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戰場上極之安靜,所以就算司空曉只是用比平常大聲一點的音量說話,也能夠讓大部份的士兵或生物聽到,只是他所說的話在現在這樣的場合說出來,實在太過匪夷所思,讓整個戰場登時陷入一陣議論紛紛。

 

  司空曉沒有著急,他靜靜地等待著,過了好一陣子,在「五色將軍」及「錯誤谷」眾高手的眼神制約下,戰場又回復了安靜。

 

  「有人說我是『失落者』,但其實我不知道『失落者』是什麼。」

 

  「或許我真的是,因為在來到『幽界』之後,我失落了情感。」

 

  「但對我來說,『幽界』的每一個生物,都是『失落者』。」

 

  司空曉停頓了一會兒,但這次,四周依然寂靜。

 

  「你們都是『失落者』,因為你們失落了選擇的權利。我在『幽界』的朋友曾經告訴過我,你們一出生時,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沒有童年,沒有回憶,只有黑與白的世界,只有無止盡的戰爭。」

 

  「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司空曉加大了音量,握緊了拳頭:

  「誰能告訴我,這一切為了什麼?!」

 

  「『合理』和『錯誤』,本就不能共存。」無色將軍閉目坐在地上,沒有任何生物敢接近他,他身旁地面上幾乎成為一個以鮮血鋪蓋而成的圓:

  「這不是我們的選擇,而是本該如此。」

 

  「我們沒有選擇過,也沒有退路。」殭屍王從城內緩緩走出,白色將軍緊跟在他身後,雖然白色將軍已經因為王于安和司空曉的出現而暫時停止了「天命渡」,但他對於殭屍王完全不敢有任何鬆懈之意。

 

  殭屍王絲毫不在意身後的白色將軍,他雖然全身包覆染血繃帶,全身上下更散發死亡的黑暗氣息,但一雙眼睛卻出人意料之外地明亮有神:

  「如果『合理城』註定要消滅『錯誤谷』,那我們的誕生也就為了抵抗『合理城』。」

 

  「是『合理城』挑起這場爭端。」巨樹長老沉聲道:

  「『錯誤谷』是被動的抵禦。」

 

  「但你們現在毀了我們的城牆又怎麼說?!」銀色將軍高聲回擊:

  「總不會只是來泡茶聊天的吧?!」

 

  「今日一戰,勢不可擋!!」龍王降落地面,光是說話就放出無比灼熱之氣息:

  「此戰過後,只會有一方存留!」

 

  「錯了。」司空曉緩緩搖頭,雖然他的音量跟其他的聲音比起來微不足道,但說話的時機和內容,卻又讓眾多生物及士兵忍不住想聽他說下去:

  「此戰過後,雙方都不會留存。」

 

  「我們不怕兩敗俱傷,就算最終只剩下一條生命,也是贏!!」金色將軍暴吼,氣魄驚天。

 

  「這不是死亡數多寡的問題,而是一旦有一方滅了另外一方,那『幽界』也將隨之毀滅。」司空曉看著金色將軍,淡然卻又堅定地說道。

 

  「為什麼?!」大祭司在城牆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為什麼這樣說?」

 

  事實上司空曉這一路奔來,他也一直在思索著這件事情,從進入「錯誤谷」後,他就隱隱感受到這個道理,但直到現在,他才將一切徹底地想明白。

 

  「因為『合理』和『錯誤』無法共存,但是……也無法獨存!」司空曉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彷彿破開雲霧般,道出了千百年來始終未曾被人明白的一個盲點。

 

  「無法共存……但也無法獨存?」白色將軍將注意力從殭屍王身上轉開,緊盯著司空曉,臉上的神情極為震驚,喃喃地覆誦了一次。

 

  「『合理』與『錯誤』是相生相剋但又相劫相合的,就有如白晝與黑夜一般,失去了任何一方,天秤都將傾斜至無法挽回的地步。」司空曉有如朗誦一般,一字一句地將這段話說了出來,聽見的生物、士兵或將軍,全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內心承受從未曾體驗過的震撼。

 

  司空曉蹲了下來,用食指,在地上畫出一條直線。

 

  「所以我們需要『中道』!!需要替壁壘分明的兩邊,畫出一條中線。」

 

 

  我明白了……

 

 

  司空曉莫名地,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身為仲裁者……

 

  我終於了解。

 

  這一切的起點和終點。

 

  在所有的痛苦與矛盾的背後。

 

  我所追求且足以擁有盼望的……

 

  究竟是什麼……

 

 

  「然後,我們必須……」司空曉以那條線的最上端為起點,向右方畫出一個半圓弧連到最下端,再向左方畫出另一個半圓弧連回上端。

 

  一個渾然天成的圓,出現在地面。

 

  「以此中線為準,畫出一個圓。」

 

  司空曉緩緩地站起,抬起頭,朗聲說道:

  「所有生命,都在此圓之內,共生共榮,共享共存!!」

 

 

  我是仲裁者。

 

  畫出這一個圓。

 

  是我最初,也是最終的使命!

 

 

=================================================================

 

 

  計程車停在一座公園前。

 

  老大和季小凡、恩雅下了計程車,只見公園涼亭內外,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或者該說不只是「人」。

 

  「果然召集人來得總是最慢啊!」最接近第四位階的天使軍團長雷加,單獨站在一棵大樹之下,雙手抱胸,冷冷地看著老大。

 

  「關你屁事!」老大相當不客氣地罵了回去,跟著向涼亭走去。

 

  涼亭內坐著好幾個人,包括「驅魔蝶」的各分部部長,以及「驅魔蝶」中實力最強的幾名三位階異能者鄭閎、悟僧、夜葬心及亞格斯,另外還有數名領域師。

 

  「要開始了嗎?」台中分部長宋子廉是一名大約三十來歲,留著長髮,帶有獨特氣質的男子,他開口問話後,溫和地對老大身邊的季小凡一笑,但季小凡卻彷彿看到了毒蠍一般,面色微微發青,勉強點頭回禮。

 

  「要開始了。」老大點頭道。

 

  「打完有沒有酒喝?」

  說話的是一旁躺在涼亭椅子上,看起來大概有四十來歲的台東分部長俞洋,他全身酒氣,衣衫不整,用一頂破破爛爛的鴨舌帽蓋在臉上,手上還拿著一瓶臺灣啤酒。

 

  「隨便你喝到吐!!」

 

  「粉紅變態,這次你真的想清楚了?」高雄分部長倪亞男婀娜多姿地走向老大,她戴著紅色細框眼鏡,長相雖然不算美豔,但幾乎快要撐破白色襯衫的豐滿上圍相當輕易地就可以擄獲男人的視線。

 

  「現在那麼多人,可不可以不要用這個外號叫我?」老大對倪亞男似乎特別忌憚,半哀求地說道。

 

  「我叫你就不行,小女孩叫你變態爸爸就行?」倪亞男冷冷一笑,紅框眼鏡下的銳利視線讓老大通體生寒。

 

  「妳都知道啦?」老大尷尬地苦笑道:

  「我……」

 

  「我問你,這次想清楚了沒?!」倪亞男似乎不想再針對那個話題說下去,依然冷冷地說道。

 

  「想清楚了。」老大臉色出現了一種莫名的黯然,但又無比堅毅:

  「這一次,必須要這麼做。」

 

  老大說完,轉身走到涼亭外。

 

  天使的三名軍團長、風之白狼及他所帶領的七隻S級獸,在涼亭外各自找了地方休息,他們或坐或站,但全都看著老大。

 

  「在行動之前,我有些話想說。」老大清了清喉嚨,揚聲說道。

 

  「廢話那麼多?!要打就打要殺就殺,開會時不都已經討論完了?!」黑熊計程車大叔打了個哈欠,不客氣地說道。

 

  「讓我說完!」老大猛地沉聲喝斥,黑熊忍不住嚇了一跳。

 

  「華老,我應該已經講得很明白,這次行動的總負責人是我,誰不服我的命令,就不要加入!」老大望向風之白狼,緩緩說道。

 

  站在黑熊身旁的華老也是人類老者形態,他雙手佇在拐杖上,拐杖則立於他身前正中,完完全全,不偏不倚。華老點了點頭,跟著望向黑熊,黑熊承受了他的目光,便無法克制地渾身顫抖,低下頭說道:

  「我知道啦!」

 

  「十年前。」老大沒有再理會黑熊,他的聲音轉為低沉而蒼鬱,似乎在心中有著極深極重的情感,一直壓抑著,隱藏著:

  「拜恩用奸險卑劣的手段,害死了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場中十分安靜,事實上整個公園都已經架設了領域,所以也沒有任何其他人的聲音。

 

  一陣風,吹落了幾片樹葉。

 

  「這十年來,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報仇雪恨,那一股恨意如影隨形,如同附骨之蛆,又像是已經鑽入了我心裡深處。」

 

  「如今,拜恩又用幾乎相同的手段,利用現任『仲裁者』司空曉對王于安的情感,摧毀了他。」

 

  「但我要說的是……在今天,三界集合,為的並不是報仇。」

 

  「甚至為的不是『仲裁者』,不是王于安,也不是原戩。」

 

  「我們為的是這一塊土地,為的是我們生存的地方,『臺灣』。」

 

  「我必須守護『臺灣』的人類,我相信你們另外兩界也是相同。原先我一直力守平衡,甚至跟拜恩簽訂檯面下的合約,我們允許上位妖魔擁有吃人的『配額』,而拜恩,則不定時當『中間人』,讓我們可以獵殺不受約束的中下位妖魔。」

 

  「什麼?!」季小凡忍不住叫了出來,從以前到現在,一直纏繞在他心頭的疑問,如今得到令人震驚的答案:

  「老大你……」

 

  老大看了季小凡一眼,眼神中有著歉然,但也有著不容他再質疑的決然:

  「力求四界平衡,才能維持局勢穩定,但是……那是我們還擁有『仲裁者』的情況。如今『仲裁者』在幽界,就算他回來,也可能失去了『仲裁』的能力,那我們該怎麼做?!」

 

  「任由拜恩完成他的實驗及計畫,然後讓他徹底破壞平衡,摧毀其他三界?!」

 

  「還是被動地等待『仲裁者』恢復力量,讓他來制裁拜恩?」

 

  老大環視周遭,目光從悲鬱,轉為火熱:

  「不,我們在這裡的原因,不是為了這些消極的理由,我們在這裡,是為了進行一場聖戰!!」

 

  「這一戰過後……」老大望向公園外,在角落,越過馬路之處,一幢純白色的建築,奇特地矗立著。

 

  妖魔之巢!!

 

  「『臺灣』的妖魔,將被徹底滅絕!!」

 

 

=============================================================

 

< 上次謎題解答 > : 答案是……因為恩雅是雙性戀,為什麼呢?不為什麼……總之絕對變態的老大也是有一些莫名的情感潔癖就對了。

 

 

< 本次謎題 > :請問倪亞男跟老大有過一段情嗎?還是只是倪亞男單戀老大呢?

 

創作者介紹

子鷹 -- 2012 浴火重生

子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第一神全
  • 猜單戀的那項吧~
  • 孝
  • 倪亞男單戀老大
  • 大p
  • 總算與前面接軌了,我也快40篇沒回覆過吧~~
    因為前面一直看不出來與前幾部的糾葛,乾脆就保持沉默
    或許作者大大可以考慮一下過程之間偶而穿插一些以前的元素
    不然在幽界敘述這麼久直到四十多篇才看到與先前的角色出現
    有一點不習慣0.0
  • 哈哈, 看久了就習慣啦
    每部的走向大致上都這樣
    只是這一部前面比較長...後面,也比較長@@

    子鷹 於 2012/08/24 23:47 回覆

  • 訪客
  • 感覺司空曉回人間要為妖魔而戰了
    所有生命,都在此圓之內,共生共榮,共享共存
  • 呵呵, 如果妖魔還沒掛光的話

    子鷹 於 2012/08/24 23:47 回覆

  • 阿K
  • 獸跟善方聯手的原因是?即使妖魔可能連獸一起摧毀,但是萬一妖魔被三方齊滅,到時善惡陣營二對一,獸也不用去想獵殺天使了吧
  • 風之白狼有風之白狼的做法, 我們是無法質疑他的...xd

    子鷹 於 2012/08/24 23:46 回覆

  • ricetea
  • 單戀!
    因為老大好像是遇到現在這個紀媽媽才忘記潔的...
    恕我有點忘記名字
    聖戰!!
    軍團長太弱了沒有表現機會啊Q__Q

    殺吧!
  • 呵呵...記得不錯

    子鷹 於 2012/08/24 23:46 回覆

  • 鄭閎
  • 昨天居然忙到忘記要來看更新了阿~~~(懊惱)

    這次我猜是單戀吧~~話說看到自己的名字真是嚇死我了= =~~我登記在鷹之羽的名字應該是墨雪阿~~本名出現真是讓我害羞到不行阿>///<
  •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陰錯陽差就用這個名字啦@@

    子鷹 於 2012/08/24 23:45 回覆

  • downatzeng
  • 一定是單戀.....
  • 夜葬心
  • 單戀單戀...因為我都是這樣XDDD~(悲劇
    我出現了~好耶~
    這部好像還要幾天喔0.0 打不完呢
  • 沒錯打不完...上位妖魔還剩六隻真是太多啦

    子鷹 於 2012/08/24 23:44 回覆

  • 紅
  • Alex Wong
  • 倪亞男單戀老大
  • 流翼
  • 單戀!!O口O
  • 悟僧
  • 單戀
    不過老大似乎對粉紅色有特別的癖好!?

    哇~我出現了!!突然看到悟僧還真有點嚇一跳,不過還真爽^^ 這讓我真是期待大戰了~
    三界聯合打拜恩(可愛的伊綺奈兒不知道有沒戲分),拜恩的秘密武器該不會就是紂王楊名遠了吧!如果是那也太強,三界犧牲一定會很大,希望悟僧別犧牲了~呵呵

    幽界那邊的發展也很令人期待
    不知道曉說完這席話之後
    眾人的心靈是否會因此得到平靜
    第三部的高潮真久~看的超爽!
  • 老大喜歡hello kitty是因為潔啊...

    第三部的高潮就一直這樣持續下去我也寫不完...xd

    不論是幽界或人間這邊, 都期待結局囉!

    子鷹 於 2012/08/24 23:44 回覆

  • 赦炎
  • 單戀 而且我猜她是人妖
  • 黎紫晴
  • 因該是單戀吧0.0

    圓又出現啦~
    鷹大對於圓 真的有很多很多的看法呢

    所以 如果司空曉回到了真實世界 他又該如何做呢?
    老大所說的聖戰 該不會是 讓四界變為三界之類的
    滅了妖魔們啊~
    不過拜恩的實驗跟目的 感覺還是沒有浮出水面啊
    配額的問題終於得到解釋了

    這就是所謂的上位者 必須有的決擇跟取捨吧?
  • 圓這個東西真的是非常有趣

    不管是非凡宇, 劍中之神, 司空曉...都有不一樣的表達囉
    老大的做法是不得已的必要
    司空曉則是必要的不得已

    雙方會有所衝突也是難免的啦@@

    子鷹 於 2012/08/24 23:43 回覆

  • argusfang
  • 單戀喔~~
    看到標題我以為非凡羽穿越了@@
  • 風輕
  • 我終於回來了!!! 之前三個星期回國了,都忙得沒有時間上來看.... 現在一次過追回來!

    不過話說我走的時候小隊剛剛成立還是前程大好的樣子呀.... 為什麼一回來就全領便當了?! 就連發展潛力大好的西兒都慘死了?! 呀呀鷹大你好殘忍....

    感覺曉回來會進階? 仲裁者有這樣的設定嗎 = =

    現在的謎題變得好簡單 @@ 我選...有過一段情!
  • 訪客
  • 「甚至為的不是『仲裁者』,不是王于安,也不是原戩。」
    仲裁者跟王于安被點名排除可以理解,但是關原戩什麼事呢?
    王于安還能說是因為到達傳奇境界,但原戩除了風之白狼可能跟他有特別關係以外,其他三界根本不會理他吧...特別點名原戩好像有點不太合乎人類方情理。
  • 因為老大知道獸族是為了原戩才來參加聯合會議的囉^^

    子鷹 於 2012/08/24 23:54 回覆

  • Anson Chang
  • 只是单恋
    而且因为某些老大无法接受的原因纠缠许久!!!
  • 哈哈你幫我設定好了

    子鷹 於 2012/08/24 23: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