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天下第三步」的效益遠比想像中來得差,而被夜舞吃得死死的非凡宇,就連在馬上的位置也換成了後方,他心不甘情不願地坐在馬上,夜舞又不准他碰觸,只好一邊暗自咒駡,一邊努力維持平衡。

 

  黑馬疾馳,已經快要到達「幽城」,夜舞心情愉悅,催馬再加快了速度。忽然前方又是一個身影擋在路上,夜舞大吃一驚,騎術不佳的她不會緊急軀馬閃避,竟是直接撞了上去。非凡宇眼見事態危急,大喝了一聲,黑馬也是神駿,在最後一刻高高躍過了那人,卻將非凡宇再次甩落在了地上。

 

  非凡宇哀叫著準備要爬起來,卻看見塵沙彌漫中,一人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那是一個看起來僅約十三、四歲的少年,面容俊美非常、毫無瑕疵,渾身卻是赤身露體,僅腰間系了一條樹葉綁成的帶子。少年的深棕色短髮在塵沙中顯得柔和,即使适才差一點被黑馬踩過,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一絲驚慌的神情。

 

  「天命,八百年之等待......吾,終於見汝。」少年看著非凡宇,極為突兀地說出了這一句話。

 

  非凡宇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夜舞也已經從馬上躍下,走到非凡宇身邊,大感有趣地盯著少年。

  

  「汝,乃吾之答案。天命復歸,吾等終將回到此處,此時此刻,無可或忘。」少年神情平靜,緩緩地說出了這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言語,非凡宇和夜舞互望一眼,跟著非凡宇拉著夜舞後退了兩步,低聲道:

  「好可憐,年紀還那麼小就瘋了......

 

  夜舞搖了搖頭道:

  「不只是瘋了,看他不穿衣服,可能還有變態的傾向。」

 

  非凡宇點點頭道:

  「還是不要惹他比較好。」

 

  兩人商議既定,當即一邊對著少年傻笑,一邊繞過了少年,準備上馬離去。少年看著兩人好一會兒,才發現兩人竟是要走,連忙大叫道:

  「等等!大哥哥大姐姐,先別走!如果說古語你們聽不懂,我可以用你們的語言說話。」

 

  非凡宇停下了腳步,有點詫異地望向他,少年趕緊跑到他身前道:

  「我叫亞當,古神一族的殘存者,想跟你們一起走。」

 

  「鼓繩一族?」非凡宇瞪大了眼睛,又開始跟夜舞輕聲討論起來:

  「那是什麼種族?聽起來好像比看起來更變態。」

 

  「笨!就是『鼓神』啊!專門打鼓的瘋子一族。」

 

  「不不,我看可能是『股繩』,你看他在屁股上繫了一條繩子,確實是很特別。」

 

  兩人窮極無聊的對話並沒有被亞當聽到,亞當只是睜著一雙天真無邪的大眼睛,期待地看著兩人。非凡宇討論不出什麼結果,咳了兩聲道:

  「我們要去『幽城』辦要緊事,現在不能帶你。」

 

  「那我到幽城等你們?」亞當連忙道。

 

  非凡宇暗想你又沒有馬,怎麼可能到幽城「等」我們,當即哈哈一笑:

  「沒問題!」

 

  亞當露出了天真的笑容,非凡宇和夜舞互望一眼,上馬揚長而去。

 

  又再騎了半日,兩人終於來到「幽城」,「幽城」地處「關皇朝」西北,在「中原」較有名的城鎮中,算是最接近「西天闕」的一座。而「西天闕」再往西,就是傳說中魔族的領域,故雖然「幽城」有「關皇朝」的盟約保護,依然難以吸引人類居住,而長期無法繁盛。

 

  非凡宇和夜舞在城門接受了簡單的盤查,跟著牽馬進入城內,然而才剛入城,非凡宇就看到一名少年坐在城門內側一旁的石墩上,彷佛很無聊地玩弄著自己的手指頭。

 

  「亞當?!」非凡宇大吃一驚,夜舞也是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少年,發覺他正是半日前在道上相遇的亞當。

 

  「宇大哥、舞姐姐,你們好慢。」亞當看到兩人,又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

 

  非凡宇訥訥地說不出話來,夜舞卻忍不住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們叫什麼?」

 

亞當沒有回答,只是神秘一笑,又再問道:

「現在要去哪裡?」

 

  「西樓......『月滿西樓』。」非凡宇摸摸頭,然而越想越覺有趣,終於也是笑了出來。

 

  非凡宇先替亞當買了件普通的衣服穿上之後,便帶著兩人趕往「月滿西樓」,一路上三人並未在城內見到太多民眾,然而一接近酒樓,就聽見了江湖豪客的喧囂聲。三人走入樓內,只見樓中已擠滿了人,到處都是酒氣和喝罵之語,氣氛異常暴烈。

 

  但在酒樓中央足可容納十餘人的主桌上,卻僅僅只坐了四人,與四周的擁擠形成反差,其中一人滿頭蓬鬆黃髮,雙眼細長但目光尖銳,背後背了兩支奇特的爪形兵刃,只見他驀地一拍桌子,大聲罵道:

  「該殺的風破天還不來!要我莫威在這裡扮家家酒嗎?」

 

  非凡宇在門口站定,喃喃自語:

  「瘋狗莫威......這四人一定就是各大勢力的頭頭了。」

  跟著他忽然揚聲道:

  「我家老大說會晚一點到,請各位再等一下。」

 

酒樓一下子安靜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剛剛進門,說話大膽的年輕人身上,然後,幾乎是毫無例外地,每個人的目光最後都移到他身旁的少女臉上。

 

  夜舞,即使是面若寒霜,卻也依然俏麗地讓人心中為之一歎,一時非凡宇的鋒頭被搶去了不少,但他卻也絲毫不在意,簡單一個動作,就又引發了眾人的驚噫。

 

  只見非凡宇直接了當地走到了主桌旁,輕鬆地拉了張椅子坐下道:

  「老大來之前,先飽餐一頓如何?」

 

  「你什麼東西?」莫威先是愣了一下,跟著猛地一拍桌子大喝道:

  「坐到下桌去!」

 

  非凡宇故作有點訝異地看了他一眼,跟著轉頭招呼道:

  「夜舞、亞當,一起來這裡坐!」

 

  莫威的臉驟然一沉,縱然風破天是絕對不能惹的人物,但身為一方霸者,被眼前這個年輕人如此無視,更不是他所可以忍受之事。莫威看著夜舞和亞當入座,面色更加陰沉,卻也沒有再出口阻止,只是冷冷地瞪視著非凡宇,似乎隨時都會發難。

 

  「就算是各大勢力的副首領,也沒有資格坐在這裡,小老弟,行走武林,該要懂點規矩才是。」

  坐在莫威右側,一名樣貌平凡的白髮老者忽然緩緩地開口,雖說是在規勸,語氣卻甚溫和。

 

  非凡宇望向那人,知道他是「不落天」的「老頭子」,雖然看似祥和,但若論心機深沉,卻遠非莫威能及,他微微一笑,揚聲道:

  「我家老大不在,我們在此就是代理他的人,難道您認為,風老大也沒資格坐這張桌子?而我這兩個朋友,並非七大勢力中人,來者為客,豈能不好好招待?」

 

  非凡宇知道「七大勢力」的首領都是一方之雄,絕不願屈於任何人之下,而自己身為主持這次集會的「飄揚嶺」代表,必不能在氣勢上輸人,故他這番論點雖不一定正確,語氣卻是坦然而不容置疑,老頭子嘿了一聲,亦不再言語。而同在主桌,臉上罩著一層薄紗,看不清面目的絳雲穀主則是贊許地點了點頭,輕柔地道:

  「妹子,妳來跟我坐。」

 

  夜舞愣了一下,但見絳雲谷主身形婀娜,氣度雍容,自然而然地起了好感,歡聲道:  

  「好,姐姐妳一定漂亮,我跟妳坐。」

 

  非凡宇知道絳雲穀主是風破天的紅顏知己,自己轉瞬間得罪了兩大高手,故她此舉是欲要幫自己保護夜舞,雖然他心裡瞭解憑夜舞的身手,似乎不需要「保護」,但還是感激地對絳雲谷主微笑致意,而主桌上另外一人,亦即一身黑衣的「血殺」之首則是面無表情,對幾人彷佛視而不見。

 

  終於三人一一就坐,非凡宇眼見滿桌佳餚,也不管莫威虎視耽耽的眼神,便要出筷去挾,莫威冷笑一聲,積壓已久的情緒終於爆發,輕叱一聲,手中竹筷激射而出,直取非凡宇右手。

 

  莫威身為「戰門」之主,心高氣傲,行事非正非邪,這次出手只打算傷了非凡宇右手,已經是給了風破天面子。但夜舞又豈能容忍這樣的挑釁行為,她倏然翻飛而起,竟在空中追上了竹筷,並一把抄在手中,跟著她右足虛點,淩空倒翻落回原位,姿態迅捷美妙之至。

 

  酒樓中的眾人沒有料到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卻有這樣驚人的輕功,當下除了莫威的部下外,全都轟然叫好了起來。莫威面色轉青,夜舞卻又雪上加霜地道:

  「喂!筷子拿好,別隨便亂丟。」

 

  莫威大怒,左右臂倒搭雙肩,下一瞬間,背上的兩把爪形利刃已然握在他的手中,一時肅殺之氣彌漫他全身,整座酒樓也安靜下來。絳雲穀主面紗後的秀眉微微一蹙,似乎對莫威的行為甚是不滿,然而夜舞卻是冷冷一笑道:

  「亮兵器了?」

 

  莫威沒有回話,只是右手微微傾側,也不見他身形有何移動,手中利爪竟已至夜舞臉前,夜舞微微吃了一驚,驀地一個半旋身,竟從椅上旋至椅後,並順勢站了起來,避過利爪。莫威一擊不中,面上終於顯現詫異之色,以他一代大豪之尊,本不該再為難夜舞,偏偏夜舞側了側頭,竟又拍手笑道:

  「這招不錯!莫門主,天榜排名,你總該有了吧?」

 

  莫威雙目微凝,沉沉地道:

  「天榜,七十。」

 

  「太好了!雖然低了些,但總算讓我遇到天榜高手。」夜舞大喜道,旁觀眾人卻全都張大了嘴望著她,莫威眼色更是陰沉,目中怒火益盛。夜舞對眾人目光毫卻不在意,驀地原地再次旋身,竟是舞了起來。

 

  眾人目光一亮,看著舞中的夜舞,都是暗暗讚歎,只因夜舞的美,恰恰相反於她的橫蠻和粗魯。

  

  而是一種溫柔。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