死,不由得大驚失色,但兩人同時伸手,卻都沒有拉住康闕。而「擊劍士」正輕篾地低頭看著上官雲,這時眼見康闕再次衝來,眼中也不由得泛起了冷肅殺意。

 

  細劍刺出,輕銳的聲響劃過空中,有如蜂鳴。

 

                          (序章 完)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