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蝶妹子,妳那麼著急地把我叫過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要你見一個人。」
 

  「誰?」
 

  「就是他。」韓筱蝶指向站在不遠處的白起之,示意他過來。

  韓雙雙緊盯著白起之,一臉狐疑,不解韓筱蝶為何在緊要時刻,把自己叫來見這名其貌不揚的青年,白起之走到兩人近前,微微一揖道:
  「韓兄,小弟白起之,有一事相求。」

  「說。」韓雙雙皺了皺眉道。

  「請韓兄向貴家主轉達,就說在下有妥切之計,可誅亂邪葬天。」

  「妥切之計?」韓雙雙搖頭冷笑。


  「雙雙大哥,起之哥哥他很聰明的,他說得準沒錯,你相信我。」


  「喔?」韓雙雙有些詫異地望向韓筱蝶,只因韓曉蝶一向極少服人,對於武林世家子弟更沒有看得上眼的,如今竟然如此推崇一名外人,對他的稱呼更比對自己還要親密,韓雙雙心裡,升起了一股連自己也難以理解的灼熱感。

  「韓兄,拜託你了。在下之計為……
  白起之雖然聰明絕頂,但對男女之間的微妙感情,卻是一竅不知。他把韓雙雙當成值得信賴的大哥,滔滔不絕地將心中所想之計策說了出來,韓雙雙越聽越驚,但神色卻也越深沉,待白起之說完,他緩緩鼓起掌,臉上卻是皮笑而肉不笑地道:
  「白賢弟果然高計!在下這就去轉達家主。」

  「太好了!」韓筱蝶開心地歡呼起來,跟著忘形地牽起了白起之的手道:
  「起之哥哥,我就說雙雙大哥會幫我們的!」

  白起之被韓筱蝶溫軟的小手握住,這次終於有了反應,臉頰忍不住紅了起來。韓雙雙在一旁看了兩人的神情與動作,面色卻亦發陰沉,不發一語,轉身離去。

 

=============================

  「韓家停止車輪戰?!限亂邪葬天黃昏前投降?!!」白起之張大了嘴巴,對於這個消息感到不可思議。

  韓筱蝶嘟著嘴點了點頭,跺腳氣道: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啊!雙雙大哥不知道到底跟大伯怎麼講的,竟然讓事情變成現在這樣!看他以後怎麼來求我,我都再也不理他!」

  「他求妳?妳不理他?」白起之看著韓筱蝶雖然生氣,卻依然嬌美的容顏,終於恍然大悟,歎氣道:
  「錯了……都錯了……

  「什麼錯了?」

  白起之沒有答話,只能搖頭苦笑。
 

  為什麼沒有看出來韓雙雙對韓筱蝶的情意?沒有看出來他不僅僅只想當一個「大哥」?

 

  白起之思潮翻湧,但他知道現在後悔也來不及。

 

  必須想辦法,用全部的力量,來維持世家聯合。


=============================

  「我知道你會來。」無名雪輕輕地笑著,看著眼前這其貌不揚的青年。


  「我不得不來。」白起之說的話雖然簡單,卻還是顯得有點扭捏,跟他一貫泰然自信的態度大不相同。
 

  「白家似乎不想和韓家聯手?」
 

  「是……
 

  「所以你來請我,幫助白家?」
 

  「不,在下想請姑娘……幫助韓家。」白起之凝注著無名雪的眼,卻無法承受那樣的清,那樣的美。在那一剎那,他的心彷佛被氣灌滿一般,鼓漲地十分難受。

  「喔?」無名雪同樣也看著白起之,她知道自己的美貌,也習慣了別人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但白起之的眼神又與他人有一些不同,雖然灼熱,卻依然清澈。

  無名雪的內心有一些動搖,因為這個純真大男孩的感情。但在另一個不算太遙遠的遠方,那另一種不一樣的悸動,卻也不斷地婆娑蜿蜒而來,隨著幽深之河,觸動著她纖細而敏銳的情感旋律。

  無名雪有些慌了,但一轉頭,又有些癡了……

=============================

  「姐……妳為什麼拒絕他們?」無名鋒看著白起之和韓筱蝶離去,忍不住悄聲問道。

  「白起之的想法是對的。」無名雪有些答非所問。
 

  「既然如此……
 

  「但我不一定要照他說的做,我有自己的想法。」
  無名雪說完,不知想到了什麼,眼中閃爍著奇特的光采。

  無名鋒愣了一下,心裡大呼不妙。他知道自己這個姐姐在眾人之前一向溫柔文靜,但事實上內心裡想些什麼,從沒有人能夠清楚。上一次他看見姐姐這樣的眼神,是在五年前,那一次姐姐裝病騙過了所有人,自己逃家到百里之外的一座大城,只為去觀賞那裡的流浪戲團。

  「姐!妳又想要做些什麼驚人之舉了?」
 

  「小聲點!」無名雪微微蹙眉,看了一眼站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幾位白家高手耆宿,輕輕地道:

  「你還想讓叔叔伯伯們回去說我壞話?」

  「他們敢?!」無名鋒聽了此語,目光突然一變,手握刀柄,全身散發一股魄人的戰意:
  「誰說姐一句壞話,我絕不輕饒。」

  「你長大了。」無名雪目光中充滿愛憐地看著無名鋒,這個弟弟她從小帶大,整個白家就他和自己感情最好。
 

  「我可以不用擔心你了。」

  「姐?」無名鋒聽出無名雪語意之中,竟是似乎有著決絕之意,忍不住又驚又懼:
  「若是真的鬥亂邪葬天不過,大不了我們一起逃掉就好,姐妳絕對不要逞強!」

  無名雪見無名鋒反應如此激烈,不禁失笑,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頭,溫柔地道:
  「傻瓜!」
 

=============================

  是日傍晚,亂邪葬天並無投降。

  而「無名」、「白」兩世家遲未出現,韓羽仇終於再也按耐不住,下令所有韓家高手圍殺亂邪葬天。

  韓家一動,白家也馬上就動了。白堯命眾高手于韓家週邊再形成一包圍網,封阻亂邪葬天突圍之路。

  「姐,但是亂邪葬天若是朝西方逃呢?他逃入魔域的話,又有誰能攔得住?」

  「他不會這樣做。」無名雪眼中依然閃爍著莫名光彩:
  「身為魔界四將之一,他絕不會背上『被人類逐回魔域』的罪名。」

  一聲淒厲的慘叫傳來,跟著卻又嘎然而止,亂邪葬天的鐵鍊穿入韓家一名高手的前胸,拔回之時,帶出了大量鮮血,潑灑於黃土之上。

  韓羽仇殺紅了眼,對於自家高手的戰死似乎毫無所覺,猛力一槍刺出,直貫向亂邪葬天右眼。

  「究竟……韓雙雙向韓羽仇說了什麼?為什麼他要如此奮不顧身……
  

  白起之縱然才智無雙,卻終究難以看清人性之全部,他眼看韓家拼死奮戰,白家漠不關心,無名家更是難測動象,事情彷佛正在往最壞的情況走去。但情勢越是危急,白起之反而越是沉穩,他站在白家包圍網的後面,綜觀全域,等待著契機。

  「姐,我要前去一試。」無名鋒看著韓家眾高手前仆後繼,雙目逐漸如火般灼熱。
  

  無名雪有些詫異地看著他,這才發現自己這個看似仍未成熟的弟弟,已經也有了自己的理想和執著。

  「……小心點。」無名雪幾度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只能說出這三個字。

  「我會小心。」
  無名鋒緩緩地自背後抽出他的沁水長刀,一陣深藍炫光泛過,無名雪忍不住感到寒意。無名鋒將沁水長刀遙指亂邪葬天,就連混戰中的亂邪葬天,也彷佛有了感應,向這邊望了一眼。

  而白起之亦注意到了無名鋒的舉動,他雙目一亮,同時也開始有了動作。

  唯有發現契機。

  才能有轉機。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